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朝鮮戰場上中國軍隊屍橫遍野的照片(32圖)

中國士兵尸橫遍野。(網絡圖片)

人氣: 468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1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謝東延綜合報導)朝鮮戰爭在中共的洗腦宣傳中一直稱作「抗美援朝」,實質是金日成的北朝鮮軍隊在蘇共和中共的支持下,越過國際公認劃分南北朝鮮「三八線」侵略韓國。中共還謊稱在朝鮮戰爭中取得勝利,讓美國人回到談判桌。其真實情形是中共及北朝鮮軍在面對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部隊的打擊下傷亡慘重,幾次重大的戰役中中國軍隊屍橫遍野,目前這些照片在網絡上廣泛流傳。

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在中共送來的中共軍隊四野的3個整裝朝鮮師的支持入侵南韓。當時,韓國國軍三分之二的軍隊尚未進入戰備狀態,也缺乏對全面戰爭的準備。這導致韓軍在戰爭初期遭受重大損失,戰線快速南移。

當年6月,聯合國決議聯合出兵朝鮮半島。9月15日,美軍成功在仁川登陸,從朝鮮軍隊後方突襲,切斷朝鮮半島的蜂腰部一線,迅速奪回了仁川港和附近島嶼。

因戰事進展極其順利,將朝鮮軍趕回三八線以北的計劃產生大幅改變。麥克阿瑟將軍要求乘勝追擊,將共產主義勢力逐出整個朝鮮半島。10月7日,美軍大舉越過三八線,向平壤推進。10月19日,美軍攻佔平壤。同一天中國軍隊入朝參戰。

[[39]]

中共軍隊第42軍124師108名士兵尸體。(網絡圖片)
中共軍隊第42軍124師108名士兵尸體。(網絡圖片)

10月25日中共軍隊發起入朝後的第一次戰役,中共軍隊第42軍第124師在黃草嶺一線與韓國第3師(首都師)發生戰鬥,11月1日美陸戰1師陸戰7團增援,進行了近2個星期的戰鬥。124師在聯軍強大的炮火下被擊潰,死傷慘重。此後,中共對美陸戰1師恨之入骨,在第二次戰役中意圖對其圍殲。

第一次戰役後,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判斷,認為入朝中國軍隊總兵力不過三四萬人,因此決定發起「總攻勢」,以美第8集團軍在西,第10軍在東,發動鉗形攻勢,向鴨綠江全線推進,試圖一舉消滅在朝鮮境內的全部中國、北朝鮮軍,爭取在聖誕節前結束朝鮮戰爭。

此時,聯合國軍在朝鮮總兵力高達55.3萬人,而中國軍隊首批入朝部隊共約23萬人,人數上處於劣勢,裝備與火力上就更為懸殊。

中國軍隊在進攻。(網絡圖片)
中國軍隊在進攻。(網絡圖片)

飢餓與寒冷是中國軍隊的最大敵人

接下來朝鮮戰爭的第二次戰役中,中共不惜人命,妄想圍殲美軍陸一師,在嚴寒的天氣下急調只穿著單薄衣服的華東野戰軍精銳第9兵團15萬人入朝參戰。

中共第9兵團本來一直在福建戰備,準備攻佔台灣,現在被急調到朝鮮高寒地區,並沒有任何準備。當時熟悉朝鮮高寒氣候的東北軍區副司令員賀晉年,見此情景立即警告道:「你們這樣入朝,別說打仗了,凍都把你們凍死了!」

[[17]]

中國士兵修筑工事。(網絡圖片)
中國士兵修筑工事。(網絡圖片)

1950年剛巧是朝鮮50年間氣溫最低的冬天,第9兵團每個班十多人卻只有一兩床棉被,夜間在零下三十度的嚴寒下十多個人擠在攤在雪地上的棉被互相摟抱取暖。還只穿著膠鞋的士兵腳都凍壞了,因此入朝第一天,就凍傷800人。

據中共27軍戰史記載:由於寒冷非戰鬥減員達1萬人以上,武器也不能夠有效使用。戰鬥中,士兵在積雪地面野營,腳、襪子和手等凍得像雪團一樣白,連手榴彈的弦也拉不出來,引信也不發火。迫擊炮的身管因為寒冷收縮,導致迫擊炮七成無法射擊。士兵們的手與炮彈炮身都粘在一起了……

戰後9兵團司令員宋時輪在給彭德懷及報中央軍委的電報中,稱27軍80師242團第5連,除一名掉隊者和一個通訊員,全連設伏準備攻殲美7師第31團。待戰鬥打響後,該連無一人站起,打掃戰場時發現,全連幹部、戰士成戰鬥隊形全部凍死在陣地上,遺體無任何傷痕與血跡。

凍斃在散兵坑裡的中國士兵。(網絡圖片)
凍斃在散兵坑裡的中國士兵。(網絡圖片)

一名美軍下士回憶其中的一場戰鬥,美軍在強大的空中火力支援下,對包圍他們的中國軍隊發起猛烈反擊,出乎意料之外,攻山的戰鬥並不激烈。他們團僅以很小的傷亡,就攻到山頂,佔領了中國軍隊的陣地。

一到山頂,美軍被驚呆了。小小的山頭上到處是死亡的中國士兵,大約有一二百具屍體。每走一步都會踩到屍體。他們好像大多是在空襲和炮擊時被炸死的,屍首不全,肢體四散。但是根據他們鐵青的膚色和無血的肢體推斷,很多士兵在美軍的空襲和炮擊前已經被凍死了。他們都是身著薄衣薄褲單鞋,沒有棉大衣,有些屍體三三兩兩抱在一起取暖。

[[15]]

美軍士兵查看中國士兵屍體。(網絡圖片)
美軍士兵查看中國士兵屍體。(網絡圖片)

在一次戰鬥中,中共27軍第80師第240團第5連衝鋒時受到敵火壓制,全連呈戰鬥隊形臥倒在雪地,最後全部凍死。

一名27軍士兵回憶說,他們奉命從側翼追擊美軍陸戰1師和陸軍第7師參謀部,追到一條公路上,那是美軍撤退的唯一一條公路,他們發現20軍大約一個連部隊,戴著大蓋帽,拿毛巾把耳朵捂起來,穿著膠鞋和南方的棉衣,蹲在雪坑裡面,槍朝向公路。「我想去拉一拉,結果發現他們一個個都硬了,他們都活活凍死在那個地方了,一個連。」

據美國公開史料記載,在美軍撤退必經之路水門橋的山坡上,美軍一個排登上山頂後,發現戰壕內有50名中國軍人已經因為飢餓和嚴寒,完全不能動彈了。

相比之下,美軍陸戰1師的冬裝包括防寒帽、厚呢軍裝、毛衣、大衣、毛襪、皮靴和鴨絨睡袋。連隊裝備棉帳篷、火爐等。每班、每輛車除配備小汽油爐外,陣地上還有專門供熱的電爐。由於彈藥、汽油充足,為防止裝備受凍損壞,美軍規定隔30分鐘武器就要射擊一次。美軍各連連長拚命叫疲憊不堪的士兵換下潮濕的襪子,以免凍傷。儘管如此,美軍一個營在一天中仍然有67人由於凍傷而不能行動,其中幾個人此後被迫截肢。天晴後氣溫依舊極低,美軍一個連發現竟然有40%的輕武器沒法打響。

吃土豆充飢的中國士兵。(網絡圖片)
吃土豆充飢的中國士兵。(網絡圖片)

在糧食供應方面,中共軍隊第9兵團每人攜帶最多一週的炒麵、炒黃豆或土豆,而這只是以每天一到兩頓的標準計算,在此後這一週內則基本得不到後方任何糧食補給。由於炒麵等食物營養單一,導致部隊普遍出現夜盲癥和營養不良。而即便是炒麵在戰爭打響後也難於保持供給。

長津湖戰役中,中共軍隊各部只能在人口稀少的就地籌糧、搶糧,幾乎是刮地三尺,所得寥寥,有的部隊斷糧達七天,各部隊平均斷糧均在兩天以上。經常是兩個凍得硬梆梆的土豆就是一天的口糧,即使是兩個凍土豆也只能滿足作戰部隊,機關的參謀人員則是外出執行任務才有,留守人員連這都沒有。

士兵們通常是將乾糧袋裡的最後一點碎末留下來,稱之為「衝鋒糧」,直到發起攻擊時才一口吞下以補充一點能量。

美軍陸戰隊伙食。(網絡圖片)
美軍陸戰隊伙食。(網絡圖片)

而美軍士兵們不僅有完善的禦寒裝備,還能享受到豐盛的「感恩節大餐」。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師第7團A連下士海洛德•摩爾豪森回憶說:「感恩節那天,我們又接到繼續向北開進的命令。大家一片怨言,因為我們將吃不上盼望已久的感恩節大餐了。當天傍晚,我們到達指定地點,紮寨過夜。第二天一早,我們驚喜地發現,連隊廚房已連夜趕到我們駐地,開始準備感恩節的晚餐。我們吃到火雞、火腿、蘋果派,和其它很多好吃的。我吃得太多,肚皮都要撐破了。」

美軍俘虜在日後的回憶錄中寫道,很多中國軍人當時把他們扔在一邊,爭先恐後去汽車上搜尋各種食物時,有人甚至激動得直流眼淚。甚至在長津湖戰役中美軍陸戰1師派往下碣隅裡增援的「德萊斯代爾特遣隊」被中共軍隊包圍投降後,中共士兵們只忙著搶美軍汽車上的補給品,而讓一些美國士兵溜走。

[[7]]

美軍戰7團3營G連的30口徑空冷機槍。(網絡圖片)
美軍戰7團3營G連的30口徑空冷機槍。(網絡圖片)

美軍強大的炮火與空中支援讓中共軍隊屍橫遍野

在朝鮮戰爭中,第二次戰役的長津湖戰役是中共一直吹虛包圍美軍一個團以上兵力的兩次戰例之一,中共稱殲滅了美軍第7師第31團一個整團,而且31團的軍旗也掛在中共軍事博物館。

實際上在長津湖戰役中,中共軍隊第9兵團對美軍進行突襲並分割包圍,但卻無法將之殲滅,反被美軍大量殺傷。第9兵團以近15萬兵力,事先埋伏好襲擊美軍2萬人,不但讓美軍突圍,最後成建制撤離,而自己還被打得減員近9萬人,要「修整兩個月至三個月」,直到1951年4月才能繼續參戰。而美軍陸戰1師不到一個月就又出場作戰了。

而被中共「殲滅」的美軍第7師第31團,其實是第23團1營、第31團3營和第32團1營,這三個營分別堅守長津湖附近三個陣地,以掩護陸軍第7師撤退。戰鬥中第31團團長麥克萊恩陣亡。激戰過後,這3個「被全殲」的營原有人數2500人,此戰後歸隊1050人,損失約3/5。在這三個營的掩護下,第七師順利突圍抵達興南港。

1950年,柳潭裡美陸戰第6團團部,山坡上是中國士兵屍體。(網絡圖片)
1950年,柳潭裡美陸戰第6團團部,山坡上是中國士兵屍體。(網絡圖片)

美軍如此強捍,很大原因是美軍的武器都是現代化裝備,空中支援也極其強大,而中國軍隊的武器裝備與美軍的差距已不能一個詞彙來形容。中國軍隊的武器還是國共內戰時裝備,只有少量迫擊炮,手榴彈成了重武器,一個連一挺重機槍,一個排一挺輕機槍,一個班有一挺加拿大制衝鋒鎗,普通士兵是三八式、中正式槍。面對擁有空中、地面重火力的美軍,中共軍隊的人海戰術猶如飛蛾撲火,真是讓人慘不忍睹,畢竟他們都是有父母生。

在長津湖戰役中,突然受襲的美國陸戰1師應變能力出色,他們用坦克在三處主要被圍地域組成環形防線。而中國軍隊每個團只有8、9門老式火箭筒,沒有用於火力突擊的大炮,只有中小口徑的迫擊炮用作掩護步兵衝鋒,但在嚴寒中三分之二迫擊炮打出去的炮彈成了啞彈。步兵只能用步槍、機槍去衝擊美軍的火力網。

[[36]]

1951年5月17日,在春川附近的據點,聯軍在朝鮮中部的戰線阻止了一次中國軍隊的進攻。遍地是中國士兵屍體,有的尸體上的衣服還在冒煙。(網絡圖片)
1951年5月17日,在春川附近的據點,聯軍在朝鮮中部的戰線阻止了一次中國軍隊的進攻。遍地是中國士兵屍體,有的尸體上的衣服還在冒煙。(網絡圖片)

一名曾參加過這場戰役的中國軍人王學東回憶說:「戰鬥進行得非常猛烈和艱苦。美陸戰隊是美國部隊中戰鬥力最強的部隊。他們強大的地面火力以及空中掩護,使得他們能夠堅守住陣地。幾天下來,我們58師想殲滅他們一個連或小股部隊的作戰計劃,也都沒有實現。」

在這場戰役中,中國軍隊最強的一次火力是,11月28日夜突襲下碣隅裡美軍陣地衝鋒前的火力準備,試探性的進攻剛剛結束,中共軍隊58師集中18門82毫米迫擊炮和54門60毫米迫擊炮,並為每門82毫米和60毫米迫擊炮分別準備了90發和120發炮彈,持續發炮30分鐘,也是僅此而已。

接下來中共軍隊的人海戰術衝鋒馬上陷入了美軍的坦克炮、無後座力炮、迫擊炮、火箭筒、輕重機槍等火器在陣地前形成了一片火制的死亡地帶中。

這場激戰,中共軍隊在人海戰術中一度突破防線,甚至一直衝到了縱深的美軍正在修建的機場。但是這些衝進下碣隅裡村裡中共軍人卻是四散忙著在美軍帳篷和民居內尋找食物和被服,最後被美軍的預備隊全部清剿。

中共軍隊嚴重缺乏供養,在進攻美軍時,迫擊炮射擊只是限制在防線前,而在下碣隅裡縱深空地上,到處是美軍的彈藥和燃料,只要一發炮彈就能摧毀大量的補給物資。事後美軍猜測是中共軍隊想奪下陣地後能補充物資,以至捨不得炸掉,這樣反而讓美軍有足夠的彈藥物資堅守。

[[33]]

戰鬥中的美軍。(網絡圖片)
戰鬥中的美軍。(網絡圖片)

到11月29日白天,美軍組織反攻,其中夜間佔領了1071高地的中共58師9連陣亡超過三分之二,餘下的幾乎全部帶傷。而守東丘各高地中共58師172團各部在失去了與團、師聯繫傷亡慘重。

到剛入夜,美軍夜航飛機便根據陸戰1師派出的韓國便衣偵察兵的報告,幾乎是傾巢出動,對58師集結地進行猛烈的覆蓋轟炸。58師傷亡慘重,原定當晚的總攻行動被迫取消。據返航的美軍飛行員報告,在下碣隅裡周圍的中共軍隊是如此之多,隨便投下炸彈都能炸到目標。

在長津湖戰役中另個激戰地點德洞山口地區,11月27日晚中共軍隊與美軍守軍進行激戰,但天亮後,美軍守軍即召來空中支援,澳大利亞空軍的4架F51戰鬥轟炸機,向德洞山口附近的中國軍隊集結地進行了反覆而猛烈的連續轟炸。還有一次,美軍飛機對中國軍隊控制的一處山脊進行整整半小時的地毯式轟炸,整個山脊化為一片火海,使之成為被美軍稱作「地球上最沒用的土地」!

美軍看著遠處被炮轟的山頭。(網絡圖片)
美軍看著遠處被炮轟的山頭。(網絡圖片)

在美軍有關文獻中對中共軍隊做了這樣的描述:「(中國軍隊)好像對美軍熾烈的火網毫不在意似的,第一波倒下,第二波就跨過其屍體前進,還有第三波和第四波繼續跟進。他們不怕死,堅持戰鬥到最後一個人的姿態,彷彿是些殉教者。」

其實早在中共延安整風後,中共就一直加強軍隊的洗腦教育,每次戰鬥後都要每個士兵作自我批評,在戰場上有沒有貪生怕死等等,只有原來國民黨軍投降中共的官兵還保持的清醒的頭腦,在朝鮮戰爭中大批主動投降聯軍。

[[18]]

美軍陸戰隊第一個正規華裔軍官李周恩。(網絡圖片)
美軍陸戰隊第一個正規華裔軍官李周恩。(網絡圖片)

再有美軍的現代化裝備也讓中共軍隊傻眼,在長津湖戰役中,被圍的美軍陸戰隊工兵用3天時間在下碣隅裡拓寬了一條可以通行坦克的道路。僅僅十來天時間,在四面環山的小谷地建成一座可以起降C-47運輸機的臨時機場,之後還陸續建成供給基地、野戰醫院。5400名美軍傷員通過降落在機場的C-119和C-52運輸機全部撤離包圍圈。

而且美國空軍給守軍運來了大量急需的彈藥、食品、藥品、防寒服裝、油料。運輸數量之多,以至於美軍最後撤離時,先用炸藥把以千噸計的各種物資全部炸毀,然後再用推土機坦克輾壓。

這場戰役,為了確保美軍陸一師的撤退,美軍組織了整個朝鮮戰爭期間最大規模的空中支援。位於鹹興附近連浦機場的美軍海軍陸戰隊航空隊平均每天出動100架次的飛機,美軍5艘航空母艦每天平均出動130架次以上,美軍遠東空軍第5航空隊則每天出動不同架次的中型和重型轟炸機。對陸戰1師陣地,還有此後撤退時公路左右5公里內所有可疑目標進行瘋狂的轟炸。

在美軍強大的火力下中國軍隊白天只能隱蔽在山谷和岩石的罅隙中,躲避凝固汽油彈及美軍撤離縱隊中坦克炮、105榴彈炮和155毫米榴彈炮不惜彈藥的轟擊。

美軍空投能力及其國力科技水平更是超乎中共軍隊想像。水門橋是美軍南撤必經要道,中共滲透部隊在美軍到達前就已摧毀這座在懸崖上的橋樑。

美軍到達後估計修復水門橋需要空降4套鋼製M2式車轍橋,在這之前從未嘗試過。為保險起見,12月7日,美軍8架C-119運輸機空投了8套M2車轍橋。為了讓沉重的舟橋不至於摔壞,甚至用最短時間設計了更大的降落傘。這讓美軍成功撤離,擺脫了中共軍隊的追擊。

經過長津湖之戰,美國軍方上層看到中國軍隊精銳部隊不外如此,在五倍以上兵力優勢及態勢地形都非常有利的情況下,都無法殲滅陸戰1師,因而確立了繼續將朝鮮戰爭持續下去的決心。

[[14]]

中國軍隊戰俘。(網絡圖片)
中國軍隊戰俘。(網絡圖片)

[[3]]
中國軍隊戰俘。(網絡圖片)
中國軍隊戰俘。(網絡圖片)

中共蔑視生命的價值觀是讓中國軍人傷亡慘重的根本原因

中共第九兵團從福建開進朝鮮,著裝仍是夏裝,入朝前只發給棉衣棉褲,而無內禦寒服裝。在嚴寒下,士兵百分百的被凍傷,甚至有成建制的士兵凍死在陣地上。

而長津戰役中,美軍前線曾要求先空投彈藥,但美軍司令部方面分析認為:彈藥補充是次要的,御寒裝備是主要的,首先保人身安全避免凍傷為主。如果沒有彈藥作戰,可以投降。但凍死凍傷是絕對不允許的。於是空投了禦寒裝備而非彈藥,這是兩種軍隊生命觀念差別的體現。陸戰師一團勒普上校也說︰「如果活著,就能用刺刀戰鬥,沒有禦寒設備則只能死亡。」

早在1942年11月二戰時期,鑒於一個姓蘇立文的美國家庭有五兄弟同在一艘軍艦上服役,而此艦在對日作戰時被擊沉,五兄弟同時葬身太平洋。美國國會就通過《蘇立文法案》,嚴禁同一家族的兄弟全部上前線。

在一位美軍陣亡戰士的墓碑上刻著他母親的話:「對於世界,你只是一個士兵。對於我,你就是整個世界!」而中共的洗腦宣傳中卻是用身體「堵機槍」而死的黃繼光母親送另一個兒子參軍。

[[8]]

痛苦而迷茫的中國軍隊戰俘。(網絡圖片)
痛苦而迷茫的中國軍隊戰俘。(網絡圖片)

[[12]]
韓軍士兵押解中國軍隊戰俘進入戰俘營。(網絡圖片)
韓軍士兵押解中國軍隊戰俘進入戰俘營。(網絡圖片)

[[25]]
被打死是中國士兵和投降的戰俘。(網絡圖片)
被打死是中國士兵和投降的戰俘。(網絡圖片)

(責任編輯:江啟明)

評論
2013-01-01 8: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