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廣東南海三山維權村民《南週》門前聲援記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1月17日訊】寒流吹集著廣東!整個南粵大地一片灰冷。廣東突然收緊對媒體的管制,引起《南方週末》編輯、記者和社會各界的強烈反彈。可以看出,官方對一個媒體的干涉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在廣州市廣州大道289號《南方週末》的總部,連續幾天都有民眾獻花和舉牌支持《南方週末》。

作為一個南海三山的失地維權農民,最清楚《南方報系》是國內首家對南海三山土地維權事件的起因和南海三山村民血淚的維權經過作了長篇幅的報導,才讓南海三山的土地維權得到了社會的關注和支持。對突然收緊對《南方週末》的新聞管制,引起了南海三山土地維權村民的強烈反感,村民決定聲援《南週》!維護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

12日星期六早上七點鐘左右開始,三山失地維權農民躲開當局的監視,轉換四次車,經過2個多小時的車程,九點多自發來到《南週》總部進行聲援。我在10點10分鐘趕到《南週》總部附近,但料想不到的是廣州警方早有準備,發動大批次的警察驅趕村民離開,但村民毫不畏懼,堅持力鼎《南週》。

結果,三山維權村民慘遭廣州警察抓捕,並與警察發生肢體碰撞。有村民告訴我說:「抓走了很多村民了,有很多被趕走,還有一些不願意走的在溜躂,警察準備繼續抓村民上車。他們警察很粗暴,幾個警員夾持著村民押上旅遊大巴,有老人家的腳被弄痛,路人也紛紛上前譴責,大巴呼嘯著乘著村民開走,不知道載到哪裏了。」

我聽到後,不顧一切往前走去,看見警察在繼續驅趕村民,我被多名警察攔截,我嚴辭質問警察:「你們把三山的老人抓到哪裏去了,他們來《南週》總部犯法了嗎?難道沒有人權了,沒有自由了嗎?」在質問中天理和隋牧青律師也趕到《南週》總部,他倆上前也與警察論理。廣州警察這一野蠻行為並沒有嚇倒三山的維權村民,他們陸陸續續分批到達《南週》總部聲援。

廣州警方瘋狂了,看到接近《南週》總部門前的一律抓上車,這時村民憤怒了,大呼:聲援《南週》!新聞自由!這時聽到一個警察下命令,統統強行抓走!就這樣,我、天理、隋牧青律師和南海三山土地維權村民一共三十幾人分幾車次被送到到廣州鐵一小學,交由過百名警察看管起來。隋律師則被單獨隔離訊問至下午4點多,由廣州市律管處領導出面與警方協調而獲釋。

被扣押的南海三山土地維權村民逐個被登記和詢問到《南週》總部的目的和誰是帶頭人,當警察知道大部份人員都是南海三山的村民時,個個目瞪口呆,你們是來做甚麼的呀!於是,村民對廣州警察講述了三山征地的血淚史以及《南方都市報》在三山土地一案中仗義執言,公正客觀的事件報導。村民痛感新聞自由對維護人權的重要性。令到廣州的警察也同情我們三山的村民,中午有警察主動掏錢買來10多個麵包和礦泉水給村民充飢。但也有村民表示,不放我們回家,我們絕食!

廣州警方的負責人叫我們放心,他們會聯繫佛山南海方面的人,派員派車來接走我們。果然不久,在下午2點多,佛山南海警方派人到來接洽,連南海平洲三山的兩個區的村委書記也來了,結果給村民罵得狗血淋頭。在人員交接的過程中,南海三山的村民不斷高喊:「還我土地、還我自由、聲援《南週》,新聞自由、打倒貪官污吏和反對非法禁錮」等口號,門外記者的閃光燈伴隨著口號聲下不斷地閃耀。

經南海三山維權村民的代理人——廣東維權人士天理先生與南海警方的協商,南海警方決定。將用兩台大巴送村民回南海三山。約下午三時左右,兩台大巴來到,核實人員之後,分兩批人上車回南海。上車時,廣州鐵一小學門前如臨大敵,過百警察封路,荷槍實彈。終於,載著南海三山維權村民的大巴歸程了。

滿懷希望的三山維權村民本以為事情就快結束,可以回家休息了。想不到的是,裝載他們的汽車駛去的方向卻不是回三山而是去南海羅村焦大方向(南海看守所),村民立即提出抗議,有人砸敲車窗,有人要跳車、有人叫救命、有人向路人求救,並有村民表示如果南海當局要押他們去南海看守所,我們不排除發動三山一萬多村民去中區、東區兩個村委會抗議,乃至到桂城街道辦事處抗議,瞬間車上亂哄哄的。

警察請隨車的天理先生幫忙制止三山村民的行為,經天理先生與他們交涉和瞭解,警察承諾,只是將村民分別送往羅村派出所和大瀝派出所瞭解情況,完畢後送村民回家。於是,大家安靜了下來,到派出所後,警察對村民逐個進行了審訊,內容是為何要去《南週》聲援?誰是頭?是誰組織的?這次去聲援《南週》是誰提供資金的?目的是甚麼?背後誰在操縱等等。

村民們非常配合交待了警方想要瞭解的情況:沒人組織!沒人操縱!沒有經費,全部村民都是自發去的,其目的只有一個,要新聞自由,要言論自由!因為由於區政府無視法律肆意妄為,動用黑惡勢力掠奪了三山一萬八仟畝土地,而且對維權村民進行暴力侵害,以莫須有的罪名冤屈村民入獄,法院、公安屈從於竊取權力的貪官,充當政府違法搶地的家丁、打手。南海三山社會穩定受到嚴重破壞,村民民不聊生,處境淒慘沒法活了!《南方都市報》多次為南海三山的弱勢村民說話,主持公道。所以我們到場聲援《南週》!最終被廣州《南週》總部門前的警察誤認為是去《南週》門口鬧事,才被扣留的。

審訊完畢後,村民吵著要回家,警察請示上級後,於是拿出一份「訓戒書」,要他們簽名,說村民這是第一次非法到不該去的地方上訪,觸犯了治安管理條例,下次就要拘留15天等等。其「訓戒書」立即遭到天理先生的嚴正拒絕。天理要警方出具南海三山失地農民這次廣州之行的違法依據,提供不了的,拒絕簽名!有村民表示如果南海警方扣留任何一個村民,我們都不回家,要與被扣留的村民共進退!

最後於晚上11時30分因警方找不到任何的證據來證明村民有犯罪的行為而被迫釋放了全部的三山村民。

多災多難的南海三山村民不肯跪著做人,他們還有許多村民不屈服於政府的打壓,八年來不斷為失去了的土地抗爭,他們清楚記得那幾句耳熟能詳的歌詞:從來就沒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對聲援《南週》這件事,南海三山的維權村民認為:不將言論自由還於人民,任何的甜言蜜語說得再多又有何用?民主憲政,從言論自由開始!從新聞自由開始!

2013年1月14日於南海三山

(責任編輯:魏敏)

評論
2013-01-17 2: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