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修煉傳神奇

沉痾得癒驚四方 科學啞口4

作者:黑龍江法輪功學員 馬忠波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號在黑龍江省醫院檢查股骨頭壞死的診斷。兩次拍片的結果都寫著「雙側股骨頭壞死」,但是煉法輪功後人是個健康的人了。(圖:明慧網)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六、再顯神跡乳房再生

一位不認識的同修第二天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你收拾收拾東西我去接你出來住幾天。到了同修那裏我想一下就躺倒在床上,轉念又一想同修不是把我當病人接出來的,是把我當修煉人接出來的。我必須像個修煉人的樣兒,我就在那靠著。可是我右側那個爛掉的乳房的大洞都外露著,只能穿個半截的背心,我感到很不好意思。那位阿姨問我:你看書嗎?我說看,我接過大法書翻看了幾頁。第二天是個沒有電的晚上,她又問我:你煉功嗎?我就嚇一跳,我真的嚇一跳,就我這樣還能煉功?

我站那都直哆嗦,而且我乳房這個大窟窿,胳膊、腋下等處都是腫著的包塊,不動疼的還掉眼淚呢。

你說這煉功能不能抻壞,疼的不敢動還敢不敢抻?我又想我在勞教所裏天天被逼著放棄信仰,那麼打,都沒咋樣,生死早都放下了,再說了煉功只會對身體有益,只能調整身體,還怕煉功抻壞?我這不是懷疑大法不相信大法嗎?師父的法身就在身邊,還不知道你身體這麼嚴重?肯定知道。確定這兩點之後我就堅定了正念:煉!

第一套功法不就是通過抻去疏通百脈調整機體嗎!我就使足了力氣我就煉我就抻!一個無法站立沒有一絲力氣的人,一次性的煉全了四套動功,一進入狀態的時候就感覺身體就像在迅速接通了電源一樣,我就是一個承載強大能量的人,我就一直在充電中,在佛法能量的加持中,分子細胞在快速的改變著。我真真切切、如臨仙境般的感受到了甚麼是「身神合一」。

那時的我完全溶入了法中。大法在撫慰著我,沒有痛苦,沒有憂傷。那一瞬間的正念超出了人,超出了這個肉身,超出了自己的生命。我的命不在了我的正念都在。心中就是一個「信」字。四套功法下來我整個的變了一個人,真實的我回來了,感覺原來一直和我心性抗衡的魔難一下子落到底了,我心想你再也不能讓我疼的無可奈何了。我渾身輕鬆有勁,身上所有的疼和腫都消失了,本來紅腫的乳房一下子就不紅不腫了。我當時就大聲說:「我好了,我不疼了。」

我似乎聽到師父在另外空間裏說:這才是我的弟子,我看你們誰再敢動她一下試試。那位陪著我的老年同修一看我身上的紅腫全下去了,皮膚的顏色也都正常了,激動不已的叫著:「老頭子快來看看,這孩子好了!」

我一聽她說,我就蹭蹭蹭的跑過去了。那個大姨父一看我能走了,而且說話也有勁了,乳房的腫也消了,和剛才的我簡直判若兩人,就特別激動的大聲說:原來都聽說煉功人沒病,我一看攙進來一個,這不都要死了嗎?你要死我這,你家人來找我要人我怎麼辦哪,我正在這上火呢。大姨父看我好了,說出了心裏話,他豎著大拇指激動的一邊跳高一邊轉圈,說話聲嗷嗷響:你們在那屋煉功,我在這屋唉聲嘆氣的,你們沒聽見?我真的是嚇壞了。這麼一會你就好了,這法輪功也太神奇了,這要不是我親眼看見,說死我也不信哪!

當天晚上,大姨看了看擔心的說,哎呀媽呀,這麼大個窟窿封口了,你說這膿給圈在裏邊不還得爛嗎?其實她不知道這裏外一起長呢,裏面新長的肉把爛皮頂出來了。已經爛空的乳房,重新長出新的肌肉,開始往回包邊,裏頭的肉有厚度了,三天就封口了,那些已成死肉的表皮開始潰爛、結痂、脫皮。

三天一個完整的乳房再生出來了,這是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的。我太幸運也太慶幸,不是慶幸我擁有了一個健康的體魄,而是慶幸我擁有了一部宇宙大法,師父不僅僅給我再生了一個乳房,準確的說是師父給我再生了一個金剛不壞之體,一個無漏的生命!我要回家了,我知道我有很多事情要做,阿姨他們不讓,怕邪惡抓我,再有就是接我的阿姨不在,我們等她。

在剛去大姨那的第二天,還有一件神奇的事。阿姨家有個二十歲的孫女很奇特的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我們的住處離喧囂的鬧市區很遠,七十歲的老阿姨每天三頓飯,每頓飯好幾個菜侍候著,剩下擦桌子洗碗,疊被鋪被,掃地收拾屋子這些活不能再讓阿姨來做,我還怎麼忍心再讓人家侍候著,可這個孩子來後,我走一步她跟一步,也不吱聲。我坐這兒,她就坐那兒;我看書她就看報,我起身走她就跟著,你要鋪被她說我來;我要疊被她說不用你。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跟著我,所有的活都是這個孩子幹。孩子在那呆著,一直照顧我,就是不吱聲,等我好了,她也要走了,臨走的前一天晚上她跟我嘮了一宿。她說以前我不相信煉功人有迫害呀甚麼的,這幾天我天天聽你說,看著你的身體被禍害這個樣子,又看到這神奇的復原,我相信了這是千真萬確的,他們太不是人了,我做夢都沒想到他們那麼壞,你把你在勞教所那些警察怎麼打你的事情寫出來,讓所有的人都看到……後來我才明白,師尊真是為弟子考慮的無微不至,特意安排那孩子去照顧我的。

第二天接我的阿姨回來了,我說我必須回家,我要邁出這一步,就是去面對這個世界和所有的人,我們做弟子的要證實這個法。我在阿姨家大約呆了十八、九天,回到阿城自己的家,正巧公公在我家過六十六大壽,頭天準備好了東西,第二天是正日子,我家裏人有百來人,婆婆還沒到呢,就有人告訴她:你兒媳婦回來了,又長出一個新的乳房。婆婆說:不可能!誰說我也不信,她啥樣我還不知道哇?我說過她都挺不過二十天去,除非我親眼見到。有的人還說:那麼重,說不上死哪了呢。婆婆進屋一下就掀開我的衣服看,她驚呆了,圍觀的人也都驚呆了,大窟窿不見了?真長出來一個乳房?!婆婆看到眼前鐵一般的事實後連說大法太神奇了。

我又一次成了人們議論的中心:「那個癌症呢?換了個乳房那個癌也換掉了?」「她沒準上醫院治去了呢,沒準是治好的呢。」「不可能,她一共才出去二十來天,甚麼醫院治的這麼快呀?」那會兒我走後,公公和婆婆說兒媳這次要是再好了,那真就是法輪功太神奇了,我的腿也真是法輪功幫我了。不過小波不可能了,那麼重還好啥了,說不定這二十來天早死了。這回見我回來了,公公說:「這回你又好了!法輪功太神奇了!」後來公公一看見電視給大法造謠,他就不讓婆婆看並且大罵邪黨騙人。鄰居大姐激動的說:「我真的相信了!人都那樣了,快不行了,就是上醫院用最好的藥也不見得能好。煉法輪功真能煉好,而且好的這麼快!這回我服了!法輪功就是好!」
在場的所有人都服了,知道這件事的人再看電視造謠的那一套都非常氣憤,都說共產黨就會撒謊,專迫害好人。一個同修問我:你諮詢過醫生嗎?世界上有過這樣的先例嗎?我回答說:絕無僅有,只此一例。

當我問那位鼓勵我把乳腺癌煉好的朋友:你看我是不是煉好了?你不說全屯人都煉法輪功嗎?她大聲說:誰敢不信也不行。在那幾年邪惡迫害最嚴重時,她不斷的跟別人講大法真相,講她所見到的事實,有時和別人爭得面紅耳赤。她甚至跟公安局派出所的人都說:你們不服行嗎?這是我親眼見的。

二零零六年我意外的懷了二胎,二零零七年三月在磚廠幹活呢,感覺要生孩子,到醫院一檢查是難產,醫生把我扶上手術台要做手術,剛給我扎針,我一下子清醒了,在心裏想求師父,常人剖腹產是正常的,但我是修煉人,咋還剖腹產呢?我就這樣一想,奇蹟就出現了,醫生一檢查,馬上大喊,快抬下手術台,上產床,那醫生還自言自語的說:「不對呀,剛才明明檢查不能生,這是怎麼回事呢?」我趁機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求師父了。醫生一聽,馬上笑著說,你說你倒是早求哇。我說我都疼忘了。醫生和護士全都樂了。我這個難產孕婦順利的生下了一個健康的女兒。孩子生下來兩三天的時候,這個新長出來的乳房裏有乳汁在暗暗的填充湧動著,但是孩子的嘴把乳頭都裹出泡裹出血來了就是不出奶。一個鄰居朋友知道了就特意告訴我,上藥店買六六通就能下奶了,挺好使的。這句話真是提醒了我,關鍵時刻就忘記自己是幹啥的。修大法百脈通,不比那六六通強?!我在生死邊緣煉功都煉好了,這哪有那個重啊。煉!那個乳房已經有了很硬的包塊連著脖子都疼了,我啥也沒管,下地就煉了四套功法,煉完功給孩子吃奶奶汁就湧了出來,這個新生的乳房正常分泌奶水了。

七、實證科學被撞擊

1、哈爾濱北方骨股頭壞死研究所
一九九九年二月六日我第一次去哈爾濱北方骨股頭壞死研究所,也是最後一次在醫院檢查確診,見到的就是所長,他是一個很正直很講醫德的醫生。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我去過他們研究所重新拍了一個片子,片子所展現的還是股骨頭壞死,但是那次我是一個完全恢復了健康的人去拜訪他的,他也奇怪,怎麼片子沒有變化,人卻不一樣了。當時在他身邊的一位年輕的醫生說:這個病例可以記錄在我們研究所的歷史上了,所長卻說:那不行,這個患者的病不是我們治好的,她是煉法輪功好的,和我們的治療沒有一點關係。

後來我在修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心得體會文章中曾寫過這位所長的真實姓名,張連喜所長在國際互聯網上也看到了我的那篇文章,他問我:你咋把我名字寫到那上去了?這一下全世界都看到了。我說這是事實呀!他說:事實是事實,但是你也再別給我寫出來了。我就對他說:也是虧了你那時鼓勵我,你這個大夫不僅醫術高明,也是道德高尚啊,雖然我的病不是你治好的,但是你鼓勵過我。我那時的病那麼嚴重,你的念那麼正,你老是鼓勵我,你看我現在好了,這也有你的一份功勞啊。
那篇文章,黑龍江省公安廳的人也看到了,去研究所調查我的事是否屬實,張連喜醫生實話實說的講述了他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醫生把我的病例號(一九九九年三號)和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拍的片子對比著講給他們,兩次拍片的結果都寫著「雙側股骨頭壞死」,但是煉法輪功後人是個健康的人了。省公安廳的人在那裏也明白了事實真相,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二零一二年我又一次去了哈爾濱北方骨股頭壞死研究所取片,那位所長又給我拍了個片子,結果仍然是股骨頭壞死的症狀。

2、黑龍江省醫院
我修煉後三天就把那麼嚴重的股骨頭壞死煉好了,我去了修煉前曾經看過病的省醫院拍片,醫學影像科的醫生張明磊給我拍完片子,那個大夫就在X光檢查報告單上確診的「股骨頭壞死」後面打了個問號,在診斷書的下面寫著:「觀察」兩個字。但是他寫出病例了,蓋的章。他給我做各種檢查我都正常,走道,蹲起都行,他很納悶。我就問他,問號是啥意思?他說:你是股骨頭壞死。你這不是好了嗎?我說我們家人讓我花錢來拍片,就想看看片子怎麼樣。片子是啥樣呢就給寫啥樣,家人只想要片子。你這問號是啥意思,我到底是不是股骨頭壞死?他說:是,是股骨頭壞死。但是你哪都不疼,你不都正常了嗎?他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他對我提出的問號很後悔,大夫的名章已經蓋上了沒有辦法再改變了,也只好那樣了,他一再說:是股骨頭壞死,是股骨頭壞死。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號在黑龍江省醫院檢查股骨頭壞死的診斷。

3、阿城區醫院
二零零五年我在磚廠幹活時,偶爾碰到一個當地的醫生,他早聽說了我的事,但是他沒信,非要我拍個片子看看,我去了區醫院,拍完片子後那個人問我:你吃啥藥好的呀?我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拍片子的人說:哎呀,你太幸運了(意思是說,你的股骨頭這樣你還能走路)。等片子拿給大夫看的時候,那大夫看看片子瞅瞅屋裏的人問:人呢?我問他:啥人哪?大夫說:病人呢?我說我就是。他以為我沒聽懂他的話呢,接著還問:我說的是拍片子的人,你聽不懂話呀?我問的是拍片子的那個人!我也鄭重的告訴他:我就是拍片子的那個人!那大夫很吃驚的問:啊!你是咋好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這大夫就緊忙的把我的一堆片子一邊往袋子裏裝,一邊說:哎呀媽呀,你快回家煉去吧。我就問那大夫:我在你這花錢拍片子,你得給我看看我這片子啥樣啊。大夫說:這片子上是沒好,但是你這不是好了嗎!你快回家煉去吧。

4、阿城某私人診所
我把片子拿給那個當地醫生看,他一看片子就說:你確實是股骨頭壞死,這是真的呀。護士不怎麼會看片子,就問那個大夫:這片子咋看能看出是股骨頭壞死啊?那個大夫說:你看這側,比較好的那個地方,這上面有骨紋,你再看這側是透亮的,沒有骨頭也就沒有骨紋。那大夫在事實面前終於相信了,他說:你這功煉得好,你好好煉吧!

5,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一院
二零零四年左右,我在哈市做家政服務,碰巧這個家庭的主人是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醫院CT室主任,他叫魏慶堂,是這個醫院的權威,退休後返聘回去的。他看到我在他家做的家務很俐落就對我說:你的身體挺好。我說我得過雙側股骨頭壞死,煉法輪功煉好了。他馬上說:那要是煉法輪功能治病還要醫院幹啥呀?都煉功得了唄,你那是誤診,我根本不相信那些。再說了股骨頭壞死是世界上疑難病症之一,沒有特效藥,根本就不可能好到那種程度,上蹦下跳的跟正常人一樣?你那是誤診,根本就不是股骨頭壞死啊。

我說我在醫大,還有幾個地方都看過病。他告訴我:醫大門診的那些人都是我的學生。然後他對我說:星期日下午患者少,你去醫院我給你查一下。我和魏醫生還有他的兒媳、孫子如約去了醫大的CT室,給我做了三樣CT,腰部、腹部、臗部。我原來附件炎、腎炎、婦科病都很重,他說你的腹部的病沒有;又拍腰,說你沒有腰間盤突出,腰也沒病;然後又拍臗部,他一下就看到了,他驚訝的說:啊!你確實是骨股頭壞死,而且還很嚴重。骨股頭爛的只剩一半了,半個,扣不住了,就是這個軸沒了呀。但魏主任說:「你好了,你的骨質密度特大,你的骨質特結實。」

我說:「這骨股頭都爛沒了,怎麼能說好了呢?」魏主任說:「我們的這台CT機一千多萬元呢,能把骨頭切片到130個橫斷面看骨質的內部,你骨股頭的密度特別大。所以我說你好了。」他又說:「現在你的片子上骨股頭的這個樣子,應該是根本就無法抬腿的。」我當時就把腿給他抬的高高的,我問他:你說咋抬吧?他說:這也太神奇了。

魏主任驚訝的無話可說,最後喃喃自語:「我從來沒反對過法輪功,我從來沒反對過法輪功。任何一個功法對病健身都有好處,都有好處。」但是魏主任很納悶片子上一面是股骨頭壞死的狀態,一面是骨質的密度特大。

實證科學和超常的科學比較起來使權威人物也免不瞭望洋興嘆。法輪功挑戰現代醫學,無數個事實打破了醫生固有的僵化觀念,我知道那些在事實面前看到了這麼神奇的修煉所帶來的人體變化,他們很多人已經一邊研究學術一邊研究法輪功。那台檢測骨質密度的,目前世界最先進的分子影像診斷設備,再先進也還是分子層面上的技術,如同在分子構成的這個世界裏,不修煉的人誰也見不到已脫離三界的高級生命一樣。修煉法輪大法的人突破三界內的一切束縛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對於不修煉的人來講這還真是個不可思議的事情。

能在正法時期當上大法弟子是修煉人的一個偏得,也是史無前例的。(完)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用親身經歷證實大法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到哈爾濱北方股骨頭壞死研究所,我要取回我的病歷和當時拍的CT片。我見到了曾給我看過病的研究所所長,見我走進來他們很震驚:你不是那個雙側股骨頭壞死二期,在地上爬的那個患者嗎?我說是啊。他驚訝的說:「你能走了?」我說:「你看我這不是走著來的嗎」!張醫生說:你走一個我看看?他忘了我是走著進去的。我就在屋裏再給他走,我說我在家啥都能幹了,我蓋房子,打工甚麼都能幹。他問我我就樂,他說搞的甚麼名堂快說說。張醫生馬上查找我的病歷,一看只拿了一副藥,就說:「你這絕不是用藥的結果,快說說你是怎麼好的?」我認真的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
  • (shown)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雙側股骨頭壞死病,癱瘓在地上爬,成了活死人。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緣修煉法輪功,三天裡股骨頭壞死奇蹟般的恢復正常,成為當地的爆炸性新聞。我爸當時一字一板的說出了誰都想不到的一句話:「這不是真佛下世了嗎?!」接下來發生的神跡一個接一個,讓我周圍的人親眼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
  •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雙側股骨頭壞死病,從一瘸一拐的走,到拄雙拐、到癱瘓、到痛苦的在地上爬,我成了活死人,對生存已無望。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緣修煉法輪功,三天股骨頭壞死奇蹟般的恢復正常,成為當地的爆炸性新聞。我爸當時一字一板的說出了誰都想不到的一句話:「這不是真佛下世了嗎?!」
  • 就在我生命快走到盡頭的時候,經親友介紹,花了十二元錢在書店請到了《轉法輪》,從此我的人生有了大大的轉折。從此,我真正的走上了修煉之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修心煉功。一年、兩年、三年,……十八年過去了,身體越來越健康,體重增加了三十多斤,我再沒花過一分錢醫藥費,吃過一片藥。朋友說我比二十年前還年輕。
  • 像我這樣一個已經被醫院判了「死刑」或「死緩」,就是不死也得終生殘廢的人,從得法修煉到完全康復,總共只花了半年時間,這真是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我竟然就這麼快就完全好了。每每回想起這段神奇康復經歷,我都禁不住淚水漣漣,發自內心感恩
  • 醫生驚歎:太好了!太神了!靈丹妙藥也比不上法輪功。
  • 我在九五年春天得法修煉了法輪功的,在此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得法後的身心巨大變化。是大法師尊把我救度成了今天這個心胸開朗、寬容忍耐、善待他人的大法徒,並且給了我智慧和做人的尊嚴。
  • 一九九六年三月,丈夫大面積心梗脫險出院後,家婆便教我煉法輪功,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還沒等學法,剛學抱輪,我便感覺法輪在兩臂間旋轉,好玄妙哇!…在矛盾中我經歷了常人的忍,再到修煉人的忍,再昇華到完全為他人著想。
  • 今天, 將我女兒修煉法輪大法前後的經歷及照片呈現給讀者, 是為眾生獻上一份真誠的祝福,一份千古難逢的珍貴的禮物: 法輪大法好!
  • 我們全家九口人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十四、五年來,至今就沒有人吃過藥、打過針,真正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全世界有百萬、千萬、上億的人真正按照法輪大法的指導修煉的,都達到無病一身輕,甚至有很多患有絕症、疑難雜症、中西醫都沒有辦法的人群,都在法輪大法中獲得了新生。如果說這世界上有人或甚麼醫術、所謂先進的實證科學能讓上億人達到十幾年來不吃藥、不打針,依然健康依舊,那本身就是奇蹟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