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號召「站滿重建街」 阿忠救回台灣淡水老街

市集賦予老街新生命 歡笑聲處處可聞 創意市集 歡迎更多愛街人士參與

只要有市集,重建街就充滿歡笑聲。(施芝吟 /大紀元)

人氣: 3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10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芝吟台灣台北報導)一條已經被判死刑的老街,經過一群無名英雄的奔走以及熱血人士的聲援,終於起死回生。注入巧思、重新打造後,現在這條位於淡水的老街重新展現活力,越來越多年輕人願意回家。從此,老人家的笑容變多了,流失的親情重新凝聚,老街重生,救回的不只是有韻味、有歷史的建築,還有日漸淡薄的親情與面臨破碎的家庭。現在,每個月1次、每次2天的市集,可以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歡笑與叫賣聲時起彼落、響徹巷弄,熱鬧極了。

淡水中正路福佑宮旁的山坡拾階而上,就來到淡水第一條商業街「重建街」,雖然街道長度不長,但是曾經有過繁榮。隨著淡水中山路的開拓與中正老街的拓寬,當地居民不再仰賴這條商道,逐漸喪失商業機能,人口紛紛外移,只留下小孩及長者。2010年(99),政府公布實施的「六號道路拓寬工程」波及到重建街,不少人議論紛紛,為何要拆除這美好的街道?

2010那年,當地居民程許忠(阿忠哥)在臉書上發起「530站滿重建街」活動,用沉默來表達對這條淡水老街的不捨。人要分離時總會合拍紀念照片,同樣的,與這條淡水最古老的街道合拍一張大紀念照也成了不可或缺的儀式。

阿忠哥回憶當初:「生長在重建街,小時候就在街上跑來跑去,左右鄰居門戶大開,小孩自由來去,非常快樂,街道就像是個遊樂場;只有在重建街能看到淡水原本的文化,如果拆除就沒了。」那時剛好學會使用臉書,很多人也在討論該計畫,他抬頭望天心想:「難道就眼睜睜看著重建街被拆除嗎?還是做個最後奮鬥呢?於是發起運動,成功與否不知道,最起碼大家可以聚集在此,與老街留下珍貴的畫面。」

活動當天來了上千人,見不到標語、布條、口號、手勢等,都是沉默的無名英雄。因為公民力量的凝聚,爭取到拓寬工程延緩。

阿忠哥也明白政府只是想暫緩工程,冷卻後捲土重來。他說,想要保存老街,必須注入希望,幾年前重建街曾經舉辦過市集;但是,因為缺乏人力、網際網路也不熟悉、沒有足夠經費,經營起來特別困難。由年輕人舉辦創意市集,讓社會大眾看到,也讓居民看到老街的價值,即為街道生命。於是他開始尋找年輕夥伴,透過路臉書溝通了解。

身穿白色T-shirt,手拿大聲公,指引民眾往重建街上走,他叫賴正晃(阿晃),長期在淡水拍照,因為迷路走到重建街因而愛上它。得知重建街要拆除,他告訴自己,要捍衛那條街。530那天他也在人群之中守護老街。

目前阿晃是創意市集團隊中硬體設施製作負責人,門牌、指示牌多出自他手,另一個任務是講解重建街的故事。2008年(97),阿晃曾在重建街舉辦攝影展。他說:「當年在重建街發展,現在有能力,與團隊志工共同打造平台,可以讓更多人在此發展。」

阿晃說:「重建街和其他老街最大的不同在於它是營造一種氛圍,它並不像其他地區的老街,可以在寬寬的馬路上做很多事情,也因為比較不那麼商業化,比較像是找回過去的生活方式和態度,辦市集時,當地居民也會來逛逛,那種感覺就像以前的商業街,氛圍很懷舊。」

市集賦予老街新生命 歡笑聲處處可聞

一直往上走,兩旁攤位包括二手分享、創意手作等,此時耳邊傳來「走在風中,今天陽光突然好溫柔‧‧‧‧‧‧」正唱著五月天歌曲的莊盛偉(小莊)目前除了負責平面及視覺設計外,也聯繫街頭藝人或學生樂團到重建街上表演。他與學長們週六晚間都會在漁人碼頭高歌。

學生時代,小莊就讀於聖約翰科技大學,在淡水待了5年。他說,淡水就像他第2個家,因緣際會下得知重建街道路拓寬問題、古蹟保存等,對「老舊」的事物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他曾聽到友人文凱分享:「我帶小孩去小人國遊玩,孩子指著模型問:『爸爸,那是哪裡?』文凱大哥回應:『淡水的的某個建築物,但它已經被拆除了。』他也感慨,為什麼家鄉的建築只能出現在小人國或書本上?沒有辦法親眼看看原本樣貌。」這讓他認為,有義務及使命保存舊有東西和文化,讓後代子孫看到。

小莊起初只是販售自己的作品,後來因為阿忠哥希望市集能夠融入音樂表演,麻煩他安排活動,他一口答應。他找很多樂團來表演,他們都非常願意到這個特殊的場合傳達創作理念。

他說,市集賦予街道新生命,很多小朋友在這跑跳或是在地上畫畫,不時聽到歡笑聲。從小就有一個街道供小孩子遊玩,居民也會期待每月擺攤日子到來。攤友大部分都是第一次來,覺得跟九份相似,但是重建街特別之處是在階梯上擺攤,所以必須克服一些困難,久而久之,攤友都會自備工具好好擺攤。

來到服務台,身材瘦瘦,超有親和力的服務員是方零,她主要是與攤友接洽。對她來說,重建街原本只是帶小孩散步的地方,很安靜又很安全,沒有車子。她藉由站滿重建街活動進一步認識重建街。

方零說,市集的核心理念是「保存這條老街」。攤友漸漸喜歡上這條街,知道它的歷史、重要性,也認同市集理念。透過辦市集吸引人潮,讓越來越多人知道重建街。現代社會逐漸疏離,這條街老、中、青都愛,不只讓老街留下,也串起人與人間的感情。

創意市集 歡迎更多愛街人士參與

站在戀愛巷中,身穿黑上衣,戴頂帽子的男子是施俊宏(小非),他負責導覽附近景點,像是王昶雄故居、木下靜涯故居、日本警官宿舍、白樓故事牆、紅樓、祖師爺廟等。小非提及,淡水有很多台灣第一,分別是牛津學堂、淡水女子學堂、自來水管道、眼科博士、美式足球隊、高爾夫球場,台籍司法官等。一個充滿人文的地方,這是淡水可愛之處,淡水的自然景觀也頗引人入勝。

只要小非不上班,就會來淡水拍攝夕陽,他總會在星巴克等待。他說,自然景色的珍貴在於「碰運氣,並非每次都會看到美景」。

小非表示,曾聽到居民回饋:「謝謝你辦這樣的活動,讓這地區帶來不一樣的氣氛。」除了感動外,就是一個字--「爽」。

小非也走訪其他創意市集,他指出,部分市集過於商業化,但這裡的攤友都很友善,似乎是來玩樂、交友的,很多攤友都有「友情熱忱創意」心態,攤費較低,沒有業績壓力。

市集目前遇到的問題是「人手不足」,小非期盼有更多人參與,為老街也為自己留下不同經歷。市集歡迎來參與的人能夠具備創意、熱忱,並且認同淡水,也要把觸角概括整個淡水,對淡水真正有感情,對淡水的美有一套講法。

阿忠哥指出,年輕人很願意為社會付出,只是社會沒給他們機會。重建街宛如是年輕人的練習場,可以提供創意、付出勞力宣傳等,甚至彩繪牆壁。「日前有位攤友(蔓蒂)在我家門口彩繪牆壁,其他部分也麻煩她畫一畫。隔天母親特地出門去看,回來笑說:『還不錯,年輕人真的很厲害。』」

居民們看到市集吸引很多人來,攤位也很有氣氛,也看到年輕人的活力。重建街28號目前被黃健忠(九哥)租下,他稍加整理這間老房子,提供給藝術家、創作者擺放作品。阿忠哥認為,地方性文化近年快速興起,淡水卻有點反其道而行,為了追求現代化把珍貴資產拆得差不多。他說,政府發展地方時更應重視在地文化,不要失去了自己的根與特色。◇

(責任編輯:尚琳)

重建街周邊景點
淡水第一古廟福佑宮 台北盆地、淡水河流域最早的媽祖廟。福佑宮主神祭祀天上聖母,配祀觀音與水仙尊王,一是觀照人間福祉的菩薩,一是水中之神,反映拓荒時期先民的民生與生理需求。
市定古蹟香草街屋 80年前,街屋造起人陳其宗以街屋作為漢文私塾教室,推廣知識、傳遞文化、啟迪民智,因日治末期皇民化而終止。目前街屋主人蔡以倫的阿嬤75年前從淡水山區扛地瓜到重建街販售,借款買下街屋。
王昶雄故居 知名文學家兼醫師王昶雄年幼時曾與外祖母住在重建街30號,西元1942年在此開設牙科診所,1953年搬到台北市中山北路執業,原屋址售出。
日本警官宿舍 日本領台期間,設淡水郡役作為警察機關,設課長為統管,透過保甲制度,以台治台。
紅樓 建於西元1899年,由當時經營船頭行的富商李貽和所建宅第,1913年,自家船隻在淡水河口對撞沉沒,李家將紅樓售予秀才詩人洪以南。
白樓故事牆 已消失的白樓始建於1875年,屋主嚴清華。嚴家經營航運貿易,白樓兼為住家與營業使用。後來產權轉手,並隔間作為學生宿舍,1992年改建為公寓。淡水文化基金會請畫家蕭進興完成20公尺壁畫,重現當年風貌。
木下靜涯故居 日本人木下靜涯於1918年來台。淡水雨後靄氣風光,神似日本南畫畫派常見景致,木下對淡水情有獨鍾,1923年落藉淡水三層厝,直到1946年遣返。
資料來源:重建街創意市集 記者施芝吟/製表

白樓已消失,淡水文化基金會請畫家蕭進興,完成20公尺壁畫,重現當年風貌。(施芝吟 /大紀元)
白樓已消失,淡水文化基金會請畫家蕭進興,完成20公尺壁畫,重現當年風貌。(施芝吟 /大紀元)

小非擔任導覽員,很認真地介紹每個故事與景點。(淡水重建街創意市集)
小非擔任導覽員,很認真地介紹每個故事與景點。(淡水重建街創意市集)

小莊是位平面設計師、街頭藝人,週六晚上都會在漁人碼頭高歌。(莊盛偉)
小莊是位平面設計師、街頭藝人,週六晚上都會在漁人碼頭高歌。(莊盛偉)

[[2]][[3]]
方零幾年前嫁到淡水來,逐漸喜歡上淡水,更愛重建街,伴隨著與孩子一同成長的回憶,這條街的價值無可取代。(魏力唬)
方零幾年前嫁到淡水來,逐漸喜歡上淡水,更愛重建街,伴隨著與孩子一同成長的回憶,這條街的價值無可取代。(魏力唬)

[[6]]
九哥租下重建街28號,提供藝術家擺放作品。(施芝吟 /大紀元)
九哥租下重建街28號,提供藝術家擺放作品。(施芝吟 /大紀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