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澤民「六四」上台內幕 化裝化名詭異進京

人氣: 9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4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綜合報導)江澤民不僅是1989年震驚世界的天安門「六四」血案的最大受益者,更多披露出的真相揭示其更是「六四」屠殺元凶之一。大陸戲劇學家沙葉新的回憶文章披露了江澤民1989年「六四」屠殺前化裝、化名、詭異進京的內幕。

沙葉新1989年時任上海人民藝術劇院院長。在「六四」血案20餘年之後沙葉新在《動向》雜誌發表回憶文章稱:「由於風雲際會,恰逢機遇,讓我在『六四』前後能夠和當時上海市委的主要領導曾慶紅、江澤民有所接觸,有所對話。這也並非重大國家機密,即便機密,二十年過去,也可以解密了。」

文章披露,1989年「六四」屠殺後上台才一個多月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衣錦還滬」,召開知識份子座談會。江在發言中稱,當初讓他去北京,他毫無思想準備,也不知他去幹甚麼,只通知他馬上來,還說北京很亂,要他化裝,還要化名,身份是畫家。但化名他記不得了,只記得姓李。

沙葉新文章還披露,為了哀悼死難學生,「六四」後他帶了三天黑紗。他六月五日上午七時十五分的日記寫道:
「北京在流血。我震驚、哀痛、哭泣……」
「我太書生氣,以為政府不會下令槍殺百姓,他們居然就如此做了,這個政府罪該萬死!」
「昨天凌晨和上午,都看到華東師大的學生、研究生在主要街道阻止交通,宣傳北京的事實真相,我真為他們的勇氣感動。」
「我想今日上午帶黑紗,表示我對死難者的哀悼。」

沙葉新六月六日上午八時的日記稱:
「昨日上海全市交通阻塞,因上海各高校學生上街,設路障,破壞輪胎。這是四十年來所沒有。」
「為了哀悼死難學生,昨日(五日)上班時我佩戴了黑紗。到劇院後,人問誰死了,我說北京的一個老同學死了,當然大家心中都知道我的黑紗是為誰而戴。」

沙葉新,今年74歲,是江蘇南京的回族。是中國國家一級編劇,中國戲劇家協會常務理事,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新華社曾以「黨的作家,黨的人」相稱,但如今他的矛頭卻直接指向當權的共產黨,此前他已被列入「異見作家」名單。比如他寫作的《江青和她的丈夫們》,被大陸禁演,針砭時弊的《都是因為那個屁》也被禁演。

《導報》事件和密信

江在「六四」後正式發跡,成為集黨政軍三權為一身的獨裁寡頭,成「六四」屠殺的最大受益者。江之所以被中共元老看重和確立為新任黨魁,是因為江在「六四」鎮壓中立下大「功」。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在胡耀邦去世後的第四天,《世界經濟導報》因開闢專欄悼念胡耀邦。時任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隨即派市委副書記曾慶紅、市委宣傳部長陳至立等負責的「上海市委整頓領導小組」進駐《導報》,停止欽本立總編輯職務、遣散《導報》員工,還特別下禁令不許《導報》的編輯再做記者。江及其親信對於導報的粗暴處理引發了一場席捲上海乃至全國新聞界的抗議。

一般認為,江整肅《世界經濟導報》開了「六四」鎮壓的先河,同時江曾從上海寫密信給鄧(李鵬總理並呈鄧小平),贏得了鄧等中共元老的好感。江在密信中借對「六四」前「亡黨亡國」形勢的分析和採取「果斷措施」的對策對慫恿鄧小平下令屠城起到非常關鍵的啟發作用。

江澤民為「六四」屠城掃清最後障礙

但江能通過元老們的考驗,真正成為總書記,還不止《導報》事件和密信。而真正的關鍵在於江幫助鄧完成了一個極端重要的政治任務,使得「六四」屠殺得以實現。

當時鄧小平、李鵬頒佈的戒嚴令(由此產生「六四」鎮壓)按照中國82年憲法完全是違法行為。憲法第六十七條規定,只有全國人大常委會才能行使「決定全國或者個別省、自治區、直轄市進入緊急狀態」的職權。因此,無論李鵬和楊尚昆在沒有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之前,都無權宣佈戒嚴。

而鄧小平要求江做的就是搬除「六四」屠殺的最後一個也是最關鍵的障礙:把出國訪問趕回的人大委員長萬里劫持在上海,直到萬里表態同意鄧李的非法政變。鄧暗示這是中央對江的一次考驗,如果江出色完成這個任務,則此事很可能成為江的政治生涯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江當然明白其中的利害關係。他把萬里劫持在上海住了六天,最後江澤民交了底牌,在萬里不答應之前,江得到指令要把他留在上海。5月27日萬里發表了公開聲明同意中央頒布的戒嚴令。江澤民對萬里的脅迫等於在戰略上切斷了趙紫陽的臂膀。

江澤民是兩個重大血案的元凶

時政評論人士李天笑表示,「六四」罪行之所以至今得不到清算,其主要原因並不在鄧小平、楊尚昆兩個死人,也不在於李鵬、陳希同等退休無權勢的老人,而在曾經權勢如日中天的江澤民和江安插在常委會的人馬。江2002年退下來時留下的規定中就包括不准重新評價「六四」。因此,江不但是「六四」屠城的元凶,也是阻止重新評價「六四」的元凶。

從這點上看不難理解,當江奄奄一息、江繫在胡、溫、習清剿整肅下分崩離析大勢已去時,中共內部出現了目前對「六四」評價的鬆動。

江在「六四」後掌握黨、政、軍三權,這在中共建國史上是史無前例的。江一人跨越性成為「六四」屠殺和鎮壓法輪功兩個重大血案的元凶,這也是史無前例的。因此,江的可怕下場也將是史無前例的。

(責任編輯:肖笙)

評論
2013-04-19 9: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