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太原五百完人」

作者:張芸

「五百完人塚」(攝於1971年,照片由柯錦良先生提供)

  人氣: 187
【字號】    
   標籤: tags:

山西人,尤其山西太原人,成千上萬人忘不了民國38年──1949年4月24日「太原陷落」的悲痛與恐懼。

筆者那時在台灣花蓮,當看到中央日報的頭號標題「太原陷落」,心中不安,恐懼萬分。原來我從1948年夏天離開太原,跟家父星齋翁一直保持通信,但是,漸漸也越來越疏了,到1949前半年,幾乎音信斷絕,因為共軍圍攻太原,漸已迫近城牆,太原幾成「孤」城一座。當時,閻錫山剛飛去南京,向蔣介石要求救兵,事畢,他要飛返太原時,機場卻已關閉,無法降落。

山西代主席梁敦厚(字化之)、警察局長師則程,預備慷慨赴義,率領部下,跟太原共存亡!

師則程局長是先打死自己的妻小,然後率領部下,在餐廳,飲烈酒,集體舉槍自殺,轟轟烈烈,慷慨成仁。

據了解,閻錫山教導部下:活著不見共產黨,死了也不見!我想梁化之先生在最後時刻可能吩咐衛士:我馬上得要「走」了,等我嚥了氣,就用汽油把我燒掉。因而解放軍進城以後,並未發現梁化之先生的遺體。部分士兵進入太原綏靖公署花園的地下室搜尋屍體,只在一堆殘渣裏面找到他的一顆水晶圖章以證明山西省代主席──梁化之先生確已死難。

那次戰役,壯烈成仁,起碼五百餘人,在台灣的國民黨稱「太原五百完人」,在台北圓山興建了一座「太原五百完人成仁塚」。多年來,每年四月二十四日,由台北市政府舉辦紀念聚會。筆者參加過幾次,莊嚴肅穆。我曾看見「家屬上香」時,一個中學生模樣,身高體壯的年輕人,虔誠上香,後來知道那是梁化之先生公子梁安仁。他後來從台灣政治大學畢業,如今也耄耋老人了,在紐約免費教人打太極拳,做晨操,曾獲無數獎狀。我兩都是山西人,他原籍是定襄縣,我是五台縣,因為同鄉關係,已成莫逆。

後來,我從台灣飛來美國,在1978年冬天,從美國返回老家太原。據我哥哥說,城破前,大約一週左右,我們全家,躲在地窖裏面,以防炮彈,吃住都在裡頭。 那天,1949年4月24日,早上大約10 點鐘,炮聲漸稀,最後一點聲音都沒有了,靜得有些可怕。不久,有人輕敲大門(我家是四合院),家人判斷是解放軍進城了。家人當中,都是老弱婦孺,我哥哥只好硬著頭皮去開門。他怕來人不善,一開門,就捅他一刀,所以,他用手一拉開大門,很快躲在門後。

「老鄉,別怕。」

「嗯……」我哥哥應了一聲。

「這兒,只你一個人嗎?」

「我們一大家,都在地窖裡頭。」

「快叫大家都出來吧。」

頭幾天,頭幾個月,城裡沒炮聲、沒槍聲,老百姓反而覺得怪怪的,因為他們聽炮聲、槍聲太久了。最早可以追溯到民國34年(1945) 日本剛剛投降,閻錫山的軍隊一邊返回太原,一邊在城外構築工事,碉堡,戰壕,到處可見。閻氏甚至「收編」日本軍隊,改穿中式軍服,吃白米飯,以備跟共軍做殊死決戰。

後來,老百姓漸漸恢復正常生活。如今的太原是高樓大廈,公共汽車,四通八達。當年的「戰爭」景象,淡然無存了。

由於兩岸關係的改變,聽說台北圓山的「太原五百完人成仁塚」也雜草橫生,荒蕪已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的「老爺」車最近又出毛病了。事實上他還不夠資格稱「老爺」──才11歲啊!
  • 回家途中,看見一個修車行正在開門。那時車不多,我一個急轉彎,開到裏面。 修車店的名字叫首都修車廠,一個穿藍色修車制服的大個兒向我走來:「我可以幫忙嗎?」
  • 【生活隨筆】也瘋一次籃球
  • 那次跟葛林見面,餐會上談了很多關與閻錫山的事績。葛氏是學者,研究深入,態度客觀,使我對閻錫山有了更深,更客觀的瞭解。
  • 近來,大家都瘋林書豪,我呢?
  • 一開頭,是一張相片,一頭母老虎,頭枕石階,睡得很沉,身上倚著睡著的三頭小豬,身上裹著「虎皮背心」。
  • 我在美國住了四十多年了。今天出門,列了四件該辦的大事,有的順利,有的不順利,但都成功了,可謂一天闖了四大關。
  • 孩子們,又叫,又跳,像中了頭獎。最後大家吃過晚飯,去海邊泡了一會海水,我甩了幾桿,沒魚上鉤。那一晚大家都睡得很甜!
  • 67年以前,法國政府決定頒發軍人最高榮譽十字勳章給美國轟炸機駕駛員容泰若,可是陰錯陽差,容泰若匆忙從法國返回美國,脫下軍衣,改做生意,把「勳章」幾乎忘得一亁二凈。
  • 天有不測風雲,平安過了35年,水管出問題了。市政府的查水錶技工告我:「問題大概是院子裡的水管或者屋子裡的水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