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資源吸附體制下的智囊群體缺甚麼?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10月04日訊】目前中國正在進行幾項大改革,從養老金、遺產稅、房產稅,直至實行捐贈器官的「推定同意原則」,無所不包。對這些精心設計的改革草案,專家們均宣稱這是「與國際接軌」,公眾幾乎都持反對態度。仔細分析相關條文後,我發現這些改革方案的設計有個共同特點:只考慮增加政府財稅收入,完全無視民眾的承受力,目標是通過稅收將民眾的有限收入化為政府收入。

本文僅以遺產稅為例。

*稅制設計與國際社會並不接軌*

《遺產稅暫行條例(草案)》的修改版據說已上報國務院,相關徵收標準引起強烈反對。支持這一草案的人稱這是「與國際社會接軌」,劫富濟貧,並宣稱「美國、日本都加大了對遺產繼承的稅收調節力度。」

支持者有意不說明的是,美日兩國對遺產稅的調節力度是調高還是降低,這是個關鍵問題。事實上,美國一直在努力降低遺產稅基本稅率,自2001-2011年十年間,美國遺產稅基本稅率從55%降到了35%,免征額由 67.5萬美元上升到500萬美元。2013年美國國會將遺產稅的徵收起點定為525萬美元,基本稅率為40%。日本政府2003年的財稅改革,主要內容之一就是降低遺產稅稅率與徵稅檔次,加大退稅優惠,並宣佈這一稅制改革的目的就是使資產在世代間轉移更加順利。

不僅美國、日本如此,其他國家也因高額遺產稅不利民生,也開始降低、簡化遺產稅稅率和起征點,比如一些歐盟國家。與此趨勢相反,中國《草案》對配偶等順序繼承人受遺贈的徵稅程度遠比很多發達國家苛刻,其他國家征遺產稅時的「重複課稅寬免制」,中國不肯「接軌」;民營小企業主的經營性財產豁免遺產稅是國際慣例,中國也不「接軌」;一些認真研究了《草案》的人在比較他國遺產稅法後做出結論,按照這一《草案》,中國承擔遺產稅的主體並非巨富,而是部份中產階層、中小企業主、以及為保障下一代生活,終日辛勤工作、努力儲蓄的人群。

*中國遺產稅設計特點:劫中產濟政府*

我同意上述觀點。我認為,至少有兩點證明中國遺產稅是劫中產濟政府:

1、中國遺產稅的起征點過低,絕大部份中產都需要交納遺產稅。

《新版草案》超額累計稅率表的附件列明,對應納稅遺產淨額不超過80萬的,稅率為0;80萬~200萬、200~500萬、500~1000萬,以及超過1000萬的適用稅率依次為20%、30%、40%、50%,對應的速算扣除數分別為5萬、25萬、75萬、175萬。

我認為將80萬定成起征點實在過低,依據如下,近十年來,中國房價飛漲,導致中國家庭淨資產虛高。《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報告2012》的結論是:中國家庭總淨資產為69.1萬億美元,美國家庭總淨資產為57.1萬億美元,中國家庭總淨資產比美國高出21%。這一非常荒唐的結論有現實依據,因為中國房產的價格早就超級泡沫化。一般情況下,房產占中國城市居民家庭總淨資產70%以上。這一報告內容一公佈,我就寫了篇「荒唐的中美家庭淨總資產比較」(2013年7月23日)予以批評,指出中國人家庭資產超美是泡沫,全靠房地產拉抬。國內後來有不少相同觀點文章發表。

上海市民號稱每家擁有資產上千萬,其中主要資產就是他們擁有的房產。青島一項調查也如此,一套100平米的小三居室價格逾百萬, 城市居民也因此大都成了「百萬富翁」。

也就是說,按80萬起征點,城市居民只要擁有房產,子女繼承時就需要交遺產稅。但對於300萬元以下者來說,卻負擔沉重。尤其是那些一直與父母居住一起的人,有可能因無法繳納遺產稅而失去住房。

2、富人可以為子女預作安排

按常情來說,富人應該比中產更擔心遺產稅,但在中國情況卻並非如此。因為徵收遺產稅要求政府對國民個人的婚姻家庭情況、房地產、金融資產、公司股權、境外資產、個人是否移民等情況有完整的瞭解,才能達到徵稅公平。中國政府目前恰好對這類資產高淨值人士的情況缺乏瞭解,也不想瞭解,因為政府高官本身就屬於隱形超級富豪。

從已有經驗來看,這些超級富豪的避稅技巧與輕易程度遠高於薄有身家的普通人,他們可以設立離岸信託基金、可以將財產轉移到「稅收天堂」國家、可以把大批物業登記在境外的子女名下。中國目前一大批20多歲的超級富豪就是這樣誕生的。至於那些富比王侯的紅色家族成員,不少早已經有了外國公民身份,中國的所有稅收與他們都無多大關係。

可以說,遺產稅按照草案標準徵收,大富不受影響,小富及中產受影響最大。

*參與制度設計的智囊們缺少甚麼?*

從養老金與遺產稅方案設計來看,參與設計的智囊們缺乏的是學者本應有的社會良知與學術責任感。他們眼中只看到政府的財政飢渴,於是由政府提供大筆課題經費,幫助政府實現斂財夢想。這是中共這種資源吸附體制下的必然現象:政府控制一切資源,知識精英必須依附於體制上才能生活,想生活得更好就得投政府之所好。於是各種為政府謀劃掠民以奉上的草案、研究報導與建議紛紛出籠。民眾的承受能力則完全不在他們考量之內。

北京師範大學的專家們在《遺產稅制度及其對我國收入分配改革的啟示報告》中為政府指出了稅收增加的「光明前景」:「現代市場經濟國家遺產稅收入一般為稅收總額的1%-2%。如果按遺產稅收入達稅收總額的2%計算,2012年中國稅收收入超過10萬億元,此項即能收入2000億元。」至於中產家庭是否能夠承受,他們並不考慮。正如那些提出延遲退休金領取時間的清華大學教授一樣,他們並不考慮那些早在50-60歲間退休人士在65歲以前依靠甚麼度日。

民眾已經看到了遺產稅的前景,國內微博有條「#經濟解釋#」: 「一對小夫妻省吃儉用還剝削了兩邊爹娘畢生積蓄,背上了30年貸款,好不容易買了套房子;30年後貸款還清了…又30年後, 兩人前後歸西,房子由小孩繼承,房子市價數百萬,要交幾十萬遺產稅,小囡努力工作,存了8年終於攢夠了遺產稅,辦好手續繼承了爺娘個房子,2年後,房子 70年產權到期了。」

中國納稅人稅負之沉重居全球第二,至今既無納稅人應有的權利(無代表,不納稅),也無要求政府財政公開的權利,連要求公佈官員財產都會被抓捕。至今還未完結的征地拆遷是掠奪底層民眾(包括部份城市居民)的生存資源,不合理地開徵遺產稅則是掠奪中產階層。這條「剝天下人民以奉一黨」的生財之路,最終只會是條喪盡民心的死路。

評論
2013-10-04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