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中共美女間諜賣命刺探日本情報命運淒涼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10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春秋綜合報導)中共在全民殊死抵禦外辱的抗戰期間,勾結汪偽政權和侵華日寇,企圖聯合汪、日消滅抗日的國民政府。最近,港媒《開放網》刊載作家東西的文章,揭露中共在抗戰期間,派遣年輕漂亮、精通日語的女作家關露打入日本駐滬特務機關「巖井公館」,陪巖井等日本特工頭目睡覺,以竊取絕密情報,正是中共這段賣國歷史的具體證明。

關露25歲入黨 被派入日本特務機關做間諜

港媒《開放網》9月8日刊載作家東西的文章,介紹了40年代在上海與張愛玲、丁玲同樣出名的女作家關露,為中共充當間諜,最終被中共拋棄以致遭殘酷打擊的一段往事。

關露原名胡壽楣,原籍直隸(河北),1907年生於山西,她愛寫新詩,1936年寫的《太平洋上的歌聲》令其一舉成名。她最大的不幸就是1932年春加入中共地下黨,隨後被派到日本人那裏做間諜。

在背後安排此事的,正是時任中共八路軍情報部部長、駐上海辦事處主任潘漢年。據一些文章描述,當年潘漢年通過特殊關係,命年輕漂亮、精通日語的女作家關露打入日本駐滬特務機關「巖井公館」,陪巖井等日本特工頭目睡覺,以竊取絕密情報。關露獲得的情報,使得江蘇、安徽境內的新四軍一次次地躲過了日軍的掃蕩。

關露並成功成為日偽政權特工首腦李士群的秘書,後者也猜到她是中共地下黨員,但他權衡利益,既然要在汪精衛、國民黨和共產黨之間搖擺,就要利用關露的地下黨關係。關露成功促成了潘漢年與李士群會面。

潘漢年知毛汪關係被毛關死

毛澤東與汪精衛曾有過一段特殊的關係。毛1925年在廣州期間(國共第一次合作)加入了國民黨,並任汪精衛的秘書。汪對毛多有關愛、提拔,直至推薦毛接替自己任國民黨中央宣傳部代部長。毛那時奉汪為「恩師」。1939年,毛在延安親自囑咐潘漢年,到上海、南京後可設法和汪精衛取得聯繫,並轉達他的口頭致意。

1942年9月,李士群安排潘漢年赴南京見汪精衛,談了兩次,轉達毛對汪的致意。

中共建政後,潘漢年當上了中共上海市委第二書記、上海市政府常務副市長,做了陳毅的主要副手。

1955年,關押在上海提籃橋監獄的汪偽人員中,有人揭發潘當年曾去見汪精衛的事,潘漢年考慮良久,決定向陳毅講清楚。

潘做夢也想不到,當天晚上他就被秘密逮捕了。這是毛親自下的命令。毛說,潘可以不殺,但要判無期徒刑,關押到死。潘一直被關押到1977年,死於湖南茶陵縣的勞改茶場。這時,毛已死去大半年了。

關露九死一生 平反後自殺而死

1955年4月,毛澤東親自下令秘密逮捕潘漢年,潘被判無期徒刑。同樣,關露也被捕,關入功德林監獄。

1957年3月末,關露獲得釋放,回到電影劇本創作所工作。不久中共「反右」,關露受丁玲牽連,要交待問題。1958年初,電影局要求關露退職,她沒有了工作。顯然,關露已經失去了中共的信任。

1960年代初,關露向中共中宣部寫報告要求工作,被轉文化部處理,文化部將她安排到商務印書館。文革爆發後,1967年,她又被「中央三辦」抓走,隨即關入秦城監獄,1975年方纔得到釋放。在秦城監獄中,關露撿到一根鐵釘,她每天打磨這根鐵釘,最終將其打磨成一支小針。

出獄後,關露未返回原工作單位,而是一度被送入養老院。後來她又回到位於香山農村的小屋居住。

1980年5月,關露患腦血栓,經搶救脫離危險,但記憶力受到嚴重損害,手部不聽控制,拿筆寫字也成問題。此後,為便於治病,關露離開香山,回到北京城內的機關宿舍,居住一間僅有十平方米的小屋。1982年3月,中共為其平反。同年12月5日,關露寫完了回憶錄和有關回憶潘漢年的文章,在北京家中服安眠藥自殺而死。

中共的最大敵人不是日寇而是國民政府

據大陸資深報人顧雪雍揭露,日寇侵佔東北後,毛澤東給中共黨內提出的主要任務,首先是「武裝保衛蘇聯」,其次是推翻國民政府,最後才是抗日。

毛澤東制定的總方針是:「一分抗日,二分應付(應付國民黨和蘇聯的批評責難)七分發展(發展根據地和軍隊)」,要求各級嚴格遵守不得違反。對此,連中共黨內也有部份將領不滿意,彭德懷打「百團大戰」,立刻受到毛的嚴歷批評,甚至把此事當作彭的罪行而不斷批判。

毛不厭其煩地告誡中共將領,說抗日不是愛國,那愛的是蔣介石的國。他露骨地說,共產黨的祖國是蘇聯。他說,就要讓日本多佔地,形成日、蔣、中共的三國誌,這對中共最有利。

這就是毛澤東以抗日為名,擴大地盤和人馬,積蓄力量,為今後推翻國民政府作準備的賣國策略。為實現這個目標,他採取的步驟是從少抗日(一分抗日)到不抗日(抗日不是愛國)再到放任日寇多佔地甚至亡給日本。

毛澤東聯合日寇搞秘密諜戰

既然國軍才是中共的最大敵人,而非日寇,為了消耗國軍力量,毛主動派人與日方談判。據中共領導人之一的王明在《回憶錄》中記載:「毛澤東不經政治局委員們同意,由軍委秘密電台發電給新四軍政委饒漱石,要他派人代表毛去與日汪商談合作反蔣事宜,同時停止中共對日汪的軍事行動。」彼得•弗拉基米洛夫在《延安日記》對這段歷史也有記錄。

饒漱石接到毛的指令後,把與日汪商談反蔣合作的任務,交給了新四軍情報部長潘漢年。潘在上海找到密友袁殊(留日共產黨員,因參加共產國際情報活動被國民黨逮捕,成為軍統特工,後又成為日寇特工,當時任日本特務機關「巖井公館」負責人),即偕同去見日外務省在中國的情報頭目巖井英一。

巖井見潘是毛澤東特使,刮目相看,優禮有加,當即發給潘「特別通行證」(各地通行無阻),讓他利用「巖井公館」秘密電台與延安和新四軍通報,並在上海最豪華的匯中飯店租一套房,供他居住,又讓潘以「胡越明」的假名每月在「巖井公館」領取大量活動費。

中共最後與日本軍方簽訂了「局部和平文本草案」,協議雙方停止軍事行動,共同對付蔣介石的國軍和美、英方面,並最終協商好保持秘密接觸的級別、方式、地點、時間,為進一步談判做好了準備工作。

中共抓住國軍在抗日戰場上消耗八年的厭戰機會,內戰三年奪取政權後,為掩蓋賣國罪行,滅口的滅口,關押的關押,參與中共可恥賣國勾當的沒有一個善終。首先,與高崗從無瓜葛的饒漱石,硬被打成高饒反黨聯盟,監禁起來,死於獄中;潘漢年也被囚禁終生;而葬送了青春和才華的美女作家關露,為中共出生入死,最終也落得個自殺身亡的淒慘下場。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3-10-12 4: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