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一位海歸高管的感慨

人氣: 4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2月16日訊】回國之前就聽到爭論,說中國這些年來到底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回國之後聽到類似的質疑聲也很多。看過我系列隨筆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個不談國事只愛泡妞的俗人,所以這一類陽春白雪的話題我通常是不發言的。這一次卻準備來發點牢騷,主要原因是最近曠日持久瀰漫神州的一場灰霾天氣把我折騰得夠嗆。

灰霾搏鬥的一個月

一月份的中國是跟灰霾搏鬥的一個月。據統計北京在這一個月裡僅5天不是灰霾天,其餘每天都是籠罩在令人窒息的霧霾裡,空氣質量隔三差五重污染,西直門北的監測點PM2.5最高值居然達到993微克/立方米,是國家標準的28倍,老天啊,讓人怎麼活?1月31日,全國有143萬平方公里籠罩在灰霾裡,多個省會城市的空氣質量是嚴重污染(6級)或重污染(5級),真是恐怖。

我每天開車去上班,看著道路兩邊灰濛濛的天,模糊的建築和道路,呼吸著骯髒的空氣,想像著PM2.5的細小粒子沉積在我的肺泡裡,心裏不寒而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車窗緊緊搖上。除此以外,我還能做甚麼?周圍的同事有的病了,有的堅持上班但咳嗽不停,有的請假回家因為小孩咳嗽要去醫院。城市終日不見太陽和藍天,儼然成了個大毒氣室,我們每個人都是人肉吸塵器,那些天的日子真不知道是怎麼熬過來的。

回國這麼久,今年一月份是我心情最低落的一段時間。雖然早知道中國的經濟發展是以犧牲環境為代價的,也知道各地水土破壞得很厲害,但畢竟沒有那麼切身地影響到自己的生活。但這一場曠日持久的嚴重空氣污染讓我開始思考生活的意義。當我每天看著那灰濛濛的天,呼吸著有毒的空氣,看著周圍的人一個個生病,每天緊閉門窗,連走路時都不敢快走以免深呼吸,連續數天下來,情緒變得非常低落。然後便開始想,這樣的生活是為了甚麼?

中美「PM2.5檢測數據」爭執風波

現在中國開始公佈PM2.5檢測數據了,還是有進步的。每天新聞裡公佈空氣質量指數。我注意到新聞裡談到空氣指數時,每每說首要污染物PM2.5的濃度是多少,說明ZF現在也開始承認我國空氣的主要污染是PM2.5這種細小粒子,而不是國標裡強調的PM10。不管主動還是被動,尊重事實尊重科學,承認我們國家現行的空氣質量標準有重大缺陷,是一個進步。

只是回首我們國家公佈PM2.5數據的來歷,還是讓人心裏充滿酸楚。僅僅是一年多以前,當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在網頁上公佈PM2.5數據時,招致環保局和外交部的一致譴責,幾乎釀成一次外交事件。2011年11月的新聞標題是這樣的:「北京環保局駁斥美國使館:大霧天非污染天」, 北京環保局說:「空氣質量數據不能看美國大使館的眼色」。北京市環保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杜少中的名言還有:「PM10還沒有達標,公佈PM2.5沒甚麼意義」,等等。

僅僅時隔一年多,杜局長的講話在今天看來如此可笑,明明知道北京的首要污染物是PM2.5, 你老是去強調我們PM10檢測得多麼好有實際意義嗎?你用燃煤等大顆粒懸浮物的指標,硬是說北京的空氣質量從1998年來一直在改善,有甚麼實際意義嗎?

「兩桶油」終於承認油品質量不合格

看得多了,就發現國內類似忽悠的事情真是多。連續污染天之後,在媒體的一再追問下,中石油中石化終於承認國內大部份地區銷售的汽油的含硫量是歐盟的15倍以上,為PM2.5的主要來源。很多人都說,國內的油價早就超過國外了,可是油品的質量遠低於國外,兩桶油還整天說虧損,其實過到底就是一個貪字。

進入冬天以後,發現家裏水電煤的賬單直線上升,水費居然要一個月一百百多元,令人咂舌,想想住在美國時,一個月的水費也就十幾美元,這不價格也接軌了。可美國的管道裡送的是可以飲用的水啊,中國呢?

總結多了,發現中國的一個普遍現象,即價格與國際接軌,質量不與國際接軌;外表與國際接軌,內在不與國際接軌;還老是振振有詞地說自己有理,真是中國特色阿。

外企,國企和民企的狀況

說起兩桶油,就想起國內現在外企,國企和民企的狀況。在這裡很直白地告訴大家,外企現在真的是不行了!現在的外企,無論從薪資待遇,辦公環境,對年輕人的吸引力等方面,與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語。曾幾何時,北京建國門外等最好地段的寫字樓和酒店裡,入駐的大多是外企,那時候在外企白領多麼令人羨慕。現在大學生畢業首選是公務員,是央企國企。外企的地位可見一斑。

你現在去中國一線城市走一走,基本就能看到,黃金地段的最豪華的辦公樓大多是中國工商銀行,平安保險等國字號的企業,像北京建外這樣的地段,許多寫字樓裡的外資企業都搬到三環以外去了,而搬進來的很多是房地產公司。去了幾家外企辦事,發現他們的辦公室裝潢基本可以用簡潔實用來描述,儘管看上去挺整潔莊重的,但仔細一看沒有甚麼奢華的東西,最多就是地毯新一點,辦公傢俱大氣一點,僅此而已。而去幾家國字號的企業看看,那樓造得叫一個氣派,光是reception area那溜光的花崗岩地面,高挑的玻璃牆透著陽光,一排排整齊的皮沙發。半月形的前台也是用花崗岩造的,穿著制服的前台小姐漂漂亮亮地坐在裡面。天那,這哪裏像是一家公司的入口大廳,那氣派根本就是超五星的酒店。想起我們公司的前台還是木製的,尺寸恐怕只有人家1/3大,我心裏不禁一陣感慨,現在的國企真是富得冒油!我的一個同事有幸去過一家國企老總的辦公室,回來後一再表示人家辦公室的氣派程度讓他震撼。同事比劃著說,人家老總辦公室的面積頂得上我們公司一間大會議室,裡面放的花瓶和牆上掛的畫都有來歷,絕對價值不菲,我們聽了只能吐吐舌頭。

我上下班時固定走一條線路,總注意到某個地鐵交通樞紐旁邊的一幢辦公樓。這裡一大片綠樹花草如茵,其間一幢11層樓高的辦公樓呈半圓形,玻璃幕牆拉出優雅的弧線,前後無遮擋,采光極佳。每次開過這裡我都會看一眼,心想是要是我們公司能搬進這棟樓該多好啊!直到有一天去附近辦事,從岔路裡開到了樓的另一面,才看清了門牌和建築上的標誌。原來這整棟樓只屬於一家公司,那就是中國銀聯。我先後去了很多城市後,慢慢才總結出來,現在國內城市只要是地段最好的位置,基本上都被ZF,國企,央企的物業給佔了,即便這裡造的是一棟購物商業廣場,它的背景大多是ZF背景,比如某市的開發公司或某區的三產,要不然你哪裏拿得到這塊地啊?商品房小區也是一樣,只要是地段好的物業,開發商的背景大多是ZF的,國企的或央企的。其他開發商,除非你是李嘉誠的背景,最多就拿個二流地塊了。

外資企業呢,現在在中國根本就別想做弄潮兒。您就踏踏實實地去三環以外租個樓,老老實實地遵守勞動法,乖乖地交稅,其他好事就輪不上你了。這可是大實話,你看外資企業在中國可以零售石油嗎,可以經營網絡通信嗎,可以造商品房嗎?都不行吧!

手下一個得力的經理最近辭職,我挺捨不得人家走,就去挽留。我問她,你想離職的原因是甚麼?是工作太忙嗎,還是對工資待遇不滿意?只要我們是管理層能夠解決的事,希望你說出來,我們會努力。結果你知道人家說甚麼嗎?她說,其實你們待我都不錯,我們公司的企業文化很好,我也挺捨不得走,可是現在外企總是給人感覺不踏實啊,沒有長遠的保障,也不知道哪天經營狀況不好了,把員工裁了就走了,我們歲數一年年在長,這樣下去心裏不踏實啊。我要去的公司,其實人家給的工資還沒有我們公司高,可我心裏踏實。我問,你要去哪家公司?她說,國家現在決心要造大飛機,於是成立了一串公司做製造業研發,她還是托親戚介紹才得以進其中一家,還說這畢竟是央企背景的,這下總算終身有保障了。我聽了歎了口氣,知道再作甚麼挽留也沒甚麼意思。之後發生的一連串有趣的事情,讓我對央企有了一些直觀的感受。比如我們這位經理其實直到去新公司報到的那一天,都還不知道自己的薪水是多少。人家給她發的不叫offer letter,叫調令,裡面根本不提薪水的。據對方人事部說,新員工報到以後,會根據職位定崗,然後拿崗位工資,大家都一樣的,呵呵,聽上去似曾相識吧?再比如,她儘管在北京工作,但由於某種原因她的人事檔案還保留在原籍,沒有調到北京人才來。因為這涉及到開退工單之類的人事手續,我們一次在與對方公司溝通的時候說起這件事,你知道人家怎麼說?對方公司說,這個你們不用管了,她的檔案我們已經調好了。呵呵,不用簽甚麼offer letter, 人還在我們公司上班呢,報到的日子還沒到,照理說她跟這家公司還沒有正式僱傭關係,人家已經把千里之外的人事檔案調好了,哎,還是央企牛呀!

國進、民退、外企也退

大家一直在議論「國進民退」這個詞,說過去的十年是「國進民退」的十年,我還要加上兩個字,不僅是「民退」,過去十年還是「外退」的十年,即外資企業在中國的地位急劇下跌,在很多領域已經從遠遠領先的領跑者淪落為尷尬的配角。從這個意義上,我要提醒正在打算海歸的朋友,你要有一個長遠的眼光。在「國進民退外退」的大趨勢下,你要掂量一下你要去的公司在中國還有沒有十年的生存空間。如果你看不清這一點,你很冒險。

在中國待久了,你把諸多經濟社會眾生態一分析,慢慢就會體會到裡面的脈絡。中國的既得利益階層,憑藉政經人脈和壟斷,已經把經濟層面最賺錢的行業和機會統統攥在手裡,旁人其實是沒甚麼機會的,最多掙點辛苦錢。民企和外企在中國經濟領域裡的真正角色只是個陪練。你看看唐駿這些年的跳槽史,大致就可以看出些端倪。唐駿從微軟到盛大新華都,再到現在去的港澳資訊,基本走的路線是從外企到民企,再到一個有些央企背景的公司,為甚麼啊?值得我們深思啊!所以我一直勸海歸的朋友要擺正自己的心態,謙虛點。你回去後最多就是工資高一點,還有甚麼?在中國商海潛流湧動的波濤裡,你連個小浪花都算不上。

(來自互聯網,略有刪改。責任編輯:肖恩)

評論
2013-02-16 7: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