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抗日拒共 八桂勇士忠烈千秋

抗戰期間,1,200萬人口的廣西出兵100萬,人數在全中國排第二,按人口比例排第一。45萬八桂將士犧牲在全國各個抗日戰場和緬甸戰場。圖為抗戰期間的白崇禧桂軍。(網絡圖片)

人氣: 16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12月02日訊】三大戰役 中共從內部瓦解了國軍

國共兩黨的歷史上都詳細地記載了國共內戰中的三大戰役,即遼沈戰役、淮海戰役(又稱徐蚌會戰)和平津戰役。遼沈戰役中的東北剿總司令官衛立煌,在接受蔣介石的任命之前先與中共中央商量自己是否應該赴任,未開戰已經通敵在先;他雖未直接聲明投共,但是多次故意耽誤戰機,致使國軍大敗虧輸。平津戰役中中共更是兵不血刃,軟硬兼施逼和了華北剿總司令官傅作義,不費一槍一彈就佔領了北平古城。淮海戰役中先有隱藏在國軍內部的中共黨員何基灃和張克俠率第59軍全部,第77軍大部共兩萬多人在賈汪、台兒莊地區臨陣倒戈,後有時任黃維第12兵團110師中共地下黨委書記的廖運周在雙堆集率五千多人陣前投共。

因此,所謂的三大戰役都是中共從內部瓦解了國軍的戰鬥力,雖然經常言稱消滅了國民黨的800萬軍隊,但是其中虛假的成份很大,直至蔣介石和國軍退守台灣,共軍並沒有真正打過一場像樣的硬仗。此後雖有1949年湖南青樹坪戰役大捷和金門古寧頭戰役大捷,但是由於雙方投入的兵力規模有限,時間很短,雖給共軍造成了很大的傷亡,卻難以將其列為大戰役。

1937年,參加淞滬會戰的桂系鋼軍。(網絡圖片)
1937年,參加淞滬會戰的桂系鋼軍。(網絡圖片)

50年代初 廣西境內的大規模「反共救國」戰役

1949年中共竊國後,出動100多萬兵力,其中包括林彪共軍10個久經戰陣的精銳主力師,圍剿堅持抵抗的白崇禧桂軍三年,圍殲廣西「反共救國軍」官兵51萬2917人,這個數字幾乎相當於淮海(徐蚌)戰役60萬共軍圍殲55萬國軍精銳。(網絡視頻截圖)
1949年中共竊國後,出動100多萬兵力,其中包括林彪共軍10個久經戰陣的精銳主力師,圍剿堅持抵抗的白崇禧桂軍三年,圍殲廣西「反共救國軍」官兵51萬2917人,這個數字幾乎相當於淮海(徐蚌)戰役60萬共軍圍殲55萬國軍精銳。(網絡視頻截圖)

然而,1949年底林彪共軍佔領廣西,國軍退守台灣後,至1952年,在廣西境內確實發生了一場耗時日久、兵力龐大的超大型戰役。它堪稱國共內戰中的「第四大戰役」,只不過中共將其污蔑為「大規模剿匪作戰」,其詳情內幕至今鮮為人知。

1950年9月,廣西102個縣,就有97個縣的民眾公開反抗中共暴政,林彪四野李天祐共軍圍剿桂軍進展遲緩,毛澤東震怒,派遣葉劍英、陶鑄赴廣西,命令共軍大將張雲逸、李天祐在國軍叛賊陳明仁的協助下,嚴剿桂軍,陶鑄(右)特別強調「鎮壓必須嚴厲」。
1950年9月,廣西102個縣,就有97個縣的民眾公開反抗中共暴政,林彪四野李天祐共軍圍剿桂軍進展遲緩,毛澤東震怒,派遣葉劍英、陶鑄赴廣西,命令共軍大將張雲逸、李天祐在國軍叛賊陳明仁的協助下,嚴剿桂軍,陶鑄(右)特別強調「鎮壓必須嚴厲」。

根據當時共軍廣西軍區司令部的「剿匪戰報」統計資料,「解放軍」出動正規作戰部隊兩個兵團、四個軍、十七個師,其中10個師為久經戰陣的林彪共軍精銳主力師,加上地方部隊和武裝民兵,投入「剿匪」總兵力超過100萬人。「剿匪」歷時三年之久,共殲滅廣西境內的「土匪」(實為「反共救國」勇士)51,2917人。

這個數字說明,中共竊國後,廣西桂軍的大規模「反共救國」作戰時間之長,相當於1949年前大陸國共內戰時間的總和,殲滅的「土匪」總人數,幾乎相當於決定中國命運的淮海戰役中60萬解放軍殲滅的國民黨正規軍的總人數(55萬人)。

在中共政權成立之後的三年,儘管國民黨早已退出大陸,可是在廣西確實又經歷了另一大戰役。姑且不論「解放軍」自身的傷亡如何,51萬人就占廣西總人口的三十分之一,也就是說,這51萬廣西人在國民黨丟失大陸之後仍然拒不投降,使用絕對劣勢的裝備即使是以卵擊石也與中共戰鬥至最後一息。

在當年國民黨兵敗如山倒的大環境之下,包括許多國民黨高級將領在內的屈膝投降者不計其數。國內的各大城市除太原等地堅守到巷戰城破、主帥自殺之外,大多數守軍守將都是望風而降。儘管此後投共者大都受到凌辱或被殺,但是拒不投共的人顯然只有死路一條。

國共內戰史上 最值得謳歌的一章

白崇禧將軍撤離大陸前的部署和在台灣的遙控指揮之下,51萬廣西壯士捨身抗敵,拒不投共,這不能不說是國共內戰史上最值得謳歌的一章。

也許有人認為他們的死沒有實際意義,然而投降而求生確實是一種人格的屈辱。自古正邪不兩立,古代的仁人志士都把屈膝降敵視為奇恥大辱,諸葛亮在江東舌戰群儒時,為激怒孫權與曹操對決,就曾說過「若其不能(與曹操抗衡),何不從眾謀士之論,按兵束甲,北面而事之?」當孫權反問劉備為什麼不投降時,諸葛亮回答說:「昔田橫,齊之壯士耳,猶守義不辱。況劉豫州王室之胄,英才蓋世,眾士仰慕。事之不濟,此乃天也。又安能屈處人下乎!」孫權聽了此言之後,不覺勃然變色,拂衣而起,退入後堂。由此可見忠孝節義在古人的心目中佔有重要的位置,即使面臨強敵也能堅守心中做人的準則,那才是真正的忠勇之士。

漢高祖劉邦消滅群雄、統一天下之後,田橫不因齊國的滅亡而屈膝,率五百人仍困守在山東海島上。漢高祖聽說田橫很得人心,擔心日後為患,便下詔令說:如果田橫來投降,便可封王或封侯;如果不來,便派兵去把島上的人通通消滅掉。田橫為了保存島上五百人的生命,便帶了兩個部下離開,向漢高祖的京城進發。但到了離京城三十里的地方,田橫便自刎而死,遺囑同行的兩個部下拿他的頭去見漢高祖,表示自己不接受投降的屈辱。劉邦見到田橫的首級之後,流下了眼淚,他說:「田橫自布衣起兵,兄弟三人相繼為王,都是大賢啊!」隨後派了二千兵卒,以諸侯的規格厚葬了田橫,又拜田橫從客二人為都尉。不想兩個從客將田橫墓側鑿開,自刎在墓裡。劉邦聞之大驚,十分感慨,並由此認定田橫的門客都是不可多得的賢士,便再派使者前去招撫留居海島的五百人。五百壯士從漢使那裡得知田橫的死訊,也都相繼「蹈海」自殺了。這個海島後來就叫作田橫島。大史學家司馬遷感慨的寫道:「田橫之高節,賓客慕義而從橫死,豈非至賢!」

由此可見,古代的忠臣義士都把氣節、操守、道義看的很重,將忠孝節義視為自己做人的準則,甚至寧可犧牲自己的性命也不願失節棄義。青史上也從來不以成敗論英雄。


2012年,釣魚島事件引發全球關注,大陸民眾驚呼:「抗戰還得靠國軍!」他們紛紛轉發白崇禧桂軍一支學生軍在1939年桂南會戰全體壯烈殉國前,刻在竹筒上的遺言:「終有一天,將我們的青天白日旗飄揚在富士山頭!」 此竹筒被侵華日軍帶回日本供奉55年,後來轉交給台灣,後人始知桂軍英雄事跡(網絡圖片)

岳飛精忠報國,面對奸臣的冤殺也不放棄對朝廷的忠誠;關羽城破被圍,面對威逼利誘,心如鐵石也不肯背主;即使在敗走麥城之際,仍能正義凜然的對前來勸降的東吳使臣諸葛瑾說:「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竹可焚而不可毀其節,安肯背義投敵國乎?城若破,有死而已。」

在歷史的長流上不泛悲劇人物,例如:岳飛、文天祥和于謙等人,雖同樣都以悲劇收場,但正是這些人物將忠義撒播雲天,為民族添光,為歷史增采。51萬八桂勇士在強敵面前寧死不降,理應在史書上留下他們生命的軌跡!

最令日軍膽寒的桂林保衛戰

1944年,面對絕對優勢的強大日軍,劣势装备的桂林守軍外無援兵,內無補充,孤軍奮戰,無一人投降,全部血戰到底,此戰被稱為「最令日軍膽寒的戰役」。图为战火中的桂林城。(網絡圖片)
1944年,面對絕對優勢的強大日軍,劣势装备的桂林守軍外無援兵,內無補充,孤軍奮戰,無一人投降,全部血戰到底,此戰被稱為「最令日軍膽寒的戰役」。图为战火中的桂林城。(網絡圖片)

據一個參加過侵華戰爭的日本老兵回憶,十四年中日戰爭中真正令日軍膽寒,但卻被中國人遺忘的戰役是慘烈的1944年的桂林保衛戰。

桂林守軍1萬9千人之中,1萬2千人戰死(其中一半被毒氣毒死)。日軍在後來遞交給其大本營的戰報中說:「皇軍在桂林一役中陣亡1萬3千9百餘人,傷1萬9千1百餘人,失蹤300餘人,其中陣亡9名大佐級別的聯隊長、31名中佐級別的大隊長,近100名中隊長和小隊長,漓江之水為敵我兩軍之血染之為赤,此役是我們一生中所經歷到的最慘烈的戰役,並非在於規模,而在於敵軍之勇猛。」

桂林守軍中有不少地方民團,其中還有許多滿頭白髮的老人,然而守軍沒有一名士兵在「清醒」的時候向日軍投降(後來被俘虜的人全部是被毒氣所熏昏迷不醒的人),即使在彈盡糧絕、身受重傷的情況下仍然抵抗至死,充分展現了八桂勇士寧死不屈、捨身報國的壯烈忠心。


(視頻: 白崇禧鐵血桂軍 英雄黎明 衛我中華

(作者:李淨明 來源: 看中國 )

(責任編輯:李明)

更多:西安事变的真相和张学良的真面目

 

評論
2013-12-05 4: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