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VOA中國網絡觀察:安妮遭毒手

被禁止上學的張安妮隔牆與牆內同學說話 (網友提供)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4月13日訊】(美國之音報導)20世紀慘遭納粹德國毒手的荷蘭猶太人少女安妮·弗蘭克(1929~1945)做夢也沒有想到,她有一天會成為世界名人,她在躲藏納粹追捕期間寫下的日記會被翻譯成60多種語言,在世界許多國家成為文學、哲學、倫理學、心理學、宗教學的教材。

時代進入21世紀。因自己父親的政治觀點問題而被安徽合肥當局派遣的四名大漢揪出學校、至今不能返校與同學一起上學的中國少女張安妮(2003~)做夢也沒想到,她的遭遇會成為千百萬中國人學習政治、認識善惡的活教材。

荷蘭的安妮已經載入史冊。中國的安妮則正在成為千百萬中國網民關注的對象,熱議的話題。

兩個安妮,東方西方

兩個安妮,一個在西方,一個在東方;一個死於納粹集中營,一個仍然活在中國;無論是死去還是活著,兩個安妮都時時刻刻對成年人的世界發出挑戰,時時刻刻拷問成年人的良心。

死去的安妮留下的最令人痛心又最令人百感交集的話是,「儘管發生了種種事情,但我還是相信人心確實是好的。」

依然活著的安妮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表示,她依然期望未來光明,期望得到好人的幫助,期望壞人會受到懲罰。

前一個安妮死在德國納粹統治區。後一個安妮活在當今中國大陸。納粹統治區毫無人權可言。當今中國的人權狀況按照中國官方的說法則要比民主自由國家的美國至少好五倍。

前一個安妮在希望中默默地死去。後一個安妮在眾目睽睽之下還活在希望中。如今世人已經不能再為死去的安妮做什麼。如今世人能為活著的安妮做什麼?

儘管中國執政黨共產黨掌控下的主流新聞媒體對活在中國的困境中的安妮保持了整齊一致、振聾發聵的沉默,但納粹統治下的安妮和中共統治下的安妮已經在互聯網世界比翼齊飛,並肩攜手,向世界、向世人發出呼籲,求救,控訴,譴責,挑戰。

中國的網民在回應安妮的挑戰。中國當局也在回應安妮的挑戰。

兩個安妮比翼齊飛

世界各國各民族習俗風俗各不相同,但各國各民族都認為對兒童殘暴、對孩童下毒手是最惡劣的殘暴。顯然是出於這個原因,中國安妮的遭遇在中國微博用戶最多的新浪微博一傳開,中國的網民立即不約而同地把納粹統治下的安妮和生活在中國的安妮聯繫起來:

@晚到的馮強:張安妮小朋友是安徽合肥琥珀小學四年級學生,2月27日下午放學時,年僅10歲的張安妮被四個身份不明的強壯男子從琥珀小學帶走,後被帶到合肥市琥珀山莊派出所單獨關押3個多小時,後不准她回該學校上課。

@吉檀迦利G:2013年,清華大學才子張林因言獲罪,其女張安妮受到株連,被國安強行從合肥琥珀小學帶走。之後,小安妮被琥珀小學拒之門外,至今無學可上。

@宋雨桐-開封:朝聞道:安妮·弗蘭克,德國猶太少女,15歲死於貝爾根貝爾森集中營,安妮親歷二戰的《安妮日記》,成為了二戰期間納粹德國滅絕猶太人的著名見證,成為全世界發行量最大的圖書之一,有多國語言的翻譯版本。張安妮,中國女孩……

@阿森納溫格:中文版「安妮日記」,日記描述的是荷蘭女孩安妮在納粹集中營的遭遇。而安徽省的張安妮在被拘禁期間沒有飯吃,嚴寒地凍中過夜沒有被子蓋,所受的不人道遭遇如現實版的集中營。如安徽省有關部門有人性的話,請保障小孩生活的權利和上學的權利。

@怪獸小波:張安妮應該寫一本中國版《安妮日記》

@新傳媒帝國:張安妮——合肥市琥珀小學一個10歲的小女孩,牽動無數網友的心!!

安妮引發讚美和譴責

死於納粹統治下的安妮留下的日記,讓後世的千百萬讀者不由自主地發出對善心的讚美和對邪惡的譴責。生活在當今中國的安妮依然在展開的經歷,也讓千百萬中國網民發出讚美和譴責:

@吉檀迦利G:1957年,美國阿肯色州州長派國民警衛隊佔領小石城高中,阻止9名黑人學生上學。總統艾森豪威爾隨即命令101空降師空降小石城,讓全副武裝的空降兵護送黑人子女上學。

@姚健說:我看到一張很讚的圖片,分享一下:上圖:【2013年某國出動警察把10歲女童張安妮趕出校園】;下圖:【1957年夏天美國總統出動101空降師全副武裝護送9名黑人兒童上學】

@安徽人張林有任何問題,都牽扯不到他女兒張安妮身上,合肥某些部門神經錯亂,光天化日將一個四年級孩子從課堂帶走,嚴禁回校上課。誰愚蠢瘋狂到在21世紀搞株連!誰就是全民公敵!警察沒有孩子嗎!抓孩子的時候有沒有帶著良心!教育部和婦聯都變啞巴了嗎?!一群畜生!

@老爺990:【少年強則中國強】請問一個不讓小女孩上學的政黨還能執政嗎?如果小孩連學都不能上了,中華民族的希望又在何方?讓安徽人張林的女兒張安妮上學!

網民的強烈譴責

中國網民的強烈譴責對象,不僅僅是在他們的眼中尸位素餐的政府部門以及政府和中共控制下的官方婦女兒童權益團體,而且還有中共及其政府掌控的新聞媒體,以及總是為中共幫腔的所謂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毛派名人、媒體名人:

@劉小勇2001:面對張安妮的失學,CCTV不發聲,《環球時報》不登載,吳法天不講法了,孔三罵理性對待了,申紀蘭不代表了,楊瀾不擔心孩子的前途了,司馬南不講為人民服務了,芮成鋼不講代表亞洲發言,這個國家之所以被搞亂,就是因為太多垃圾為了一己之私,只對權勢發情,不為正義發聲

在安妮的問題上,中國的網民對中國官方媒體的記者表示十分失望:

@牙霸:記者確實辛苦,可你們在忙啥呢?一週碾死三人,沒見記者去採訪,合肥張安妮被攆出校園,你們集體失聲!能告訴我們嗎?

(註:「一週碾死三人」指3月27日,湖北張如瓊被碾死;3月30日,河南中牟宋合義被碾死;4月3日,四川西昌村民宋武華被碾死;這三個人都是在強迫拆遷的糾紛中被活活碾死的。)

絕望與希望

納粹統治下的安妮死到臨頭還是堅信人心本質上是好的,人類的前途應當是光明的。

荷蘭出生的安妮死於非命,她以及和她一樣死於非命的幾百萬猶太人的經歷,給文明世界的人們帶來極大的心理和信仰衝擊——假如人心是好的,為什麼人對人會如此殘酷?假如有神愛世人,為什麼神會眼看著這麼多無辜的人被毀滅?

或許因為同是女孩,或許因為同是人類,中國出生的安妮跟荷蘭出生的安妮一樣在困境中依然不能或不肯放棄美好的憧憬和希望。

4月11日,小安妮在接受美國之音記者海彥採訪的時候說:「我的願望呀就是能上學,因為孩子小時候必須要上學嘛,從小有一個良好的基礎,長大好找工作。能不能上學影響未來嘛。」

安妮說,如果有可能,她想告訴(中共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夫人)彭麗媛,讓她幫助懲罰那些不讓她上學的人。

截至目前,先前特意對俄羅斯孤兒表示了關愛的「中國第一夫人」彭麗媛跟中國政府教育部門、官方婦女團體和官方媒體一道對被剝奪上學權利的中國女孩張安妮的困境保持了沉默。

與此同時,渴望返回學校上學的小安妮如今被中國當局強硬地阻擋在學校門外,只能隔牆與同學說話。

一些中國人自發地組織起來,到安妮的學校前給被擋在校門外的安妮講課輔導,舉行絕食抗議。他們表示,安妮的困境不但是她本人和她父母的,也是全體中國人的,維護安妮的基本人權就是維護全體中國人的人權:

@李化平:今天你們無視安妮的不公,那麼明天你們孩子的不公也將被人所無視!

@書海飄香20:張林為了踐行自由,幾進幾齣,坐了13年牢獄。怯懦,一直是我們內心深處隱秘之恥,我們不敢像張林一樣為踐行自由而坐牢,他是在替我們背負十字架,為我們贖罪。今天他的女兒安妮遭到報復,被剝奪了上學的權利,對孩子下手這個事情正在衝擊我們的底線。

安妮成為國際新聞

中國的安妮已經成為國際新聞。張安妮已經成為展示當今中國如何光明或如何黑暗、如何文明或如何野蠻、如何寬宏或如何卑鄙的活廣告,成為中國新領導人習近平究竟要把中國帶向何方去的風向標。

美聯社記者唐迪迪4月12日從北京發出報導說:

「幾十位中國人權律師和公民本星期聚集華東城市合肥,抗議當地一所小學不准一位民主活動家10歲的女兒返回學校上學。

「那位活動家的支持者在過去的幾天裡匯聚合肥,在琥珀小學前進行絕食抗議,並且在附近一個廣場為民主活動家張林的女兒張安妮講課輔導。抗議者敦促學校準許安妮返校上課。他們說,不應當因為孩子的父親參與政治活動而不准孩子上學。

「這種抗議凸顯出中國公眾對社會不公現象的憤怒,以及越來越多的中國公民願意挺身而出,抗議中國當局長久以來的懲罰政府批評者同時株連其家人的做法。中國當局經常性、制度性地騷擾人權民主活動人士和異議人士的家人,目的是迫使這些人士與政府合作。」

唐迪迪的報導接著說,對人權民主活動人士的孩子下手看來已經成了中國當局施行迫害的慣用手法:

「在中國,活動人士的孩子經常成為當局迫害他們父母的犧牲品。盲人人權活動家陳光誠的兒子為了上學而被強迫跟他的父母分開居住,陳光誠的女兒則只是在支持她父親的中國公民反覆到陳光誠所在的村莊提出強烈要求之後才被准許上小學。」

當局與公眾的博弈

在中國公眾和世界媒體的眾目睽睽之下,中國各級政府部門、官方控制下的媒體和兒童和婦女團體,對剝奪小學生張安妮上學權利的違法做法繼續保持著沉默。

與此同時,安妮先前所在的學校4月12日發表聲明說,張安妮之所以不能繼續上學,是因為張安妮不符合在合肥琥珀小學就學的規定:

「教務處按相關規定,要求其(父親張林)出具暫住證、經商或務工證明和租房合同等,張林表示一切材料會在開學時交來。時至今日,上述材料仍未交來,張安妮同學應回原籍學校就讀。」

琥珀小學當局先前表示,之所以拒絕安妮返校就讀,是因為擔心會再發生大漢闖入學校抓她、學校不能保障她的安全。

琥珀小學拒絕讓安妮復學的新說法出來之後,立即被中國網民斥責為無恥、下流,拙劣,並受到廣泛的質疑和抨擊:

@永遠的仟毛:【1】請問「時至今日,上述材料仍未交來」的張安妮當時是如何在琥珀小學就讀的?走後門進去的嗎?【2】退一萬步,張林通過走後門讓張安妮就讀於琥珀小學,於是4個「有關部門」的人進校把張安妮綁架走,他們是在執行義務教育法是嗎?

安妮是否會返回她所熟悉和喜愛的學校上學?中國公民為安妮爭取權益的活動是否能獲得成功?中國的人權狀況在安妮事件之後會變得更好還是更壞?

這些問題的答案目前還都難以確定。但中國的安妮無疑跟荷蘭的安妮一樣,在拷問成年人的良心。

中國的安妮和荷蘭的安妮一樣堅信世界是美好的,人心是好的。世人已經讓荷蘭的安妮失望。現在還不清楚世人是否會讓中國的安妮失望。

評論
2013-04-13 4: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