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是十歲小囚徒 昌平女孩救母再遭綁架

——七口之家僅剩兩人的悲慘故事

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村陳運川、王連榮夫婦全家7口人,因修煉法輪功,5人被迫害致死。(明慧網)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11月29日訊】北京市昌平區女孩李穎曾是十歲小「囚徒」,遭過洗腦、「熬鷹」的折磨;她曾是「養老院」裡的唯一兒童,不是被「養」,而是被監控,沒有自由;她曾有六位親人,其中五人被中共迫害致死,唯一的親人媽媽陳淑蘭又被中共迫害致癱……日前李穎為了營救母親也被中共綁架,非法關押在朝陽區看守所。

修煉法輪大法 全家人其樂融融

河北省張家口市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村有一個普通的善良人家,陳運川、王連榮夫婦倆和長女陳淑蘭、兩個孿生的兒子陳愛忠、陳愛立和小女兒陳洪平,過著平凡的日子。

陳運川在十歲左右時,一生敬佛的父親在離世時告訴他:「將來會有佛祖來傳大法,你等五十年,到時候,一定不能錯過啊!」

一九九七年七月,陳運川老人開始修煉一種基於真善忍原則的上乘性命雙修功法——法輪大法,修煉後多年的腰腿痛不治而癒。陳運川對兒女們說這就是祖父當年所說的大法。隨後陳家兒女也相繼修煉了大法;一九九九年老伴王連榮也開始修煉,幾個月後三十多年的關節炎、咳喘病奇蹟般的消失。就連六歲的外孫女小李穎,常年吃藥的藥簍子,無法上幼兒園,一九九八年學大法後身體也好了。從此一家人其樂融融。

一九九九年,陳運川家裏經營著果園,正忙活著要給兩個兒子娶媳婦。然而中共這時開始了對法輪大法的血腥鎮壓,一下攪亂了這家人的生活。

遭中共迫害 痛失五親人

自中共江氏集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殘酷迫害法輪功以來,深感法輪功被冤枉的陳運川一家人抱著讓國家領導人瞭解真相的願望,多次和平上訪,但卻遭到了中共警察的騷擾、抓捕、酷刑毒打、罰款、跟蹤、監控、6口之家竟有五人被迫害致死。

李穎的大舅陳愛忠於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二日被關到河北省唐山第一勞教所,八天後即被殺害,年僅三十三歲。

小姨陳洪平被懷來縣東花園派出所非法抓捕毒打,雙腿被打斷,後在河北高陽勞教所遭受一年半的折磨,回家時大腦癡呆,認不得父母。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在家去世,年僅三十二歲。

小舅陳愛立遭迫害,冀東監獄警察用開水燙腦袋,經常遭受毒打,身體已被摧殘得奄奄一息時,才放回家。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五日含冤離世。年僅三十六歲。

姥姥王連榮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上午十一時,在異地他鄉,停止了微弱的呼吸、含冤離世。時年六十五歲。

姥爺陳運川常年被中共跟蹤,在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下午六點多,在110國道(位於懷來縣狼山鄉三營村的地方)被不明車輛軋死,肇事者逃逸,案件充滿疑團。

唯一活下來的陳淑蘭,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六個月,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迫害。二零一零年五月底回家後,仍然一直被中共人員監控。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再次遭到綁架,再被非法判刑四年。

母親第一次被非法判刑之時,才十歲的李穎就遭到成年人都無法想像的洗腦、「轉化」、威脅、恐嚇、剝奪人身自由等迫害。同母親團聚僅兩年的時間,母親再次被捕,李穎為營救母親也被非法抓捕。

十歲小囚犯

李穎六歲時,因身體不好,還無法上幼兒園,小小年紀就是常年吃藥的藥簍子。一九九八年學大法後,她跟隨親人們煉功,所有疾病不翼而飛,身體好了。所以李穎自小就感激法輪大法。

一九九九年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大法修煉後,陳家老少到北京和平上訪,證實大法的美好,遭到非人的酷刑、關押、洗腦迫害,小李穎也被關入懷柔看守所。

陳淑蘭於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遭綁架後,被無理判刑七年六個月,被關押在北京大興女子監獄迫害。陳淑蘭被綁架後,北京昌平警察對幼小的李穎也不放過,對她進行洗腦、熬鷹、剝奪自由等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上午,正在昌平城北中心六街小學上第三節課的李穎,被「六一零辦公室」(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凌駕於中國憲法、法律、司法系統之上的特別黨務機構、特權機構、秘密組織。)及國保警察劫持到北京昌平朝鳳庵的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

當晚,警察們輪流對李穎灌輸誣蔑法輪功的東西,並威脅說:不「轉化」就不讓上學。他們逼迫李穎看誣蔑法輪大法的造假錄像,逼迫寫與法輪大法的「決裂書」,李穎不寫,他們自己寫了一個逼李穎抄寫,不抄就不讓睡覺。八天後,為了能去上學,小李穎被迫簽了字。但警察們並沒有放過她,仍然把她留在朝鳳庵的洗腦班住,每天由校車接送上、下學,沒有任何人身自由。

大約有三個星期左右,李穎向他們提出來要去小飯桌住,(註:為那些父母工作忙而臨時代管孩子的營利場所),因為她媽媽被綁架的前一天幫她辦了一個私人的全托小飯桌,管吃、管住。因家人都被綁架,她已無處可去。

就在離開洗腦班的前一天晚上,一對男女再次把李穎關到一間屋子裡,逼她再做出不煉法輪功的口頭保證,直到後半夜李穎困得實在堅持不住違心地做出「口頭保證」,才被釋放。

「養老院」裡的兒童

大概三個多月,二零零三年一月九日下午,「六一零」人員在沒經過李穎同意就把她強行送到「昌平養老院」。養老院在一個山底下,地處偏僻,李穎每天步行上學,冬天放學回來時已經天黑,但路上沒有一個路燈,同時人煙稀少。從昌平城北中心六街小學到養老院,大概有2.5~3公里的路程,每天小李穎都要往返四次。

李穎多次向養老院副院長凌國軍及「六一零」副主任康麗反應說自己害怕,想騎自行車或坐公交車上、下學,但都不被理會。李穎只能每天提心吊膽地走在那個恐怖的路上。

李穎在養老院裡過了三個大年,和一群沒有共同語言的老人在一起。養老院裡就李穎一個小孩兒,兩年多沒有人來看過她。李穎好像被這個世界拋棄了一樣。有時放學晚了,飯涼了,李穎就得涼著吃,沒人給熱。飯不夠吃時,就得餓著;菜不夠吃,就用水泡飯,在這裡沒有人知道小李穎心裏的苦楚,也沒有人在乎她的想法。

不僅如此,李穎在「養老院」裡沒有任何人身自由,行動被「六一零辦公室」管住,李穎要求去姥姥家的要求也被拒絕。生活方面是由副院長來管,出門必須由他同意。

後來小李穎經輾轉離開了「養老院」,但北京昌平「六一零辦公室」限小李穎在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五日前必需返回「養老院」。因為不想再回到養老院,小李穎被迫輟學,從此開始了流離失所的日子。據知情人說,小李穎大部份時間是自己照料自己的生活,曾做過飯店服務員、保姆,遇到突發情況時,曾在北京四月的寒夜獨自一人在戶外過夜。

才團圓又被拆散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是李穎的媽媽陳淑蘭出獄的日子,但陳淑蘭被劫持到北京昌平洗腦班繼續迫害,李穎得知後幾次到那裏要求見媽媽,可直到在洗腦班迫害陳淑蘭達七十多天後,母女才得以相見。

陳淑蘭於二零一零年五月底回家後,仍然一直被中共人員監控。經歷各種魔難,母女倆人僅相處兩年多,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陳淑蘭發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資料時再次被昌平松園派出所綁架,并於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八月一日兩次非法開庭,判刑四年。

八月二日昌平法院對陳淑蘭宣判完畢後,昌平法院法警將陳淑蘭押上警車回昌平看守所。雙手被反銬的陳淑蘭疑因法警故意高速行駛後猛踩剎車,導致重度傷殘。在醫院經檢查陳淑蘭胸、腰椎多處壓縮性骨折,當日下午即被送到北京公安醫院,但並未得到有效治療,生活不能自理,無人照顧,至今已經臥床九十天。即使這樣,第二看守所還以各種理由拒絕律師會見其母親,李穎和律師向北京市公安局多個主管部門及市政府投訴控告,才得以解決會見。

營救母親遭綁架

八月十九日,律師歷經周折見到被平車推出來的陳淑蘭,當時她已經六天沒大便,除吃飯時間沒法正常喝到水,多天沒洗臉、沒刷牙,沒有人護理,沒有有效治療措施,只是躺著,每天只吃一片鈣片……

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北京市第二看守所約談李穎,說關於會見母親陳淑蘭的事宜。會談時,北京市第二看守所做筆錄,由一石姓「領導」介紹陳淑蘭的情況,並詢問李穎家裏情況。李穎告知母親一家六口人被迫害致死五人,母親是自己世上唯一的親人。這個石某人卻說李穎向他們宣傳法輪功並報警。

朝陽區豆各莊派出所將李穎帶走「調查」。在派出所內,由北京市公安局預審徐勇及該所值班的副所長馬某問訊,後以「×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將李穎劫持到朝陽區看守所非法關押。據分析,這是北京市第二看守所因律師得以會見陳淑蘭,而故意陷害李穎,進行打擊報復之舉。

十一月六日,黎雄兵與董前勇兩位律師辦理會見李穎時,朝陽區看守所以各種理由阻撓會見,兩位律師並被警察約談話施壓。

七口之家只剩兩口人,這個在苦難中長大的孩子,從精神到肉體造成的傷害是難以用語言表述的。李穎全家的慘案被聯合國人權專員列為典型申訴案例。陳運川一家的遭遇,是中國大陸千百萬法輪功修煉者十四年來遭中共迫害的一個縮影,是中共容不下善良人的真實寫照。

(責任編輯:謝正華)

評論
2013-11-29 9: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