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行合一」此心明

不一樣的王陽明(六)

作者﹕劉翰青
  人氣: 2192
【字號】    
   標籤: tags: ,

牢獄之災

面對強權,我們的主人翁沒有激烈的抗爭,但是也沒有保持可恥的沉默。他給正德上了一封《乞宥言官去權奸以章聖德疏》,這個題目是王的學生整理他的文集時後加的,他的原文通篇用詞委婉,要求「合理」,沒有一句「去權奸」之類的激烈言辭,他只是想解救言官們,言官們若是得以保全,權奸自然受制,這很符合陽明先生的路子。

劉瑾一看,這還了得,我把那些不肯和諧的都消滅在萌芽狀態,就是要他們「不折騰」,你小子還在這製造不穩定因素,於是,王陽明上了劉瑾的黑名單。正德二年(1507年),劉瑾把反對他的人一一列出,稱為「奸黨榜」,光榮上榜的,包括劉健、謝遷等一干議長、國務卿級的重要人物,共五十三人,王陽明的大名竟然「受寵若驚」的排在第八位。劉瑾傳宣群臣在金水橋前召開「批鬥大會」,把那份所謂的「奸黨榜」貼在朝堂前,以期殺雞儆猴。

王陽明本人在前一年就被劉瑾送進了詔獄--關押政治犯的牢房。其實,他只要提筆給劉瑾寫一封悔過書,立即就可以被車馬迎還,因為劉在嚴酷打擊文官的同時,也急需樹立「投誠」的標兵,當時也確有這種「聰明人」。

然而,王若那麼做了,也就不是陽明先生了。在「窒如穴處,無秋無冬」的鐵窗內,王陽明作了獄中詩十四首,由開始「詎為戚欣動」的《不寐》,到後來因《讀易》而「洗心見微奧」。經過這番磨難的歷練,陽明先生漸漸「忘」了九華山蔡蓬頭提到的「官相」,也算斬斷了又一個牽絆心靈的負累。

經歷幾個月的關押後,劉太監免了他兵部主事的官,又送給他四十「廷杖」,還要送他到貴州龍場驛去做驛丞--一個不入品的小官。貴州在明朝時還屬於蠻荒之地,去龍場做驛丞是好聽的說法,實際等於送進一個大監獄。

顛沛流離

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了,劉瑾還不解氣,按他的黑社會邏輯,一定要陽明先生向閻王爺報到,他才甘心。明朝的特務機關--東廠已經遺臭很多年了,劉瑾又設了個管東廠的內廠,也就是監視特務的特務,他自己則是這些大大小小特務的頭子,就像斯大林部下的貝利亞。這樣的東西做起事情來是不會擇甚麼手段的,他派了幾個殺手尾隨王陽明,要讓王在途中發生「意外」。

陽明先生沿京杭大運河乘船南下,他本想先回餘姚看看已近九十高齡的祖母。可是到了杭州,陽明感受到了劉太監派專人「護送」的一番「好意」,為免連累家人,他只好改變計劃,叫家童先回餘姚通知家人,自己暫時躲到城外勝果寺。夜裡,王陽明開始實施自己的脫險計劃,他起身來到牆邊,揮筆題了一首《絕命詩》:

學道無成歲月虛,天乎至此欲何如。
生曾許國漸無補,死不忘親恨不餘。
自信孤忠懸日月,豈論遺骨葬江魚。
百年臣子悲何極,日夜潮聲泣子胥。

隨即,他到錢塘江邊去,把自己的帽子、靴子往岸邊一扔,佈置了一個自殺現場,然後偷偷爬上一條商船,向東海駛去。王陽明望著漸行漸遠的陸地長出了一口氣,拜拜了劉瑾,老爺我離世隱居,再不必和你打交道了。

殺手們顯然不太熟悉「躲貓貓」,他們看到牆上的絕命詩,又在江邊看到那個假現場,就認定王陽明已經投水自盡,回去給劉瑾報信兒去了。

是夜,狂風大作,王陽明搭的那條船被刮到福建地界,他上岸直入山中,一路狂奔幾十里。到了晚上,他終於找到了一個寺院,請求借宿一宿,但人家不收留他,半夜三更,一個身份不明,神色慌張的中年男子,也的確不容易被人相信。沒辦法,他只好在附近找了一個失修多年的破廟,倚著香案對付一宿吧。誰知那個破廟是老虎的家,王陽明剛睡下,房主回來了。說來真奇,王陽明不是周正龍,這隻老虎也不是年畫,可那隻老虎在大殿外的廊簷下轉悠了半夜,還用吼聲對不速之客的到來表示抗議,就是不敢進殿。轉眼天亮了,那個不肯收留王陽明的和尚以為他被老虎吃了,打算來撿他的行囊,卻看到他在大殿裡睡的正香,叫醒了他,「驚曰:『公非常人也!不然,得無恙乎?』」,於是「邀至寺」。

有意思的是,他總能在這種時候趕巧碰上和尚道士之類的朋友聊一些宿命的問題,在寺廟裡他竟然遇到個熟人,就是十七歲新婚之夜時和他聊天的那個鐵柱宮道士,此時,陽明先生三十六歲,正應了道士當初的「二十年海上之約」,道士看見他笑道:「二十年前曾見君,今來消息我先聞。」

故人相見,自然免不了一番問候,王陽明把自己要遠遁的想法告訴了道人,道人說:「你的親人還在,萬一劉瑾抽瘋抓了你父親,再誣陷你個叛國罪,咋整?(「汝有親在,萬一瑾怒逮爾父,誣以北走胡,南走粵,何以應之?」)」陽明先生很為難,我如果露面,劉瑾的殺手再來,咋整?道士說,別急,我用蓍草給你卜一卦吧,在王陽明十七歲那年能準確的預言「二十年後海上重逢」,足見這道士絕不是個賣狗皮膏藥的,占卜結果得了個地火明夷卦,《易經》中所說的「內難而能正其志」正是王陽明此時的境況,因而他決定還是回去當他的龍場驛丞。(「因為蓍,得《明夷》,遂決策返。」-《順生錄》)有高人指點,王陽明頓覺胸中鬱悶之氣一掃而空,於是,他又在牆上題詩一首:

險夷原不滯胸中,
何異浮雲過太空?
夜靜海濤三萬里,
月明飛錫下天風。(未完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這樣的「領袖」身邊,自然不是甚麼好人能呆住的地方,於是,繼王振之後,又一個禍國殃民的「著名」太監--劉瑾登台亮相了。
  • 有連格七天竹子的勁頭,對付「應試教育」自然不在話下,二十一歲這年,王守仁順利中了舉人。他注定一生都要與傳奇相伴,那次鄉試考場,半夜裡來了兩個巨人,穿著大紅大綠的衣服,自言自語的叨咕「三人好作事」,然後兩人就不見了,看到這一幕的人吃了一驚,卻不明所以。
  • 自從十三歲那年生母去世,王守仁對人生價值的思考更深刻了,生與死之間原來不過是一步之遙,世間的功名利祿似乎沒甚麼可追求的了,那麼,人生到底是為啥呢?
  • 王守仁的爺爺--王天敘老爺子堅持認為,自己這個孫子將來必成大器,之後的歷史似乎也是要向後人宣示,王老爺子的那份淡泊,比起他狀元兒子那份對讀書登第的熱衷,要高明的多。
  • 如同一夜暴富的土財主不能稱為貴族一樣,「彬彬三代」方可稱為世家,王陽明恰恰出生在這樣一個「精神貴族」的家庭。
  • 像許穆夫人這樣傑出的愛國女詩人,二千六百多年前,就出現在中華大地,說明中華人民的愛國思想,有著悠久的歷史。
  • 莊姜由於婚後無子,遭到冷落,生活並不快樂。衛莊公後來娶了陳國之女厲媯,再娶了厲姒的妹妹戴媯。衛莊公對莊姜的暴戾冷漠,讓美麗的莊姜在每一個漫漫的長夜裏,寒冷深宮,孤燈長伴。
  • 陶淵明的心境,猶如他的名作〈桃花源記〉一樣的高潔。他的真隱,是一種對「舉世皆濁」、「眾人皆醉」的厭惡。
  • 蘇東坡命張二先把欠綢緞商的二萬錢連本帶利還了帳,然後將剩餘的錢給張二作本錢繼續做買賣。就這樣,一件難辦的案子被蘇東坡輕易的了結了。
  • 據《後漢書》記載:鄭玄曾拜馬融為師,馬融當時已經是很有名望的大師,有學生四百多人,所以,只有高級學生能夠聽到他親自講課。鄭玄和其他同學一樣,只能聽高級學生轉述老師講過的內容。即使這樣,鄭玄沒有因此懈怠或偷懶,依舊勤奮研讀,如此三年而不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