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奧地利居民飾品中驚現廣州槎頭勞教所求救信

當媒體和公眾高度關注美國俄勒岡居民朱麗葉‧凱斯在臉書(facebook)上公佈的一封來自中國遼寧馬三家勞教所的求救信時,事實上,這並不是第一封。2002年,一名奧地利居民在其購買的飾品中已經發現了一封來自廣州槎頭勞教所法輪功學員的求救信,而進口這種飾品的公司證實,德國等地同期也發現有求救信。圖為:一名奧地利居民在自己購買的飾品中發現的來自中國廣州槎頭勞教所的求救信。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3年01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高紫檀報導)當媒體和公眾高度關注美國俄勒岡居民朱麗葉‧凱斯在臉書(facebook)上公佈的一封來自中國遼寧馬三家勞教所求救信時,歐洲居民辛迪(cindy)覺得有義務將自己知道的另一封來自中國廣州槎頭女子勞教所的求救信事件公佈出來,儘管這封信已經在歐洲的奧地利被發現將近十年。

來自馬三家勞教所求救信引發媒體關注中國「古拉格

兩個月前,美國俄勒岡居民朱麗葉‧凱斯在她購買的萬聖節裝飾物當中發現了一封令人難忘的求救信,這封來自中國遼寧馬三家勞教所的求救信被折成八分之一大小,隱密地藏在飾物中的兩塊墓碑之間。

在凱斯把這封求救信放上她的臉書(facebook)之後,世界主流媒體予以高度關注並詳細報導,西方媒體稱之為中國古拉格製造的聖誕節禮物流入全世界各國家庭。美國政府隨後也啟動調查。

(《古拉格群島》是由前蘇聯作家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寫的一部最有影響力的反映蘇聯奴隸勞動和集中營故事的書。古拉格指的是蘇聯的集中營。俄國良心犯流放地。)

中國勞教所中被奴役的良心犯法輪功學員命運讓人揪心

在漫長的調查尚沒有結果之前,在中國「古拉格」被奴役的良心犯以及馬三家勞教所求救信中提到的法輪功人員命運讓人揪心。歐洲居民辛迪感到不安。

辛迪表示,她知道奧地利一位民眾大約十年前在購買的環形飾品中發現了一封求救信,這封求救信來自廣州槎頭勞教所的法輪功人員,隨後這位奧地利民眾將此信輾轉交給了當地人權組織及奧地利法輪大法協會。

辛迪沒有透露詳細住址,但希望國際社會更多關注這些被迫害的人。

十年前來自廣州槎頭勞教所的求救信事件被揭開

奧地利法輪大法協會協調人王勇證實了此事,他對這件事進行了詳細描述:

「2002年12月,一名奧地利人買了奧地利Eduscho公司生產的餐巾環。他/她在餐巾環的包裝盒裡發現了一封來自在中國勞教所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求救信。這封信被輾轉交到了奧地利國際大赦(Amnesty International),奧地利國際大赦把信件傳真給奧地利法輪大法協會。

一名曾被關押在廣州槎頭勞教所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辨認出,廣州槎頭勞教所曾生產過這種環形飾品,并且有人將求救信放入這種飾品的包裝盒中。目前,這種老款飾品在Ebay仍有售賣。(圖片來自網絡)
一名曾被關押在廣州槎頭勞教所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辨認出,廣州槎頭勞教所曾生產過這種環形飾品,并且有人將求救信放入這種飾品的包裝盒中。目前,這種老款飾品在Ebay仍有售賣。(圖片來自網絡)

「因發現人和轉交人不願公開姓名及聯絡方式,奧地利國際大赦沒能再聯繫上他們。但據國際大赦調查,Eduscho在德國的母公司Tschibo的產品中也發現了類似信件。」

王勇說,奧地利法輪大法協會馬上聯繫了在奧的Eduscho公司。因事關重大,Eduscho直接聯繫了在德國的母公司Tchibo。Tchibo派專人到維也納來和奧地利大法協會會談。在會談中Tchibo證實了在德國也在同期發現了類似的來自中國被關押法輪功人員的呼救信。

王勇表示,當時Tchibo也承認了他們的中方合作工廠離信中所寫的勞教所不遠,並且調查發現工廠不具備完成生產量的能力。Tchibo稱,他們終止了和中方廠家的合作。「但Tchibo當時不願對這一案例公開書面表態。」

王勇還說,他們就這一案例聯繫了國際人權組織(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奧地利分部,國際人權組織奧地利分部在關於法輪功受迫害的專門調查報告中記錄了這一案例。

國際人權組織(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是一家總部在德國的世界人權組織,其總部一名要求匿名的工作人員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們一直在跟蹤此事,並保留了這封求救信的複印件,她認為這封信描述的與她掌握的中國勞教所的情況以及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情況相符。

求救信:把這些罪惡公佈於世!

從歐洲法輪大法協會網站可以看到這份來自中國廣州槎頭勞教所的求救信複印件,信中稱:「警察利用各種殘酷手段來強迫我們放棄修煉法輪功,包括可怕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包括「毒打我們,切斷我們和家裏親人的聯繫。」並且「當我們的關押日期到了,他們仍然不釋放我們,他們把我們送到所謂的『教育中心』裡繼續折磨我們」。

信的末尾請求看到這封信的人幫助「把這些罪惡公佈於世!」,同時「把這封信轉交給國際人權組織」和兩家法輪功網站――明慧網和圓明網。

廣州槎頭女子勞教所位於廣州市白雲區槎頭的一個位於珠江上的孤立小島,又被稱為「小島」(勞教所)。中共自1999年7月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槎頭女子勞教所就被用做關押和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的一個重要場所。明慧網上曝光的該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方式包括:禁睡、吊銬、毒打、捆綁、灌辣椒、注射摧毀中樞神經系統藥物等。

她親眼看到一名法輪功學員冒險將信放入產品包裝盒

已經逃離中國並得到聯合國庇護的原廣州居民汪宇清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她曾於2000年2月份被中共當局送至槎頭勞教所迫害。中共強行判處汪宇清勞教二年,但由於她堅決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又被超期關押9個月後直接強行送進廣州海珠區洗腦班繼續關押迫害。

汪宇清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描述了一個場景:儘管每一名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一名受警察指使的犯人24小時貼身監視,但在被關押期間汪宇清親眼看到一位被奴役的法輪功學員非常迅速地從桌底下拿出一封信,並放入她做的有著英文說明的出口產品包裝盒中。

「幸虧沒被發現!」但汪宇清說她當時感到相當擔心,「一旦這種事情被發現,後果不堪設想!」

汪宇清說,當時對普通法輪功人員的迫害方式除了每天長時間強制做奴工之外,還要在大太陽下面進行所謂「軍訓」來體罰,一些人絕食被整日吊拷和灌食等等,她無法猜測如果求救信被發現後當事人面臨的後果,她也無法肯定當時放進去的信就是在奧地利發現的那封。

廣州槎頭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迫害嚴酷

同樣逃離中共迫害後得到聯合國庇護,目前被安置到加拿大的原廣州法輪功學員沈莉也曾在1999年底被關押在廣州槎頭勞教所迫害。

沈莉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她有數次晚上嚐試煉功,但被抓到樓下並整晚吊銬在鐵門上。她曾經和數名法輪功學員一起罷工絕食抵制迫害,此後被整日吊銬,後來警察乾脆將她們24小時「大」字形綁在床上,並強行插管灌食折磨,她們的臀部因長時間不能翻身而潰爛。

沈莉1999年12月被中共抓捕並強判兩年勞教,她也因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而被超期關押7個月,後被直接送至廣州東山洗腦班(中共稱「法制學校」),後又轉至黃埔洗腦班進行殘酷迫害。

沈莉表示,由於不懂英文,她沒有寫求救信放到出口產品中,不過,她不排除別的懂英文的法輪功學員會這樣做。

「絕對不止這一兩封,但能夠曝光出來的不多。」

汪宇清認為,從被奴役的監獄或勞教所通過出口產品發送求救信的大部份是被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因為在所有被迫害的良心犯中,法輪功修煉者人數最多,並且法輪功修煉者的道德感和信仰使他們無懼迫害勇於這樣做。

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被迫害的法輪功修煉者中,大學以上教育水平的比例相當高,懂英文的人很多,這使他們有條件這樣做。相對而言,普通的犯人普遍文化水平低,並且對中共警察相當恐懼。

聯想到美國俄勒岡居民朱麗葉‧凱斯發現的來自馬三家勞教所法輪功學員的求救信,汪宇清認為:「絕對不止這一兩封,但能夠曝光出來的不多。」

中國有龐大的「古拉格」網絡

汪宇清希望國際社會買到這個產品的人要勇於曝光,也希望這些公司不要再與中共合作:「每一個出口產品,都有可能包括在押人員包括法輪功學員的血淚。」

目前世界上僅有中國有勞教制度。在這種被中國律師廣泛認為違憲的制度下,中國警察可以不經判決拘押某人三年。中國的勞教所數目保密,外界估計,中國目前至少有1000個監獄工廠和農場,兩者構成一個龐大的「古拉格」網絡。

自1999年7月法輪功遭到中共迫害以來,外界估計,至少數百萬人曾被中共政府以各種形式關押。2009年,前美國智庫研究員伊森•葛特曼估計,法輪功學員大約佔全中國「勞改總人數」的15%~20%。

來自廣州槎頭勞教所的求救信中文譯文:

親愛的先生/女士:

我們是中國廣州市的法輪功學員,我們遵循「真、善、忍」宇宙特性來修煉自己,我們因為修煉「真、善、忍」而被政府關進監獄。在這裡,警察利用各種殘酷手段來強迫我們放棄修煉法輪功,包括可怕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當我們的關押日期到了,他們仍然不釋放我們,他們把我們送到所謂的「教育中心」裡繼續折磨我們。他們毒打我們,切斷我們和家裏親人的聯繫。請幫助我們把這些罪惡公佈於世!我們非常需要您的幫助,請您把這封信轉交給國際人權組織、明慧網和圓明網,我們十分感謝您的幫助。

許多廣州的法輪功學員被關進一所名叫:廣州槎頭勞教(女)所:地址:廣州白雲區槎頭小島 郵編:510435

9月12日,2002

來自廣州槎頭勞教所的求救信英文原文:

“Dear Sir/Madam,
We are practitioners of Falun Dafa in Guangzhou in China. We cultivate ourselves as per the law of “Truthfulness, Benevolance, Forbearence”. We were put in jail by the gov’t because of it. Here, the gov’t police use various cruel ways to force us to give up our cultivation, which includes terrible mental and physical torture. Even when the exping date comes, they won’t set us free. They send us to the places so-called “study school” to continue to torture us. They would beat us hardly and cut off all the contacts between us and our families. Please put this terrible evil to the public. We need your help very much. Would you please submit this message to the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 Organization, and send this to: www.minghui.com.net or www.yuanming.com(net). We’ll be very thankful for your help.

Many Practitioners in Guangzhou were put in a jail called: Chatou Women’s Prison, Xiao Dao, Guangzhou, China, Postcode: 510435, Date: Sept. 12, 2002”

聯絡本文作者請發郵件到:gaozhitan@gmail.com。

(責任編輯:周雅)

評論
2013-01-04 4: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