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崙水圳恬謐的邀約

作者 : 行山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水圳,農業的血脈,滋養了土地上的作物及人民。工業興起,農業式微,不變的是,水圳仍默默負擔著輸水的責任。炎炎夏日,順水圳而行,藉此一消酷暑外,還能品味先人留下之智慧結晶。

尾崙水圳因流經陽明山東側的尾崙山山腰而得名,而它的另一個名稱為「狗殷勤古道」,是因為尾崙山的山形像是趴著睡覺的狗,至於由那個角度來看,似乎很難端詳出來。

聽蟬鳴,看蜻蜓

旅人的行程由仰德大道上的陽明教養院站開始,沿著莊頂路前進,周遭的氛圍逐漸休閒,不到一百公尺的路程,夏日蟬鳴已經壓過了機械化的車輛聲。漫步前進,映入眼簾的是一座跨足溪谷的橋樑,行經期間,彷彿穿越一面無形的高牆,路旁的菜圃、歇息的蜻蜓,將整個氣氛帶入另一種恬適境界。

旅人尚溫存遠離塵囂的愉悅,再發現安適獨立於城市之外的聚落,心情更顯悠閒,而一旁的廟埕還維持著原有的功能,眼見三五成群的農人正準備上工,在市區繁忙的腳步,來到這裡不禁放慢許多。

馬路盡頭為社區入口,一旁的英文告示牌可以看出外籍人士在社區裡應占有一定比例。進入社區前,禮貌性地與守衛點頭示意,那廂善意微笑地回應,似乎說明已熟悉穿著登山裝備來往的遊人。

沿著大樹旁的階梯往上走,尾崙水圳在這裡短暫地露出地面。再往上走,柏油馬路的盡頭,水圳隱身於路旁,每隔一段距離會有一個鐵製排水孔,俗稱水溝蓋。在興築之時,水圳大概沒想到有朝一日竟會穿上這醜陋的水泥外衣吧。

走進人家後巷?

路旁圍牆上釘著山友前輩的指示牌,不是熟門熟路的人,應該會懷疑走進的是人家的後巷,在這裡又浮出地面的水圳,也引導旅人繼續前進。而這一路也真像是人家的後巷,跨過水圳,走上階梯,就能走入私人的後院。遺留一旁的洗衣鬃刷,或許在不久之前,還陪著婆婆媽媽們在這裡聊是非呢。

離開住宅區,一側的山坡仍在耕作,這也是水圳流域上較大面積的農地。水圳在這裡隨著山勢轉了個大彎。彎道盡頭的大樹下,也是農人遮陽休息的所在,一旁的水槽雖然已經淤積,仍可看見當初先民的智慧──將流速較快的水引出到減緩水流的水槽裡,方便了居民的取水。

入山林,輕鬆行

透過林間,山下的馬路車潮逐漸增加,大概沒有多少過客會發現山腰樹林裡有著一條水圳日夜不停地流動著。隨著地形,水圳逐漸離開山下的塵囂,也將旅人的足跡帶入山林內,朝陽也被樹梢切割,樹蔭下的清涼,來自微微山風。大致沿著等高線開挖的水圳,讓旅人一路行來相當輕鬆。

一旁的小土地公廟見證水圳的歷史,也庇佑著來往行人。走過跨越溪上的公平橋,也離開了一路相伴的尾崙水圳,在踏上一連串的階梯後,對面山谷裡的大型碟型天線群轉移了旅人的目光,這裡是北台灣主要的衛星訊號接收站,古老與現代就隔著溪谷互相陪伴。

步道的出口在民宅旁,並沒有指示告訴人們這裡有著一條隱匿的水圳步道。這樣也好,或許尾崙水圳才能避免因為過度的人為介入而失去它原有的風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休二日的星期六,往陽明山上的公車擠滿了上山的遊人及登山客。容易親近及多樣組合的登山步道,使得陽明山的步道系統成為台北市民眾的重要休憩據點。
  • (大紀元記者宋順澈台北報導)淡水地區名勝古蹟很多,為了將這些具有文化特色、古蹟歷史、私房景點、深度旅遊、木工家俱等這些具有文化價值的東西做一完善的保存與推介,古蹟博物館花了多年的時間搜集、編纉、校正,保存這些輝煌的古蹟歷史,讓來淡水的旅人、觀光客在參訪之餘,也能夠看到前人走過的足跡!
  • (shown)到光復糖廠吃冰,至溼地觀鳥、賞蓮, 看看阿美族人生態捕魚工法“「Palakaw”」, 走一遭馬太鞍部落,定能讓你大開眼界。
  • 巴黎聖母院八座新的大鐘和第九座最大的老鍾(Le grand Bourdon Emmanuel)將於3月22日17時九鍾齊鳴,慶祝850歲的聖母院又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 陽明山竹子湖步道早年往來北投要道,因公路開通逐漸失去功用,完整的路線被公路切割成南北兩段。
  • 3月迷櫻花、4月迎媽祖,似乎已成為春季的「例行公事」。那5月呢?應該就是「賞雪」了。俗稱5月雪的油桐花季,在台北土城、苗栗三義等著名景點都造成人潮。不想在似菜市場般的環境下賞雪,就跟隨旅人的腳步,來到霧峰桐林花廊步道體驗淳靜的感官之旅吧!
  • (shown)足具紀念價值的羅東林業文化園區, 林木、步道與老火車頭的搭配恰如其分。 園內地勢平緩易行,常見爺孫相伴漫步其中, 是老少咸宜的休閒佳境。
  • (大紀元記者張妮法國報導)法國里昂市國際酒店、餐飲、食品展覽(SIRHA)1月26日上午開幕。這個展覽每兩年舉行一次,是一次難得的飽嚐法國乃至國際美食的好機會。在展會開幕的那天,記者遇到了來自中國的羅先生和他的兩位隨行。
  • 遙望山壁,數個由石窟鑿成的天然廟宇隱約在目,走近其中,陪伴著青燈古佛的出家人,加深了遊子對入山修道的認識與想像;腳下所踩的古老石道刻劃出歲月痕跡,樹梢上幾許蟬鳴風聲訴說著此間的清幽與忘塵,這兒時印象的獅頭山,一直埋藏心中令人難以忘懷。
  • 洲書院位於福建漳州薌城浦南鎮的松洲村,創立於唐中宗景龍二年(公元708年),為「開漳聖」陳元光之子所創立,距今已有1,300年歷史,被稱為「八閩第一書院」。據史料記載,松洲書院可謂中國最早書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