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一個全新的人生

文/大陸大法弟子 回歸

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像我這樣一個業力深重、即將走上黃泉路上的小小常人,竟能得到師父的救度。(圖:大紀元)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今年四十八歲,是二零零七年得法開始修煉法輪功,一直想把對師父的感恩寫出來,只是覺得自己表達能力差,有畏難的心。這次我決心一定要寫出來,師父給我們的每一次機會都是很珍貴的,不會再有,這次我絕不會再錯過。

得法頭三年,學法少,不會修自己,一直不精進。在我的婚姻走到盡頭,生命也將走到盡頭的時候,師父沒有放棄我,給了我一個全新的人生。

我人生的路非常坎坷,有兩次婚姻。第一次婚姻在不斷的爭吵、聲嘶力竭中持續了兩年多結束了。前夫有心理疾病,有一部電影叫《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他就是那個男主人公的現實版。期間幾次做流產,給自己的身體造成很大傷害,造了殺生大業。身體的傷害與精神上的折磨使我達到了崩潰的邊緣。

第二次婚姻,就是現在的丈夫,也與自己的期望相背,他不懂得關心妻子和女兒,不愛幹活,只關心自己,穿名牌,喝好酒,抽好煙,好玩牌賭博。

長期的鬱悶加上勞累,使我得了一種類似風濕的病,開始時膝蓋關節怕冷疼痛,後來發展到全身關節都怕冷疼痛,再後來發展到全身骨頭都怕冷疼痛。自孩子兩歲起我就開始治療,到處找專家訪名醫,扎針灸、喝湯藥。三伏天也從未間斷過,十幾年下來總是重複著希望過後是失望。到最後病不但沒治好反而越來越加重,到女兒上學時過夏天必須穿棉衣了。穿少了全身疼,穿多了舒服一些但全身出汗,一天需要多次換衣服。三伏天夜裏睡覺蓋大棉被,半夜醒來睡衣睡褲全濕透了,再換上一身乾的到天亮又濕透了,一年四季天天如此。中醫說汗血同源,十幾年下來人都乾枯了,面無血色,全身脫皮,身體迅速衰老,四十歲的人看起來像六十幾歲的人。這時我又患上了腎炎,腎區疼痛,三伏天睡覺腎區都得用電褥子溫暖著才能睡覺,治了很長時間也不見好,我對自己的病也不抱希望了,只希望能看著孩子上大學再離開這個世界我就滿足了。

這時丈夫表面看起來英氣逼人,而我的外表使他覺得很沒面子。二零零七年下半年開始天天在牌館賭博,到元旦時已經和一個女人好上了,農曆新年的時候已經住到那個女人家裏去了。他一心撲在那個女人身上,帶她到處旅遊,甚至對孩子更加不關心了。

其實我與大法很近,只是一直未能走進來,我有親戚在修煉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出於好奇,想知道共產黨為何不讓修煉,就讀了一遍《轉法輪》。由於幾十年來受中共無神論的洗腦,覺得神佛離自己很遙遠,但是師父講的「宇宙語」一下子解開了我心中的一個謎團──之前我從一期電視節目中看到這樣一件事:一個貴州山村的婦女,沒有甚麼文化卻突然會畫一種畫,她畫了很多這樣特別的畫,在國內引起了美術界的注意,美術界組織了幾位知名畫家前去考察,當那幾位畫家讓這位婦女講她的畫作時,她突然就說起一種莫名其妙的語言來,別人聽不懂,她自己也不知道說的是甚麼。當看到師父在《轉法輪》中的「宇宙語」,明確的講出了這種情況,我徹底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當時只相信書中的這一個問題,對於修煉的事還是覺得很遙遠,就這樣遺憾的與大法擦肩而過。

直到二零零七年春天出於對沉迷於賭博的丈夫的徹底失望和對自己身體狀況的絕望,覺得人的命運是誰都改變不了的,這時我想起了《轉法輪》。我認真仔細的讀了一遍,這時發覺師父說的真好,覺得自己的心離大法近了,經過認真的思考,認為大法既然是佛法,人活著時能讓人心胸開闊,做一個好人,死後便不會下地獄。於是我去找親戚學會了五套功法,自己暗下決心,在自己餘下的有限的生命裏堅定的在大法中修煉下去。

師父看到我那堅定的一念,兩次讓我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景象,於是我更加堅定了修煉的決心,堅定的相信師父相信大法。

由於自己的身體情況糟糕不能在單位上班,迫於生計,從女兒上學後我和丈夫一起開始做生意,所以不能和親戚同修經常會面切磋,處於獨修狀態。法學得少,但每天堅持煉功,法理不清,常人的情重,各種執著心不去,不會修自己,雖知大法好卻不知如何精進。丈夫有外遇後覺得天好像塌下來了,自己身體這樣、女兒那麼小,感覺以後的日子過不下去了。在家人的幫助下,我經過一番痛苦的掙扎,艱難的擺脫了依賴心理,今後的路無論怎樣我都必須自己去面對,決定與丈夫離婚。財產分割時,丈夫只同意貨物和銀行存款歸他,房產歸女兒,女兒由我撫養。而我名下卻沒有一分錢財產,於是離婚成了一場拉鋸戰。

回想十幾年來雖然我有病在身不能出去上班,但女兒小時我在家帶孩子,做全部家務。女兒上一年級了我開始做生意。我的勞動不比任何一個健康的人少,雖然自己身體不好,可好吃、好喝、好穿的全部給女兒和丈夫,自己從不亂花一分錢,自己一心撲在家庭上,對於丈夫的無情我生出仇恨,完全不是一個修煉人應有的狀態。

那時的我帶著剛上初一的女兒,自己做生意,和女兒相依為命。女兒的身體也不是很壯實,免疫力差、經常生病,我一個人經常帶著她看中醫、喝湯藥。我的兄弟姐妹在經濟上幫助我、在精神上安慰我,但他們都在老家,離我太遠。

時間長了還是解決不了心靈上的問題,身體每況愈下,又患上了嚴重的失眠、中度抑鬱症、心臟病。一天夜裏好不容易睡了一小會兒,心臟病發作,掙扎了好半天才醒過來,這次我真正體會到了人在睡覺時死去是怎樣的一種狀態,其實人的大腦是清醒的,只是自己動不了,無法向身邊的親人求救。

那時我和女兒時常在死亡的陰影下,女兒擔心失去媽媽她就成了孤兒了,每天晚上睡覺女兒都牽著我的手,她那種恐懼心理讓我心碎。我知道自己離死亡越來越近,覺得自己隨時都會死亡,因為誰知道心臟病甚麼時候發作呢?我開始給女兒寫信,教給她成長的每一步,等我死後留給她。我真切地體會到人死了甚麼也帶不走,為甚麼還要執著世間的名、利、情呢?唯有生命是最珍貴的。這時我的親戚同修也由於自身修煉長期有漏,法理不清,扔下肉身突然離世了。我迷茫了,今後的路該怎樣走、日子該怎樣過我不知道。失眠更加嚴重了,覺得自己更加沒有希望了。

絕境中師父再一次救度我,安排兩位非常精進的同修找到我、幫助我,她們修得那麼好,成熟、穩重、冷靜、智慧,有著超然世外的灑脫,我驚訝、羨慕。她們的精進讓我敬佩,她們說出的話句句站在法的立場上,而我說出的話卻是句句站在常人的理上,而我一直以來還認為自己是個精進修煉大法的人。由此我才知道了真正的大法弟子是甚麼樣,我也深切的希望自己有如此的修行,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同修找到我是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當時怕死的心很重,擔心心臟病隨時發作死去,嚴重的失眠,只有依靠藥物晚上才能睡一點點覺。在同修的鼓勵下,我痛定思痛,決心把自己交給師父、交給大法,以後的生命全部用來修煉。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我把所有的藥物停下來,十幾年來這些藥物也沒有治了我的病,反而使我的身體越來越糟。當夜裏睡不著覺,心裏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大腦清醒我就不停的念,那一夜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否入睡,而第二天早晨起來時我神清氣爽,再也沒有長期失眠的那種頭暈腦脹、頭重腳輕的狀態了。

我欣喜的知道師父在管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白天除了賣貨就是學法,晚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從那天起我徹底告別了失眠,二十天後我的心臟病就完全好了,三個月後我徹底脫掉了穿了十幾年的棉衣。那是二零一零年的八月,我和所有健康的人們一樣穿起了夏天的短衫,走路一身輕,全身舒服美妙,那是不修煉大法的人們做夢也體會不到的,我身體所有的病,抑鬱症、心臟病、腎炎、疑難雜症等等全都不藥而癒了,師父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生命,那種欣喜那種幸福沒有任何語言能形容。

我永遠忘不了女兒看到我穿正常衣服那一刻驚喜的眼神,因為在她的記憶裏從未見過媽媽能穿和別人一樣的衣服。我的家人、親戚、朋友、鄰居和商店的顧客們無不驚訝、感歎大法的美好與神奇,在我的親人、顧客中先後有四人走入大法修煉。

兩位同修給了我無私的幫助,自己很忙,每星期還要來我家一到兩次,和我交流、鼓勵我、幫助我,我沒領悟到的地方會幫我指出來。我買了電腦後,同修幫我安裝系統,教我上明慧網,從那時起我每天上明慧網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對我的幫助非常大。同修把自己僅有的、最珍貴的師父全部講法書籍送給我,希望我多學法,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沒有任何語言能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和對同修的感激,她們是師父的好弟子。若不是師父安排她們找到我,我早已不在人世了。

我每天把自己溶在大法裏,後悔白白浪費了那麼多年的時間才真正走進大法,恨不得把所有浪費的時間都補回來。我每天每時都在大法中,日子快樂而幸福。師父常常在身邊點悟、提攜,多次讓我看到和感受到神奇。隨著不斷的學法、修心,慈悲充滿我的空間場,善念、體諒、忍讓、寬容隨繼而生,再也沒有了與常人的恩怨,再也不記恨丈夫。

女兒也成為了一名大法小弟子,時常和我一起學法煉功。放暑假時,女兒學習了師父的全部講法,她的身體越來越棒,感冒從來找不上她,體育成績總是全班女生前列,與同學有了小摩擦也能淡然放下,說「這是我提高悟性的好機會」。女兒上的高中是重點校,她所在的班裏有很多聰明的孩子,儘管在班裏的學習不是特別好,但是班主任卻非常喜歡她,給了她很多鍛煉的機會,現在學習成績提高了很多。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為她安排的,師父會給她最好的。

平時在商店的經營上,我用「真、善、忍」的法理去對待每一位顧客,真心的為顧客著想,幫顧客解決實際問題,從不讓顧客在我這裏多花一分錢,在這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道德敗壞、物慾橫流的社會,我的商店獨樹一幟,贏得了許多顧客的讚賞。只要是到我商店購物的顧客都會成為我的長期顧客,每一位顧客都能感受到我的真誠、善良,商店的經濟效益也越來越好。

不久聽到丈夫要回來的消息,自己心裏很擔心,我和女兒的生活剛剛走上正軌,擔心他這樣的人回來後又會影響到我的身體。同修說:「你現在修煉剛剛有了進步,要提高自己還需要擴大容量,師父安排他回來是你修煉的需要。」我放下心來,暗下決心,一定要過好這一關。

十月份丈夫回來了,他和外面女人整整過了兩年半的時間。我守住心情不提以前的事並多學法,用大法充實思維,做好生意,照顧好女兒和丈夫的生活,從沒有怨言。

我認為自己已經做得非常好了。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和丈夫過了一次心性關,師父借同修的嘴點悟我、啟發我,基本上沒有走太大的彎路,逐漸的放下了對丈夫的情關、色魔的考驗及對錢財物的執著,在個人修煉上有了一個飛躍。

從丈夫回來那一天到現在他一分錢也沒有給過我,過日子、孩子上學所有花銷都是我一個人承擔,而他掙的錢自己花自己存。這期間時時有人說話刺激我,我就用法理告訴自己「這是前世欠他的」。去掉這些執著時的感受是無比美妙和輕鬆的。

在師父的點悟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逐漸的會修自己了。隨著不斷地修煉,外貌變化很大,皮膚細嫩、白裏透紅,走路一身輕,給人感覺年輕了很多。

丈夫回來後,女兒一直與他有間隔,覺得自己在爸爸的心裏不如外面那個女人重要,所以他才會拋棄妻女、不顧一切。我就用大法的法理開導她,告訴她人與人都是因為緣份才能走到一起,凡事要用大法的法理去衡量,不要講人表面的理,不要和做常人的爸爸計較。很快女兒一遇到矛盾就想到自己是個修煉的人,是個大法小弟子,甚麼事都能過的去,現在早已和他爸爸親密無間了。

現在丈夫在我和女兒的影響下,雖然還未正式走進修煉,但《轉法輪》已經看了一部分,他的行為也歸正了許多。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幫我圓容的,現在我們一家三口和諧、美滿、幸福。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8/師父給了我一個全新的人生-271389p.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當我聽到那一首歌曲《婆羅花開》的時候,看到師父慈悲的身影,我生命的記憶被打開了,忍不住淚如雨下,走在路上,我聽不見、看不見來來往往的行人,淚水沖刷著我的身體,就在這一天我明白了人經歷的所有痛苦就是為了等待有一天打開塵封的記憶,我生命中真正在等待的就是這部佛法,人的生命是來自高層的宇宙空間。當再次打開《轉法輪》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不同於常人的修煉的世界。佛法是真正的科學,是通過人提高心性可以實證的科學。我如飢似渴的看《轉法輪》,開始了實修。
  • 九九六年九月九日,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初煉時身心每天都在發生著變化。在工作中我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放淡名利--時時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修煉十六年中,我經歷了很多神奇事,難忘的事,下面列舉幾例。
  • 十八年中,為修煉中摔跟頭,給大法抹黑流過痛悔的淚;為不嚴格要求自己,沒達到大法的要求流過傷心的淚,但流得最多的是感恩的淚。想到師父的慈悲苦度,想到師父的無量慈悲,經常讓我淚流滿面。有時走在街上,看著來往的人流,心中常常充滿自豪和喜悅:「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我有世界上最偉大、最慈悲、最了不起的師父!」
  • 煉法輪大法前,我是一位痛苦不堪的抑鬱、厭世者,深知這一類人由於自己心理、性格的缺失,陷在深深痛苦中不能自拔。然而,我遇到了救世的奇功──法輪功(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帶我脫離了苦海,走入了光明。十五年了,我是法輪大法的深深受益者。
  • 修煉法輪大法十三年。我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時四十歲。丈夫、兒子和我全家一起走進大法修煉。兒子結婚後,兒媳後來也跟我們一起學法修煉了。現在孫女二歲半了。一歲時,只要看到師尊的照片和法像,她自己就會給師尊合十,並說:「師父好!」讓我們驚喜不已的是,零八年,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開在丈夫辦公桌的抽屜裏!我們感到十分幸福、自豪,一家沐浴在師父的浩蕩佛恩裏。
  • 一九九五年,我開始煉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至今已有十六年了。自己經歷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和平時期的紅紅火火的煉功場面,也親身體驗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江氏流氓集團的殘酷迫害。要寫的事情不少,要說的話很多,限於篇幅,僅介紹以下點滴情況,敬請諒解。
  • 我是六十年代初本科醫大畢業生,從事臨床醫療、保健和業務領導工作五十二年。退休時,心想這一輩子對家庭和事業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來的餘生就追求強身健體,淨化心靈,不斷完善自己的人格,安度晚年。然而,至今我仍在門診全天上班,繼續給人治病。
  • 著自己在這幾年中的不斷修煉,對大法認識的不斷提高,自己意識到救人的緊迫。我就利用各種機會,聯繫上了過去許多的同事、朋友以及過去的工作部門的領導。他們看到目前我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們覺得我不是那個修煉前心胸狹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個修煉初期消極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認真努力、心地善良豁達的我。我再向他們講起大法的真相,他們也都願意了解接受了。
  • (shown)〈冤獄九載絕食六年反迫害〉,是法輪功學員趙建設在南京市看守所、無錫監獄、監獄精神病院遭受酷刑摧殘堅持不配合邪惡枉法濫行、堅持反迫害的經歷。本文長二萬多字,本刊分次連載。透過趙建設堅持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持續九年遭被酷刑和折磨迫害,幾度瀕臨死亡邊緣仍然對迫害者無恨無怨的心境,讓世人更了解秉持「真、善、忍」修煉的法輪功學員的精神境界,以及中國大陸邪惡迫害的真相。更願趙建設震懾人心骨的呼喚良知、救度世人的偉大歷程公開於廣大世人面前啟發更多生命本性的靈光。
  • 二零零四年三月,住在鄰村的女兒送給我《轉法輪》,但因為農活忙沒來得及讀,但是三月五日起連續三天下大雪,到屋外幹不了甚麼。我想起了女兒給我的《轉法輪》,雖然沒有多少文化,但是我一連五天讀下來《轉法輪》,這樣,我就得了珍貴的法輪大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