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張一小時

作者:張芸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我的「老爺」車最近又出毛病了。事實上他還不夠資格稱「老爺」──才11歲啊!

出了毛病就得修理,尤其是窗戶總開關,它控制前後左右四個窗戶,乘客旁邊的哪一塊「遮陽板」出了問題。那玩意兒,英文叫“SUN VISOR.”。

首先,我去了那家當年賣給我的車行,買的時候,是全新的,心想,這是他們出產的車,它們一定有這個零件。果然,不到20分鐘,答案就出來了:

零件是$189,工資是$96(小數點省略了),合計:$285. 另加7.5% 的稅。貨比三家不吃虧,我又去了第二家,老闆很忙,只說大約$400. 我靈機一動,給一個 「二手零件公司」打了一通電話。接話人大名是 RANDY. 他問了我車子是什麽牌、什麽型、哪一年的。

我等了大約十分鐘,他說:「 $40 !」這是天大的好消息!可是,這家公司地點很遠,離我家佛州塔城大約100 英里。我這耄耋老人很久沒開長途了。

於是我拜託他,來塔城的時候順便帶來給我:「到時候,一手交貨,一手交錢,絕不食言。您到了的時候,給我的手機打個電話,就可以了。」

我這個建議,他同意了,說:「四天以後。」不過他又加了一句:「平常都是客戶来拿,這可是特別幫忙啊!」我馬上回應說:「那真是謝謝了!」

到了第四天,大約早上11:30,一個叫EDWARD 的人來了電話。他說他是 RANDY 派來的,他在公路上,快到塔城了。叫我去找他。我的耳朵有毛病很久了,右耳幾乎全聾,左耳也不靈光,每次通電話,都得說很多遍:「請重複一次。」「對不起……」他似乎對我頗不耐煩!

我想了一下,懇切地對他說:「拜託,請你到『塔城購物中心』裏面的一個書店“BARNS & NOBLE”的門口,我們在那個書店的入口處見面。」他聽了我的話,似乎不願意,隨即把電話掛斷了。

這會兒,我開始緊張了。我怕他不合作,非要我去見他。過了一刻鐘,我硬著頭皮,給他打電話。有點低聲下氣(一悲),前拜託,後拜託……他答應了,但是語氣很勉強,我和他約定:「一點正。」但當時還不到 11:50。

原來我打的「如意算盤」是:當他把那零件給了我的時候,我得請他跟著我去附近一家叫 TAFFY 的修車店,請那家店的技工給我裝上。因為,我跟 TUFFY老闆事先講好了,他說,他們可以給我裝,很簡單,熟顧客,免費。

現在,萬一這位EDWARD不跟我去 TAFFY, 那就完蛋了。因為,萬一零件不對,或者根本是一個壞的。那我豈不是白白丟了 $40 塊錢嗎!

當時,我正吃午飯,簡直就是食不知味,心裡不斷盤算著,該怎麼使這位EDWARD理解、同情我呢!左想右想,得到一個結論:我最好自己試著裝。還好,我車上有工具,希望他是一個技工,當他看到我「笨手笨腳」的,說不定他就願意自動幫我了。

我快吃完午飯了,看了看手錶,才 12:30.我剛收拾盤碗,電話響了,是 EDWARD 打來的。他說,他已經到了。這一來,我更緊張了。我當然沒提約定的時間還沒到,只是說:「我馬上上車,快快趕來。」

一路開車非常緊張、非常小心,很快就到了。我在BARNS & NOBLE門口,看不見有人等我,我下了車,在門口徘徊,並且打電話給EDWARD, 問他究竟在哪兒。他好像說就在附近,能看見我。但是我耳朵不靈,不敢確定。這時,從 BARNS & NOBLE 正出來一個年輕人,我一個箭步衝到他面前,一邊解釋,一邊把手機遞給他。他似乎只講了一句話,就向遠處搖手,我也看見那人了,那人旁邊,還有一部大卡車。原來,那就是 EDWARD!我謝了那年輕人,跳進我的車,飛快駛去。

一見面,他就把那零件給我,我立刻開始找工具,要把原來的開關拆下來。他真有點動了「同情心」了(我可不是裝假的),他把工具拿在手裡,很熟練地,一下就裝好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遞給他$40.他說「還有 0.30毛,稅錢」。我如數奉上。他說了聲謝謝,開車揚長而去。

這時,總算鬆了口氣,看了看手錶,真是「緊張了一小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回家途中,看見一個修車行正在開門。那時車不多,我一個急轉彎,開到裏面。 修車店的名字叫首都修車廠,一個穿藍色修車制服的大個兒向我走來:「我可以幫忙嗎?」
  • 【生活隨筆】也瘋一次籃球
  • 那次跟葛林見面,餐會上談了很多關與閻錫山的事績。葛氏是學者,研究深入,態度客觀,使我對閻錫山有了更深,更客觀的瞭解。
  • 近來,大家都瘋林書豪,我呢?
  • 一開頭,是一張相片,一頭母老虎,頭枕石階,睡得很沉,身上倚著睡著的三頭小豬,身上裹著「虎皮背心」。
  • 我在美國住了四十多年了。今天出門,列了四件該辦的大事,有的順利,有的不順利,但都成功了,可謂一天闖了四大關。
  • 孩子們,又叫,又跳,像中了頭獎。最後大家吃過晚飯,去海邊泡了一會海水,我甩了幾桿,沒魚上鉤。那一晚大家都睡得很甜!
  • 67年以前,法國政府決定頒發軍人最高榮譽十字勳章給美國轟炸機駕駛員容泰若,可是陰錯陽差,容泰若匆忙從法國返回美國,脫下軍衣,改做生意,把「勳章」幾乎忘得一亁二凈。
  • 天有不測風雲,平安過了35年,水管出問題了。市政府的查水錶技工告我:「問題大概是院子裡的水管或者屋子裡的水管。」
  • 處理每日生活瑣事泰半如此,孩子們見我在沙發上如坐針氈,就用不純正的國語說:「緊張,緊張! 」最近真正「緊張」過一次,大約一刻鐘,且聽在下道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