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因「四.二五」修煉法輪功

文:唐恩

台灣媒體大幅報導「四.二五」事件。(圖:正見網原文轉載)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法輪大法(法輪功),揭示了宇宙特性「真、善、忍」為修煉之本,學煉者身強體健、心性道德提升,廣受民眾喜愛,僅憑口耳相傳即迅速傳播。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萬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聞悉天津動用防暴警察抓打法輪功學員的消息後,趕到位於中南海附近(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為在天津市被非法逮捕的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是謂「四.二五」事件。

「四.二五」事件經媒體大幅報導,逾萬名上訪的法輪功修煉者安安靜靜,沒有口號、沒有喧嘩嘈雜,電視上只見法輪功修煉者自律地站在人行道上看書或是煉功的畫面,離去時地上沒有留下一張紙屑。共產黨統治的國家也有一群高度文明的修煉者令海外人士印象深刻,打響了法輪功的知名度,促使台灣大批的新學員加入修煉的行列,奠定法輪功弘傳台灣的基礎。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五千名台灣法輪功學員在總統府前的廣場上,排出「法正天地」及法輪功的標誌法輪圖形,場面宏偉壯觀。(圖:原文轉載)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五千名台灣法輪功學員在總統府前的廣場上,排出「法正天地」及法輪功的標誌法輪圖形,場面宏偉壯觀。(圖:原文轉載)

法輪功弘傳台灣的契機

「四.二五」隔天,台灣報紙大幅報導該事件,許多人自己尋找煉功點,有人甚至認為「中共說不好的事,這功法肯定是好的」,很多人就在那時候走進大法修煉。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後,各地煉功點,如同雨後春筍般大量湧入新學員,全台灣北、中、南各地九天班場場爆滿,每一班平均有七十名以上,黃埔新村學法點的輔導員表示,有時需開放煉功房和學法房,兩台電視同時播放才夠用。

銅山街煉功點的輔導員林先生說,當時開辦的九天學法煉功班,連續三期均都湧入一百多名新學員,連前院玄關都擠滿了人,兩台電視同時播放都還不夠。由於人數眾多,學煉功法時較難伸展開來,許多人還提前半小時甚至一小時到點上學煉功法,彌補前一天的不足。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李洪志師父蒞臨台灣講法時,全台只有三十五個煉功點;一九九八年六月份法輪大法相關書籍正式出版二千套,一個月即全部售罄,至一九九九年四月已出版一萬四千本《轉法輪》。一九九九年五月以後,為了供應大量新學員的需求,當年再加印了一萬五千本大法書籍,這增加的速度,更是書商始料未及的。

修煉法輪功的人數也在人傳人、心傳心、口耳相傳的傳播下,逐漸進入了台灣社會各階層,修煉者日益眾多,涵蓋大學教授、醫生、律師、工程師、公務員、軍警、士農工商、學生、家庭主婦等各階層,是中國大陸以外修煉法輪功人數最多的地方。學煉者身強體健、心性道德提升,普遍受到政府部門及社會各界的高度讚賞與歡迎。迄今一千個煉功點幾乎遍及全台灣三百多個鄉鎮,連外島的澎湖、金門、馬祖都有十幾個煉功點,法輪功已傳遍了台灣每個角落。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七千四百名法輪功學員在台北自由廣場,排出李洪志師父法身的圖像,宏偉壯觀。(圖:原文轉載)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七千四百名法輪功學員在台北自由廣場,排出李洪志師父法身的圖像,宏偉壯觀。(圖:原文轉載)

九天學法煉功班 祛病健身顯奇效

在台灣與美國兩地執業律師的朱女士回憶說,她是看了報紙報導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離去時沒留下一張紙屑而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認為可以把中國人教育得如此有公德心,一定是個不尋常的功法,所以就自己打電話到九天班詢問。那時朱女士患有子宮頸癌末期,都已經準備好後事,神奇的是上完九天班之後病症全好了。

家住宜蘭蘇澳的游先生也是在一九九九年時,因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聞報導後才走進法輪功修煉,他說:「回想當時報導提到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時,沒有口號,沒有擴音喇叭,沒有投擲雞蛋,也沒有帶甚麼抗議的東西,還很規矩的排隊,有的在煉功,我就覺得可笑,心想這樣能使上甚麼作用?同時覺得在共產黨極權社會裏面的人連抗議都這麼奇怪。但是電視上卻報導說他們離開時,沒有留下垃圾,甚至連警察丟的煙蒂都撿起來帶走,這讓我很驚訝,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

就這樣,游先生到書局去買了一套李洪志先生的《廣州講法》錄影帶,花了幾天看完。他說:「我就是這樣得法的。修煉後我戒酒了,脾氣變好了,身體也變好了,精神非常好」。因此他經常告訴別人,他是修煉法輪功的受益者,要把這些美好的訊息和大家分享。

法輪功教導做好人 印證中共誣衊

一位住在台北市木柵區的貿易商,一九九九年到大陸出差的時候,看到公共場所的電視播放著中共污衊法輪功的新聞。他覺得這麼大的一個國家,利用政權迫害一個功法,讓他感到好奇,回台之後找到學法點參加九天班。當時他走進來的動機,純粹抱著觀望的態度,他想來看看法輪功到底有多「邪」?結果他發現法輪功都是教人做好人,沒有一件是壞的,中共根本是在騙人。他原本患有十七年的失眠症,走訪各大醫院的名醫,吃遍各種名藥仍無法治癒,等他上到第四天時,晚上他睡得很香無需吃藥,他的失眠症竟奇妙地無藥而愈。

曾任帶團領隊的楊小姐,在一九九九年春天,她父親因為受傷求醫,醫生送給父母一本《轉法輪》,楊小姐看完後告訴母親:「這本書很好,教人向善做好人。」楊小姐說:「不料隔沒多久,在電視上看到新聞報導說,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一萬多人集體大上訪,我非常驚訝,既震驚又興奮:在這麼極權的國家,這些人敢於上訪說真話,真是了不起!尤其看到媒體報導,萬人上訪場面竟是那麼祥和,離開時地上一張紙屑都沒有,感到非常神奇與欽佩。」此後,楊小姐與母親開始修煉法輪功至今。

在貿易局任職的房女士,一九九九年四月,因病在家休養,從電台廣播中獲悉「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的消息,當聽到接受採訪的學員介紹:「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法輪功不存錢不存物。」令房女士印象非常深刻,直覺這是個很正的功法,興起了想要學法輪功的念頭。五月初銷假上班後,她喜出望外地發現,許多同事都在學煉法輪功,她與先生找到該月的九天學法煉功班,就這樣「四.二五」開啟夫妻倆的修煉機緣。

「四.二五」之後不到三個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藉著「四.二五」事件而聽聞法輪功的國際社會,在其後的十四年裡,因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地講清真相,而越來越了解法輪功。如今,法輪功已經弘傳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使上億人因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受益,見證了「四.二五」和平上訪將在人類歷史留下永恆的豐碑。

--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修煉法輪大法幾個月後,奇蹟出現了,妻子身上的病全沒有了,身體輕鬆了。當時我悟到:這是師父給她淨化了身體,是師父幫她消了業,身體才達到了無病狀態,心中十分感恩大法師父!從此更堅定了修煉的信心,家裏也成立了煉功點,積極的做洪揚大法的事情。十八年過去了,回顧十八年中,有十四年的時光是在邪惡的迫害中度過的,十四年的迫害中,有十年是在邪惡黑窩監獄裏度過的。在那樣恐怖的邪惡環境中能夠走過來,十年囹圄,九死一生,是師父的看護,是大法的威力,是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才能走到今天。迫害還在延續,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邪惡黑窩裏的同修還在遭受著邪惡的迫害,酷刑折磨,中共犯下了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滔天大罪。望聯合國人權組織,全世界正義團體,伸出緩手,伸張正義,共同制止這場迫害,早日結束人類的浩劫。
  • 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像我這樣一個業力深重、即將走上黃泉路上的小小常人,何德何能能夠得到師父的救度。…得法頭三年,學法少,不會修自己,一直不精進。在我的婚姻走到盡頭,生命也將走到盡頭的時候,師父沒有放棄我,給了我一個全新的人生。
  • 修煉前,夫妻倆常為工作或小孩教養問題吵架,公司送來的貨有瑕疵或不對,林太太馬上一通電話打過去罵人,也會和客人發生不愉快。得法後,夫妻倆都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自我要求,衝突或不愉快的場面日漸減少,到現在很難再見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煉人,林先生說:「修煉之前,很擔心小孩被社會大染缸污染,擔心被朋友同儕帶壞,二個小孩都成為大法弟子後,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依循著去待人處事,我不再擔心他們會不會變壞,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我覺得非常幸福。」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歷經了邪黨的種種摧殘後,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煉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滿了充實和快樂,這份灑脫緣歸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我即將乾涸、悲苦多憂的心田,現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來,我與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向身邊的人不斷地講述著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黨的謊言毒害下,仍然有眾多的民眾,對大法真相表示出質疑和對抗。下面講講我身邊人的修煉故事二三則,從中會給人啟發與思考,望善良的人都來了解法輪功,走進法輪功。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甚麼奇蹟都會出現…
  •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這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是法輪大法這片淨土改變了我,規範了我的言行,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價值觀。在工作中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證實法,救度眾生。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國有企業起死回生。在這裏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 我鄉政府把女職工進行排班,輪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們學法煉功。在此值班期間,我發現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氣,愛清潔,講衛生,把好事、方便讓給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藥,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對他們的師父和法堅定不移,雖然他們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腦前進過勞教所,吃過很多皮肉之苦,但他們從不言放棄,至死不渝地堅修大法。就這樣時間一長,我慢慢地被他們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確實是一群好人,是從骨子裏面體現出來的一種美,更讓人羨慕,讓人敬佩,甚至讓人崇拜!
  • 我是二零一零年秋得法的法輪功新學員,得法一年半來身心各方面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感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一躍變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能夠得到法輪大法,受再多的苦也值了!那才是真正的不枉活一世啊!用盡人類所有美好的語言、詞彙和想像都無法描述和形容大法的美好!簡單介紹我得法前後的一些情況和變化,以及對熟悉我的一些人的影響。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夠從中受到啟發和覺醒,找到真正的自己,了解生命的本源和人活著的真正意義,只有這樣才不白活一回啊!
  • 一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中國首都北京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理性和平的萬人請願活動,警察悠閒的散著步,法輪功學員的請願人群平和整齊靜靜的排列在馬路一側,沒有暴力、沒有群情激奮,也沒有失去理智的瘋狂吼叫,甚至連交通都井然有序沒有受到影響。開創了中國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官與民理性和平對話的開端,矛盾在平和、善意中得以和平解決,被國際社會給於高度評價,這在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也幾乎是不可想像的。但是,修煉真善忍、一心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做到了,一萬多上訪的人離開時地面乾淨的沒有一片紙屑,就連警察抽的煙頭都被撿乾淨了。
  • 陸先生:主持人好,各位嘉賓好。我認為那個「四.二五」根本就不算是圍攻中南海,大家只是去靜坐或者是表達自己的訴求而已。什麼叫圍攻呢?拿個武器才叫圍攻。像黃奇帆那樣才叫圍攻,圍攻成都美國領館,帶著軍警去,那才叫圍攻,因為他們是拿著武器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