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鏡:政治邪教的極端危害

人氣: 5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3年01月21日訊】在我們這個星球上,中共大概是唯一一個不說人話的政黨組織,它們的話語叫做黨話,與鬼話差不到多少。在其黨話中,雖然有些詞語與人話叫法一樣,但意思卻不盡相同,它們已經被中共的紅色巫師們加入了詛咒而失去了正常的意義,從而練成了中共控制民眾思想的一種咒語。只要中共一念動這些魔咒,許多大陸人就會慕名的恐懼,或不自覺的亢奮,並產生種種中共需要的聯想結果。比如剝削、反動、人民、偉人、國家、組織等等,這些都是典型的中共魔咒。

中共的這些咒語倉庫裡,「邪教」一詞是而在近十幾年來對民眾殺傷力很大的一句邪咒。可以說大部分中國人對這一名詞的內涵基本上沒有什麼認知,但是他們一聽到這個詞就會緊張或恐懼,而且多數會聯想到法輪功。這不能不說中共在這方面的洗腦取得了相當的成功,但當你問這些人什麼是邪教時,他們除了為中共的謊言背書之外,往往是所知甚少,甚至從來都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在這方面他們的大腦是交給中共來主宰的,這確實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然而可悲的還不止如此,還在於他們自己就生活在一個邪教橫行的國度裡,這個邪教就中共這個來自西方的馬列邪教,馬列是其教義,共產(搶劫)是其生存手段。他們一直被這個邪教壓迫、洗腦、邪化、掠奪,從小就唱邪教的讚歌、學邪教的教義、拜邪教的魔頭、戴邪教的標誌,常年聽邪教頭領作報告、看邪教報紙、說邪教的黑話,甚至還發毒誓加入了邪教,把自己的靈魂都交給了邪教;他們自己就是一個邪教徒。然而對此很多人卻是渾然不覺,這不是天底下最為可悲的事嗎?

究其原因除了中共的洗腦之外,還有就是中共是一個打著政黨招牌的政治邪教,這種政治邪教的最大欺騙性在於,它把其邪教運作全部政治化了,再通過政治運作滲透到社會的各個領域與人們的生活之中。它的邪教教義與教職稱謂幾乎都用政治性的術語來表達,比如主義、思想、路線、偉大領袖、革命導師、書記等等,它的邪教組織系統附著在政府系統中,用搞政治的方式來進行邪教活動,文化、出版、教育、媒體等一些正常的社會職能部門全部成了它們的邪教灌輸工具。在人類的歷史上,曾經有過利用邪教來搞政治的,但是利用政治來搞邪教的大概只有中共一家,這一點蒙蔽了無數的世人。

大陸人在入黨的時候,根本就不知道他們是在加入一個邪教組織;即使是被要求發賣身毒誓:把一切都獻給黨,人們也是全部照做。很少有人去想中共既然鼓吹無神論為何還要人發誓?而且是最毒的毒誓,中共既然是一個政黨,為什麼加入還要舉行這種宗教儀式?很多人就是這樣一葉障目,把中共的一切思想灌輸與行為看作是維護政權的方法。其實恰恰相反,中共是用政治的方式來運作邪教,而且是無孔不入,人們生活的各個方面都其充斥著它的邪教灌輸與潛移默化,其邪化人類的效率驚人,中國這樣有五千年神傳文化積奠的國度,僅六十多年就被搞成了一個遍地是毒的邪魔之國。

真正的現代意義上的政黨,其搞的是政治,也就是關注公眾事務,唯有共產黨這種政黨最關注的是人類的精神問題,用中共的術語說就是意識形態問題,而政治只是其手段。這種關注不是什麼關懷,而是要竭力的摧毀人類的傳統精神價值,消滅或控制一切傳統信仰;把其馬列邪說推到人類的精神聖殿上,強迫民眾頂禮膜拜,並時時提醒其黨徒們永遠跟它走,這不是邪教是什麼?人類歷史上所有的邪教也沒有它邪惡,因為它是反人類、反神佛的,並且掌握了一個大國的所有資源,有著巨大的邪惡能量。中共對人類正統宗教的仇恨,也正是源於其邪教的本質,正與邪永遠是勢不兩立的。

前一段時間,中共的喉舌媒體又在借批判全能神教來抄作邪教一詞,繼續給民眾洗腦。其實中共自己就是一個「全能神教」,只是它們的「全能神」不是一個,而是數個;不叫全能神,而叫「偉光正」。共產黨的幾大魔頭都是中共的「全能神」,馬克思是中共的原始全能神,其主義被中共吹捧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而毛澤東則是中共的頭號全能神,其思想幾乎無所不能;不但能上天入地,而且還能造氫彈、原子彈、飛機、大炮;上能禍國殃民,下能殺豬宰羊;能讓美帝發抖,會使蘇修喪膽。總之在中共的妖書中,毛比全能神還要全能,所以中共至今還把其鬼象掛在城樓上,以「保佑」它們的紅色江山萬年不變色。

不過這個中共邪教的頭號「全能神」不是真的全能,在折騰完畢後,見閻王去了。之後中共繼續推出它們的二號、三號「全能神」。鄧小平只是搞了個摸石頭過河,這一弱智都會做的動作,就成了中共的二號「全能神」,被封為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摸石頭也叫設計,可見中共邏輯之荒謬絕倫。三號「全能神」江大蛤蟆,僅僅胡諂了個三個代表,就要強迫全國民眾學習,連養豬殺雞都要在其指導下才能幹好。中共的三個「全能神」實際應叫全能魔,基本上是無惡不做,僅殺人一項,它們三個就屠殺了數億中國人。中共指控全能神教的所謂罪行與中共相比,連九牛一毛也比不上。我們只要把中共對全能神教的批判用來分析一下中共,就可以看出這種政治邪教的極端危害。

中共批判全能神教宣揚人的生命是神給的,這恰恰說明了中共的超級邪惡。人類歷史上不管是哪個國家、哪個民族、哪個宗教,都說人是神造的。我們祖先在傳說與典籍中也告訴過我們,女媧神創造了我們中華民族。就是一般的邪教也都說人是神造的,只有中共這個政治邪教組織處心積慮的否定神佛,把人說成了猴子變的,它們如此侮辱人類,還倒打一耙,誣蔑宣揚神造人類的真理,當是人類有史以來最邪惡的邪教;它們也確實把許多人變成了禽獸、魔獸。

中共說全能神非法傳教、非法聚會,它們自己才是最大的非法傳教者。在中國大陸這片土地上,能合中共惡法傳教的只有兩類:一是受中共控制的花瓶宗教,也可以說是愛黨宗教。一類就是中共自己。也就是說在大陸,只有中共邪教一家有宗教自由,不過它們的傳教叫做政治學習,強迫全民學習它的馬列邪教教義,拿槍逼著人信教、拿錢引誘人入教,並且從娃娃抓起。它們的聚會叫做黨代會、組織生活會,它們拿著納稅人的錢非法聚會、吃喝玩樂,並且是全程武警保衛,全世界如此傳教、聚會的大概只有共產黨一家,因為它們是控制了政權的邪教。

中共還指控「全能神」行騙斂財,這更是讓人笑掉大牙,拿現在流行的一句話來說,就是:見過無恥的,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全能神」斂的財與中共斂財相比,簡直就是苦力掙來的。中共不僅是斂財,而是在赤裸裸的搶劫。其在剛篡政時,一夜之間把全中國人的錢財、土地都搶到手裡了。而今它們的一個小村官有的都能斂財上億,隨便把它們落馬的幾個小貪官斂的財加起來,就是上百億,算算中共斂的財,大概只能是天文數字吧。這樣一個極端搶劫、斂財的邪惡魔教還賊喊捉賊的叫嚷這個斂財、那個斂財,其無恥實在是登峰造極。

所謂的世界末日說,不只是全能神教的宣傳,在《聖經》及許多民族的宗教、文化典籍中都有這一說法。這種世界末日在人類的歷史上不知已演繹過多少次了,現代發現的許多百萬、千萬年前古文明遺跡不就是最好的證據嗎?世界末日並不是全人類的末日,而是一期人類文明的終結,更是那些敗壞生命的末日。中共的文妖們大概因為傳說中的瑪雅預言沒有發生,膽子壯了一點,又在大肆批判世界末日說。其實就算世界末日不會到來,中共自己就在製造末日,它的整個系統已經腐爛透頂、病入膏肓;人類有史以來,沒有哪一個與天為敵、與神為敵、與人類為敵的組織能得善終。

全能神教說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躲過世界末日,頂多也只是說說而已,信不信由你。而中共卻大肆吹噓只有馬列才能救中國,這難道不是宣揚中國末日說嗎?誰要是公開不信或反對,誰的末日就會到來,因為中共的專政機器馬上就會讓你人間蒸發。六十多年來,中共已經製造了多少中國人的末日?有的人還在娘胎裡就已經被末日了。事實證明,中共也正在將中華民族帶向末日,我們的環境、文化、社會、心靈幾乎已經被它們摧毀殆盡了,離徹底的崩潰僅是一紙之隔。正因如此,它們才極力的封鎖真相,蒙住我們的眼睛、摀住我們的嘴巴,讓我們吃毒食、吸毒氣、喝毒奶、用毒水,在不知不覺中陪其走向末日。

中共指控全能神教煽動信徒如何如何云云,要說煽動,正是中共的拿手強項,也是其九大邪惡遺傳基因之一。在49年前,中共煽動民眾殺地主、殺有錢人、反蔣、顛覆民國政府;奪取政權後,更是煽動國人反美、反蘇、反日、反西方、仇富、反華、反知識、反傳統、反神佛、反宗教、反文明、挖祖墳、咒罵祖先、反自由、反民主、反普世價值、反法輪功等等,只要是人類文明的正統價值,中共沒有不反的。不幸的是,它們的煽動大部分都得逞了,多少人在它的煽動下成了反人類文明的馬列邪教徒,它們的共產主義天堂真的已經建成了,並且建立在億萬民眾地獄般的苦難上面。

最後中共也不忘說全能神教帶有政治色彩,而且組織嚴密。這句話套到中共頭上更加適合,它不僅是帶有政治色彩的邪教,而是一個早已篡奪政權的政治邪教。世界上大概沒有哪個組織有中共這般的複雜與嚴密,內部等級森嚴、派系林立,用一套邪惡的魔教幫規來控制其信徒。它的存在給中華民族帶來了幾乎毀滅性的打擊,那麼為什麼那麼多的中國人還主動要加入呢?因為大部分大陸同胞已被它同化了,有意無意的都把自己當成了中共的一員,都站在它的立場與角度看問題,用中共的歪理判斷問題,很少反過來看中共是什麼東西,如此中共也就能百變隱身了。這也正是中共邪教最大的生存法寶,吸附在國家、民族肌體上,滲透在人的思想意識裡,修煉界把這種現象叫做附體。

一般的邪教並不可怕,只要你不信它,它對你也毫無辦法。而邪教一旦掌握了政權卻是很可怕的,其欺騙性與殺傷力比一般的邪教呈幾何倍數增加,普通的人幾乎是無法抵禦的。特別是象中共這種從思想、組織、國家、民族、政府、文化、經濟全方位附體人類的政治邪教組織,則是太可怕了,因為作為一個普通人你幾乎無法發現它的存在。那些唱紅歌的老大媽、學馬列的大學生、信奉唯物主義的紅色文人們,即使你告訴他中共是邪教,也不一定會相信。中共已經把許多大陸同胞們邪化成了一群無道德、無人性、無是非的馬列邪族,而他們卻一無所知,還在跟著它反對什麼邪教。

中共附著在中國文化上摧毀文化,附體於社會的各種領域裡破壞社會,附體於國家民族之上摧毀這個國家以及其整個生態環境,更附體於每個人的思維意識裡左右人的行為。作為一個被邪魔附體的人或人群來說,發現附體、分清附體是很難的,有的即使發現也無法擺脫,因為邪魔是能控制人的。人要想戰勝它,必需依靠更高一層次的道法力量,才能徹底解決它。而這正是中共仇恨法輪功、懼怕法輪功、一心要打壓法輪功的本質所在,也是《九評共產黨》這本曠世奇書讓中共喪膽的原因。

總其萬端,我們可以得出一個清晰的結論:中共是一個邪教,一個政治邪教,一個人類五千年文明歷史空前絕後的一個魔鬼組織,是人類文明的終極殺手。中共的政治不止是專制政治,而是魔鬼政治、邪教政治。政黨是中共的畫皮,而邪教才是它的核心。而今這個畫皮已經揭開,中國人要想有未來、中華民族要想獲得新生,就必須從根本上剔除中共,而剔除中共的關鍵就在於我們每一個中國人自己。中共再邪也是要人來支撐的,只要我們從自身做起並喚醒大多數民眾認清中共、拋棄中共,不要再被它的花言巧語迷惑,中共就會失去生存的根基、人間蒸發。正是:


不怕邪教搞政治,就怕政治是邪教。
邪化人群人不知,稀里糊塗被洗腦。
可憐大陸億萬民,就在邪教毒中泡。
聽慣中共散妖言,不信神佛不信道。
只當馬列是政治,入黨入團上圈套。
賣身魔鬼自不覺,走上邪路還在笑。
今朝大法救度來,紅魔死期看將到。
認清中共邪教面,明白退出快趕早。

——轉自看中國。

評論
2013-01-21 1: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