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名氣功愛好者到堅定的佛法修煉者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

我出生於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初,十幾歲時正趕上《少林寺》、《霍元甲》等影視作品熱播,這些武俠作品給我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懵懵懂懂的也想成為一個濟世安民的「大俠」。那時常和伙伴們一起「舞槍弄棒」,但真正接觸氣功,是在上初中二年級之後。

初二時,我從農村的學校轉到縣城最好的中學,住在大姨家裏,和大姨家的表弟在一個班。表弟非常喜歡氣功,家裏有許多氣功雜誌和各種氣功資料。學習之餘,我們經常沉浸在氣功書中。那時對氣功了解很少,看的氣功書又是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甚麼硬氣功、健身氣功、治病氣功、輕功,感興趣的就比劃比劃,照書刊上寫的練一練。

雖然這樣胡亂練,也越來越感到氣功是真實不虛的,而且裏面還有更高深的東西。在習練的過程中,有些功法會告訴你,練一段時間後,會有甚麼樣的感受,出現甚麼樣的狀態。在煉功過程中,有許多時候,確實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那種感受,也出現了那樣的狀態。在我們上高中時,大姨和母親身體多病,常找一些氣功師給看病。氣功師治病的方式和他們的功夫真是令我目瞪口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只是別人對我說,當時的我是決不會相信的。氣功師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哪裏有病;在身體上抓幾下、拍打幾下,就能使一些小病痊癒或使大病得到緩解;坐在屋裏就可知道幾十上千里外的某人穿甚麼樣的衣服,在幹甚麼;還知道身體有病有時候是因為有「附體」;有的氣功師還可以去天堂和地獄……

在高考後,我和表弟一起參加了一個外省的氣功班。一天,我對表弟說:「沒想到,我們受了共產黨這麼多年灌輸,一天之間,發現共產黨的無神論是不對的,它所批判的所謂 『迷信』的東西都是真實的。」現在想來,那時的思想也不是一天就轉變過來的,是在幾年的練氣功過程中,和氣功師接觸的過程中,大量無可辯駁的事實一點一點的改變了自己的世界觀。只是在交談的那一刻,我們才明確的知道,共產黨的無神論在我們的心中徹底傾覆了。

心裏明確知道神佛存在後,便有了求仙了道之心。一些氣功書中也隱晦的傳遞著修煉的信息,但也只是要煉功人重德,但何為德?怎麼重德?卻很少提及。看的氣功書越多,越覺得在氣功中很難找到真正修煉的東西。親眼看到口口聲聲講煉功要重德的氣功師,他帶的人的所作所為卻與有德相去甚遠,更多的氣功師只為掙錢。哪裏是淨土啊!有時也會想,要有個師父帶我修煉該多好。

就這樣在尋覓中走過了四年的大學生活,各種各樣的氣功也在練著。現在想起來都可笑,從初中二年級到大學畢業,在求學的九年中,斷斷續續的各種各樣的氣功練過幾十種。這九年還一直沒停。由於時間和環境的關係,那時經常在放寒暑假時「突擊」煉功,一週裏常常是一、三、五練某一種功,二、四、六練另一種功,週日隨機的再練別的甚麼功,一個假期能練上三、五種氣功。

大三的暑假,回家看到了一個氣功師給我大姨的一本《法輪功》。那個氣功師還說他參加了法輪功的學習班,法輪功如何好,法輪功師父功夫如何高。我很快的看了一遍《法輪功》,覺得書中說的真的很好,講了許多所有氣功師都沒有講的東西。於是也想學法輪功,但看到書中要求煉法輪功要專一,不能再練別的功,便很可惜的放下了,錯過了機緣。

九四年大學畢業,暑假回家發現母親和大姨的身體都奇蹟般康復了。原來,母親和大姨還有家裏的幾個親屬,在四月份參加了長春的法輪功學習班。談到去病的過程,母親興致勃勃的和我說:「那幾天,你大姨的心臟病犯的正厲害,坐車去聽李老師講課時,根本不敢坐在座位上,只能手把著前面的座椅靠背,半蹲著撅在車上。學習班上的一天,李老師說,現在給大家清理身體,讓學員都站起來。只見老師一揮手,當時我就覺得一股涼風,身體馬上輕鬆了,渾身的病都沒了。你大姨的心臟病也馬上好了。」我非常清楚母親和大姨的身體怎麼樣,母親由於積勞成疾,滿身是病:慢性胃炎、血稠、咳血、低血糖、乙型肝炎、類風濕、輕微心臟病;大姨有嚴重的心臟病、肝囊腫、神經衰弱等。這些現代醫學束手無策的頑疾,就在李老師揮手之間無影無蹤。彈指間,十八年過去了,母親和大姨沒有吃過一片藥,身體還是棒棒的,而且,許多人都誇她們比同齡人年輕,不顯老。

在母親的帶動下,我開始修煉法輪功。越煉越覺得法輪功了不得,越煉越覺得法輪功就是我這些年所要尋找的修佛修道的大法。尋尋覓覓近十年,終於找到了師父,終於走上了修煉之路。師父在講法中具體講到了人重德才能修煉上去,法輪大法弟子要做一個最好的好人,遇事為別人著想,別人對自己不好了,要看看是不是自己哪裏不對了,不要和人家一般見識。師父的講法就像清泉一樣,慢慢洗淨了自己那顆被世俗污染的心,明白了人到底怎樣才能修煉上去。師父在講法中也講到了修煉中會出現的一些狀態,許多都親身體驗到了:感受到了法輪的旋轉,…煉功時有時也會看到另外空間美妙的景象,有時煉功時會覺得自己變得非常高大,身體像鐵鑄的一樣緻密……。

寫到這裏我還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師父在講法時談到,由於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是純正祥和的、慈悲的,有許多小動物喜歡這個場。我有一段時間,晚上在單位辦公樓後的一片小樹林中煉功。煉了幾天後,總覺得煉功時附近好像有甚麼東西。一天,正在煉法輪樁法,感到有甚麼東西爬到腳面上來,當時人一驚,從地上跳了起來,同時睜開了眼睛。當我腳落地後,有甚麼東西「啪」的摔在地上。仔細一看,原來是個大老鼠,他落到地上後,好像知道我不會傷害牠,並不急著走開,慢慢的爬到不遠處。當然,從那以後,我便不到那煉功了。

回想自九四到九九年「七﹒二零」那彌足珍貴的五年自由修煉時間,覺得自己真的太幸運了,了悟了生命的意義,看到了生命的希望,就好像大海中飄盪的小船,終於看到了陸地,暗夜迷失的孩子,看到了家中溫暖的燈光。有機緣得此大法,三生有幸。

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黨開動所有的國家機器,瘋狂的迫害法輪功,當時覺得天都要塌了,局外人是很難想像那時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壓力的。最初的那幾天,就感到好像自己的靈魂被人生生抽走了一樣。走在街上,一切都是那麼的遙遠,一切都和我不相干,好像思維都停滯了,又好像真切的理解了甚麼是「行屍走肉」。我痛苦的思索著,法輪功錯了嗎?沒有!修煉錯了嗎?沒有錯!我知道,我要堅定的修煉下去,不管將面對甚麼!

彈指間,十三年了。十三年中,有多少大法弟子鐵窗中受盡折磨,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迫害失去生命,有多少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妻離子散,有多少大法弟子被滅絕人性的活體摘取器官,又有多少大法弟子依然堅定的走在修煉的路上、救度眾生的路上。

也許有人或同情或不解或鄙夷的問,你們這麼做到底是為甚麼?

在單位裏,所長找我談話說:「我是信佛的,我理解修煉的事,但是你們為甚麼去上訪啊,不可能所有人都說你好,你看咱單位也有說我不好的,我不會去找他。」我說:「所長,單位裏有人說你好,說你壞,這都是正常的,你當然不會去找他,但是如果是廳裏下文件說你不好,而所有的不好都是不實的,是造謠誣陷,我相信你也一定會去廳裏解釋,而且會要求廳裏為你澄清事實,還你清白。同樣,法輪功自傳出之日,就有很多人說好,也有人說不好,這也都是正常的,但是現在政府說法輪功不好,而所有的不好都是造謠誣陷,那您說我們不該去上訪嗎?」

在勞教所中,警察對我說:「小胳膊還能擰過大腿,共產黨甚麼事幹不出來,說個不煉,寫個悔過就出去了,願意煉自己在家煉唄。」我說:「我們是修真善忍的,不能說假話。我師父治好了我母親一身的病,老百姓還講『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們怎麼能反過來寫甚麼悔過,以怨報德呢!就比如說你救過我,當你受難的時候,我不但不報恩,反過來伙同別人落井下石害你,那你覺得我是個好人嗎?應該那樣做嗎?」

在路上,當跟路人講退出中共邪黨,三退保平安時,對方說:「你們這是參與政治,跟共產黨對著幹。」我說:「我們沒有參與政治,也沒有與共產黨對著幹,只是告訴你一個事實。貴州平塘縣斷裂的巨石壁上天然生成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這是天意,也是對世人的警示。就像我們看到一條船快沉了,我們告訴船上的乘客快下船,是與船長對著幹嗎?我們只是在叫人趕快脫離險境,是在救人。」

這就是我的回答,也許說的不那麼周全,但這是我的心聲。我只是在行使著一個公民的基本權利,我只是在說著一個正直的人該說的話,我只是按著師父的要求在大難前慈悲的喚醒眾生。

我知道,我一定會堅定的在大法中修下去,一定會謹記師父的告誡,不懈怠,不放鬆,在危難來前一定要喚醒世人,使可貴的中國人清醒過來,看清中共邪黨的謊言,退出中共,走出人類歷史上的最大劫難,擁有光明和未來。

十八年中,為修煉中摔跟頭,給大法抹黑流過痛悔的淚;為不嚴格要求自己,沒達到大法的要求流過傷心的淚,但流得最多的是感恩的淚。想到師父的慈悲苦度,想到師父的無量慈悲,經常讓我淚流滿面。有時走在街上,看著來往的人流,心中常常充滿自豪和喜悅:「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我有世界上最偉大、最慈悲、最了不起的師父!」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零零四年三月,住在鄰村的女兒送給我《轉法輪》,但因為農活忙沒來得及讀,但是三月五日起連續三天下大雪,到屋外幹不了甚麼。我想起了女兒給我的《轉法輪》,雖然沒有多少文化,但是我一連五天讀下來《轉法輪》,這樣,我就得了珍貴的法輪大法。
  • 我是一名醫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親身見證了得法輪大法後丈夫的身心變化。丈夫得法前患過肺結核、胸膜炎、咽喉炎,身體經常感冒。自修煉至今沒有用過一次藥。雖然有過幾次較重的症狀,但沒過幾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種超常的力量,否則人是無法抵抗的。
  • 作者是中國大陸南方某偏僻山村的農民,今年四十三歲,一九九六年有緣有幸得遇法輪功後,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蹲過大牢的惡人、浪子歸正為家人、村民都稱讚的好人。
  • 「真善忍」這個信仰改變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煉前截然不同。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知道,我們痛苦、抑鬱、有暴力傾向、心胸狹窄和狂熱都是因為我們對宇宙法理的因果關係知道得越來越少,相反的由於無知和無神論使我們不斷地背離宇宙法理。把對「真善忍」堅定的信念作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礎,我天天努力做到對己對人真誠、寬容、恭敬有禮、有責任心、不自私。
  • 亞伯拉罕•湯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師。他從小生長在一個美國天主教家庭中,沒有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對於生命的目的存在著許多疑問,也對佛家、道家和東方宗教的內容很感興趣,他看過一些佛教的書,卻沒有產生共鳴。此外,他還常常看到,在兩眉的中心有一種很大的眼睛看著他,這令他非常驚奇不解,這隻大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不斷地追尋,探索……直到修煉了法輪大法後,他才獲得了解答。
  • (shown)(續上) 「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因此,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他在大陸的工作讓他發現那裡環境非常惡劣,「道德非常淪喪,如果沒去經歷這一遭,長期以來對中國大陸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誘惑,產生的憧憬與夢想是不容易清醒的。」離開後,他接上了緣在台北參加了「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如願成為法輪大法修煉者,內心強烈的震撼與觸動無與倫比,「我能不能搭上這班車?錯過這班車可能就失去千萬年難逢的機緣了。」而且秉持「先他後我」精神開創事業另一片天…
  • 學業、事業、愛情都得意的年輕董事長莊嘉元於三十歲出頭開始修煉法輪功。為甚麼會修煉法輪功?他答道:「因為真、善、忍實在真的很好!」…有次回台灣與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幾張做室內裝潢的工地照片給嘉元看,照片中有許多法輪,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遊,遊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親自拍攝到很多法輪,而且感覺越照越多,「哇!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轉念不停:「如果《轉法輪》裏面講的這些都是真的話,如果我錯過這個修煉的機緣,那真的會遺憾終身。」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 化療徹底擊垮了我的身體,快兩年了我才勉強撐著正式上班。…一位部主任覺得我人品還不錯,就讓我去他部門。他對別人說:就把她當「半個人」用吧。幾個月後,我喜得法輪大法。得了絕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誰能改變我的命運?當我捧讀《轉法輪》時,驚喜的發現書裏說要改變命運有兩條路,一條是不斷的做壞事,最後形神全滅。另一條路就是修煉。我想我一定得修煉,這是我生的希望。自修煉至今,驚喜一個接一個:身體康復了,心靈昇華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個字能表達我心中說不盡的敬仰與感動,那就是:佛恩浩蕩。
  • (shown)自己在絕望地準備好遺書下,無意中得到一本《轉法輪》…,從開始的只修心性不煉功,到後來認識到,師尊傳的是性命雙修功法,性命雙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煉,否則就不是真正的法輪大法弟子。這樣就真正開始了自己的修煉路程。在中共邪惡謊言中,現在還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輪功,從而有意無意起到迫害和傷害法輪功的作用。我想說,通過法輪功的修煉不僅僅是使我的身體痊癒恢復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淨化昇華,知道了我們人活著的真正目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