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媒:十歲張安妮成中國最小「良心犯」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3月07日訊】(德國之聲記者吳雨報導)近日,安徽知名異議人士張林在網上公開女兒張安妮遭合肥警方和國保綁架及關押的經過: 2月27日下午,張林僅10歲的女兒張安妮從安徽合肥琥珀小學放學後,遭四個身份不明人員綁架,後張安妮被帶至琥珀山莊派出所進行拘禁,期間遭警方不人道對待,不提供餐飲和嚴寒天氣時的必需品棉被,20個小時後才得以釋放。警方其後將張林和張安妮遣送回原籍蚌埠,張安妮面臨失學困境。張林本人亦在當天下午,被合肥警方以辦理「暫住證」為由帶至派出所,警方在搶走他的家門鑰匙查抄了張林的電腦、手機和3,900元生活費和其它重要的生活物品。

張安妮遭拘禁後,十歲女孩的遭遇在網絡上牽動網友關注的目光。北京維權人士胡石根發出「立即制止對安徽張林父女非法侵害」的呼籲書,要求安徽省委省政府及相關部門立即制止警方的非法侵害,並對實施非法侵害的相關責任人員進行追查懲處。目前已有多名網友簽名並表示對張林父女的聲援。

張林是安徽蚌埠知名異議人士,畢業於清華大學核物理專業。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因執著於自由民主理念的傳播,多次因發表文章和參加民主運動而獲刑和被判勞教, 2009年8月張林最後一次出獄之後,在中國的多個「敏感事件期間」被強迫失蹤和遭問訊等。2005年美國博大出版社出版了其自傳性質的著作《悲愴的靈魂》,旅美民主人士胡平曾對此發表書評「這本書表達了作者不甘屈服於強權,而捍衛自己尊嚴的自由精神。」

「他們對女兒的暴行遠超我所受的苦難」

在接受德國之聲電話採訪時,張林再次詳細敘述了張安妮及自己在當日遭綁架和非法關押的經過,他回顧在整個過程中,那些從不示人名字的便衣,像黑色的幽靈一樣闖入了一個十歲孩子的生命中,儘管女兒在兩歲時,就經歷了與父親長久的別離和用稚氣的心靈體會一個異議人士父親不一樣的多舛人生。2005年,張林作為中國民間趙紫陽治喪委員會召集人,從安徽趕至北京組織民間的追思會,安妮在家門前聲音淒厲的呼喊著父親,張林在這一次第四次被判刑,刑期五年。

張林表示,警方這樣直接針對未成年兒童的暴力行為,遠比他自己經過的任何一次迫害都要恐怖:「我非常憤慨,雖然我在過去20多年間遭受過種種政治迫害,遭受過不人道的對待、殘酷的虐待、毒打、傷害,我曾經出版過《悲愴的靈魂》,敘述了我在前三次關進大牢時受到的種種虐待的地獄式的生活,但在所有過去的經歷中,他們沒有直截了當的虐待和綁架我和女兒,這是聞所未聞的,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野蠻的暴行。」

張林也向德國之聲透露,北京胡石根在發出呼籲書後,國保立即上門阻止,希望他在兩會結束後再關注此事,遭到胡石根的拒絕並表示只要安徽警方惡行不止,他們就會持續關注此事。目前包括李和平、李蘇濱、滕彪在內的多位律師組成律師團,擬對合肥警方此行為進行提告。

張林的大女兒目前在合肥讀大學,為了一家人團聚和節省生活費用,張林離開蚌埠借住在合肥友人家,小女兒張安妮已在合肥入讀小學。劃歸蚌埠管轄的異議人士進入合肥轄區,遂遭合肥國保驅逐。

「你本應該是塵世間歡快的小野兔」

詩人歐陽小戎發表了長文《初逢的故人們,安妮》,回顧安妮成長中的幾個瞬間,那是一個天真快樂、有著同情心、敏感的小女孩,她本可以和其他孩子一樣,擁有沒有別離,沒有憂傷和警察的童年。

在德國之聲采訪張林時,張安妮就在父親身旁,德國之聲記者不忍再揭開這個孩子在當時被單獨囚禁,見不到父親和姐姐孤單無助的、在冰冷的夜裡躺在囚禁她的麵包車上的噩夢;張林認為這樣的暴力留給女兒的陰影遠未結束,女兒至今仍驚魂未定,她也遠不能理解,作為一個良心犯的女兒為何受到株連?為甚麼不能回到自己的學校?

張林說女兒也是他守著的底線,他絕不允許警方的暴力加諸到女兒身上。他也希望女兒–這個中國最小的良心犯的未來有著明朗的方向:「她是目前有記錄的中國最小良心犯,也是人類進入21世紀後,一個全球範圍內受迫害的最小的良心犯。雖然我們的家一直顛沛流離,但她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公主,就像歐陽小戎寫的『她 是茫茫塵世間歡快的小野兔』」;在最後德國之聲記者聽到安妮稚嫩的童聲:「我想回到學校和姐姐在一起。」

(責任編輯:李文慧)

評論
2013-03-07 5: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