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謊言戳穿 「六四」中共士兵被殺的驚人內幕 (11圖)

目擊者披露,1989年「六四屠城事件」中,一名軍士長崔國政被化裝成工人和學生的軍人用鐵管等凶器打死,並被澆上汽油點燃。而中共謊稱,這是學生和群眾中的「暴徒」所為。吳仁華在《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一書也披露了中共軍警死亡的真實情況,戳穿中共謊言。(網絡圖片)

人氣: 559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3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綜合報導)目擊者披露,1989年「六四屠城事件」中,一名軍士長崔國政被化裝成工人和學生的軍人用鐵管等凶器打死,並被澆上汽油點燃。而中共謊稱,這是學生和群眾中的「暴徒」所為。

經過多年調查,1989年曾在中國政法大學任教的吳仁華出版《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一書,也披露了中共軍警死亡的真實情況,戳穿中共謊言。

軍警被殺的真相

吳仁華在《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一書中寫道:「關於軍警死亡的人數,官方的說法就發生了三次變化。在1989年六月初中共政治局會議上,當時的北京市委書記李錫銘做了一個報告,他提到軍警死亡人數是23人,其中武警10人,軍人13人。這是一個非常具體的數字。但是很奇怪,幾天後,當時的中共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市長陳希同受中共中央委託,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上作了一個關於北京動亂和暴亂的處理報告,報告中提到的軍警死亡情況反而變得很模糊了。他說軍警死亡數十人。緊接著,當時的國務院秘書長袁木在六月六號的記者會上連這個模糊的軍警死亡數字也不提了。他說軍警和群眾總共死亡了216人。就是說軍警死亡數字從具體變模糊,最後乾脆同死亡群眾混合起來。」

廣場上的學生向當局的直昇飛機揮舞拳頭和旗幟。(網絡圖片)
廣場上的學生向當局的直昇飛機揮舞拳頭和旗幟。(網絡圖片)

吳仁華表示,他自己為甚麼要研究軍警死亡的問題呢?這是因為中共政府在六四以後一直說,因為北京發生了反革命暴亂,軍隊才不得已開槍鎮壓。吳仁華對軍警死亡數字的研究結論是:軍警總共死亡了15人,其中有兩個武警。吳仁華分別列出了他們的軍銜、死亡時間和死亡地點。

[[1]]

五月二十日戒嚴後,北京市「全民截兵」。(網絡圖片)
五月二十日戒嚴後,北京市「全民截兵」。(網絡圖片)

15名軍警死亡的情況並不相同,第一種情況:三十八集團軍炮兵旅的6個士兵,在6月3日夜裡接到緊急命令,前往天安門廣場運送防暴器材,由於車速過快在翠微路路口翻車,結果油箱爆炸,無法掙脫出來而喪生。

[[3]]

北京市民堵截戒严部队。(網絡圖片)
北京市民堵截戒严部队。(網絡圖片)

第二種情況:第二十四集團軍少尉王景生,在1989年7月4日,也就是六四鎮壓一個月以後,在部隊巡邏途中突然病發死亡。他的死亡通知書上清楚地記載著心力衰竭是造成死亡的重要死因。他的死也跟暴徒沒有任何關係。

[[2]]

五月二十日戒嚴後,北京市「全民截兵」。(網絡圖片)
五月二十日戒嚴後,北京市「全民截兵」。(網絡圖片)

第三種情況:三十九軍政治部少校,宣傳幹事於景祿是被戒嚴部隊自己打死的。他是在1989年6月3日晚上跟著戒嚴部隊向天安門廣場前進的時候,中共軍隊受到了群眾的阻攔。作為宣傳幹事的於景祿急於想到天安門廣場拍攝清場照片,要對清場過程做一個記錄。由於他立功心切,不聽別人的勸阻,換穿了便裝,獨自向天安門方向前進,結果在途中中彈受傷,被群眾送到醫院後不治身亡。

[[10]]

向北京開進的戒嚴部隊的軍車被老百姓堵在了郊區.(網絡圖片)
向北京開進的戒嚴部隊的軍車被老百姓堵在了郊區.(網絡圖片)

目擊者:打死軍人栽贓學生

據大紀元早前報導稱,在「六四屠城事件」中,一名軍士長崔國政遭不明身份人員打死,並被澆上汽油點燃。中共稱,這是學生和群眾中的「暴徒」所為,並在隨後的宣傳片中以崔國政為例,掀起中國大陸不明真相群眾對中共鎮壓天安門學生的認可。

五月二十日戒嚴後,北京市「全民截兵」。(網絡圖片)
五月二十日戒嚴後,北京市「全民截兵」。(網絡圖片)

大紀元獲悉,在六四事件中中共軍隊陰謀製造了「偽案」,目擊者趙真(化名)目睹了戒嚴部隊軍士長崔國政被打死並被澆汽油焚燒屍體的過程。認為這是中共為了達到挑起軍人對抗議學生的仇恨,而有意陰謀策劃的。

目睹整個事件過程的趙真揭露,中共為了激化仇恨,派遣軍人化裝成工人和學生潛入廣場抗爭人群,在混亂中將軍士長崔國政用鐵管等凶器打死,並澆上早已用瓶子攜帶的汽油。化裝的軍警人員大約有7~8人,他們的行動動作完全是有準備的,動作凶猛迅速!下手是完全直接致命的!

趙真還表示,當時現場的人有100多人以上圍觀,但事實上大多民眾和學生手中沒有任何武器,更不可能有鐵棍、汽油之類非常「應手」的「裝備」!這一組「暴徒」的武器一看就是早有準備的,因為鐵棍的長度均為70~80cm長,他們迅速將崔打死並隨即澆上汽油點燃。趙真認為,打死崔的那夥人並非普通市民,更不是學生!普通人在自身生命安全沒有受到危脅的情況下,甚至受到危害的情況下都很難有勇氣去動手殺人。

士兵被騙執行六四屠殺

據一份維基解密(WikiLeaks)網站公佈的美國外交電文稱,一名曾參與1989年六四屠殺事件的共軍士兵透露,中共軍方當年確實曾下達格殺令,同時以士兵遭學生殺害為由誘騙奉調天安門的士兵開槍,造成上千名無辜百姓喪生。

這份由美國駐上海領事館於1990年3月26日建檔的電文表示,一名領事館職員在返回位於浙江省農村地區的家鄉時,聽一位同村的母親轉述其從軍的兒子親身經歷的六四屠殺事件。電文引述這名母親的話說,她的兒子是第38軍的士兵。1989年6月4日,其子與戰友原本在天安門廣場的東南隅朝空鳴槍示警,後來軍隊中傳來口信說,他們有100人失蹤,據推測已遭學生們殺害。該軍隊迅速清查人數,確認少了100多人。

電文說,該士兵與戰友對此感到相當不悅,以致於接到上級的開槍命令時,他們啟動機關鎗朝前方的人群掃射。當此一暴行結束時,有超過1,000人死在街頭,他們幾乎都是一般的平民。士兵們隨後以汽油焚燒屍體,後有直升機將屍塊運走。

電文稱,儘管被威脅取消獎金,該士兵還是堅持回鄉探望母親,並於1989年9月被准假離營。他母親聽到他口述當天的屠殺事件後,強迫他連續20天到附近的教堂告解,請求赦罪。該士兵相當痛苦,他完全沒想到原來被告知已失蹤的100名戰友,後來全都出現了。他覺得被欺騙,進而對手無寸鐵的平民開槍。

江澤民是六四血案的元凶之一

大紀元曾報導,《天安門文件》中英文版分別於2001年3月和4月在海外出版,從來沒有被指認為「六四凶犯」的江澤民似乎比任何一位應被譴責為凶手的中共領導人更加在乎這本書的出版和發行。他一邊指示:「大陸誰敢盜印這本書就判死刑」,「誰敢從海外帶進兩本書就坐牢」;一邊要清查存盤的「六四」有關文件。

清查中發現,共有110多份秘密文件丟失,其中80多份都與「六四」有關,大部份文件是從部隊機關丟失的。而他要求中共黨政軍機關內部徹底清查丟失的文件的時間範圍是1987年1月(廢黜胡耀邦)到1995年6月。最讓他戰慄不已的是他在「六四」前寫給鄧小平、李鵬的信居然在中辦檔案室裡失蹤了,這正是他要立即銷毀的!

而江花這麼大力氣、金錢和精力追查百餘外流「六四」密件,說明這些文件與他1989年慫恿鄧小平向手無寸鐵的民主人士和學生施暴脫不了干係。

江在「六四」以前,曾從上海寫一封信給「李鵬總理並呈鄧小平主席」,原存中共中央辦公廳檔案室,此次清查,發現這封信已不翼而飛。據分析,當時的中共總書記是趙紫陽,他卻寫給李鵬轉鄧小平。信中還說方勵之、王若望、劉賓雁等人是「反黨集團」是「陰謀家和野心家」等。而從江在信中對形勢的估計(亡黨亡國)和對策(果斷措施),可以看出他在慫恿鄧小平下令屠城中所起的非常關鍵的作用,密信揭開了江把趙紫陽趕下台,使自己成為三位一體領導人的真正內幕。

1989年的六四是個永遠都無法忘懷的日子,這一天最受益的人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獨裁者江澤民,他就是在這一天踩著那些被坦克車碾得骨肉分離、血肉模糊的滿腔熱忱的義士、學生的屍骨和扼殺天安門母親的吶喊聲登上了總書記的寶座。

(責任編輯:肖笙)

評論
2013-03-30 8: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