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大衛 ‧喬高:尊重人民意願 立即停止迫害

3月14日,「真、善、忍」國際美展在澳洲首都坎培拉的國會大廈首次展出。正在澳洲訪問的前加拿大資深國會議員、人權活動家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來到畫展。(攝影:袁麗/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3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袁麗澳洲坎培拉報導)3月14日,在澳洲首都的國會大廈內,「真、忍」國際美展在國會大廈首次展出。正在澳洲訪問的前加拿大資深國會議員、人權活動家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來到畫展,並與澳洲的部份參議員、聯邦議員見面。「真、善、忍」國際美展中的幾十幅作品講述了修煉法輪功後修煉者身心巨變的故事,以及他們在中國被迫害的事實。

其中的作品「活摘器官」所表現的內容,正是大衛‧喬高此次來到澳洲的主要目的,他希望澳洲政府和人民都能夠一起制止這場迫害和「活摘器官」的暴行。當天,大衛‧喬高在接受《大紀元》記者的採訪時表示,法輪功團體從來沒有對這麼殘酷的迫害還以暴力。他們一直以來依照他們的信仰原則做事,非常有尊嚴。他們只是要求停止迫害,美展中就反映了這點。

「真、善、忍」國際美展中的作品「活摘器官」(攝影:袁麗/大紀元)
「真、忍」國際美展中的作品「活摘器官」(攝影:袁麗/大紀元)

「真、善、忍」國際美展在澳洲國會大廈首次展出

記者:您如何看「真、善、忍」國際美展第一次在澳洲國會大廈內舉辦?

大衛‧喬高:事實上,國會大廈是澳洲的心臟。現在正值坎培拉建為首都100年。對我來說,《自由中國》電影這時在這裡上映,「真、善、忍」國際美展在這裡舉辦,這真是太好了。我希望,國會裡所有的黨派都能夠注意到這一點,能夠作出決定,要為這個問題站出來。這個問題就是,那麼多的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受到了殘酷的迫害。

古特曼(Ethen Gutman)在編寫的《國家掠奪器官》一書中估計,從2000年至2008年,有六萬五千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死於活摘器官。據大衛‧麥塔斯和我估計,2000年至2005年,有四萬一千五百例器官移植。我認為那個六萬五千個活摘器官的數字可能是相當準確的。而且,事實上,我們知道在這些人中,大多數都沒有犯過任何的罪,沒有庭審、沒有聆訊、沒有律師……他們就是把這些人從勞改營中抓出來,把他們的器官取走。這樣的話,另外一個人也許在中國、也許在國外,就可以獲得一個新的心臟、肝臟……而這樣的結果是,被摘器官的人往往是很年輕的人,就這樣死了。在「真、善、忍」美展中,有反映這個問題的內容。

我希望澳洲的議員們,不論是聯邦的,還是各省的,能夠通過立法制止澳洲的任何人前往中國接受這樣的器官移植。我知道很多人說:現在從澳洲各省去中國作器官移植的人數並不多。但是要知道,不管是一個人、十個人,還是甚麼別的數字,那也一樣是殺人……人們從澳洲任何一個省出去,去中國做器官移植,就像是去柬埔寨的殺人場。在柬埔寨,當時波爾波特的殺人場。在中國,當然有所不同,但是事實是一樣的。法輪功學員、良心犯,被摘除了器官,被殺了。澳洲將作為一個整體,站起來說,這不應該發生。加拿大人、澳洲人,或者來自任何一個珍視生命尊嚴和法律的國家的人們,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去中國去獲取器官。

澳洲立法制止活摘、走私器官會在世界樹立典範

記者:此次澳洲之行是為了讓澳洲人能夠瞭解在中國大陸所發生的活摘器官嗎?

大衛‧喬高:是的,此行就是想要表達對舒布瑞傑(David Showbridge)所提的修正法案的支持。我必須聲明,我來這裡不是來支持David Showbridge這個人的。我也不是綠黨黨員。但是我支持他在提案中的原則和道理。他說的很清楚,他希望與其它黨派的議員一同對這個提案負責;他希望其它黨的人可以對提案提出意見,把提案變成一個跨紐省所有黨派的提案;希望類似的一個法案也能夠在澳洲其它的省得到通過;希望也能在澳洲聯邦得到通過,作為對現有法律的補充。

有人說:這是沒有用的。不,它會有用。如果你禁止商業性的器官走私,那麼澳洲這裡的任何一個人就不會去中國尋找器官了。就象在以色列2008年立法禁止器官移植旅行以來,沒有一個人去中國做器官移植。因此,你是可以制止這件事的。那麼,澳洲可以作為世界的一個領頭人,因為她有道德的立法、人性尊嚴的立法,就像她在其它很多領域在世界上居於領先地位一樣。

記者:如何才能制止活摘器官?它是跨越黨派的議題,或者說這不僅僅只是哪一個黨派應該關心的問題?

大衛‧喬高:這是所有黨派、希望也是所有國會議員的事情。有人跟我說,如果我們通過這樣的一個法案,中國就不再買我們的煤了。我記得剛剛來參觀美展的一位議員說:要停止媒體上的說辭:因為立法禁止澳洲人前往中國做器官移植,中國就不會再買我們的煤及其它東西了。會這樣嗎?我想說,兩三年前,我到過加里波利(Gallipoli,第一次世界大戰澳洲與新西蘭大量士兵陣亡之地),我見到成千上萬的墳墓,這進一步讓我確信,「畏懼」不僅是對澳洲人的一個詞。那些說這些的人、或者會怕讓北京不悅的人們,他們不懂得澳洲,不懂得中國。

一個又一個的例子證明,當你站出來,依據普世價值與原則來反對中共政權的做法時,中共就會後退。我想起了捷克斯洛伐克總統哈維爾,他現在已經過世了。當時,他同意讓達賴喇嘛去布拉格。他被告知:他如果這樣做,捷克斯洛伐克就不會再能賣給中國任何一種東西。當然,哈維爾一直說:達賴喇嘛要來的。達賴喇嘛果真去成了,他的此次訪問很成功。我認為,達賴的此次訪問一點也沒有影響了捷克對中國的出口。

我自己的國家加拿大,我們的總理在2008年以後,一直在提倡加拿大的價值觀,在中國政府面前為加拿大的價值觀挺身而出。人們說:啊,你們的出口將會受到影響了。我知道,在我們的總理對中國說了我們的政策不會取決於你們的錢,或是你們的「貨幣政策」,僅僅幾個月之後,加拿大一家最大的公司與中國簽下了有史以來最大的貿易合約。對此問題挺身而出會影響澳洲出口的說法其實是站不住腳的。這個世界將會敬仰澳洲,中國政府不會停止買澳洲的任何東西,澳洲應該盡其可能把自己的頭抬得比現在更高。

記者:因此不僅是中國人,其實全世界的人們以及各國政府都要戰勝恐懼以及克制對利益的追求,是這樣嗎?

大衛‧喬高:我們不會看到對利潤與收益有任何影響的。當然,對出售器官所獲的利潤除外。中國政府,中國的一些收益將會受到影響,因為澳洲人不再去中國買器官了。但這不會影響任何公司、任何生意人的利潤與收益,包括澳洲人的收益,絲毫不會受到影響。

中共政府參與「活摘器官」罪行令人髮指

記者:我曾經遇到有人問我:在其它國家也有非法摘取器官的罪行發生,比如:印度、菲律賓、巴基斯坦等國。

大衛‧喬高:是,不幸的是這是真的。但是區別在於,在一些發展中國家,人們可以去買一個腎臟,一個腎,他們付很多錢。賣腎的人健康最終會受到影響,但至少他們還活著。在中國,所有被摘了器官的人們都死了,他們的屍體被焚燒掉。

記者:許多人都在問為甚麼「活摘器官」在中國持續了這麼多年,而且還在繼續?

大衛‧喬高:器官活摘始於80年代,當抗排斥藥物問世後。人們說,希特勒沒有做過這樣的事。當然我們不知道他腦子裡想過沒有,但是事實上,在1930年代和1940年代,還沒有抗排斥藥物。實際上(在中國)他們從被判死刑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他們是被殺掉的。人們忘了,在中國,有68項還是58項被判死刑的罪行。五年前,中國的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承認了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

昨天,我聽說他曾經被悉尼大學授予榮譽教授。有一個採訪,他說他一年做了百多個肝臟移植。,一年之內這百多個肝臟是從哪裏來的?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作為供體?他們為此被虐殺,他們沒有犯任何罪。悉尼大學如果給這樣一個人任何的榮譽學位,榮譽教授的頭銜,讓我吃驚不小。榮譽給了這樣一個人,這太駭人聽聞了。這個人通過殺害無辜的人從而他可以有一個所謂的器官「捐贈者」而贏得自己的榮譽。我希望這是錯的,但它真的是事實。我在想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竟有澳洲的大學可以做出如此之事?

記者:有人問你和大衛‧麥塔斯也許也都是修煉法輪功的,不然為甚麼你們會這麼努力地去調查「活摘器官」呢?

大衛‧喬高:大衛是猶太教徒,我是基督徒。大衛‧麥塔斯是研究納粹大屠殺的學者。在這個世界上,在這件事上給予幫助的人們,他們很多都是信仰猶太教的。他們提供幫助,是因為他們看到了這件事與希特勒的猶太大屠殺的類似性。有人說:你不能這樣比。六萬五千人被活摘器官而被殺,希特勒的猶太大屠殺或許殺了六百萬。當然,這裡有不同,我們都知道。但是,對待人的原則,把他們視為只是一團器官、組織、骨胳等等,這與納粹德國是一樣的。這就是在中國所發生的,發生在21世紀的今天,令人髮指。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做?因為我們認為這樣可以制止惡行,我們應該不停地繼續告訴人們要停止(虐殺),而且會有很多很多的其他人也會努力讓惡行停止。

活摘器官的罪行還在繼續 沉默即是對迫害的支持

記者:就像西方文化中有這樣一句話,「保持沉默不是中立」?

大衛‧喬高:其實,不止如此。沉默是在幫著迫害者。在中國,在東歐,共產統治時期,沉默一直在贊成、是有利於統治者的。有良知的人們,在澳洲,我知道有很多很多這樣的人,包括今天來看美展的議員們,他們都這麼想,他們要站出來,為這個問題主持正義。我讚賞他們。比如今天下午來到的一位議員,他說:是必須要為這事挺身而出,擔當起來。

我知道也有人說,你為法輪功被虐殺而發言,將會失去一些選票,但我已經代表人民27年了,我的選民中很多是來自於中國。我認為我在這事上不能站出來的話,他們肯定會驚愕地無法接受。我很喜愛中國人,我認為通常對這件事兒關心的人們也會抱有同樣的態度。這是中共集團的所為,在中國,他們的民主合法性為零,他們所帶來的是更多更多的腐敗與環境污染。我要說的是,腐敗和污染有朝一日就會葬送中共政權。

記者:是哪些主要的原因導致「活摘器官」的罪行還在持續?

大衛‧喬高:我認為因為江澤民在1999年7月,發起(了對法輪功的鎮壓)。這涉及到很多很多的錢。一個人,如果賣他的身體部件的話,價值50萬美元,或許現在值更多錢了。這些錢進入了醫生、護士、軍隊、監獄那裏,這些人們參與了這件事,他們有利益,要讓這件事繼續下去。我知道,中國政府宣佈要在五年內停止。但是在這期間,有多少萬的法輪功學員要被殺害?也許在5年內會停止,但是我們不能夠再等5年了。我們要求的是馬上就停止,本來就不應該開始,在這個世界開始知道這件事的那一刻就應該停止。

現在,對這件事世界上那麼多國家、那麼多政府都已經知道了,我認為中國政府應該立即停止。對其新的政府,這將是一個很好的開端、一個好的信號。告訴人們他們將停止這種對人性的犯罪,這也是一個機會。我希望他們能抓住這個機會。如果他們這樣做,我將比任何人都更稱讚他們。但是,如果他們說我們要保持讓解放軍高興、移植醫生高興,他們就會與江澤民時期的政府一樣,淪為一群惡棍,道德惡棍,他們終將被中國人民所唾棄。中國人民知道他們在做甚麼,在觀察他們在做甚麼。這是他們的機會,表明他們尊重人民的意願、尊重人性尊嚴。他們應該現在就做,而不是將來,等到五年後。

(責任編輯:簡玬)

評論
2013-03-20 9: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