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中見三義

作者 : 華翰
  人氣: 34
【字號】    
   標籤: tags:

陳廣輔、陳廣弼兄弟二人,家住安徽巢縣。一天,聽說半空中有龍出現,他們便登上城牆去觀看。

另外有一個人,先到了城牆上,由於天上下雨,城牆泥濘。這個人跌倒在城牆上,恰巧壓在陳廣輔的腳上。陳廣輔一抬腳,想要拉他起來,不料那個人滾落城下,頭和臉都摔破損了,奄奄一息。

守城的兵役要送陳家兄弟二人去官衙。哥哥陳廣輔說:「這確實是我的罪過,和弟弟沒關係。」弟弟陳廣弼說:「不!這是我幹的,不是哥哥,應該抓我。」兄弟二人,爭執不已。

哥哥說:「我一時魯莽,造成此事,怎能誣賴弟弟?」弟弟說:「哥哥有家室,哥哥一死,嫂子必然改嫁,我又無力娶妻,陳家宗祀就絕後了。不如我去死。」

眾人聽明白了他們爭執的原因,都稱讚他們是義士。經過救治,那個人活過來了,他母親也來了。她見兒子已經甦醒過來,又聽眾人講了哥倆剛才說的話,老人感動得流下眼淚,說:「我兒子幸運,已經活過來了。即使不幸,我也不責怪你們,我絕不會讓你們去償命的!」哥倆向這位大娘,立即叩頭感謝。

路人感嘆不已,認為這是三義。

正是:
中國古稱神州,
義士本來多有;
神傳文化最悠久,
萬邦欽流翹首!

萬惡中共匪寇,
亂我華夏金甌;
天滅共賊雷霆吼,
惡貫滿盈受首! @

(事據清代俞樾《耳郵》)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竹一蘭一石,有節有香有骨,滿堂皆君子之風,萬古對青蒼翠色。有蘭有竹有石,有節有香有骨,任他逆風嚴霜,自有春風消息。」這是清代鄭板橋寫的一首詠竹蘭石品格的題畫詩……
  • 仁者樂山,意在胸懷仁愛之心。仁者,就要像山一樣的平靜、沉穩,無所畏懼的傲然屹立,有對真理、信仰的堅不可摧的意志,不為各種世間外在環境所動搖。仁者志存高遠,無論在任何時候,自強不息的盡自己的責任,關愛他人,愛護萬物,向善向上,具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德行。
  • ,唐代傑出詩人。他一生憂國憂民,關愛百姓,關注未來,呼喚正義,以其自覺和深沉的社會意識創作詩歌,其詩 「渾涵汪茫,千匯萬狀」(《新唐書》)。
  • 文史示意圖。(公有領域/大紀元製圖)
    古代心胸豁達的君子將權勢富貴看得很淡,將個人的得失置之度外,因此,沒有甚麼東西的失去會令他們感到憂慮。
  •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嚴於律己、寬以待人是君子個人修養及與人相處的道德準則之一。君子以堅守正道自律,內在修身、外在達人,盡可能向他人提供方便,儘量給予他人幫助,是出於對別人的尊重和關愛,寬容是一種充滿了仁愛的無私境界。
  • 語云:「古之君子,其責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輕以約。」指古之君子對自己要求嚴格而全面,這樣就能及時改過,不斷向上;對別人寬容而平易,使別人樂於為善。寬容是一種智慧,是道義堅守中的包容,是對他人的關愛和負責,它需要有寬廣的胸襟和與人為善的心態。
  •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一談到梅花,人人自有一股熱切的情懷, 一份密不可分的情結。
  • 只要進一步細究我們生活中的習慣與用語,就會發現許多平凡的事物背後,都有歷史與文化的承傳。
  • 寬容之心,是一種仁厚的心境,是聖賢人的心境。不但為他人帶來如沐春風的和悅,其實,也在為自己種下幸福的種子了。
  • 朝末年,大明朝開國軍師劉伯溫的好友宇文諒,在少年時就品學兼優、修養有素。到青年時出落得儀錶不俗、俊秀文雅,猶如天上的金童臨凡、前朝的的潘安轉世。非但如此,尤為突出的是才華出眾、德昭日月。最令人佩服的是他不欺暗室、守身如玉,全人名節、守口如瓶。稱得上是一個出奇的真君子,超群的大丈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