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波又一波衝天安門 三中全會期間近萬人被抓(組圖)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圖為遊客需安檢進入參觀。(知情者提供)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11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數萬訪民不懼怕當局層層維穩安保把守,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撒傳單、喊口號、拉橫幅、割腕自殺,一波接一波訪民控訴中共暴政下的民不聊生。三中全會首日,北京馬家樓和久敬莊人滿為患,據訪民估算,達到近萬人。

一波又一波訪民 衝擊天安門

經歷天安門汽車爆炸案後,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在內外交困下召開,北京安保全面升級,長安街沿途及天安門廣場一帶,武警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隨時盤查路人。

三中全會首日,來自各地的訪民到天安門、中南海等地喊冤,北京天安門分局更是忙翻。9日下午5點多,上海訪民陳永成(盲人)與吳士豪等人在天安門東撒傳單、喊口號。
[[1]]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知情者提供)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知情者提供)

[[9]]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知情者提供)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知情者提供)

[[3]]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知情者提供)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知情者提供)

[[5]]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知情者提供)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知情者提供)

[[8]]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知情者提供)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知情者提供)

吳士豪向大紀元記者說:「我是72歲的老頭,被中共迫害了一輩子,昨天在金水橋前,我撒了一百多份傳單,上面寫著的是我內心的憤怒,控訴當局的腐敗,我還高喊『打倒貪官污吏,反對法西斯迫害』,穿著便衣的警察圍過來包圍我,上來打我,圍觀的人很多,便衣在人群裡尋找我撒出的傳單,逼遊客交出來,還把我從地上強行拖到警車上。」

陳永成說:「上海有很多人去天安門,我撒了200份傳單,有七個警察上來包圍我,最後把我弄到天安門分局,然後搜身、搜包,送到久敬莊。」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知情者提供)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知情者提供)

據《六四天網》報導,昨天下午,成都雙流縣農民企業家李紅順利通過安檢,進入天安門廣場,她在現場目堵了訪民撒傳單的過程。

李紅對記者說:「天安門警察比平時多,我看到2波人撒傳單,第一批有20人左右,撒完傳單後,警察、安保馬上衝出來,把所有傳單迅速揀起來,包括遊客拿的都搶過來,把這些訪民弄到警車上。」

她說:「過了一小時後,又來了一批訪民,有的撒傳單,其中有一位女子拉了橫幅,很快就被警察收繳,同樣被弄到警車上拉走。」
[[12]]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圖為訪民撒傳單。(六四天網)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圖為訪民撒傳單。(六四天網)

[[13]]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六四天網)
中共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期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勇闖天安門、中南海等敏感重地喊冤,控訴中共暴政,民不聊生。(六四天網)

上海王再明先生表示,昨天上海有七個人去撒傳單,有好幾波,天安門分局人很多,塞得滿滿的,達到最高峰,幾乎都是去衝天安門喊冤被抓的。

據《權利運動》報導,9日早上7點多,抱著骨灰盒到天安門喊冤的湖南吉首訪民黃光玉在天安門割腕,被簡單包紮後送到馬家樓,由於血流不止,多次要求警察送醫救治,遭到拒絕,直到下午17點,由湖南省駐京辦人員接出後才被送醫,醫生檢查後表示,手腕以下功能無法恢復,恐將落下終身殘疾。

馬家樓和久敬莊人滿為患 達到近萬人

昨天被抓的訪民,一車又一車被拉到馬家樓和久敬莊,由於人數太多,沒有按照以往的程序登記,除當地政府有人接外,其他的直接放人。

吳士豪說:「馬家樓和久敬莊都人滿為患,車子進不去,最後沒法關人,不得不把門打開,讓訪民自己出去。一車車拉進去,最後讓訪民自己隨便出去,連程序都不做了。」

他表示,去年中共18大及今年兩會,當地政府把他非法關押到醫院的病房裡,外人接觸不到的地方,派流氓打他。他到各部門去控告,都不受理。他說:「我這麼大歲數,一次次被打,有一次打完送醫院搶救,最後接回上海被丟到海邊。它們多麼暴虐和邪惡!我內心很憤怒。」

昨天王再明在北京金水橋被查身份證,最後被送到馬家樓。他說:「那裏人山人海,有近萬人,我4點左右被送進馬家樓,就馬上叫我離開。當晚7點進去的車子,排隊要排到晚上11點才登記。人都蹲不下,都在排隊,一車車拉人進來。」

中南海郵局「被癱瘓」

三中全會首日,由於京西賓館戒備森嚴,很多訪民被迫到中南海郵局,將自己的冤情材料以郵寄方式寄給習近平、李克強等中共高層。由於人太多,該郵局門前大排長龍。

上海訪民尹慧敏表示,大家想寄信給高層反映情況。9日早上9點多,郵局有很多人聚集在那裏,郵局大門緊閉著。因為裡面的人太多,郵局讓其他人在外面等待。一直等到早上11點,她才能進去,但裡面的人還是很多。
[[16]]

三中全會首日,訪民到中南海郵局寄信給習近平、李克強等中共高層,反映自己的冤情。(權利運動)
三中全會首日,訪民到中南海郵局寄信給習近平、李克強等中共高層,反映自己的冤情。(權利運動)

(責任編輯:姜斌)

評論
2013-11-10 9: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