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高空俯瞰下的霧霾中國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12月31日訊】在即將過去的2013年裏,持續性的大範圍霧霾無疑是讓眾多中國人最添堵的一件事。天色灰暗,能見度低,空氣污濁,出行不便,呼吸道染病—–凡此種種,無一不讓國人領教了霧霾的厲害。

與絕大多數在地面工作的人不同,飛機機長是常年在空中飛行的特殊人群,因為身處高空,他們同時也是觀察霧霾全貌最清晰的一群人。那麼,2013年的大範圍霧霾在這特殊的一群人眼中又留下了何種感受呢?

在搜狐網刊發的「民航機長眼中的中國霧霾」一文中,東航一位資深機長告訴採訪他的記者,秋冬季節在華北地區飛行時,即使飛到低空也無法看見城市,「只能看到黃色和黑色」。一位常飛上海的東航機長說,以前很多乘機的攝影愛好者會提前打聽飛機降落時的角度,以便從空中拍攝上海明珠塔。現在他都懶得回應,「拍什麼拍,霧糟糟的,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燈光和建築物的頂」。

這篇報導中有一段寫到了機長王偉的經歷。

瀋陽初冬的一個清晨,霧霾同潮水一般,淹沒了這座東北老工業城市,空氣中飄散著熟悉的難聞味道。這天,王偉要執飛從瀋陽至溫州的航班。

此時的瀋陽桃仙機場已變成了「仙境」。灰濛濛的霧霾中,停機坪和跑道上一片寂靜,用於辨識方位的地面排燈努力發光,試圖穿透厚厚的灰霧,但收效甚微。當時的氣象資料顯示,這個機場的跑道視程只有200至250米,遠低於該機場550米至600米的最低起飛標準。

按照正常起飛時間,王偉鑽進了駕駛艙。窗外,他熟悉的一切都籠罩在霧霾中,他只能看清相鄰停機位裏的飛機,往遠看,第二架是模糊的,第三架,則只剩下個影影綽綽的輪廓。再往遠看,飛機們龐大的白色身軀,已與霧霾融為一體。

機場塔臺的通訊頻道一片繁忙,機長們詢問起飛的聲音此起彼伏。焦慮在一個個機艙內彌漫開來。雖然窗外雲蒸霧繞宛如「仙境」,但無人有心觀賞。

煎熬了近兩個小時後,霧霾濃度開始緩慢下降。最終,王偉駕駛的空客A320飛上藍天,滑行起飛那一刻,王偉有種逃離的錯覺。飛高後,王偉心有餘悸地看了眼身下的瀋陽,這座東北重工業重鎮,黑霧覆頂,如同被悶在一個黑乎乎的鍋蓋之下。

被悶在「黑乎乎的鍋蓋」之下的豈止是一個瀋陽!「現在霧霾到處都有,沒准會被吹到哪裏去」,深航機長王偉對霧霾的擴散印象深刻,「比如1號北京有霧霾,機場關閉,到2號、3號,霧霾可能就被吹到濟南、鄭州、天津這些城市,機場也會陸續受到影響」。華南地區陷入霧霾包圍,王偉覺得很正常,他戲言:「憑啥上游有,下游就沒有?」

機長們拼拼湊湊,霧霾的版圖逐漸清晰:瀋陽、北京、上海、濟南、太原、西安、成都……霧霾疆域之廣令人咋舌,「要說完全沒影響的地方,八成是沒有機場的」。

在這些機長們口中,有一個廣泛流傳的段子:經常飛大陸航線的飛機,總能被海外同行一眼認出。

「大陸的飛機有個別名,叫‘黑鼻頭’」,一位經常飛香港、東京的機長苦笑著講述了這個段子,「我們的飛機跟國外的飛機放在一起,鼻頭明顯發暗」,他解釋,飛機每天都會進行專門的清潔,但污染已經「深入骨髓」。

執飛國際航線時,吳達對天氣的感觸會更加強烈,「飛過西雅圖、夏威夷、塞班,太乾淨了,天怎麼那麼藍,海水怎麼那麼藍」。鄰居日本和韓國的環境也讓他很受震撼,他記得,執飛日韓回國航班時,飛機會從渤海灣進入中國內地,「突然就變了,越來越髒,越來越髒」,他語氣沉了下來「那時候,心情真的很壓抑」。

是啊,一邊是山清水秀的異邦,一邊是越來越髒的祖國,如此鮮明的對比,能不壓抑嗎?

評論
2013-12-31 9: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