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薛蠻子嫖娼與大V 500次「傳謠」

微博大V、天使投資人薛蠻子,8月23日被警方帶走調查。(新紀元資料室)

人氣: 5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10月03日訊】(新紀元週刊345期,記者齊先予報導)在中共因薄熙來翻供而倍感尷尬的8月23日,警察抓捕了網路名人薛蠻子,有效轉移關注。大V的粉絲數高達數千萬,微博力量遠勝於喉舌。

面對中共以「淨網行動」羅織罪名,異議人士說:「我就是要依法律辦事,你可以違法把我抓起來。」

微博是網路上允許用戶及時更新發布簡短文本的微型博客,一般少於140字。儘管中共封鎖了國外的Twitter、Facebook和Plurk,2009年7月關閉了飯否等民間微博、而在2009年8月開通了具有半官方性質的新浪、網易、騰訊等微博網站,並採取了實名制,但中共宣傳部越來越覺得無力控制微博言論以掩蓋官方謊言,而不得不撕下偽善面具,公開暴力抓捕網路民眾。

目前中國大陸有八億網民,截至2012年12月,光在新浪微博上註冊的用戶就超過五億,每日活躍用戶數近5,000萬,用戶每日發博量超過一億條。在新浪微博開通初期,新浪網邀請明星和名人開設微博,實名認證後,在其用戶名後加上橙色字母「V」,以示與普通用戶、微博達人的區別,同時也可避免冒充名人微博的行為,但微博功能和普通用戶相同,這樣的名人被稱為「大V」。由於所發內容吸引人,很多大V的粉絲高達數千萬,影響力極大。

比如薛蠻子被抓前的8月20日,其粉絲數為1,214萬7,086人,也就是說,只要薛蠻子在其微博上發表一個帖子,這1,200多萬人馬上就能看到他發布的消息,這比中共官方的《人民日報》、新華網、中央電視臺的影響力大多了,無論中宣部如何強行讓人訂閱,《人民日報》的讀者群也最多300萬,只是薛蠻子粉絲的四分之一。這就是中共之所以要搞所謂「淨網行動」、抓捕威懾大V的根本原因。

兩高的荒唐事:轉500次成罪

據大陸媒體報導,為了打擊中共不想要人民知道的所謂「謠言」,各地公安抓捕了500多網民。為了給他們定罪,9月9日,中共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召開新聞發布會,匆忙公布「關於辦理利用資訊網路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誹謗資訊被點擊、瀏覽次數達到5,000次以上,或轉發達500次就算構成誹謗罪。

中共兩高的解釋引起網民和司法界專業人士的強烈反擊。很多律師認為:「網路尋釁滋事罪」,是將刑法293條尋釁滋事罪條款中的「公共場合」擴大到虛擬的網路空間,實際上是頒布新的法律,應該經過全國人大的審批通過之後才能立法,否則越權立法,說輕是篡權,說重是造反。

很多民眾評論說:「先別管我說了什麼。如果有499人轉發,我就沒事。如果再多一個人轉發,我就要坐牢了。犯法不犯法,並非取決於我的行為,而是取決於別人的轉發。這是算是什麼狗屁法律?」「假設兩個人在微博發了同樣一條誹謗謠言,一個被轉發500次,一個沒被人轉發。前者入罪後者無事,這不荒唐嗎?」「本人剛註冊了500個小號,誰要惹我,我就給他轉發500次,往死裡轉!」

專家評論說,這種無視基本法律和法治原則的司法解釋,等於是敲響了中國法治的喪鐘,使中國重新倒退到30多年前可以由公安機關隨意抓人定罪的「文化大革命」和毛澤東時代。

轉移視線 薛蠻子因嫖娼被抓

面對民眾的強烈反對,中共不得不尋找新的手段來「治理網路」,8月23日下午,就在數億人熱切關注薄熙來在濟南中院的第二天當庭翻供、弄得一向「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威信掃地之時,網上突然傳來消息,薛蠻子嫖娼被抓。官方稱北京警方接到群眾舉報,在北京朝陽區安慧北裡一個老舊小區的出租房內,抓獲了涉嫌嫖娼的薛蠻子和一女子。出租房內陳設簡單,看上去十分簡陋。

薛蠻子,真名薛必群,父親薛子正曾擔任北京市副市長、國家經委副主任、中央統戰部副部長,曾協助周恩來參與重慶談判,因此薛蠻子屬於太子黨一員,他曾獲得中國社會科學院及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碩士,擁有數個國際互聯網和通信企業,擔任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UTSTARCOM的副主席,並擔任亞洲最大的光纖光纜公司及8848公司、美商網、中華學習網等國際知名企業的董事長。他投資過的項目包括PCPOP、李想的汽車之家、方三文的雪球財經以及杜子健的華藝百創等公司,被奇虎360董事長周鴻禕稱為「中國天使投資第一人」。

在婚姻上,薛蠻子曾離過婚,到美國後再婚。由於知曉很多內幕,而且大力宣傳民主自由理念,薛蠻子成為中共的眼中釘。

據網民調查,早在8月8日有網友在投資沙龍論壇發帖稱:「薛蠻子估計會被抓,以嫖娼的名義。」8月10日薛被邀參加央視網路名人社會責任論壇,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主任魯煒對網路名人提出了「六點希望」「七條底線」。不過這次官方的警告和暗示好像並沒有阻止薛蠻子繼續批評中共,於是8月23日,在中共因薄熙來翻供而倍感尷尬難堪時,警察實施了抓捕行動。官方稱警方在掃黃中無意中發現了薛蠻子,但民眾懷疑這是釣魚執法,故意設下圈套讓他鑽。

23日那天,網路上都在議論薛蠻子嫖娼的事,有效降低了人們對薄案的關注熱度,等到了8月25日薄熙來庭審結束後,官方高密度報導薛蠻子事件,28日新華社稱薛不僅嫖娼,還涉嫌聚眾淫亂且常欠嫖資。不過很快官方亮出了抓捕薛蠻子的真實目的。

央視用「大V嫖娼」為主題,竟然在《新聞聯播》中用了三分鐘來報導這個60多歲美國國籍者的性醜聞,時間之久被稱夠得上「政治局常委待遇」,《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則發微博建議,要挑政府毛病的人首先要保證自己「屁股乾淨」,意思是批評政府的人必須是自身沒有瑕疵的「道德聖人」,否則就別怪政府找你的麻煩。

民眾嘲諷當局的黑色幽默和濫權

儘管官方對薛蠻子大加批判,但民眾對此有不同看法。很多人說,他又不是中國官員,他嫖也好亂也罷,沒有花百姓的錢,依照法律處理就是了,為何要全國媒體共討之,恨不得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中央黨校教授蔡霞撰文指出,官媒高調突出薛的大V身分,這恰好暴露了抓薛的真正用意,「公權力肆無忌憚地壓制公眾言論,勢必激起反彈,是要把公眾逼到搞街頭政治。現在公權力的恣意妄為,正在把溫和派逼成激進派,把網路政治逼成街頭政治,這是在給習挖坑。」

美國之音評論說,中國當局反覆把薛蠻子押上對全國廣播的電視,對他進行羞辱,對中國網民進行恐嚇,但這種做法導致中國網民對官方的黑色幽默式的嘲笑。有人說:「將薛蠻子搓扁、揉碎、拉長、橄平,做個蜻蜓狀,做個噴氣式,原來是由革命群眾做的,現在只好自己親自幹了。」「劉少奇子女批判劉少奇,薄一波子女批判薄一波,薛蠻子批判自己——當年胡思杜在報紙上發表批判他老子胡適之先生的文章,有記者採訪胡適,胡先生說,『我以前說在共產國家沒有言論自由,現在修正一下,在共產國家,沉默的自由也是沒有的。』」

「看電視薛蠻子乖乖配合,態度可愛,不禁想起狄仁傑。狄被誣謀反,受不了酷吏十八般手段,只好誣服,被定死罪。報到皇上審批,女皇大驚:『狄愛卿怎麼也謀反?我得親自問問!』押至御前,狄撲地喊冤。女皇問:『冤什麼?不是自己認罪了嗎?』狄答:『皇上,不認罪就再也見不著您了!』」

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在給英國《金融時報》撰稿中質疑中共抓薛蠻子,是屬於「濫用職權」。因為中共警察抓薛蠻子,嫖娼只是一個由頭,真正的目的是不讓他講話,或「殺一儆百」,震懾一下熱中「傳謠」的大V們。

文章最後還說:「不論舉證如何困難,也不論自己是否道德完人,我們都要對公權行為的目的正當性追問到底,否則就只能進一步縱容公權濫用,而我們對自己淪為公權濫用的犧牲品卻只能一聲嘆息——如果自己『屁股不乾淨』,就只好跟著政府走,最後甚至蛻變為一種市儈哲學——只要跟著政府走,屁股就可以不乾淨!」

企業家王功權被抓

在薛蠻子被拘留不久的9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20多名警察進入企業家王功權所在的北京某寓所,到其家中搜查近兩個小時,中午11點半,王功權被警方以傳喚名義帶走,其計算機也一同被帶走。當晚8點多,王被警方以「擾亂秩序」為由正式逮捕,關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

中國知名投資人王功權,9月13日被北京警方以「擾亂秩序」逮捕。許多媒體的官方微博罕見的以轉載報導方式聲援王功權。(新紀元資料室)
中國知名投資人王功權,9月13日被北京警方以「擾亂秩序」逮捕。許多媒體的官方微博罕見的以轉載報導方式聲援王功權。(新紀元資料室)

王功權,鼎輝創業投資基金合夥人及創始人之一。1984年畢業於吉林工業大學管理工程系,1988年辭去公職赴海南,1990年任南德集團天津投資公司副總經理;1991年任海南農高投聯合開發總公司(萬通實業集團前身)副董事長兼總經理;1993年任萬通實業集團董事局副主席、總裁兼美國萬通公司董事長。曾在全國行業評比中獲得「中國風險投資10佳投資人」、「點金之手——中國創業投資10強」、「1978~2008改革之星——影響中國改革優秀人物」等榮譽。

王功權被捕前曾對外稱,有警察告誡過他,稱其在網路上「討論問題太直接太激進」。也早有朋友擔心勸慰。王功權的回答是:「我沒有感覺到恐懼,我們社會開放不容易,這種情況要抓,可能就是一種代價。」

9月18日上午,大陸著名律師陳有西在幾次嘗試失敗後,首次成功在看守所見到王功權。會見持續一個半小時,陳有西對王功權的印象是:「雖蓄了鬍鬚,但身體、精神尚好;說話依然溫和,條理清楚,還是媒體報導的那位功權先生。」同時陳有西還提到,王公權盼家人勿操心,保持原來生活,唯提及此刻眼眶紅潤。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陳有西表示:「王功權本人此前主要在教育平權、財產公示等社會問題上,對他人觀點表示支持,他的一些行為可能會引起了官方的警惕,在公安機關看來,可能是言論不當問題。」「但在我看來,王功權的行為沒有超出中國法律的範圍,屬於正常言論,應該是無罪的。」

網路沒有皇上

9月15日薛蠻子刑拘到期被釋放後,官方沒有給出薛蠻子嫖娼處理結果的下文,卻拋出薛蠻子視頻談「大V有當皇上的感覺」,當天深夜,萬科創始人、現任董事會主席王石在微博上留言:「問:大V有當皇上的感覺,爽吧!答:互聯網恰是消解權威的傳播方式,任何名人、權威在這兒遭嘲笑、謾罵,所謂大V所處的待遇沒有什麼兩樣。當大V有皇上的感覺那實在是表錯情了。08年我遭到網上鋪天蓋地的謾罵攻擊,也曾想不通,但卻讓我明白:在消解權威時代我是老幾。」

此言一出,得到眾多支持。很多人說:「互聯網時代,誰也別想當皇帝,即使所有的大V都倒了,也沒有人能實現皇帝夢!」「皇上個屁,網路的污水一樣淹死人,黨的理解能力達到弱智程度。」還有民眾說:「有人故意要離間我們,我們要警惕!什麼大V有皇帝感覺,他們連丁點特權都沒有,還皇帝,純屬扯蛋!我們要警惕五毛新戰術!」

也有人認為薛蠻子的降服,是在跟黨喉舌比智商,是在諷刺中共。海口經濟學院院長劉耘博士說:「人蠻子是以自殘的方式借我黨喉舌宣傳普世價值。比的就是智商,玩的就是心跳。」律壇郭大俠也支持劉耘的看法說:「同意,薛蠻子從一開始的主動招供恐怕就是將計就計的自殺式襲擊。」有福建人分析:「薛蠻子在作弄央視和中共,央視卻自以為得計。殊不知搞臭一個大V的同時,暴露了央視奴才靈魂:鼓吹民主憲政的網民能羡慕『皇上』嗎?只有中共和奴才才有皇上情結。」

反腐手錶專家「花總」被拘 警方不敢透露罪名

繼知名基金經理人王功權被抓後的第二天,9月15日又傳曾替毒奶粉受害者在香港提訴的前公盟義工林崢,遭北京公安拘捕。9月17日再傳出名錶鑒賞專家、知名網友「花果山總書記」(簡稱花總)成為中共嚴厲限制網路言論自由、打擊網路謠言和大V行動的又一個被拘捕者。

網民「花果山總書記」以收集官員手錶照片並鑑定其品牌、價錢而名聲大噪。9月17日「花總」也被拘捕。(網頁截圖)
網民「花果山總書記」以收集官員手錶照片並鑑定其品牌、價錢而名聲大噪。9月17日「花總」也被拘捕。(網頁截圖)

2012年,花總在網上揭發在延安車禍現場面帶微笑的陝西省安監局局長楊達才所帶的名牌手錶後迅速走紅,成為網路大V。他在回答媒體記者為什麼關注官員戴豪錶的問題時說:「中國官員的財產不公開,自然會引起外界的猜疑,我希望通過鑒錶促使官員們公示財產。」

儘管「花總」的網名廣為人知,但是真實身分卻沒有公開。中國媒體報導說,他今年35歲,曾是一家移動互聯網公司的創始人之一。據說「花總」被警方帶上了手銬,但官方沒有透露其罪名。世界媒體評論說,中共警方的這些抓捕,用行動解說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含義。

不過,官方媒體慢慢也開始發生轉變。

民眾不怕官方打壓

9月16日,「財訊網」發表「關於《秦火火被捕盤點製造的多起謠言》的致歉」。8月21日,財訊在微快評發布文章稱:「每一次秦火火製造的謠言,都得到薛蠻子、何兵、李開復、雷頤、五嶽散人、李承鵬、老榕、任志強、潘石屹、陳志武、茅于軾、袁騰飛、陳有西、張鳴、吳祚來、賀衛方、羅昌平、叢日雲、梁秀波等網路公知、大V們的鼎力轉發和評論,他們主觀上主動地幫助秦火火傳播其謠言,使這些謠言迅速傳遍整個互聯網,成為當時社會輿論聚焦的中心。」

由於賀衛方提出要起訴「財訊網」,財訊發表歉意書,指出這些內容引自4月網署名「三峰」的博客文章,但由於未標明出處,也未對其中內容進行核實,對博主造成了不好的影響,為此公開對大V們表示歉意。

吳祚來對此回應說,「財訊網」道歉了,後續是不是應該有精神賠償。他還說:「微時代,不是偉大的時代,但比偉大時代,還偉大,因為微時代,無數人用微小的力量,戰勝無良的強大。」就他提出的精神賠償問題,網路又熱鬧了一番,萬年網創始人建議「財訊網」請大V吃飯;德國一家公司的CEO建議每人賠償五毛。

儘管當局對網路打壓空前嚴厲,前警官、江蘇著名民主人權活動人士郭少坤認為民間的反彈很大,大家並不在乎。他舉例說:「你比方人大的張鳴教授說:『你們抓王功權竟然去了20多個警察,你們抓我的時候,你來一個我就跟你走。』現在有良知的知識分子已經不怕坐牢、不怕犧牲,胡佳也說:『我在家裡也沒有自由,我去監獄,你們就來抓好了,我就是要求你們公布財產。』這些有識之士就是將來推動中國進步的最大的動力,難能可貴的,我就是要按照法律辦事,你可以違法把我抓起來。」◇

本文轉自第345期【新紀元週刊】「專題新聞」欄目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3-10-03 1: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