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然回首,我已脫胎換骨

文/遼寧法輪功學員
【字號】    
   標籤: tags: ,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是一位痛苦不堪的抑鬱、厭世者,深知這一類人由於自己心理、性格的缺失,陷在深深痛苦中不能自拔。然而,我遇到了救世的奇功──法輪功(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帶我脫離了苦海,走入了光明。十五年了,我是法輪大法的深深受益者。

我今年四十六歲。從小家人就叫我「哭悲精」,整天哭哭啼啼,心眼小,愛生氣,敏感,脆弱,凡事看不開,悲觀厭世。曾經無數次想自殺,十幾歲時就喝過老鼠藥(藥的質量有問題沒死),孩子五個月大時,差點與孩子一起死。喝藥、放煤氣、跳樓等念頭總是縈繞在我心頭。更要命的是,由於心眼小,愛生氣,我的身體也亮起了紅燈。

十九歲開始嚴重神經衰弱,二十八、九歲醫生就懷疑我嚴重的乳腺增生、乳腺纖維瘤已早期癌變(因恐懼手術的殘酷一直拖著沒手術),婦科病、結腸炎、便秘等等,年紀輕輕就已是黃臉婆,愁眉緊鎖,臉上暗瘡此起彼伏,有人見了我就說我有病。那時恐懼每天籠罩著我,不知道癌變哪天轉為晚期,想著年幼的孩子,年邁的父母,真要離開這個世界,我的心又是那樣不捨,常常暗自流淚。我不懂自己的人生為啥三十歲不到就如此破敗不堪?像大海中的一葉扁舟,我找不到人生的方向,遍體鱗傷。

九七年八月,我三十一歲,幸遇李洪志師父的法輪大法。我看到同事的一本《法輪功》,被深深吸引,我被書中聞所未聞又夢寐以求的功理、功法所吸引和震撼。我欣喜、激動,我知道我不經意中已找到人間至寶,我看到了我人生的曙光。從此我的人生有了全新的意義,有了奔頭,有了方向。師父在書中用淺顯易懂的語言,給我們把宇宙的理說透。

從此我知道了宇宙的真相。我認識到原來宇宙也和人一樣,除了物質構成以外,還有他的秉性、特性存在,宇宙的特性概括起來叫「真、善、忍」,這是制約宇宙一切的法。順應這個特性的就是好人,做好人積德有福份;背離這個特性的就是壞人,惡有惡報,就有苦有難有病災;同化於這個特性就是一個得道者;還有失與得的關係、德與業力的關係等等諸多法理。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真正修煉的人,只要按「真、善、忍」的要求從好人做起,不斷提高心性,去掉人各種不好的思想和行為,加上煉功,大法就會為他淨化身體,度人上高層次。

學法後,我知道我過去錯了,由於自己心智的迷失,為私為我的心太重,所以心胸狹窄愛生氣,生出很強的怨恨心、妒嫉心、爭鬥心、報復心等等,與別人你爭我奪,勾心鬥角,身心俱損。幸遇恩師與大法,我下定決心,從一點一滴做起,修心養性,同化大法。不知不覺中我心胸開闊了,名、利、是非都看淡了,處處與人為善,學法、煉功、工作、生活樣樣努力做好。忙忙碌碌中,驀然回首,我已脫胎換骨。各種病症已悄然消失,抑鬱、厭世的情緒,早已被陽光、快樂、幸福和堅強取代。精神面貌煥然一新,三十七、八歲時,與女兒在一起,被別人誤認為姐倆,工作中遇到的人以為我二十多歲,還要給我介紹對像呢。現在四十六歲,同事說我的皮膚比年輕時還好。

舉一例說明我在思想境界上,也與從前判若兩人。我結婚時,連個簡單婚禮都沒有,丈夫的姐姐都沒去,內向的我委屈得哭了半宿。丈夫的哥和弟各自得了房子和家產(婆家在農村,我丈夫考學出來了),我家卻沒有一點。種種矛盾積澱使我與婆婆隔閡越來越深,她的聲音我都不願聽。婆婆也說以後再不到我家去了,我也很少去婆家。

修煉後,我主動化解與婆家矛盾的堅冰,下決心改正自己小心眼、好挑毛病、愛記恨、不大度的缺點。於是我主動認錯,請求諒解,表示今後修大法一定做好。公婆非常高興,從此全家人盡釋前嫌,和睦相處。婆婆去世後公公每年冬天都到我家來住一段時間(從前說好家裡哥倆輪流伺候,我家供花錢),現在我家又出錢又伺候,我要求自己要做到像對待我父母一樣,甚至更好。不光在物質方面,更在心態上要做到恭敬孝順。公公本人也很知足,說自己多活幾年,竟能這樣享福。老家哥倆困難,今年我根據家裏條件,每月為他哥倆提供四、五百元伺候公公的補貼。雖然我做的只是我應該做的,但和我修煉前相比已不能同日而語。

同一片天,同一片地,我在修煉大法前後竟是兩種不同的人生。修煉十五年,我對恩師的感激無以言表。我更加悲憫世上與我過去有同樣痛苦經歷的人。度人的佛法已洪傳二十年,趕快來得法,這是所有眾生脫離苦海登上彼岸,擦肩而過將是你永遠的遺憾。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零零四年三月,住在鄰村的女兒送給我《轉法輪》,但因為農活忙沒來得及讀,但是三月五日起連續三天下大雪,到屋外幹不了甚麼。我想起了女兒給我的《轉法輪》,雖然沒有多少文化,但是我一連五天讀下來《轉法輪》,這樣,我就得了珍貴的法輪大法。
  • 修煉前,夫妻倆常為工作或小孩教養問題吵架,公司送來的貨有瑕疵或不對,林太太馬上一通電話打過去罵人,也會和客人發生不愉快。得法後,夫妻倆都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自我要求,衝突或不愉快的場面日漸減少,到現在很難再見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煉人,林先生說:「修煉之前,很擔心小孩被社會大染缸污染,擔心被朋友同儕帶壞,二個小孩都成為大法弟子後,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依循著去待人處事,我不再擔心他們會不會變壞,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我覺得非常幸福。」
  • 作者是中國大陸南方某偏僻山村的農民,今年四十三歲,一九九六年有緣有幸得遇法輪功後,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蹲過大牢的惡人、浪子歸正為家人、村民都稱讚的好人。
  • 「真善忍」這個信仰改變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煉前截然不同。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知道,我們痛苦、抑鬱、有暴力傾向、心胸狹窄和狂熱都是因為我們對宇宙法理的因果關係知道得越來越少,相反的由於無知和無神論使我們不斷地背離宇宙法理。把對「真善忍」堅定的信念作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礎,我天天努力做到對己對人真誠、寬容、恭敬有禮、有責任心、不自私。
  • 亞伯拉罕•湯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師。他從小生長在一個美國天主教家庭中,沒有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對於生命的目的存在著許多疑問,也對佛家、道家和東方宗教的內容很感興趣,他看過一些佛教的書,卻沒有產生共鳴。此外,他還常常看到,在兩眉的中心有一種很大的眼睛看著他,這令他非常驚奇不解,這隻大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不斷地追尋,探索……直到修煉了法輪大法後,他才獲得了解答。
  • (shown)(續上) 「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因此,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他在大陸的工作讓他發現那裡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離開後,他接上了緣在台北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而且秉持「先他後我」精神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 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為甚麼會修煉法輪功?他答道:「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有次回台灣與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幾張做室內裝潢的工地照片給嘉元看,照片中有許多法輪,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親自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 化療徹底擊垮了我的身體,快兩年了我才勉強撐著正式上班。…一位部主任覺得我人品還不錯,就讓我去他部門。他對別人說:就把她當「半個人」用吧。幾個月後,我喜得法輪大法。得了絕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誰能改變我的命運?當我捧讀《轉法輪》時,驚喜的發現書裏說要改變命運有兩條路,一條是不斷的做壞事,最後形神全滅。另一條路就是修煉。我想我一定得修煉,這是我生的希望。自修煉至今,驚喜一個接一個:身體康復了,心靈昇華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個字能表達我心中說不盡的敬仰與感動,那就是:佛恩浩蕩。
  • 我是一名紡織單位的女職工,現已經退休。修煉大法之前,我在單位上班的時候,經常弄虛作假,把產量計量表取下來,人為的撥到超額產量的數字,關掉機器,到處玩、睡覺。修煉法輪大法十多年,大法不僅淨化了我自私自利的心靈,還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