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真言:從死豬到死人--天機示人你看懂了嗎?

上海剛剛上演了一齣世界之最——滿江漂死豬,還沒謝幕,緊接著又馬不停蹄上演了另一齣世界之最——全球首例禽流感死亡病例。兩起舉世矚目的大事為何都讓上海灘攤上了?(合成圖)
更新: 2013-04-02 09:01:18 AM   標籤:tags: 死豬 , H7N9 ,死豬+H7N9 , 禽流感

【大紀元2013年04月02日訊】最近的上海攢足了勁頭,恐怕是事不驚人誓不休了。剛剛上演了一齣世界之最——滿江漂死豬,還沒謝幕,緊接著,又馬不停蹄、當仁不讓地上演了另一齣世界之最——全球首例禽流感死亡病例。從死豬到死人,上海為甚麼這麼特殊呢?連續兩起舉世矚目的大事都讓上海攤上了?

上海的特殊不是因為別的,是因為上海與世間最大的邪教組織——另一個世界之最、中國共產黨密切相關,上海是中共的創始地。

世人特別是中國人,總是習慣從無神論的角度看問題,他不知道這是一個完全錯誤的基點。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原因的。哲學告訴人,事物之間是有聯繫的,不是孤立的。實際上,上海的死豬事件絕對不是一個偶發事件,它的內涵很深,至今尚未被人完全認識透。這也是連續兩起事件都集中到上海的根本原因。

死豬事件聚焦:嘉興「南胡」、「橫港村」和農民「陸根松」

最近媒體報導,嘉興本地的養豬人不認可上海死豬是嘉興人幹的「好事」。理由是,嘉興的河汊雖密如蛛網,但卻大多並不直通黃浦江。而且嘉興的河汊溝渠的水幾乎是不流動的,死豬又不會游泳,更不會開會商量統一認識,怎麼就能不約而同的集體到黃浦江了呢?所以,上海的死豬是上海市的事,與嘉興無涉。死豬不是甚麼光榮事,嘉興肯定不會去爭。但問題的實質不在這裡,而是媒體報導中的主角:一個專業打撈死豬的嘉興橫港村農民陸根松。

很少有人會去考慮這個「陸根松」名字的含義,很少會有人想到這個報導的真正意義原本不在於弄清事情的真相,分清兩地的責任,而是在於對陸根松這個人名引起重視。陸根松這個名字不一般,陸根松所在的村名不一般。簡單地說,陸根松就是大陸的根鬆了。大陸的根是甚麼?就是統治的根基——中國共產黨的專制獨裁極權統治,這個東西鬆了,不行了,要完蛋了。

難道「陸根松」的名字是偶然的嗎?為甚麼要出現在嘉興「南胡」死豬的報導中?為甚麼會是這樣一個名字?其中就毫無寓意嗎?那個「橫港村」的村名字中包含兩個共字,這個村名與陸根松的人名絕對不是偶然湊到一起的,中國的文化是神傳文化,很多天機就蘊含在文字當中,只有撥開無神論的迷障才能窺見其中的奧妙。

在最近出現的有關中國、中共的大事中,還有一件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首次出訪。習近平的首訪之地是俄羅斯。有關專家分析,中共此舉的目的在於試圖重建俄中聯盟,制約美國的太平洋戰略。這種分析有道理。但是,往往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結果並不總是人說了算。那麼,到底會出現甚麼樣的結果呢?

習近平訪俄 一架俄羅斯蘇制—27戰鬥機墜毀在中國機毀人亡

現實已經很快給出了答案,毫不拖延,也毫不容情:山東省的東部沿海榮成市海域,一架俄羅斯的蘇制—27戰鬥機墜毀,機毀人亡。儘管中共的愚民媒體仍然是老一套愚民不輟要表現中共的偉光正,胡謅說是戰機為了躲避民宅才沒有彈射,造成飛行員死亡。

但是,俄羅斯戰機在中國機毀人亡,賠了夫人又折兵,是無論怎麼花言巧語也改變不了的事實。為甚麼在習近平剛剛離開俄羅斯不久,整個出訪還未完全結束就發生這樣的事情?為甚麼會發生在剛剛締結俄中聯盟之後不長的時間裏?難道這僅僅是個巧合嗎?僅僅是個偶然嗎?如果都是偶然,那到底甚麼才是必然呢?

實際上,習近平的出訪從八卦及奇門遁甲術角度說,俄羅斯所處是開門,是奇門中的吉門,對中共有利;從陰陽五行的角度說,中共始於上海屬木,陽春三月也屬木,俄羅斯居於北方屬水,水生木,時間與方位均有利於中共。

同時,中共的祖源是俄羅斯,內外交困、疲於應付的中共此刻最需要祖宗能量的加持。中共新任領導人出訪絕不是心血來潮,想去哪就去哪,一定作了全面考量。宣揚無神論的中共,新任領導人的第一個大動作就暗合了被中共視為迷信的八卦五行,這不能說是巧合。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八卦五行之上還有更高的道理,這是中共魁首們不知道的,也是他們的高人們搞不清楚的。因此,被更高道理制約的中共無論怎麼考慮也跑不出如來佛的手心。正如一個病入膏肓的病人,天命已定,有再高明的醫生,也無力回天,只是靜挨時辰而已。

「中共始於江湖也終於江胡」

最近的上海禽流感死亡事件中還牽涉另一個地方——安徽省,也讓世人高度關注。問題是為甚麼會同時出現在安徽省,而不是其它任一省份?比照那個上海——嘉興模式,難道這個安徽也有甚麼特殊的嗎?這個安徽也與上海有甚麼相干嗎?

中共的創始地是上海,但是,中共的創始人、中共的首任總書記卻是安徽人陳獨秀。中共始於江湖——黃浦江畔的法國租界和浙江嘉興的南湖——之安徽人,而中共剛剛卸任的總書記胡錦濤也是安徽人,陳胡二人同屬古徽州。難道這僅僅是一種巧合嗎?所以有人預言:中共始於江湖,終於江胡。中共的第一任總書記是安徽人,中共的最後一任總書記也是安徽人,歷史轉了一個圓圈,完成了它的使命,也為共產黨的終結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但是,歷史又總是出人意料,江胡之後又出現了一個習近平和李克強,表現上正躊躇滿志。那麼,往後的事情會怎麼樣呢?習近平和李克強的使命又是甚麼呢?後面的事還是讓大家猜吧!

但是,切記不要從無神論的視角去看問題,那樣永遠也看不準。另外,無論是死豬還是死人都是十分嚴肅的事,不是讓人看熱鬧的,值得人深思,如果人不能正確認識,那黃浦江的死豬就毫無意義!那滿江的死豬演繹的是一個悲壯的故事,那緊隨其後的禽流感是一種警示!天有異象,必有大事!人真的需要猛醒了!你看懂了嗎?

最後,以二句短語權作本文的結語:始於江湖,終於江胡。

2013年4月2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最熱新聞
娛樂追星
生活消費
文化博覽
 
 
Copyright© 2000 - 2015   大紀元    授權與許可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