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對男性法輪功學員的性迫害(1)

人氣: 61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1月02日訊】(明慧網報導)一、引言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性迫害非常普遍和性質惡劣,卻很少有被繩之以法的。明慧網文章《上海提籃橋監獄的邪惡下流手段》在揭露中共下流的迫害時提到:中共的邪惡與淫蕩因素致使其對於人的下身尤其關注。中共殘忍嗜殺、漠視生命的本性決定了,人的生殖器官對於它而言是其得以加重迫害的目標。只要能達到迫害的目的,中共甚麼殘忍下流手段都會用,甚麼殘忍下流的手段都用得出來。

這種邪惡本性在其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中,已經表現得極其邪惡,明慧網上對此有很多揭露,在此暫不贅述。同時,中共性迫害的對象不僅僅局限於女性法輪功學員,其對男性法輪功學員的性迫害同樣普遍存在、觸目驚心,在對男性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折磨中,普遍存在著性迫害。一些學員輕者因此小便困難,一些學員從此喪失性功能,或身體傷殘,留下嚴重後遺症,甚至致命。

本文聚焦中共對男性法輪功學員的性迫害,從另一個側面曝光中共這個人類最大的邪教組織,對法輪功學員禽獸不如的殘暴行徑,讓世人進一步看清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滅絕人性的迫害,看清中共邪惡政權殘忍嗜殺、無恥下流的真面目。

二、形形色色的性迫害手法

對男性法輪功學員性迫害手法形形色色,都是根據男性生理特點,令受刑者生不如死,許多人因此被折磨得昏死過去,以達到刑訊逼供或「轉化」(強製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目的;還有一種情況,就是性侵犯、性虐待,惡警為了達到所謂的「轉化率」指標,不擇手段,除了肉體折磨,還有人格侮辱,十分卑鄙地唆使、縱容犯人或勞教人員對法輪功男學員性侵犯,以此作為迫害方式的一種。

比如,河南省淮陽縣法輪功學員何洪亮,在河南許昌第三勞教所被勞教人員張偉侮辱,拿著陰莖往他嘴裡塞,何向惡警趙志民報告,趙志民答:你不「轉化」,我也沒有辦法。真是沒有辦法嗎?其實,這本身就是惡警安排的迫害的一部份,這種企圖對何先生來說不是第一次,有一次就是在惡警直接的協同下發生的。

而四川省永川監獄的惡警,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縱容犯人雞姦。

對男性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性迫害形式,我們用部份案例,分類揭示如下。沒有案例列出的,在文章後續部份,一般會有相關實例。

(一)電擊生殖器

電擊生殖器,一般是用電警棍電擊,還有一種是接在電工用的「搖表」上,通電電擊生殖器。電擊生殖器是惡警直接對男性法輪功學員實施的、最常見的一種性酷刑迫害形式,受刑者一般被銬在床上或老虎凳上,無法動彈,同時,惡警還常常往法輪功學員身上潑冷水,以增加導電效果。此種酷刑令人痛不欲生,有的被電得痛昏過去。

◇現代「凌遲」酷刑 總電量超過幾十萬伏的持續電擊

林樹森,北京市法輪功學員,黑龍江省慶安縣人,三十多歲,在北京前進監獄因不「轉化」被惡警電棍電擊,開始上了兩根纏滿鐵片劈啪作響、閃著藍光的電棍,在林的頭部和頸部連續電擊五分鐘,看他不屈服,惡警瘋狂地到其他分監區借來一塑料桶電棍。分監區所有在班幹警,每人手拿一到兩根電棍,面目猙獰,惡狠狠地一擁而上,持續電擊其手心、腳心、頭、頸、生殖器等敏感部位。由於林激烈掙扎,被惡警上背銬,一動不能動的被他們踩在地上,用十一根電棍凌辱。

林樹森瞬間感受到了古代「凌遲」酷刑是甚麼滋味,這種生不如死的酷刑,身上的肉似乎正被無數把刀一片片割下來,呼吸極度困難,掙扎在死亡的邊緣,極其痛苦難熬,每一分每一秒都像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在北京前進監獄長期的非人折磨和精神刺激最終導致林樹森精神的全面崩潰,以致其精神失常,七個多月後,才得以重新清醒明白過來。

◇鄭州市白廟勞教所多根電棍連續電擊生殖器

鄭州市白廟勞教所惡警瘋狂迫害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轉化」,用多根電棍同時電擊法輪功學員生殖器等敏感部位。遭此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有:張明、趙松茂、張遠恆、邵繼忠、李忠、許孝國、衛忠建、李其鮮、潘利峰、張勇力、劉其倫、趙忠榜、邢福生等等。

權培軍,河南鄭州上街區中國長城鋁業公司運輸部職工,在鄭州白廟勞教所被五根上萬伏高壓電棍連續電擊七八個小時,被電擊大腿內側、生殖器等處。

◇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的罪惡

* 「我就是惡警!我就是惡警!」

法輪功學員關連斌,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牡丹江監獄,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日前後,惡警張慶山瘋狂電擊其生殖器,一邊電一邊吼:「我就是惡警!我就是惡警!」一個多小時後,關連斌出現心臟病症狀,張慶山將電棍插入關的內衣裡,直接電擊心臟部位,叫道:「我專治心臟病!」酷刑持續了三個多小時。

* 殺人犯還比「人民警察」有點人性

法輪功學員關文龍,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因不穿囚服,被關進小號、扒光衣服,十多個殺人犯將其按倒在地上,中隊長惡警吳繼哲用三萬伏大電棍電擊其胸部、小腹,一看關文龍還不屈服,吳繼哲想出損招兒,想往生殖器上電,一個殺人犯說,別往那電,不好,還有幾個月回家了。看來,殺人犯都比「人民」警察有點人性,氣急敗壞的惡警發了瘋似的把關文龍全身電遍了,滿屋是燒焦的味兒,全身電出大泡,直淌血水,從早上一直電到中午。關文龍被折磨得死去活來。

* 法輪功學員黃國棟,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五日,被武學軍(警號2306498)、宋軍飄(警號2306723)、姜磊關到小號裡毒打,並惡毒地用電棍電擊其生殖器和肛門,導致黃國棟當時就拉肚子,事後很長時間肛門沒有收縮力。
◇惡警一邊電一邊毫無人性地大叫:「我叫你不怕電!」

張秀起,河北省張家口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被惡警張占強銬在床上電擊全身、手、小便處,電棍捅下身電。張占強一邊電一邊毫無人性地大叫:「我叫你不怕電!」張秀起痛苦得全身劇烈顫抖,銬手的床也跟著動。電完後,原來靠牆的雙層床已離開牆壁一尺多遠。

◇安徽省宿州監獄:擊打、電擊生殖器 開水燙壞雙腳

胡恩奎,安徽合肥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元月初,在安徽宿州監獄被惡警盧楊、於維周等數天慘無人道的折磨:開窗開風扇吹凍、毆打、反覆用拳擊打生殖器、用電棍電擊其生殖器等處半個多小時,致使他雙腿幾個月不能動,身上多處被燒成泡。

惡警還把他雙腳強按在灌滿滾燙開水的熱水袋上長時間不放開,造成他左右腳分別深三度和深二度燙傷,骨膜被燙死,雙腳終身畸形、殘廢。

◇心理變態:電擊法輪功男學員生殖器 逼迫女學員觀看

河北唐山遷安市國保大隊惡警彭明輝,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犯下了纍纍罪行。二零零一年八月,彭明輝在辦公室把一名法輪功男學員的衣服扒光,用電棍電擊其生殖器,還讓一惡警把法輪功女學員推進去看這一殘暴惡行,當法輪功女學員看到這慘不忍睹的一幕時,當即痛苦地哭了。

◇電擊摧殘惡行不斷 遭惡報沙發上猝死

黃樹澤、李海:山東威海市乳山市夏村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一年春被綁架後,在夏村鎮派出所被惡警夏占強、王克理扒光衣服、在地上澆上水,用電棍電擊,倆人被電得倒在地上不起來,生殖器被電得脫了皮、腫的無法走路,被抬回家。

二零零零年,黃樹澤的妻子同樣遭受此酷刑。夏村鎮南江村女性法輪功學員孫某被夏占強等人電擊得滿臉、滿脖子都是瘀血腫塊,當時誰見了都害怕。

善惡有報終有時,只是來早與來遲。二零零一年五、六月的一天,惡警夏占強中午吃完飯回家,坐在沙發上猝死。

◇更多相關案例

* 禽獸惡警:「我就是流氓!」

廣東省三水勞教所隨時用電警棍電擊法輪功學員,常常多根電棍一起上。特別是惡警郭保思,因賣命迫害法輪功學員,現為一分所四大隊分隊長,幾乎所有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都被他用電棍電過,他常常赤膊上陣,每天三次充電電擊,至少電過兩名修煉人的生殖器。

當法輪功學員斥責他的禽獸行徑時,郭保思公開叫囂:「我就是流氓!」他不但電棍電擊,還拳打腳踢,口出骯髒下流的污言穢語。流氓出身的中共,其打手就是這種貨色。

* 張彥武,河北保定市滿城縣法輪功學員、小學教師,不配合保定勞教所搞的甚麼「問卷調查」,被惡警劉越勝瘋狂電擊全身、生殖器,直到張彥武被電昏。

* 李青松,河北遷安市農經中心職工、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十月在種子公司洗腦班,被惡警卜永來電擊大腿內側及生殖器。

* 齊文彬,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四方台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在綏化勞教所因拒絕唱中共歌曲、背所謂「五要十不准」,被惡警隊長刁雪松和惡警教導員高宗海電擊腳心、胸前(心臟)、睪丸。

* 孫士友,遼寧瀋陽法輪功學員,因參與救出被電擊毀容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綁架後慘遭迫害,遭電擊生殖器官等酷刑折磨。

* 王長龍,遼寧東港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在丹東教養院,因寫聲明堅修法輪大法,被惡警孫殿成扒光衣服,用十萬伏以上的特高壓電棍毒打,被電擊全身和生殖器,疼得王長龍死去活來、使勁憋氣,差點缺氧憋死。

* 唐連宏,山東濰坊高密市法輪功學員,在濰坊市昌樂勞教所,被惡警馬學峰用幾萬伏高壓電棍電擊睪丸。

* 旋蘭柱,遼寧省瀋陽市沈北新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在沈北新區看守所,被方姓隊長和吳姓惡警用高壓電棍電擊生殖器等處,肉都燒爛了,滿屋都是焦糊味。

* 張志魁,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被長春市公安一處澆冷水電擊全身和生殖器,肉被電糊,襯褲和毛褲被電焦,大小便失禁,上廁所得有人扶著才行。

* 李炳華,湖北天門市漁薪鎮法輪功學員,在湖北沙洋勞教被惡警用兩根電棍長時間電擊生殖器,使他痛不欲生。

* 法輪功學員楊少帆,二零零三年在山東省王村第二勞教所,被惡警韓某某與王力凶狠地拿兩根電棍電擊生殖器,楊少帆痛苦地嘶叫,汗水與淚水交織在一起……

* 法輪功學員胡世明,當時五十四歲,在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被扒光衣服後,澆完冷水澆熱水,燙得背部全是大水泡,還被惡警用三萬伏電棍電生殖器。

* 張文亮,河北省唐山市法輪功學員,六十多歲,原遼寧部隊導彈發射營營長,後轉業。在邯鄲市勞教所被惡警電擊全身和生殖器,全身肉皮被燒焦,沒有一個好地方。

* 馬國彪,上海市法輪功學員,三十多歲,在上海市勞教所被電擊生殖器。

* 王雲良,吉林省德惠市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省九台市勞教所被孟祥民、鄭海令等惡警用破衣服蒙住頭,扒光衣服,電擊生殖器等身體脆弱部位。

* 張志林,黑龍江省安達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在綏化勞教所因堅持煉功,被惡警刁雪松、金慶富等人吊起毒打,電擊生殖器。

* 周景成,湖南長沙市寧鄉縣法輪功學員,被誣判六年,二零零六年在湖南網嶺監獄,被惡警多次用高壓電棒電擊頭部、下身、耳朵等敏感部位,痛苦欲絕。

* 法輪功學員黃昕,一九七一年生,被非法判刑十年,被江西南昌監獄惡警多次關禁閉、強行脫光衣服,用五千伏電棍電擊身體及生殖器等。

* 楊秋林,江西省豐城市法輪功學員,三十多歲,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南昌監獄被惡警多次關進禁閉室,扒光衣服用高壓電棍電擊生殖器等。

* 法輪功學員宋旭,曾被鄭州市第一看守所電擊生殖器。

* 法輪功學員王聯蘇,被綁架時,被電棍電擊生殖器,劫持到吉林石嶺監獄後,還被限制大小便。

* 於溟,遼寧瀋陽法輪功學員、五愛街服裝企業家,在馬三家教養院,被電棍電擊生殖器,據悉,於溟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唐山等地多個黑窩時,曾被強制服性藥,扒掉衣服,扔進女犯人牢房。

(二)捏、彈睪丸 扯陰莖陰毛

捏、彈睪丸,還有的用玩具槍子彈射擊睪丸。有的黑窩,比如四川省樂山市五通橋看守所,曝光了一種酷刑,叫「拔菠菜」,就是指把男性陰毛拔光。

◇不寫「決裂書」被狠捏睪丸 老人痛得死去活來險出人命

韓德權,遼寧興城市法輪功學員,五十多歲,在瀋陽大北監獄由於不「轉化」,慘遭迫害。惡徒王維海逼他寫「決裂書」,韓德權老人不理睬,王惡徒拳打腳踢,老人疼得無法動彈,腸子就像要掉出來。王維海一邊說「你還裝死」,一邊用手使勁捏其睪丸,痛得老人死去活來,身上全是冷汗,渾身不停的抖,不停的大聲咳嗽。旁邊助威的打手怕弄出人命來,把王喊走了。老人被折磨了兩個多小時。

韓德權向監區長趙鵬反映情況,要追究犯人王維海的責任,趙鵬耍賴:你能拿出證人嗎。真乃警犯一家,沆瀣一氣。

◇遭暴力「轉化」 晚上被「醉漢」流氓式的在床上折磨

唐學先,湖南省藍山縣畜牧局法輪功學員,五十多歲,在攸縣網嶺監獄一大隊,遭酷刑折磨及不明藥物迫害。見沒達到「轉化」目的,惡警彭春生、伍紅衛指使惡人袁陽晚上折磨唐學先。為了調動袁陽的積極性,彭春生買了酒,晚上給袁陽喝得醉醺醺的。

半夜,袁陽趁著酒勢,進到監房壓在唐學先身上,肘長時間地壓著其胸部,使唐學先既疼痛又喘不上來氣;又脫掉唐學先的內褲反覆掐和扯他的陰莖,使唐學先疼痛難忍;還將唐學先的陰毛全部扯掉、塞其口中;最後撲在唐學先身上,用拳頭猛擊他的太陽穴,逼其「轉化」,連續擊打十來拳,打得唐學先眼冒金星……袁陽流氓式地在床上折磨唐學先兩個多小時,直到還有善心的譚姓犯人不忍心再看下去,怕出人命,說了一句話為止。

唐學先當晚被折磨得全身疼痛,第二天起不來床,直到下午四點多鐘才能扶著牆上廁所。惡警伍紅衛看到後,還假惺惺地裝好人,為惡人開脫。

◇葫蘆島看守所用死刑犯狠捏睪丸 令人疼得渾身顫抖

* 趙亮,遼寧省葫蘆島市南票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被綁架到葫蘆島看守所。在看守所,趙亮絕食抗議迫害,被佟龍勇(葫蘆島殺人犯,胳膊、後背分別刺有蠍子紋身)等三名嫌犯摧殘、體罰、捏睪丸折磨。

一個外號「大包」的犯人說:「反正我也是死罪,不差你一條人命」,接著凶狠的下手,覺得隔著褲子捏還不過癮,又將趙亮的褲子脫下來。全房十四人都看著他折磨趙亮。第二天,兩個犯人繼續折磨趙亮。第三天,惡徒王井天一拳將趙亮擊翻在地,佟龍勇上來捏睪丸,邊捏邊說:「今天我讓你變成廢人」,足足連續捏了約十分鐘。暴徒見趙亮還是不吭聲,就停手說:「先歇一會兒,完了再捏」。

趙亮疼得渾身顫抖,滿臉汗珠往下淌,怕他再來一回,就違心答應了吃飯,事後趙亮的前胸、後背傷得很厲害,起來需人攙扶,睪丸腫大。

* 胡寶純、裴廣彬,葫蘆島市法輪功學員,在葫蘆島看守所也遭受了和趙亮一樣的折磨,被死刑犯狠捏睪丸,痛得死去活來。

◇無恥的湖南懷化市洗腦班:扯傷陰莖 扯掉陰毛塞進口中 鑰匙捅生殖器

余紹奇,又名余軍,今年三十五歲,原湖南辰溪縣氣象局辦公室副主任。二零零七年,被綁架到懷化市洗腦班,慘遭毒刑銬打、煙頭燙等非人折磨。更為無恥的是:中共打手把他內褲扯爛,扯掉他的陰毛塞到他口中;把他的陰莖扯傷,導致紅腫化膿;並用鑰匙捅他的會陰部位,余紹奇被折磨得慘叫聲震盪整棟樓房。

◇山東省濰坊市昌樂勞教所:攥捏、彈擊睪丸 皮帶、尺子、木板抽打生殖器

濰坊昌樂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施用多種酷刑,如:多根高壓電棍電擊;用鐵棍、三角帶等各種刑具毒打;用電烙鐵烙;嚴冬季節冷水缸裡浸泡、潑冷水、開窗凍、開電風扇吹;人倒提著頭沒入水缸窒息迫害;坐「老虎凳」;吊銬;注射破壞神經系統的藥物;手指彈眼球;性虐待;各種體罰……等等等等。

其中,性虐待方式有:攥捏、彈擊睪丸,用皮帶、尺子、木板抽打生殖器,造成生殖器嚴重腫脹等。

* 皮帶瘋狂抽打下身 狠彈睪丸 王平痛得在地上打滾

法輪功學員王平,被非法關押在濰坊昌樂勞教所時,曾被惡徒辛成林把皮帶對折起來,發瘋似的抽打下身,用手指憋足了勁狠彈王平的生殖器,每彈擊一下,就痛得王平在地上翻滾幾次,直到王平的生殖器彈腫得又高又大才罷了手。圍觀的普教人員毫無人性地說笑著,還用下流的語言侮辱王平。

* 攥捏、彈擊睪丸 長尺子抽打生殖器

法輪功學員姚合星,在濰坊昌樂勞教所受盡折磨和凌辱,惡警因遲遲得不到姚的所謂三書,就頻頻向勞教人員的大、小組長施加壓力,訓斥他們工作不力,致使勞教人員在對姚的迫害中,絞盡了腦汁,用盡了手段。惡徒趙德昌更是多次攥捏其睪丸,用長尺子抽打其生殖器,其他勞教人員還曾用手指彈其睪丸,姚合星時常被折磨得神志恍惚。

◇肆意性摧殘法輪功學員 自身遭惡報

* 胡雲蛟,吉林省白山市靖宇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四月被靖宇縣國保大隊綁架,遭國保大隊長魏建殘酷的性摧殘:電棍電睪丸,並用手捏睪丸,直至睪丸被捏碎。從上午十點一直折磨到下半夜兩點,在別人的勸說下才停手。

二零零六年,壞事做多的魏建遭到惡報,被單位開除,無臉在家鄉呆著,跑到外地多年不敢回家。

* 胡世軍,黑龍江省鶴崗市法輪功學員,在鶴崗市勞教所遭各種折磨,勞教人員高老五(綽號)在惡警們的唆使下,對胡世軍使盡招數折磨,包括:掐捏睪丸、掐捏腋下大筋、摳眼珠子、掐喉嚨等。

二零零三年初,參與迫害胡世軍的高老五,因對新投入勞教所的勞教人員性侵犯而被告發。勞教所百般包庇,但受害者家屬不停上告,勞教所不得不給將高老五調離三大隊,並加期三個月。

◇更多相關案例

* 法輪功學員田雲,二零一一年在鄭州新密監獄九監區,被惡警監區長李希龍指使用戴手套的五指掐其睪丸,其疼痛慘狀令人心裂。

* 劉成,遼寧省義縣前楊鄉後泥村法輪功學員,在遼寧省錦州勞教所被殘忍的用褲帶夾子扎軟肋、刮筋縫、掐睪丸。受刑後,他躺在床上長達半個月不能動,從此腿落下了疼痛、麻木、沒有知覺的病根。

* 李立壯,三十多歲,原哈爾濱醫科大學骨傷科講師,在大慶監獄被狠捏睪丸,向下使勁拽陰莖,之後睪丸留下疼痛後遺症。

* 袁鵬,在遼寧撫順市教養院,被長時間「開飛機、掰腿、手摳肋骨、捏睪丸」等酷刑迫害,孤助無援中,被逼迫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 法輪功學員宋旭,二零零一年在鄭州市白廟勞教所,被惡警卑鄙得一根一根地往下拽陰毛。

* 某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在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被惡警狠捏睪丸,以致於不能獨立行走。

* 陳春林,黑龍江省安達市法輪功學員,在哈爾濱監獄遭受捏睪丸迫害

* 程佩明,黑龍江省大慶市法輪功學員,在哈爾濱監獄集訓隊被犯人捏睪丸等迫害。犯人張勇說:「程佩明你別怪我,這是政府讓(干)的,打死了政府頂著,打不死只要整好,我們就立功。」

* 王宇東: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哈爾濱監獄被關小號、鎖地環,被犯人毒打折磨,其中一個犯人扒下其外褲捏睪丸。一人犯人聲稱:「打死你就是開個正常死亡證明。」

* 孟憲光,遼寧省瀋陽市法輪功學員,在瀋陽市第二監獄被犯人趙成會狠掐睪丸。

* 趙祥,吉林省農安縣法輪功學員,在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被歹徒狠捏陰囊,差點把睪丸捏出。

* 周孝君,重慶市沙坪壩區法輪功學員,在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被惡徒抓下身睪丸。

* 張真,吉林省岔路鄉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省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被捏睪丸,後被迫害得神志發呆,精神恍惚。

(三)踢打、抽打生殖器 腳碾、凍燙、砸碎陰莖

踢打、抽打生殖器包括踢打、抽打陰莖和陰囊(內含睪丸),此種暴力迫害令人疼痛難忍,很長時間才能恢復,容易留下後遺症,輕者排不出尿,重者傷殘。此外,還有凍壞、燙傷、砸碎陰莖,難以醫治。

◇睪丸被踢破裂痛昏 住院僅六天強行出院

饒望來,湖北省黃岡地區浠水朱店法輪功學員,當時五十多歲,二零零五年上旬,被浠水公安綁架到浠水縣一看守所,受盡非人折磨。皇歷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遭同監室嫌犯陳雷等三人毒打,被當場踢破睪丸,痛得昏死過去,被看守所緊急送往浠水地方醫院救治。經醫院鑑定睪丸破裂,病情嚴重需住院治療,六天後被強行出院停止治療。繼續關押。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生殖器被踢成重傷 睪丸被打壞、殭死

周斌,上海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十二年,是上海判得最重的。由於不寫「四書」,在上海提籃橋監獄經常被毒打致傷,兩根肋骨、鎖骨、鼻樑被打斷,腎臟被打得下垂,二零零五年,被戴文龍、郭海指使犯人暴打,生殖器被踢成重傷,惡警一看不行了,才把他送進監獄醫院。睪丸被打壞、殭死,一個睪丸萎縮得只有一個小塊。

◇陰莖被猛踢成黑紫色 疼得在地上打滾

法輪功學員劉廣慶,二零零二年六月,在遼寧省盤錦教養院瘋狂搞「轉化」時,被打倒在地後,被勞教人員張某某(任中崗)用腳猛踢胯襠部,疼得劉廣慶在地上打滾。副大隊長朱振來卻說他是「裝的」,次日,劉廣慶陰莖腫起,呈黑紫色。

◇天津雙口勞教所的暴行

* 蒼蠅拍抽打睪丸 棍子打生殖器

黃禮喬,天津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被劫入雙口勞教所,遭野蠻折磨,被惡警楊俊遠指使勞教人員胡雲峰和吸毒勞教人員喬長江、雷萬里等綁在椅子上看誹謗大法的錄像,並遭毆打,拳擊頭部,蒼蠅拍抽打臉、膝蓋、睪丸、腳腕,身上、臉上寫滿污蔑、謾罵大法的污言穢語。為阻止黃禮喬煉功,除吃飯、洗漱外,將黃禮喬每天捆綁在床上,長達一年之久。

約二零一一年,法輪功學員肖樹清在雙口勞教所遭包夾李廣生、王俊傑、岳雷等摧殘:夏天強迫他穿棉大衣,冬天綁在光板床上,開窗戶,往他身上潑涼水;用棍子打生殖器、打殘耳朵、嘴角打出血,肖樹清時常被迫害得暈倒。

* 踢打生殖器致人傷殘 叫囂:不轉化就雞姦

二零零零年底,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轉化」,雙口勞教所中隊長惡警佟某某指使勞教人員充當邪惡打手,十多個惡徒手持棍棒,揚言:誰不轉化,天天打,看你能撐多久。其中一個外號盧六的惡徒還威脅:不轉化,就雞姦。真是流氓黑窩。

惡徒還照法輪功學員的生殖器踢打,五中隊法輪功學員李先生被打得腰直不起來,被人背上床鋪,幾天下不來;天津塘沽區一個法輪功學員被打得走不了路,小便困難,後來即使他上廁所也尿不出來,出現半身不遂的症狀,最終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被保外就醫。

◇更多相關案例

* 黑龍江綏化勞教所惡警揪住男性法輪功學員的生殖器,用掃帚把不斷打擊,因生殖器被打得腫大,排不出尿來,使法輪功學員痛苦不堪。

* 甘肅省蘭州市第一看守所惡警,用牙刷抽打男性法輪功學員的生殖器。

* 邵承洛,山東青島市城陽區法輪功學員、中醫師,二零零六年山東省監獄被用鞋刷頂鏟生殖器……

* 孫文慶,遼寧營口市站前區法輪功學員,在營口市勞教所被惡警劉建偉穿著皮鞋猛踢生殖器,造成兩年後孫文慶排尿還很困難。

* 於勝河,山東省昌邑市石埠鎮法輪功學員,在石埠鎮「計生辦」(石埠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被宮志強、魏天魁兩惡徒毒打,用小帶猛抽下身和生殖器。

* 劉福利,內蒙古突泉縣法輪功學員,在突泉利民派出所被毒打二十多個小時,還被脫得一絲不掛,用掃帚打生殖器。

* 杜國聰,黑龍江省大慶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十月,在大慶勞教所,被趙金髮等勞教人員扒光衣服,用腳踢襠部,杜國聰的小便處被踢腫踢黑,半個月上廁所困難。

* 張德,遼寧省海城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末,從瓦房店轉到瀋陽監獄城一監獄六監區,一次點名,一「管事犯人」認為張德沒有坐端正,瘋狂毆打他,張德的軟肋被踢傷,睪丸被踢腫。

* 李景豐:黑龍江省樺川縣法輪功學員、橫頭河子種畜場職工,今年五十歲。二零零一年四月被綁架時,被楊培增照著陰部猛打幾拳,痛得幾乎昏死過去。

* 曾強,湖北省棗陽市法輪功學員,資山中心小學教師,在資山邪黨校洗腦班,被打斷鼻樑,踢傷生殖器。

* 王子等,山東萊蕪市萊城區鳳城街道辦事處孟家花園村人、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在山東省監獄,被受陳巖等惡警指使的罪犯張風順、趙岳魁、趙新等打手用棍棒□兩肋,扒光衣服打生殖器,一直打到爬不起來為止。

* 鄭紅星:河南法輪功學員,在長春某高校唸書,在長春市奮進勞教所,被勞教人員孫天軍毒打多次,生殖器被踢壞。

* 法輪功學員隋喜民,在哈爾濱市呼蘭監獄集訓隊,睪丸被打腫。

* 張偉傑,湖北省法輪功學員,在湖北省「法治教育所」黑監獄遭非人折磨,被迫害致生殖器腫大得要雙手才能捧住。

* 韓來清,山西省太谷縣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九年,在山西晉中監獄,因不穿罪犯的衣服,被犯人毒打,被腳踢、脫下鞋打下身,後被打得昏死過去。

* 法輪功學員龍庭凡,在湖北沙洋勞教所被折磨、毆打,尤其毆打生殖器等敏感地方,被折磨得吐血兩天,最後送去醫院已生命垂危,心臟幾乎停止跳動。回家幾天後神奇康復。

(四)塑料管擰、繩子扎纏勒生殖器

◇繩扎生殖器 不讓小便

把男性法輪功學員的小便器官用繩子紮起來,不讓小便,小便積累多了,回流到腎裡,最後導致全身浮腫,極其痛苦。山東男子勞教所、上海提籃橋監獄等黑窩都有這種下流無恥的迫害。

* 上海提籃橋監獄——卑鄙的「紮結生殖器」

在法輪功學員生殖器上套上假的膠皮輸尿器,然後生殖器的根部用橡皮筋紮緊,這樣外人根本看不出實際上是不讓他排尿,從而讓人全身發脹、膀胱脹痛,最後導致腎臟疼痛,以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抗議。

法輪功學員江勇,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九年初,在上海提籃橋監獄被長時間電擊身體多次受傷,還遭「紮結生殖器」的流氓迫害。

* 趙建設,山東濰坊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九年,獄中絕食六年,被蘇州監獄殘酷迫害,曾被獄警黃忠飛用細繩將生殖器紮住不准小便。

* 法輪功學員吳江海,在安徽宿州監獄慘遭迫害得大小便不能自理。由於不配合惡人的所謂「轉化」,被惡警和犯人組成的互監組毆打,用繩子系扎睪丸根部,數日不給鬆開。多次喪失人性的迫害最後使吳江海精神失常。
◇塑料管擰、繩子纏、勒生殖器

* 不「轉化」 塑料管擰陰莖陰囊致昏

在吉林九台市勞教所,最殘忍的是將修煉者全身衣服扒光,放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用塑料管在腋下,大腿根等處,四個人一起用塑料管擰,有的法輪功學員陰莖、陰囊都被擰沒了,痛得他們昏過去,甦醒後如不「轉化」,就將手腳銬在死人床上繼續折磨。法輪功學員喬建國就受過這種迫害。

* 繩子纏在生殖器上來回用力拖拽

鄒國彥,黑龍江雙城市團結鄉春光村農民、法輪功學員,五十多歲。二零零零年正月,因進京上訪被劫回當地,在雙城看守所遭性虐待,惡徒用繩子纏在生殖器上來回用力拖拽、往起吊,肉皮都被拽掉,腫的嚇人,之後留有很大的疤痕。

* 法輪功學員張艷斌,在北京前進監獄不「轉化」,惡警陳俊使毒招,讓包夾用繩子勒生殖器。

◇針刺針扎、車輻條、牙籤插進陰莖

* 手指彈硬陰莖 縫衣針往裡扎

吉林省白山市撫松看守所、拘留所所長李克剛等惡警被「610」、公安局授意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動用慘不忍睹的酷刑。其中包括性摧殘:把法輪功男學員的陰莖用手指彈硬後,用縫衣針往裡扎。

* 用針刺傷陰莖 並澆上冰冷的水

法輪功學員童李軍(音譯),二零零一年六月底被綁架進錦州拘留所,在那裏他的陰莖被針刺傷,並被澆上冰冷的水,手指甲和腳趾甲也被針刺,被木板打。

* 車輻條插進腫大的陰莖 「鬼子樓」惡警猙獰狂笑

法輪功學員張民(化名),齊市某區幹部,在齊市龍沙區建華刑警隊(人稱其為比法西斯更惡毒的「鬼子樓」)被惡警雙腳朝上、頭朝下上大掛,同時,被猛擊小腹和下陰,折磨得死去活來,陰莖腫得厲害。更慘無人道的是,惡警將自行車輻條插進他腫大的陰莖,然後魔性大發地狂笑,心理變態。

* 牙籤插進陰莖折磨

靳力國,遼寧省鐵嶺市昌圖縣法輪功學員,五十多歲,被昌圖縣老城派出所惡警綁架時,副所長(姓名不詳)用牙籤插進靳力國陰莖迫害,手段殘忍。

(五)陰莖塗抹異物 硬物掛、夾陰莖侮辱 「火爆龜頭」

往生殖器上抹刺激物,如:芥末油、辣椒水、碘酒、雙氧水等。

「火爆龜頭」:用紙纏在陰莖上點燃,陰莖起泡化膿糜爛,異臭難聞。這是四川省樂山市五通橋看守所曝光的一種酷刑。

◇私處被塗抹辣椒麵、芥末油 趙寶山下身傷殘

趙寶山,黑龍江省雞西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上午約十點左右被綁架。在城子河公安分局遭嚴刑逼供。惡警劉世增還往其鼻孔裡連灌三瓶芥末油,又用一盤乾辣椒麵和幾瓶芥末油和好、塗抹在趙的大腿根處、睪丸皮下面、龜頭包皮裡面。

趙寶山被送到雞西市第二看守所後,傷殘嚴重,兩腿行走困難,下半身紅色,大腿根的傷處後來一直呈紫紅色,傷處刺癢,龜頭下邊的那根線已斷。

◇生殖器被超量塗抹芥末油和辣椒水

法輪功學員崔傳軍,在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因故越獄失敗,被抓回直接送迫害基地——瀋陽南湖武警支隊摧殘。生殖器被超量塗抹芥末油和辣椒水,還往往鼻子、肛門裡灌,用量是一般死囚的兩倍,還使用老虎凳等各種刑具,崔傳軍始終沒說一句有損大法的話。後來又被送到馬三家二所掛在牆上二十多天,同時還使用了上繩抻四肢等迫害手段。

◇「螞蟻上樹」

「螞蟻上樹」:往生殖器抹上糖水,放上抓來的螞蟻,讓螞蟻去咬。

徐玉山,黑龍江省雙城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八月,被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惡警高中海、劉偉、刁雪松、石劍等人吊打,電擊四、五天之久,用「螞蟻上樹」酷刑折磨。

◇硬物掛、夾陰莖侮辱

* 為侮辱法輪功學員,將飲料瓶裝滿水,掛在陰莖上,用手撥弄,左右擺動。

* 廣州市黃埔區洗腦班用書夾長時間夾住男性法輪功學員的陰莖,用此卑鄙下流的手段來折磨男性法輪功學員。

* 慘遭毒打、虐待 水管插在陰莖上侮辱

金生,大慶法輪功學員,在大慶監獄慘遭毒打、煙頭燙、性虐待,大冬天被扒光衣服,用冰冷的自來水澆身上、臉上,使他徹骨寒冷,呼吸困難,幾乎背過氣去,同時遭受犯人毆打、侮辱;更邪惡的是,犯人將水管插在他的陰莖上侮辱……

(六)性侵犯、性虐待

◇河北邯鄲市勞教所:強行肛交、口交

王剛,河北邯鄲市峰峰礦區法輪功學員,三十歲,未婚,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六日被義井派出所惡警綁架,七月十二日被劫持到邯鄲市勞教所非法勞教。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因盤腿打坐,被教導員霍學彬、惡警邢彥生等用電棍電擊大腿內側。酷刑、威脅、恐嚇逐漸導致王剛精神有些不正常,常自言自語,晚上不睡覺,人變得很脆弱。在獄警縱容下,常遭勞教人員欺辱、毆打,甚至群毆。

更有甚者,王剛所在八班的班長、性變態狂師衛紅,仗著有惡警撐腰,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晚六點多,強行對王剛肛交、口交等,這一嚴重的性迫害行為使王剛遭到難以承受的侮辱、打擊和巨大精神刺激,變得精神恍惚,神志不清。

事情敗露後,邯鄲勞教所極力掩蓋、壓制,並於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讓師衛紅解教回家,令凶手至今逍遙法外。
◇四川省永川監獄、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的雞姦迫害

* 永川監獄惡警唆使犯人雞姦

永川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整個監獄如同地獄,黑暗恐怖,隨心所欲迫害法輪功學員,到處是訓斥聲、謾罵聲、呻吟聲、哭聲。最為惡劣下流的是,惡警把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衣褲脫光,將上身綁在床上,下身雙腳分開定在床下,叫犯人「雞姦」。

* 逼「轉化」 遭雞姦、毒打

羅向旭,重慶江北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判刑四年,為逼迫他「轉化」,四川省永川監獄的惡警指使犯人殘酷迫害,參加強體力勞動、毒打。一次毒打後,三個犯人羅大明、廖建、劉勇將他的衣褲脫了,把他按在床上雞姦。

在監獄無恥的所謂「轉化」心得交流會上,許多法輪功學員站起來喊口號、揭露邪惡的迫害。羅向旭也站起來喊口號,當場揭露他們為了逼他抄「揭批書」,叫變態的犯人對他雞姦、毒打的罪行。

* 牡丹江監獄十監區的雞姦迫害

潘永剛,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七月初,從哈爾濱監獄轉到牡丹江監獄十監區,在十監區被犯人雞姦。

◇被他人生殖器玩弄侮辱

* 西山坪勞教所裡凶殘、下流的「閻羅殿」迫害

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的嚴管組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閻羅殿,裡面有一群喪心病狂的打手,對法輪功學員殘忍迫害。法輪功學員江錫清、湯毅就是在這裡被虐殺。

陳在永,重慶市榮昌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左右被非法關進西山坪勞教所,在嚴管組中被殺人不眨眼的惡棍周暢(所謂的「金牌幫教」)暴力毆打,被強迫趴在地下,周暢坐其背上把他當馬騎,還用棍子抽打,用釘子刺背部,用煙頭燒身體,更為下流的是,他用陰莖頂陳在永的下身,使陳的精神處於極度緊張之中。

* 貴州省監獄:被犯人生殖器侮辱 徐仕文後被折磨致瘋

法輪功學員徐仕文,二零零四年五月,在貴州省監獄(又稱貴州都勻監獄),被惡警、犯人組織的所謂「轉化」小組迫害,不讓睡覺、不讓大小便、被開水燙、煙頭燙,甚至用生殖器放在徐仕文頭、臉、脖子上侮辱。徐仕文絕食抗議迫害,惡徒們就用硬物或筷子撬開他的嘴,強灌干飯,完全不顧徐的死活。徐仕文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上廁所不能自理。後被迫害致瘋,手臂被打得吊著不能動。

* 貴州省監獄:犯人用生殖器瘋狂侮辱

王國鈺,貴州省水城礦務局法輪功學員,在貴州省監獄三監區,被監區長楊德新和幹事田根指使犯人陳遠龍、岑超喜和張世紅非人折磨:毒打大腿內側、手肘猛擊腰部、腳尖猛踢腰窩、使勁捏鼻子等,最惡毒的被是犯人陳遠龍用生殖器瘋狂侮辱。

在貴州省監獄,還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犯人在頭頂上玩弄他們的生殖器、罵下流話。

* 薛貴,吉林省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在吉林市第三收容所,被犯人強迫用嘴舔對方生殖器。

◇被他人生殖器塞入嘴侮辱

* 湖南新開舖勞教所:生殖器被塞入嘴裡侮辱

戴國和,湖南省衡陽縣法輪功學員,在湖南新開舖勞教所時,被吸毒普教羅紅輝夾控,曾被他大打出手。羅紅輝被惡警毛偉操控得得心應手,參與迫害過多名法輪功學員,遭了惡報也不知悔改。

約二零零八年期間,一些夾控犯有裸體打火機,晚上照在牆上看,做下流動作。夾控犯羅紅輝想要戴國和看那些東西,戴國和閉著眼睛,他竟乘戴不注意,將自己的生殖器塞進戴國和的嘴裡,真是下流至極。沒有新開舖勞教所的惡警在後面撐腰,他怎敢如此無法無天。

*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曾被犯人將生殖器放嘴裡侮辱

趙連利,吉林省遼源市法輪功學員,被吉林省四平監獄各種酷刑折磨和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迫害,致精神失常。刑事犯袁有志,一天夜間卡住趙連利的脖子和鼻子,把生殖器放進趙連利的嘴裡,使趙連利天天噁心嘔吐,吃不下飯。報告管教,管教理都不理。

◇被「雞姦」威脅

* 姜俠,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因進京證實法,被劫持到武漢市武昌青菱看守所,在惡警李勝利授意下,被嫌犯折磨得遍體鱗傷,落下殘疾。然而,除了肉體折磨,還有精神侮辱。

由於姜俠不配合惡人的侮辱迫害,幾個嫌犯竟以「雞姦」相要挾,致使姜俠精神深受傷害、緊張,總感覺這種災難會隨時降臨。他們已多次將另一個弱小的在押人員雞姦,還威脅該人不得告發。多年後,青菱看守所這種精神折磨的印記、一些噁心的舉動仍在姜俠心裏留下了很深的傷痕。

* 某法輪功學員A,在廣東省廣州市第一勞教所,遭惡警、包夾挖空心思的折磨、摧殘、心理變態的虐待,一天晚上,很晚了,監視他的「夾控」仍不讓他睡覺,找藉口刁難。後來,一個賊眉鼠眼的「夾控」走過來,先是威脅、恐嚇;見其不動心,又說了一大堆污言穢語。見A仍不為所動,他竟然威脅當晚要雞姦A,並開始做一些猥瑣的動作,被A厲聲喝住。

* 高鋒,甘肅省蘭州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五月,在北京法輪功學員曹東家,和曹東一起被北京國家安全局綁架,被帶到國家安全局秘密審訊基地(有高牆、電網、訓練聲、警犬,武警頻繁換崗。旁邊有個機場),高鋒不配合非法審訊,一個姓陳的年輕惡警威脅他:把你放(高牆)裡面去,……你這個人白白的,也很精神,說不定裡面哪個老大看上你了,把你做了(指雞姦),誰也說不清。

◇手淫侮辱

* 長期絕食後虛脫的病體,被犯人強行手淫三次

劉永旺先生,一九七二年三月二日生,畢業於天津大學,曾是北京某外企公司的部門經理、總工程師。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在河北唐山冀東監獄,遭受惡警和犯人的肆意虐待、侮辱和摧殘。

在惡警鄭亞軍的長期唆使和包庇下,犯人的行為下流到正常人難以啟齒的程度。一次不知是誰先動了下流念頭,當時在場的六個犯人一擁而上,七手八腳強行把劉永旺按倒,強行給他手淫,這種行為竟然進行了三次……

為維護起碼權利和尊嚴,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劉永旺把這一系列受傷害事件寫成檢舉信,交給監獄紀檢部門,強烈要求有關部門追究鄭亞軍等十五名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責任,卻未得到任何正面回應和糾正,換來的卻是鄭亞軍更加囂張的虐待報復。兩位正義律師對冀東監獄個別獄警執法犯法的行為深感義憤,表示要盡其全力打贏官司,還法律以尊嚴,還受害人以公道。

* 猥褻下流 侮辱人格

在浙江十里坪勞教所,勞教人員、包夾周峰經常帶一幫人,對法輪功學員陳忠升、朱作新的人格進行侮辱。他們做了兩個紙喇叭,對著陳忠升、朱作新耳朵喊侮辱大法和侮辱大法師父的話;按住雙手,在他們身上亂摸,做著下流猥褻動作,甚至扒下他們的褲子,手淫。

* 被手淫污物羞辱

黃昌東,四川省仁壽縣法輪功學員,在仁壽看守所因堅持煉功,被所長周建國捆綁到刑床(已禁用的刑具)上折磨九天九夜,還遭嫌犯打罵,一次,一個在押人員竟然用洗澡帕手淫後直接將髒毛巾當眾摀住黃昌東被打、被抓傷並腫痛的臉和嘴唇處羞辱!當黃昌東指問他時,他還拿打地帕猛擦黃的臉部,疼得黃昌東的臉、嘴部肌肉和骨頭都火辣辣的,他們還得意的狂笑:我給你幹洗臉!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李文慧)

評論
2013-01-02 5: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