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城:惡人的剋星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12月23日訊】正常的社會中,惡人不會被人看得起,因為邪不壓正。可是在一個當權者顛倒黑白的社會中,特別是當權者對好人進行打壓時,行惡的人就會表現得猖狂至極。但是也不是說惡人就可以為所欲為了,當他面對一個正義而無畏的好人時,他必輸無疑。我們看幾個小故事,就更能明白這樣的道理。

「像你這樣勇敢的人,我真的服了」

一輛盜運木材的汽車疾馳而至,檢查的警察們趕忙閃開。然而,一個警察挺身站到了馬路中間。司機被震住了,匆忙踩死剎車。面對這位警察的勇敢和正氣,司機說:「服了,像你這樣勇敢的人,我真的服了,以後我再也不敢幹這樣的事了。」

這位挺身而出的警察叫陸智勇,是四川省阿壩州黑水縣公安局的一名森林警察。他同時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不僅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還在別人把口水唾到臉上時,擦乾後依然給人講道理。曾被評為「最佳優秀警察」,並被黑水縣公安局定為副局長後備人選。

「今天我打打你們這幫土匪」

內蒙古霍林河礦務局泰豐公司司機張建龍是名法輪功學員,多次遭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份的一天,幾個惡警秦寶庫、趙鳳雲、紀延濱還有街道的兩個人又竄到他家試圖綁架他。正好趕上他的老父親張亮來看兒子。老人家性格正直倔強,義正辭嚴地指著他們並說:「日本鬼子我打過,國民黨我也打過,今天我打打你們這幫土匪。」

這幾個惡人看事不好,就想溜,張建龍的老父親把門一關,倚著門說:「這是你們家嗎?這些年你們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把我兒子折騰的妻離子散,今天都別走了,咱們好好說道說道。」紀延濱告饒地說:「大爺,我以後再也不來了。」

「您真有鋼」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早七點多鐘,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公安國保大隊勾結撫順國保大隊、新撫公安分局,以金隊長為首多名惡警,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沒有修煉法輪功的汽車司機楊文學回家途中,埋伏在樓群小區的四名警匪如惡狼般向他撲來,將他綁架。上午九點多鐘,把他劫持到撫順市新撫公安分局院內一樓第一審訊室。

三名惡警把他綁在電椅上,雙手雙腳都被鐵環死死地銬住,問他對法輪功是甚麼看法,是好還是壞。他說:法輪功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的宗旨是修真善忍,我個人的看法是:修真,是叫人說真話,辦真事不撒謊不騙人;修善,是叫人有慈悲心,遇事先考慮別人,為他人著想無私無我;修忍,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事忍讓別人。如果人人都能按真善忍做人,那麼當今社會,就可以成為國泰民安的和諧社會。

兩個小時過去了,惡警看沒有達到他們的目的,一名高個黑瘦的惡警氣急敗壞,開始瘋狂辱罵他,開始用電椅酷刑加大電壓折磨楊文學,然後用鐵甩棍打他胸部,又用狼牙棒狠打他的後背,足足打了半個小時。

這楊文學真是條漢子,心想:只因為我不違背天理道德良心,去陷害那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只說了一句不認識法輪功學員,我的車也沒拉法輪功學員,卻遭一場惡劫。他一使勁,瞬間把電椅子上大螺絲掙斷了。

三名惡警嚇得魂不附體,都站起來了,說太嚇人了。楊文學說,你們如果有能耐,把我的手銬腳鐐打開。這時一名惡警急忙上前安慰他說:楊師傅,您別生氣,您別跟他一般見識,他不懂事。至晚上五點多鐘,楊文學被無罪釋放,當他走出審訊室時,其中一名警察送他,到門外說了一句:「您真有鋼!」

惡人被逼寫保證

山東有個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的一天下午,她因講法輪功真相被綁架到派出所。為了勒索其錢財,惡警們又驅車到她家中去尋找「證據」。因大門鎖著,惡警找來村幹部跳進她家,打開大門要抄家。這時正趕上這位學員的丈夫下班回家。他一進門隨手就將街門反鎖上,厲聲道:「住手,怪不得剛才我給妻子打電話沒人接,原來又被你們綁架了。你們竟連我的這個家都要搶劫,哪裏還有王法?」說話間,拿起鍋台上的一個大碗摔得粉碎。「你們都拿我們家什麼東西了?我妻子學大法,做好人,不但身上的病好了,鄰里間都誇她,你們卻多次騷擾她,綁架她,以前我都沒碰上你們,今天沒想到你們送上門來了!」說話間,拾起了一把砍柴……

這幾個惡警一看這架勢,可慌了手腳,唯恐人家拼起命來。帶頭的警察慌忙說:「我是××市610的,學法輪功……。」這位丈夫說:「學法輪功犯法?那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續、私自到家中無人的百姓家搶劫犯不犯法?共產黨哪裏還有法?……今天你們不給我說清,一個也走不了,我就不信這個邪!」

帶頭的惡警說:「你給我們開開門,我回去就放人。」法輪功學員的丈夫說:「我不相信你這一套,你們這些人說話從來不算數。」該惡警說:「我給你寫保證。」說話間,惡警還真的給寫了個保證。您還別說,幾個惡警回去真的沒有敢拘留這位法輪功學員,把她無罪釋放了。

惡警勸他息怒

山東省冠縣縣城開牙科診所的牙科醫生張廣寶,是一個讓山東王村勞教所提起來都頭疼的法輪功學員。多少酷刑都沒有動搖他修煉法輪功的心,反而讓他更堅定。有一天,兩個惡警拿著幾張白紙放到了嚴管凳上讓張廣寶坐下,張廣寶看到他倆的表情非常怪異就要站起來,他倆一人按著一個肩膀不讓站,張廣寶奮力站起,翻開白紙看到裡面夾著李洪志大師的照片,他怒不可遏,呵斥他們這種不道德的欺詐行為,那倆惡警灰溜溜的溜走了。

在王村勞教所,張廣寶堅決抵制奴工迫害。惡警派李公明和張廣寶談判,張廣寶抨擊了勞教所踐踏人權的種種惡行,要求免除法輪功學員打報告的規定。李公明為難的說:「過去我都是坐在辦公椅上和你談話,今天我有椅子也不坐,這麼胖也坐在小凳子上,你讓我修改勞教所的規定,這不是難為我嗎!」最後,他不得不答應不轉化的可以不打報告並免去勞動任務(即奴工)。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四,勞教所搞甚麼揭批法輪功大會。有一警察通知張廣寶參加,張廣寶不從。警察隨口說:「你忘了你是甚麼人了。」張廣寶說:「沒有忘,我是法輪功學員。」這個警察將這句話匯報給了值班大隊長李勤福。李勤福把張廣寶傳到隊部,喝令蹲下,張廣寶不從,他和惡警楊澍上來就拳打腳踢。張廣寶衝到桌子前,呵斥李勤福和楊澍不配當警察。這突如其來從未有過的震懾使李勤福一時還不過神來,躲到隊部外走廊裡發愁,而楊澍早嚇的沒了蹤影。由於聲音太大,驚得樓下那個隊的惡警靖緒盛和樓上那個隊的值班警察都往九大隊跑。張廣寶坐在隊部辦公椅上嚴厲呵斥惡警的犯罪行徑,靖緒盛立在旁邊一個勁的承認錯誤,勸張廣寶息怒。

法輪功學員絕不會訴諸暴力,也希望他們的親友在任何情況下都以和平的方式抵制惡警的迫害。
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很多法輪功學員的家人、朋友,面對邪惡的迫害,毫無畏懼,令惡徒們膽顫心驚、無可奈何。他們的正氣和行為,宛如一把利刃,劃破了中共刻意編織的恐怖,給黑暗的中國社會帶來了希望的曙光。

評論
2013-12-23 3: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