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廣東湛江拒還18億債務 「官賴」氾濫 違約曝光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1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報導)近日,廣東省湛江市中級法院通報,當地黨政機關拒不執行法院已生效判決,累積債務金額超過18.5億元。這些「官賴」欠債多年不還,責任人卻安然無恙,超標樓堂館所、豪車等照常享受及升官發財。專家認為,地方政府債務巨大而無法償還,也不想償還,湛江的「官賴」是全中國的縮影,大面積違約即將開始和曝光。如果在美國,這樣的地方政府就必須宣佈破產。

廣東湛江黨政機關拒還欠債逾18.5億元

中共黨媒日前報導,廣東省湛江市中級法院對外通報,湛江市各級黨政機關仍有764件負債案件未執行到位,累積欠債超過18.5億元。從去年3月起,各地法院就在全國範圍內開展對黨政機關執行法院生效判決的專項積案清理工作,清理黨政機關拖欠債務的歷史舊賬。

蓋樓買車成為「官賒」重災區

通過查閱相關案件的公開判決發現,除市政設施建設外,湛江黨政機關賒賬的「大頭」緣起於興建樓堂館所。

例如,位於湛江市體育南路的湛江市司法局辦公大樓,1999年立項建設。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認定,大樓造價1900多萬元,尚欠工程款291萬多元及利息。記者從被拖欠的施工代表饒乃江提供的照片上看到,按設計,辦公大樓帶有天台花園、卡拉ok房、大舞台等休閒娛樂設施,廳內有羅馬柱,門口前矗立華表,一副高檔奢華派頭。因工程款拖欠等原因,項目「爛尾」。2011年,財政追加投資建成使用。

此外,黨政機關賒賬的另一大原由是公車消費。如湛江市霞山區民政局下屬企業向霞山區救災扶貧互助儲金會借款215萬元購買豪華大客車,至今仍欠100多萬元的本金和利息。湛江市東海島經濟開發區管委會與東海加油站簽訂協議,在該加油站購油,累計拖欠油費38萬多元。

政府債台高築,「官賴」各出損招

報導說,湛江市這些生效判決的欠賬,最長的已經欠了20多年,有些債權單位已經解散,有的債權人從黑髮等到了白頭。「官賴」的手段,並不「高明」:

一是「新官不理舊賬」。不少黨政機關主要領導頻繁換人,繼任者拿出「新官不理舊賬」作擋箭牌。當一份生效判決書遞到霞山區民政局陳姓副局長面前時,陳副局長大大方方地表示不知情。債權人霞山區救災扶貧互助儲金會早已解散,基金會接管中心大門緊閉。一名民政局幹部反問:過去這麼久了,這錢還用還嗎?

二是「躲貓貓」。法院工作人員說,許多黨政機關實屬惡意賴賬。有的單位把財政資金轉移到專項資金賬戶上,以「專款專用」為名,造成「無可執行財產」假象,規避執行。有的欠款只是兩千元這樣的小數目,被告機關就是拒不執行,一拖就是十幾二十年。

地方政府債務天量無法償還 湛江「官賴」是全中國縮影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接受記者採訪表示,「廣東湛江地方黨政機關拒不執行法庭判決,累計債務拖欠超過18億元,除了凸顯中國的法律形同虛設、社會運作沒有章法之外,還揭示了中國經濟更深層、更嚴重的問題。那就是中國地方政府債務的問題已經累計到了天量的、難以償還的地步,地方政府已經不顧亡黨亡國的可能,徑直違約、拖欠不還。

「廣東經濟向來是走在全中國的前列,湛江的這一現象相信是全中國的縮影,類似的『官賴』、拖欠、違約現象會越來越嚴重,越來越普及,會給中國金融體系造成極大的衝擊。」

民眾頭髮等白了 政府就是不還

大陸媒體報導說,被湛江市下轄吳川市振文鎮政府拖欠了120多萬元工程款的肖先生說:「贏了官司照樣拿不到錢!欠了十幾個工人的工資,家裏全靠別人接濟。這十幾年討債,把我整個人的精神都拖垮了。」

湛江市下轄雷州市市民饒先生,當年給政府建辦公樓時四十壯年,如今已經頭髮花白,到了退休年齡,仍然在不斷上訴、申訴,希望司法機關主持公道。

湛江市此番專項清理行動,設定了最後期限:2013年12月31日。18.5億元不是個小數目,倉促之間,錢從何來?

賒賬「官賴」 缺乏問責機制

黨政機關之所以敢於賒賬超標建樓、豪華消費、一賴到底,報導認為,一是「官賒」亂花錢沒有問責,花了白花;二是法院奈何不了「官賴」,賴了白賴;三是萬不得已,最終總有財政兜底買單,白欠誰不欠?

近日,中共最高法院出台相關規定,要求曝光失信被執行人「黑名單」。廣東省高級法院也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對失信被執行人限制貸款、高消費、出入境,乃至行政審批,擠壓「老賴」的生存空間。

然而,由於缺乏問責、懲戒,主持「官賒」的官員該陞遷的陞遷、該退休的退休。繼任官員不僅不理舊賬,有的反而效仿、攀比,繼續大膽賒賬,導致「官賴」雪球越滾越大。

大面積違約開始 中共中央進退兩難

近期美國的底特律市申請破產,但還在尋求融資解困。謝田教授表示,中國的成百上千個「底特律」反倒有可能先一步破產,拖垮中國經濟。「因為中國地方政府的債務負擔更嚴重、債台高築的現象更普遍,而財經的風險監控則付諸闕如,一旦破產風潮蔓延,中共除了繼續大印鈔票,其實沒有甚麼解藥。但印鈔、加速通脹,則是另一劑自殺的毒藥。」

謝田認為,地方政府開始拖欠,拒絕償債,其實就是大面積違約的開始。這預示著中國經濟的危機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金融局勢非常危險。

「中央政府目前處在一個兩難的境地中,如果對廣東地方政府嚴加懲治,必然觸動共產黨貪官的利益,會引起黨官們的劇烈反彈,加速中共內部分裂的速度;如果中央政府置之不理,其它省份、城市會群起效仿,造成地方政府破產大面積蔓延。中共實在是進退兩難、進退維谷,看來這次是死定了。」

(責任編輯:童宇)

評論
2013-11-24 3: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