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之子掌外交 凱瑞歷練完美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月30日報導】(中央社華盛頓29日綜合外電報導)很少有人像凱瑞(John Kerry)一樣,擁有這麼無懈可擊、足以擔當美國首席外交大任的歷練。他是外交官之子,童年即遊歷歐洲各地,也曾參與越戰,在參院工作近30年。

從敘利亞總統巴夏爾‧阿塞德、阿富汗領導人卡賽,到領導歐洲熬過歐元區危機的政界人物,全世界最重要的意見領袖凱瑞都認識。

現在,這位69歲老牌參議員獲參議院同意出任國務卿,接下國務院的棒子,他將協助形塑美國未來外交政策,一生夢寐以求的職位終於盼到手。

北美博德曼基金會(Bertelsmann Foundation North America)跨大西洋關係主任巴克(Tyson Barker)說:「他真的把這個職位視為生涯的頂點。」

巴克告訴法新社:「我認為,凱瑞是個歐洲會希望看到的好繼任人。」

凱瑞1943年12月11日生於科州丹佛富裕家庭,母親出身富比世船運世家,父親曾是空軍飛行員,後轉任外交

1970年,凱瑞與茱麗亞‧索恩(Julia Thorne)結婚,育有兩女,1988年離婚,1995年另娶漢斯食品(Heinz)女繼承人泰瑞莎(Teresa Heinz)。

凱瑞的童年是在瑞士與新英格蘭的私立學校度過,他也因此養成所謂的「波士頓婆羅門」(Boston Brahmin, 意指上流社會)性格,而他抱持的國際主義觀,將來勢必也會面臨共和黨強烈攻擊。

凱瑞說過,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及追隨父親在冷戰期間派駐柏林與奧斯陸的經歷,讓他了解到美國透過國際性聯盟行動解決紛爭的重要性。

凱瑞1966年從耶魯大學法學院畢業後加入海軍,志願前往越南服役,因傷及英勇表現獲頒3枚紫心勳章、1枚銅星與1枚銀星勳章。

但他從越戰返國後立場轉為反戰,1971年4月他在國會作證時,問了一句後來很出名的話:「你們怎麼能要求一個人為了一個錯誤戰鬥到最後一刻呢?」

這段話讓他成為1970年代的反戰英雄,但凱瑞曾在2003年在參院投下贊成票授權美國政府領導各國發動伊拉克戰爭,而後立場卻又改為反戰,被批為「騎牆派」。

更糟的是,越戰老兵組成的「快艇老兵說真相」(Swift Boat Veterans for Truth)組織,在2004年凱瑞參選總統期間,推出連串廣告攻擊凱瑞謊報越戰經歷。

凱瑞回擊廣告不實,他的多年同僚、也是越戰老兵的共和黨參議員馬侃也譴責上述老兵,但凱瑞最後還是輸掉了那年的大選。(譯者:中央社鄭詩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紀元1月4日報導】(中央社密爾瓦基3日綜合外電報導)美聯社報導,創辦美國全國婦女組織(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an)的女性史研究先驅勒納(Gerda Lerner)已在威斯康辛州過世,享壽92歲。
  • (shown)父親從北京到東非生活,她隻身赴美完成大學、碩士學位並擁有令人稱羨的IT工作,就在她一步步實現美國夢的時候,彷彿命運的呼喚,懸壺濟世的念頭在心中醞釀。於是,她回東土深造,取得中醫博士,再返回美國中醫執業……
  • 【大紀元11月6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6日電)誠品集團董事長吳清友今天表示,誠品能發展到今天的營運模式,都要感謝過去有15年的虧損經驗,讓他在困頓中看見如何生存。
  • 【大紀元10月30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30日電)曾獲得法國藝術文化騎士勳章的藝術家吳炫三今天說,藝術是一股潛在海底的暖流,是世界的共同語言。
  • 【大紀元10月23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陳守國金門23日電)當年為點亮偏鄉新希望,數名參加金門英語史懷哲活動的外籍教師,愛上金門,成了正式教師,為金門學子英語教育努力。
  • 芮成鋼就是當初諷刺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坐經濟艙的央視主持人。他的微博分明諷刺中共用奧運金牌來挑動民族情緒,用中共慣用的話說,這是叛變。
  • 沈啟今天接任交通部民用航空局長。她的夫婿是前惠普公司台灣區總經理黃河明,她有機會成為貴婦,但她選擇當可以為國家做事的公務員。
  • (shown)從物質到精神,凌曉輝從實證科學走到另一端,從崇拜科學到篤信神佛的存在。「人來世間也許是為了能在迷中釋謎、解迷,能夠跳出這個迷,從而進入到真實的世界和生命之中……」
  • (shown)60年來,男女老少的藏民被迫拋下世代居住的土地,前仆後繼踏上艱險的徒步逃亡之旅。13年前,24歲的藏族姑娘達珍背著糌粑和行李也默默跋涉在終年冰雪覆蓋的雪山上,雪霜將她的黑髮凍成了冰,而希望似火燒灼心靈……
  •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河北唐山市豐潤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張維仲開庭。北京張傳利律師為張維仲做了精彩的無罪辯護,旁聽人員豎起大拇指。張傳利律師在庭上直言:「像法輪功這樣一個和平的信仰團體,他們沒有任何政治上的訴求,信仰者一心想的是如何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他們沒有任何違反法律的行為,也沒有侵犯他人的生命、自由和財產,執政機構為甚麼要大規模地迫害它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