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妥金貴:新疆新源縣政府違法征地的種種手法

妥金貴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12月29日訊】一,未批先征未批先建
   
縣政府強行徵收縣城周邊九個行政村的土地,是從2012年2月開始的,情況較嚴重的屬團結村我們托海村。

   托海村有342戶,2000多人,人均基本口糧田2.5畝。這些地是我們1998年與政府簽訂土地第二輪承包經營合同確定的,承包期限為30年,到2028年期滿。這些耕地都是優質的黑土地,高產穩產,是政府確認的基本口糧田。按國家法規,徵用並改變這樣土地的農業用途,需得到國土資源部的審批。但開始征地時,縣政府沒有出示國家的任何批文,就要把我們村5000畝耕地全部徵用,建城西新區,有黨政新的政務中心等。政府辯解說:「我們現在沒有批文,正在申報,現在是民主議定征地,批下來後就依法征地。」建黨政新的政務中心是2012年2月開始征我們村的地的,3月開工,直到2012年7月至12月,自治區政府才幾次發文,批准徵用我們村2000畝耕地,還有3000多畝被征的耕地,連自治區政府的批文也沒有。新源縣政府夥同伊犁州政府、自治區國土資源廳,為了逃避國法追究,將我們的基本農田報批為非基本農田的一般耕地,自治區國土資源廳化整為零,竟在一天之內連批多個批次,每個批次都不超過35公頃。

   徵用這樣的耕地,批准權不在自治區政府,而在中央政府,所以自治區政府對徵用我們村2000畝耕地的批文是無效的,我們不予認可。新源縣政府徵用我們村全部5000畝耕地,都是非法的。未批先征,已屬違法,未批先建,罪加一等。

   至於說到「民主議定征地」,連逐戶徵求意見都沒有搞過,更沒開過村民大會,何談民主?政府謊稱「開過村民代表會」,我們不知這些代表是怎麼產生的?都有誰?在哪裏開了會?誰主持的?各代表都發表了甚麼意見?形成甚麼決議?請政府說清楚。

    另一違法行徑是縣政府徵收我們的基本農田,但與村民的征地協議是村委會出面簽署的,好像是村委會征地,與政府沒關係。2012年有村民發現這個問題後向政府質問,縣領導居然說:「我們沒有征地,是你們自願把地交回村委會的。」村民們哭笑不得。

   二、補償過低

   我們村這些耕地都是平整肥沃的黑土地,有渠水灌溉,一年可收兩料農作物,每畝收入約為2000元,每畝大棚可收入三四萬元。而政府征我們的口糧田,每畝只給補償15000到30000元。我們農民主要以農業為生,我們村以回、維吾爾、哈薩克等少數民族村民居多,這些村民文化素質不高,缺乏生存的其它技能,國家劃給我們的口糧地,是農民維持最基本生活的主要經濟來源。請問農民沒有了土地,就給補償這麼點兒錢,政府也沒相應地給村民辦理城鎮戶口,村民最基本的生活沒有了保障,我們及子孫後代怎麼生存?更可恨的是,新源縣政府以這麼低的補償搶走我們的土地,以每畝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賣給用地單位或開發商,大搞土地財政,大搞政績工程,只顧陞官發財,不顧百姓死活,讓百姓寒心絕望到了極點!由此產生的不穩定因素是以賈伊生為首的黨政官員一手造成的。

   三、強行進地推鏟莊稼破壞耕地

   縣政府強令公安、工商、工會等三十多個單位人員出動,用威逼利誘等手段逼迫村民簽《征地協議》。2012年3月27日,有上百個簽了協議的村民嫌征地補償額太低,到地裡阻止施工,被警察、民兵打傷四人,拘留十二個人,拘留最長的有一個星期;

   2012年7月,警察、民兵等數十人,一次封鎖路口,不讓沒有簽協議的村民進地,護衛大型鏟車推鏟了維吾爾族村民阿布迪.熱合曼、西西木江、阿布力孜、哈薩克族村民葉爾肯、回族村民妥金貴等6戶100多畝地裡的玉米、黃豆。另一次,沒有簽協議的上百村民到地裡阻止修路,警察和民兵把這些村民連拉帶抬,趕出了地;

   2012年9月24日,又有上百村民到地裡阻止施工,妥金貴、妥金軍、李小龍被縣公安局拘留15天、10天、7天。

   四、圍追堵截,迫害上訪村民

   我們多人到新源縣上訪無數次,到伊犁州和自治區各上訪十幾次,到北京上訪5人一次,4人一次。還到國土資源部西安督察局上訪一次。我們得到的答覆,最多的是已轉到下一級政府,回下一級政府信訪部門解決。自治區國土資源廳2012年10月底到新源縣檢查了一次,見了十幾個村民代表,最後說縣政府非法佔地54畝多,總共罰款18.9萬元,其它問題沒有回答沒有解決。2013年9月16日,自治區國土資源廳又一次到新源縣檢查,見了3位村民代表,非法強佔土地的嚴重問題至今沒處理。

   新源縣政府百般阻撓圍追堵截上訪人員,把上訪村民定為「被穩控人員」,城南派出所民警對上訪村民進行24小時監控、跟蹤,新源鎮政法書記、政府領導、武裝部長、托海村書記等,親自到北京劫持上訪村民,押回新源,以各種藉口打擊報復,將人民群眾與黨的聯繫和上訪渠道阻斷,使我們有冤無處申,應了「山高皇帝遠」那句老話。

     新疆伊犁州新源縣托海村11戶未簽征地協議的村民
    2013年12月20日
   妥金貴
   阿布迪.熱合曼

評論
2013-12-29 4: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