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湖南億萬富豪曾成傑被匆匆「秘密處決」內幕

7月劉志軍受審後曾成傑被秘密處死及10月薄熙來二審宣判前夕企業家王功權被正式批捕

近期發生的《新快報》事件中,湖南警方跨省誘捕陳永洲等一系列動作讓江澤民陣營的窩點、湖南省政法委係統的無法無天再次被聚焦。今年7月,中共貪官劉志軍被輕判死緩,而原湖南三館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總裁曾成傑被中共湖南當局密謀處決的內幕也因此浮出水面。(網絡圖片)

人氣: 4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大紀元2013年11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雙報導)近期發生的《新快報》事件中,湖南警方跨省誘捕陳永洲等一系列動作讓江澤民陣營的窩點、湖南省政法委係統的無法無天再次被聚焦。此前,湖南湘西民營企業曾成傑,在今年7月12日被長沙中級法院以「非法集資」罪名秘密處死,曾震動整個中國社會,此事件背後的黑幕也逐漸浮出水面。

億萬富豪曾成傑被「秘密處決」

曾成傑曾用名曾維亮,為原湖南三館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總裁、湘西州政協委員,曾於2005年,被評為第二屆「中國企業改革十大傑出人物」。2008年,被中共湖南當局以涉嫌集資詐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職務侵佔等罪名拘留、逮捕。2010年一審判決,2012年二審判決中,被官方稱為「湘西非法集資案主犯」的曾成傑,均被湖南中院、湖南高院判決死刑,成為其中湘西非法集資案中唯一被判處死刑者。

隨後,其女曾珊多方奔走,為父伸冤。她稱其父親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不嫖娼,被譽為最辛苦的企業家、最有社會責任心的企業家,還冒著生命危險參加汶川地震搶險。就連該判決也沒有任何她父親揮霍融資款的事實,可竟然以給拆遷戶補償過大作為認定她父親犯罪的主要證據之一。

中共最高法院於2013年6月14日核准裁定了曾成傑死刑結果。但當日曾面見高院相關法官的曾珊得到的回覆是還沒有核准。

2013年7月12日,在代理律師未接收死刑覆核裁定書,法院未通知家屬、未安排刑前與家屬會見的情況下,曾成傑於長沙被執行死刑。

中共當局對一個民間集資的企業家處以極刑,且臨刑前不讓家屬與其見上一面,引起社會強烈不滿,上百萬民眾關注此案,法律、媒體等各界人士紛紛發聲為曾成傑鳴冤,民怨沸騰、呼聲震天。

由《新快報》事件看曾成傑被「秘密處決」

10月18日,隸屬於廣東《羊城晚報》集團的《新快報》財經專欄記者陳永洲被湖南警方跨省秘密誘捕後,引發出的《新快報》事件(也稱陳永洲事件),過程中各方態度急轉直下、撲朔迷離。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表示,湖南對廣東的挑釁,廣東的高調回應,應該不僅僅是警方和媒體的較量,而更可能是兩地高層的較量,是它們背後所代表的保守和改革勢力的較量,甚至還有可能是中共高層博弈雙方的較量。

另一位時政評論員羌天明則表示,在陳永洲事件中,有越來越多的證據指向,該事件的幕後黑手是中共內部權鬥暗方老大江澤民。其重要動機是製造亂局,將其炒熱炒大,藉以挑動中國大陸社會和習李當局的矛盾和對立,使其疲於應付,無暇顧及權鬥,最終達到保護自身的目地。

羌天明表示,隔一段時間製造一個亂子以求心安,已經成為江澤民應對掉頭恐懼的本能反應,欲罷不能,至死方休。

仔細觀察,民眾發現江澤民這種製造混亂的本能反應,在江派人馬受審落馬時,表現得更為瘋狂。如今年7月劉志軍受審後曾成傑被秘密處死;10月25日薄熙來二審宣判前,10月21日風險投資企業家王功權被正式批捕(早在9月13日已被刑拘)。

劉志軍不死 曾成傑卻匆匆被殺 江派攪局

2013年7月8日,江澤民的心腹、前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因受賄、濫用職權,被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並沒收全部個人財產。法院公佈的劉志軍貪腐數額與民間盛傳的貪腐數額相去甚遠,民間傳聞劉志軍號稱「劉百億」,其受賄財產超過120億。外界普遍認為,劉志軍被判死緩,對於這個被查了兩年多、涉及400多案例、牽扯數億人民幣的正部級貪官來說,屬於輕判。

時隔4日(7月12日),湖南省長沙市中級法院在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對涉嫌集資的原湖南三館房地產開發集團有限公司總裁曾成傑執行死刑,家屬死不見屍,只被通知一週內去領取死者骨灰。曾成傑代理律師、北京盛廷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少光表示,曾成傑沒有任何揮霍融資款和轉移資產的行為,相反,融資群眾信任曾成傑,曾經紛紛要求無罪釋放他。實際上,曾成傑在當地的民間集資得到當地政府的支持,幾乎所有的項目都是靠民間集資,90%的家庭參加了融資。

對體制內貪污巨額資金的高官「寬大處理」,而對一個民間集資的企業家處以極刑。中共所謂的法律對官民的不同對待,激起網絡巨大反響。微博微話題上百萬民眾關注此事,呼聲震天,高喊:要麼廢除死刑,要麼廢除死緩,對中共法院的如此判決表示強烈的不滿。

時政評論人士未普在《自由亞洲電台》的評論節目中表示,曾成傑之死在民營企業家中,引起強烈震撼。在這個制度下,每一個民營企業家都有可能像曾成傑一樣,其人身權和財產權,會突然化為烏有。正如律師出身的民營企業家王瑛所言:「在曾成傑案後,民營企業沒有人還會認為自己是安全的」。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則表示,江澤民集團和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控制下的湖南當局不但策劃了曾成傑之死,並成功嫁禍於剛剛上台不久的習近平政府,既達到了圖財害命的目的,又打擊了政敵。

曾成傑之死:民營企業家之殤

《南方週末》7月18日對曾成傑之死有系列報導,詳細描述了其始末。湘西是個窮地方,2003年政府要建群藝館、圖書館、體育館,但沒有錢,曾成傑的公司中標,在政府的默許、支持、監督和協調下,向民間集資。

當2008年金融風暴來襲,地方政府幡然變臉,民間集資一夜從「合法」變非法,群體事件爆發。曾成傑等近二十名民營企業家被捕,部份官員被免職。曾成傑被關押三個月後當地法院尚未立案,湘西政府就將其公司價值23.8億的資產以3.3億賤賣。曾最後被處以死刑,妻子和大女兒也被投入監牢。

作為曾成傑死刑覆核案階段唯一律師的王少光7月13日在互聯網發出緊急聲明,稱當局判處曾成傑死刑實際是當地政府圖財害命,然後栽贓陷害曾成傑。王律師說,如果曾成傑的案子沒有一個公正的了結,那麼中國民營企業家今後都可能面臨相同的命運。

王少光律師7月15日對美國之音說:「因為他(曾成傑)的資產被政府給搶佔了,然後以他資不抵債判處他死刑。所以,今天不給曾成傑平反,明天就是其他民營企業家的命運。」

上海網友「徐安安」認為曾案是一起政治謀殺:「大眾對曾成傑之死的震撼觀感,並非僅僅出於死刑執行的程序封鎖以及暗箱操作,而是源於這一樁死刑案例的邏輯。原來,政權為了斷尾,可以殺人,可以殺死一度利用過的、稱之為合作夥伴的商人以突圍。即使以最嚴格的標準來衡量,這也夠得上是政治謀殺。」

江澤民集團拿民營企業家開刀:一石雙鳥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江澤民集團拿民營企業家開刀,一方面對民間集資進行絞殺,維護中共金融權貴的利益不被瓜分;另一方面起到了殺一儆百的作用,讓民營企業家人人自危從而攜帶大量資金出走,拖垮已經深陷危機的中國經濟,讓習近平和李克強的經濟改革更加寸步難行。

新唐人時事評論員趙培早前表示:曾成傑必須死的原因在於中國的「地下錢莊」威脅到了金融太子黨的利益。地方政府、國企貸款都是通過太子黨控制的銀行和信貸公司。太子黨用國家和百姓的錢賺取高利息和販賣理財產品發財。中國央行不斷的放水的錢都被國企和地方政府來支付太子黨的利息了。

坊間傳聞,地下錢莊規模比中共的銀行大,金融權貴絕不會容忍民間與之搶錢,因此必然會對民間集資進行絞殺。

曾成傑的律師在微博說,曾成傑的集資本金是7.1個億,自掏腰包6千萬,投入工程7.7個億。曾成傑到案發時,未歸還本金只有2.02億,那麼公司價值多少錢?當時23.8億,現在價值40個億。很明顯曾成傑拿到的是市中心的地皮並且也賺了錢。

專欄作家葉匡政認為曾成傑案就是新版的「打土豪」:「過去打土豪分田地,老百姓還能得點好處,如今打土豪的收益,早被權貴們悄悄瓜分了。這也是急於悄悄處死曾成傑的原因。他們越這麼做,越表明背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如今一些地方官員通過介入企業糾紛,借司法權掠奪民間財富,已成為一種悄悄流行起來的貪腐方式」。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不無警示地表示:「號角!曾成傑遭遇和秘密處死,吹響了企業家移民和轉移資本的號角。不信等著瞧,蠢貨們。」

據金融時報中文網公佈的〈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12)〉,中國正在經歷第三次大規模的「海外移民潮」。報告稱,個人資產超過1億元的企業主中,有27%已移民,47%正在考慮移民;個人資產超過1,000萬元的富人中,近60%已完成投資移民或有相關考慮,其中80%以上為民營企業家。

民企出逃 李克強改革「雪上加霜」

中國民營企業家攜資金出走,對於想要回歸市場經濟,讓巨無霸式的央企釋放出過去壟斷空間,實現某種程度上的「國退民進」的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來說,無異於雪上加霜。

10月10日下午,大陸著名經濟學家、李克強的博士生導師厲以寧在參加2013民營經濟論壇時表示,民營企業根本性的問題在於產權得不到保護,「民營企業必須產權清晰,產權得到界定,不能模糊。」

談到國企與民企的發展前景,厲以寧表示,在國有資本體制改革和民企體制改革完成時,行業壟斷就將被打破,公平的競爭環境即可形成。「民營企業感到自己安全了,國有企業感到自己有獨立性了,這就是今後的改革方向。」

在中共三中全會前夕厲以寧此言論,被外界認為是幫李克強吹風,釋放企業改革的一個信號。

利益集團阻擊 高層分裂凸顯

不過,李克強經濟改革措施屢遭利益集團阻擊,李克強披露計劃在上海建立類似香港的自由貿易區時,遭遇來自中國權貴階層的強烈抵制。而中國金融等領域一直被江派太子黨壟斷掌控。

從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周永康的兒子周斌、曾慶紅的兒子曾偉、李長春的女兒李彤到現任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無一不活躍在私募資金、國企或央企,藉此大撈特撈國家財富。這些中共紅色權貴掠取巨額財富,成為中國最大的貪腐家族。

外界分析認為,江派殘餘勢力不斷與習、李對抗,誓死保衛已在手的利益不被再分配,也不斷給李克強推行經濟改革製造難度,凸現中共高層分裂加劇。

10月29日,大陸門戶網站轉發港媒報導中共總理李克強欲改革頻遭銀監會和證監會兩大金融監管機構抵制的文章,但隨之文章被刪除。有分析人士認為,被中共牢牢控制的媒體,作為中共的宣傳工具去排除異己,而大陸門戶網站以顯著標題及詳細內容報導中共內部鬥爭實屬罕見,也凸顯中共內部的派系分裂嚴重。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3-11-05 12: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