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孩子們,對不起……

韓青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1月07日訊】悲劇面前,一切語言都顯得蒼白無力。前有貴州畢節5名留守兒童悶死垃圾箱中,今有河南蘭考7名孩子喪身火海,1月4日8時,蘭考縣「愛心媽媽」袁厲害的住所發生火災,目前已造成7名孩童死亡,受傷人數不詳。具體傷亡人數和事發原因正在調查之中。

這些孩子,這個年齡,本應偎依在父母溫暖的懷中,或者住在安全的福利院裡,可他們,卻在一場大火中喪生。這些孩子,都是棄嬰,在嗷嗷待哺時就被親生父母遺棄,有的是因先天疾病,有的只因是個女嬰。

火災燒斷了孩子的未來

去年五月,我曾和朋友一起去看望過這些孩子,他們的住處雖然狹小髒亂,但卻是一個溫馨快樂的大家庭。二十來個孩子,他們都姓袁,有的還不時向袁厲害告狀,「媽,XX不聽姐姐的話」,「媽,XX把我玩具搶了」……

在胡同裡做活動時,孩子們表現得也很積極,還有個孩子扶著板凳、拖著腿參加,男生隊和女生隊先分別圍蹲著商議隊名和口號,再比聲音的響亮。然後女生學跳舞、男孩學打拳,之後,我們請求孩子送我們一份禮物,自己的畫作。

孩子們的畫的畫兒。
孩子們的畫的畫兒。

所有的孩子爭相要紙,在牆上、在地上、在板凳上專心地作畫。一個喜歡扒鐵門、在遊戲中最調皮的男孩畫了三張,另一個小女孩的畫作上,歪歪斜斜地寫著「我愛我家和爸媽,大家好我叫袁佳欣」,畫作是他們對家庭的認識,也是他們對未來的期待。

回想曾經的快樂,如今的悲劇更讓人動容。一場大火,燒斷了七個孩子的未來,燒燬了其他孩子的快樂,也燒燬了他們這個大家庭。痛定思痛,我們不得不追問,政府哪去了,為甚麼沒給孩子應有的關懷?為甚麼沒給這一私人福利院提供基本的安全保障?

政府不作為是悲劇的成因

大火燒出了悲劇,也照見了政府的不作為。當然,這不說政府未曾行動過,比如,省慈善總會曾給袁厲害撥款兩萬元,當地民政部門逢年過節也會去看望下孩子,給袁厲害一定的資金支持,但只有這些,還不夠。

比如,為何蘭考不在這一基礎上,撥款建設福利院?如果說沒錢,那能不能曬一曬政府的錢花到哪去了,再說,真差錢,為何不申請撥款或者呼籲社會捐助?另外,民政部門為何不主動上門服務,幫助袁厲害完善安全措施?這不只是錢的問題,更是責任心的問題。

也許有人會說,袁厲害是「非法收養」,但如果沒有「合法收養」的缺位,還會有「非法收養」的空間嗎?袁厲害只是一個農村婦女,不會上網,可能也不瞭解相關法規,但她有一顆愛心,20多年收養了上百名孩子,那些不缺資源的政府部門,愛心哪裏去了?

追問不是想要問責誰,而是想讓政府拿出行動來,避免類似悲劇發生,給這些可憐的孩子以交代。因為蘭考當地至少長期「寬容」了袁厲害的存在,還給了一定支持,相比堅決取締、強行把孩子送到開封福利院的「作為」,這種「不作為」值得肯定,但扶持和監管還不夠。

看在孩子份上,請拉一把草根慈善

這場火災還折射出草根慈善組織的困境。有愛心缺資源,有意願缺能力,有行動缺身份,袁厲害收養棄嬰多年,雖然獲得政府的一定認可,也贏得社會的眾多支持,但她收養棄嬰一直處在灰色地帶,身份始終沒被扶正洗白,和河南信陽收養流浪漢的楊正海一樣,惹來許多爭議。

尤其在悲劇發生後,可能有人會責怪袁厲害。我曾問過袁厲害,為甚麼不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她說小孩可能會送,但手續很多,而大孩已經習慣了這個家,不想去。想想孩子的畫作和表現,我想這並非只是袁厲害的一面之詞。而孩子喪生,最傷心的可能就是他們的「媽媽」了。

悲劇的發生也許只是意外,但某種程度上卻存在著必然。袁厲害以一人之力照顧這麼多孩子,還要養家餬口,時間一長,難免有不周之處。而其住處狹小逼仄,沒有基本的防火措施,還有不少嗷嗷待哺的嬰兒、世事懵懂的兒童、先天智障的大孩,一旦失火,就易釀生悲劇。

對這樣的草根慈善,政府不能只是抱著「不支持不鼓勵」的消極態度,漠視他們的尷尬處境和安全隱患,而是要考慮如何將其納入由政府主導的社會救助體系當中,給予必要的資金支持、技能培訓和安全監管,推動這些組織「由灰變白」,由弱變強。如果當初政府多些熱心和主動,還會有今日悲劇嗎?

這些孩子已經被其親生父母遺棄過一次,不能再被政府二次遺棄。對孩子的態度,彰顯著一個社會的道德底線。冷漠即是失職,如果政府連孩子的基本安全都無法保障,對孩子的惡劣處境長期無動於衷,任其命如草芥,孩子如若懂事,會不會也有「不幸生在中國」之歎?

最後,我想對那7名孩子說,對不起,叔叔阿姨們沒有照顧好你們。天堂裡沒有人心冷漠,也沒有火燒火燎,你們一路走好。

——轉自一五一十部落。

(責任編輯:葉清青)

評論
2013-01-07 10: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