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上客:心明眼亮 慧眼識魔

續篇——馬、毛、江都承認神的存在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1月30日訊】一、馬克思承認神

《心明眼亮 慧眼識魔》一文論述了馬克思、毛澤東承認了「幽靈」(鬼魂)的存在。

持傳統觀念的人都知道,「幽靈」(鬼魂)在另外的空間,即是陰間,人所在的是陽間,鬼魂有神在管理著,不然的話,鬼魂作祟,人世間哪能安寧?

然而馬克思在言詞與行為中也明確的承認了神的存在。馬克思說:「為了對這個幽靈進行神聖的圍剿,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派和德國的警察,都聯合起來了。」這裡「神聖」一詞,馬克思就明確的承認了神的存在。說的更清楚一點,就是:對「幽靈」進行圍剿,其性質是「神聖」的,「聖」的含義在這裡是指「最崇高的」、「學問技能有極高成就的。」也就是說:最崇高的、學問技能有極高成就的神圍剿最卑鄙無恥的幽靈、流氓。「流氓」一詞有一段趣話,「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共給「流氓」定性,有人就說是敵我矛盾,隨即有人指出:巴黎公社就是流氓無產者造反啊!共產黨的祖宗就是流氓哩!

馬克思使用「神聖」一詞,不是信口開河,隨手拈來的筆下之誤,而是深思熟慮之後,成竹在胸的肺腑之言。何以為證?馬克思是撒旦教徒,撒旦知道了上帝創造了人,他發誓要毀滅人類,之後與上帝平起平坐,撒旦知道了上帝是最崇高的神,撒旦對上帝既羨慕又妒忌,所以發誓毀滅上帝的功績——人類。他以為這樣就可以與上帝平起平坐了。馬克思是撒旦的忠實教徒,繼承了撒旦的衣缽,頑固的與神為敵,在幹著撒旦未能完成的事業。所以「神聖」一詞是馬克思心聲的流露,證實馬克思確認神的存在。

二、毛澤東承認神

毛澤東也是承認神的存在的,毛說:「我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話語中,已經承認了「發(法)」與「天」的存在,只是在他魔性大發要幹壞事時,敢於冒犯「法」與「天」了,當他晚年研究命理嫻熟之後常說:「閻王不請自己去。」這時,已是在神面前俯首就擒、心甘情願接受神的懲罰了。

其實啊,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國「破四舊」最瘋狂的年代,全國各地打菩薩、砸佛像,人們都說:「毛主席叫砸的」,毛急忙向人表白:「我是說『破四舊』未叫你們砸佛像,打菩薩去啊!」

上世紀九十年代,曾有朋友神秘的告訴我:黨內人士盛傳當代的神話,說是毛澤東的巨型銅像,在井岡山舉行安裝儀式,用起重機把銅像吊上台座去,反覆幾次都啟動不了,眼看要延誤慶典時刻,江澤民心急如焚。忽然有人提醒:「起重機的繩索是繫在毛主席脖子上的,是對毛主席的不敬!」建議改繫在腰上,一試成功了。儀式開始了,忽然井岡山出現了東邊是太陽,西邊是月亮的奇觀,好似東西雙壁掛在天邊。此時已是隆冬,長沙岳麓山出現了歷史上從從未出現過的杜鵑怒放。岳麓山曾是毛早期活動的處所。至今山上仍有一亭為毛的題詞:「愛晚亭」。黨內的人士把這些現象引以為自豪,津津樂道,廣為流傳。當然心明眼亮的人心知肚明,嚴格的說,那不是神話,應該說是魔話,是妖魔在顯靈啊!

三.江澤民更是在求神、拜神

江澤民為祈求神靈庇佑,一有機會就去名山古廟求拜啊!1996年,江去南方,路過一著名寺院,在大殿虔誠上香之後,還到鐘樓撞鐘啊!2007年江已經是氣運衰敗,足跛難行,還特意乘車去湖南郴州求神仙庇佑,途中還遭遇火車相撞事故,江大難不死也許是他真心求神庇佑的緣故吧,到達郴州後讓隨從攙扶著他,爬上蘇仙嶺去頂禮膜拜蘇耽啊!蘇耽在此修煉成仙,名聲遠播!

中共高層內部都知道江本人十分信奉風水、陰陽、命理。「六四」學生運動遭鎮壓後,江也想通過風水來來延續統治地位,當時在北京做了三件事。

一是給白洋澱灌水。北京是六朝帝王之都,東西北三面環山,南面零臨水,是所謂披山帶河的風水寶地。但是中共統治造成生態危機,使北京南面的白洋澱乾涸,因此江打著恢復華北明珠的旗號,給白洋澱灌水,實際則是為了恢復北京風水,以求江山永固。

二是加高天安門的旗桿。因為天安門前放著一個停屍房——毛澤東紀念堂,破壞了故宮風水,而旗桿的高度比停屍房還低,風水先生說這樣陰氣太重,於是江以揚國威,樹立愛國主義思想為名,增高旗桿遠遠高於毛澤東的紀念堂。

三是搬走天堂的土山。這個土山是毛時代深挖洞廣積糧挖出的黃土。堆積在天壇公園朝天路的西側,形成一個比祈年殿還高的土山。在風水先生指點下,江命令把土山搬走,在原處種上柏樹。江雖然到處走,但很在意犯忌,「鎮江」這個地方就從來不去,因為怕被鎮住,壞了自己的命運,江澤民對下屬的言語吉凶更是敏感,誰要犯了江的忌,必定給予顏色,連省級幹部都隨意撤換。

前湖南省委書記王茂林在任期間到機場熱情迎接江到湖南考察。王準備大大的款待江氏一行,早已為其準備好了一切。王非常高興豪爽的對江說:「到了北京聽你的,到了湖南來聽我的。」這句話在中國人來講,都知道是盛情款待之意。可是獨裁意識極強的江已經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去考慮問題了,一聽「到湖南來聽我的」這句話就認為是要奪權的讖語,極為不滿。事後沒過多久,就將王調到北京精神文明領導小組當副組長。——一個形同虛設的職位。王知道自己說錯了話,於是百般的向江表忠心。後江終於給了他一個掌握實權的位置——「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結果2004年底被法輪功學員告上法庭,並在反對迫害法輪功的「追查國際」組織那裏掛了號。

江還喜歡好名字的吉利,比如籐文生、賈廷安、由喜貴、王滬寧等人有了好名字就可以陞官。李長春的名字也很好,也受江的重用。

1998年8月6日的洪水,江要嚴防死守,損失重大,江拒不接受專家們的「荊江分洪」。後有人傳出,江當時相信了在中南海走紅的一名易學先生透露的「要保龍脈」的「玄機」。江相信從荊江分洪區分洪,主動決堤,就是挖斷了自己的「龍脈」。1998年是虎年,正是江上台的一個近十年的一個本命之年,江更不敢怠慢,於是決心嚴防死守,決不可主動開閘洩洪。在江的天平上,洪水災區的幾萬民眾的生死遠遠不如他的「龍脈」重要。

四.邪黨的口號也承認神

邪黨在中國上台伊始,最具欺騙性的兩句口號,也承認了神的存在。人們也記憶猶新,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國人都被糊弄的神魂顛倒、如癡如醉的口號:「共產主義是人間天堂,舊社會是人間地獄。」這「天堂」不就是宇宙中神所呆的地方嗎?而「地獄」則是神懲罰「幽靈」之地,是宇宙中最痛苦最淒慘之處啊!

今天世人都已經完全明白了,這「人間天堂」確確實實不存在,就連邪黨中的首領們都不再唱高調:「建設共產主義」。他們蠱惑人心的口號在不斷變換著,甚麼「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引者註:實質是他們批判過的資本主義)、「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共建和諧」,再變化下去不知是甚麼把戲。但是這「人間地獄」倒是實實在在。人們都已深深知道,共產黨統治下的社會,就是名副其實的「人間地獄」。沒有人權、沒有信仰自由,邪黨中的最高統治者獨裁,把所有的人,包括它的高層領導人在內部當作人質、奴隸、罪犯,任意宰割。歷史和今天的事實不都是如此?上世紀末,前蘇聯及東歐社會主義政權的垮臺,不就是那裏的人們摒棄了「人間地獄」,回歸到正常的人類社會中來?

特別是中共邪黨,在它上台之後,中國民眾被它在歷次運動中害死八千多萬,現在仍然迫害法輪功,已有十三個年頭,無故殺人,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啊!當今全國各地,官員腐敗,執法混亂,民眾利益被損害,平民百姓正處在有冤無處伸,有理無處訴的紅色恐怖之中,火山正要爆發了。

五.「圍剿」一詞的啟示

「圍剿」一詞表明了雙方力量的強弱和正邪大戰的結局。團團圍困,徹底剿除,你想想這圍攻的一方,力量不是十分雄厚強大嗎?當然在圍剿的進程中,因被圍剿的是撒旦魔,它的教徽是「披著羊皮的狼」。「羊皮」有一定的欺騙性,所以也曾出現過貌似強大的「社會主義陣營」。但是曾幾何時,隨著蘇聯及東歐的邪黨政權解體,這只惡魔就只能「稱王只合在秦州了」。至今作惡十三個年頭,正邪大戰也將近收場,邪靈在全球被剿除的結局已定。

再說說:「為了對這個幽靈進行神聖的圍剿」一語,馬克思也是用心良苦,他在導言中就給世人以提醒:對這個幽靈進行圍剿的是最崇高的、學問技能有極高成就的神。只是一百多年來人們都未能領悟,今天,大法已洪傳全世界,世人應該明白:「都聯合起來了」的「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派和德國的警察」,現在雖然輪迴在世上做人,但是他們早已明辨了正邪,一定會得到了主佛的救度,成為崇高的神,將驗證馬克思的良苦用心。

確實,現在全世界的正義人士,覺醒了的人們,歐洲的、亞洲的、澳洲的、美洲的都聯合起來了,「圍剿」殘存的「幽靈」。就是這「幽靈」的新任黨魁也感受到了,他在十八大結束時的就職演說中這樣說:「大家靜心的觀察,靜靜的看,一次又一次的衝擊,中國已到了最危險的地步了。」這裡的中國實際指代的就是「中共」啊。

我敢斷言:全球的世人認清邪靈本質,行動起來,剿滅幽靈之日,也就是得到主佛救度之時。

中國上世紀五十年代,曾轟動一時的歌劇《白毛女》,毛魔頭親自為它定下了主題,即:「舊社會使人變成鬼,新社會使鬼變成人」。惡魔所指的「舊社會」實際上是歷史上正常的人類社會。正常的社會人是會死的。死後變成鬼,鬼又可以轉生成人啊!這一點江魔頭都承認的,《江澤民》一書中有這樣一段文字,:「江身邊也有人對法輪功很感興趣,也瞭解到不少關於法輪功的消息,時不時也給江透露點,如誰得了甚麼甚麼病給煉好了;誰誰躺著抬進去,站著走出去。偶爾也提起李大師提及某些領導人前世的事情,這時江就會越聽越著急。他最想知道的是自己前世到底是誰。那人說沒有,江滿臉的失望和惱怒,給在場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殊不知江澤民的前世是黃山巖洞裡的一隻蛤蟆,這事在當時的情況下又怎能透露給他呢?今天那巖洞已開闢成旅遊景點,供人觀賞。國家開闢旅遊,這也是江對巖洞的一種眷戀之情吧!江在氣勢匱乏時,也曾去遊望黃山,或許是渴望著回到舊巢去充一充邪氣!有功能的人,現在都還能察覺到那巖洞裡的妖氣啊!

再說邪黨統治下的「新社會」,確實出生了許許多多的人,今天在中國大陸就是十幾億啊!這些人都經過了邪黨的洗腦——宣傳無神論思想,叫人仇視神佛,灌輸鬥爭哲學,使人魔性大發。邪黨還使出更惡毒的卑鄙手段:讓人在孩提時代就在脖子上繫上血帶(紅領巾)、稍長大就讓人入團(現在是在學校裡一個班一個班的全部拉進去),入黨(現在是在中學裡高中學生就大量發展黨員了),讓人反覆表忠心、發誓、把生命交給了邪黨,(誓詞中「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即是也),真正成為了共產黨所需要的人。定期交納黨團費,是在不斷的給惡魔輸血,滋養著奄奄一息的惡魔啊!但是,神佛幾千年前就已向人們提出了警告,神傳文化的「葬」字,就表明「夾在共產黨中間就是死」,都將要成為邪黨的陪葬品、替罪羊,真正要實現撒旦魔的毀滅人類的理想了。但是大法洪傳,慈悲眾生,能認清邪黨本質,退出其組織,認同大法的人,都能得救,他將擁有美好的未來。大法已從中國傳遍世界,為了眼前的物質利益討好邪政的人們,也是在上了魔鬼的當,將失去得救的希望。世人都在尋求幸福,是跟隨邪黨進入地獄,永不超生,還是進入無限美好的未來,回歸天堂,何去何從,敬請速作抉擇,時間不等人!

評論
2013-01-30 3: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