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民眾抗爭新氣象:被動喊冤不如主動出擊

3月10日深圳街頭一青年黃文勳舉大牌,打出:「不要恐懼」、「打倒共產黨!」、「結束獨裁!」、「建立民主中國」、等標語。被抓十天後釋放。(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3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進入2013年後,中國民眾對中共政權的反擊呈現諸多新現象,從以往被動的喊冤、下跪、哭訴、自焚、跳樓,目前開始主動出擊,圍堵政府大門、去黑監獄去營救被關押同伴、反征地抗爭將縣長書記打進醫院,經過這麼多年的徒勞上訪,民間似乎已經覺醒,逐漸變被動上訪為主動維權了。而面對中國民間風起雲湧的抗爭,中共當局的暴力壓制已開始力不從心。

前不久廣州有民眾上街打橫幅「打倒共產黨、推翻中共獨裁暴政」,當局抓人後不敢如以往那樣判刑關押,只關了十多天後不得不釋放了。有評論說,這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中共獨裁政權已經撐不住了,他們自上而下的官員自己都非常清楚。

深圳街頭舉牌「打倒共產黨」 中共不敢判刑

3月10日深圳街頭一青年舉大牌打出「不要恐懼」、「打倒共產黨!」、「結束獨裁!」、「建立民主中國」等標語,不到二十分鐘現場就出現警察干預,黃文勳被抓。

黃文勳這次舉牌子之前,還發出《深圳街頭舉牌:打倒共產黨!》的呼籲書。其中說到:「中華民族64年來蒙受的苦難,全都是中共和它建立的罪惡體制強加的。」「中共你別拿白色恐怖來嚇我,你的牢獄已困不住我的信仰。」「 我明白,終究我們會戰勝恐懼!」

3月21日,黃文勳被拘留十天後回家,當局將其罪名定為「擾亂公共場所秩序」,沒有用中共慣用的所謂顛覆國家政權,將其直接定性為政治案件。

重獲自由的黃文勳,撰文《在深圳失去自由的日子》,講述失蹤十天的經過。當天綁架至派出所,被抓的第二天,又以涉嫌「擾亂公共秩序」的名義對他作筆錄。傳喚24小時期限過去,他被強行送進深圳福田拘留所。拘留所一位醫生在其體檢各項指標正常情況下,寫上「輕微精神病」,遭到黃文勳抗議,他塗改後才簽名。

黃文勳21日晚8點被拘留所釋放,拘留所警察送他到附近的公交車站時,他被另一波人拍攝並跟蹤,他們沒有出示證件,並再將其暴力綁架至福田派出所,他的眼鏡被弄變形了、手錶被摔壞、並受到人身攻擊,一直到晚上11點多才被放出來。便衣國保還警告並威脅他。

反擊當局 訪民接連前往黑監獄成功「劫同伴」

中共一直以來對上訪民眾進行暴力「截訪」,各地政府的「駐京辦」常將截訪回來的訪民強行押回原地,有些甚至將他們判勞教、拘留、或關入地方政府所私設的黑監獄。

自貢市優秀教師胡明鏡50年冤案沒有下文,被迫走上維權上訪之路,卻因上訪遭進一步迫害,多次被從北京抓回後關進黑監獄「五寶鎮敬老院」。3月27日,四川自貢5名訪民在「五寶鎮敬老院」找到74歲老人胡明鏡要帶他走,五寶鎮官員朱國賓及一些警察和隨從將他們圍住要將全部人員扣下。維權人士劉正有回擊:「你們必須出示傳喚證、拘留證、逮捕證,否則是你們在犯罪!」

老人也向圍觀的群眾講述自己在黑監獄內遭到酷刑,手被打斷、腳受傷,身上到處是暴打後瘀傷。中共的暴行引起圍觀民眾的憤怒、紛紛譴責。朱國賓無奈,只得同意他們先吃飯,隨後去鎮政府解決問題。下午2點,他們到達鎮政府信訪辦,但沒人接待。劉正有警告朱國賓再欺壓百姓、無惡不作,要將其飯碗砸了,朱國賓只能灰溜溜離開。

重慶訪民劉修召和妻子李玉北京上訪,因為在國務院信訪辦、全國人大信訪辦和中紀委信訪辦(民間稱為三騙胡同)拍照被抓,關在右安門派出所,引起全國各地進京訪民不滿,大概六十多位訪民前去右安門派出所討說法,警方被迫放人。

剛被釋放的訪民劉修召和妻子,又遭到重慶駐京辦的截訪,訪民們都站出來阻止截訪人員,將劉修召和李玉夫婦從他們手中搶了回來,重慶信訪辦截訪人員在訪民的怒罵聲中不得不逃走。

3月23日,山東維權律師倪文華陪同50多名訪民,成功營救被關押在無錫市錫山區中共黨校黑監獄裡的訪民李梅芳。

農民反征地 將縣長書記打進醫院

失地農民反擊,現在不像以前只是下跪、自焚、跳樓等,而是反暴力征地,出現全新「武力自救」的維權形式。近日,貴州銅仁市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甲山村因征地價格不合理,引發農民集體反抗,將縣政府官員的轎車及多台挖掘機掀翻、砸爛,縣長、縣委書記、建設局長等人被打傷住進醫院。

3月20日下午,雲龍縣副縣長帶隊近二十輛車到現場進行暴力強征,將一村民肋骨打斷,引發數十村民憤怒,並高喊「活埋縣長」,縣長及隨從棄車落荒而逃,包括警車在內有11輛車被村民截獲。(網絡圖片)
3月20日下午,雲龍縣副縣長帶隊近二十輛車到現場進行暴力強征,將一村民肋骨打斷,引發數十村民憤怒,並高喊「活埋縣長」,縣長及隨從棄車落荒而逃,包括警車在內有11輛車被村民截獲。(網絡圖片)

3月20日,雲南省大理州雲龍縣副縣長帶隊近二十輛車強行徵用檢槽鄉師井村村民土地,在現場暴力強征,將一村民肋骨打斷,引發村民們憤怒,並高喊「活埋縣長」,縣長及隨從棄車落荒而逃,包括警車在內有11輛車被村民截獲。

據港媒透露,原中共國土資源部法律司司長鄭振源稱:「這兩年,國土資源部的幹部下去『執法』就被捅死了3個。」

外界評論認為,中共本來就沒有執政的合法性,加上江派鎮壓法輪功的血債幫犯下的罪惡令天怒人怨,中共大廈已經到了坍塌前的倒計時了,只是希望這個大廈坍塌前,裡面更多的人能夠逃出來自救。

民間上街促查官員財產形成熱潮 當局被迫節節後退

民間自發組織的要求官員財產公示已經從網絡發展到公民實踐,一波波走上街頭、在清華、北大等校園前,打出代表強烈民意的巨大橫幅——「公民要求官員公示財產」,引起社會廣泛的共鳴。(大紀元資料室)
民間自發組織的要求官員財產公示已經從網絡發展到公民實踐,一波波走上街頭、在清華、北大等校園前,打出代表強烈民意的巨大橫幅——「公民要求官員公示財產」,引起社會廣泛的共鳴。(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貪腐盛行。貪官資金外逃更是一年比一年嚴重,民間要求懲治貪官的呼聲越來越高,首當其衝的就是要求官員財產公示,各地民間自發組織的要求官員財產公示已經從網絡發展到公民實踐,一波波走上街頭、在清華、北大等校園前,打出代表強烈民意的巨大橫幅——「公民要求官員公示財產」,引起社會廣泛共鳴。

面對社會呼聲,中共當局先以推小地方來做試點試圖蒙混過關,發現這一招蒙人已經不靈,不得不以國務院辦公廳名義,明確提出將在明年6月底前出台不動產登記條例。

中共官方還不得不首次公開承認中共官員外逃潮。黨媒甚至還總結出「裸官」外逃三部曲:和尚走了(家屬出國)、廟走了(財產轉移)、方丈也走了(貪官外逃)。一個「裸」字,盡涵其事。

喬曉陽洩露中共官員被任用底線

近日中共的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在談香港行政長官普選問題時,洩露中共現在的用人底線。

他將中共一直以來對行政長官的三個要求或稱基本條件:「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港人擁護」,進行解讀,稱直白一點,就是不能接受與中央對抗的人擔任,再直接一點,就是不能是企圖推翻中共領導、改變制度的人。

有評論認為,喬曉陽的話,明顯是洩露了中共的底線。你只要不是企圖推翻中共政權的,在香港批評中共政府的人,也是有機會參加特首的選舉。中共面對香港強烈的反彈民意,在特首問題上已經被脫得赤裸裸的、沒有退路了。

BBC也曾有評論文章闡述說:「現在世界上許多曾經是共產黨執政的專制國家都已實行民主政治,給那些地區帶來了光明與幸福。而中共卻始終逆潮流而動,他們政治上專制,生活上腐化,已經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他們已經沒有退路可走,只能一條黑路走到底!現在他們也是過一天算一天,所以根本無暇顧及民主問題!最後他們將自己把自己埋葬!」

(責任編輯:李曉宇)

評論
2013-03-31 12: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