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他因「四二五」得法

明慧記者肖妍採訪報導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六日一大早,在新加坡國家信息技術研究所,一群華裔年輕人在談論著昨天發生在中國北京的一件令人震驚的大事──逾萬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國務院信訪辦上訪。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那天早晨,中南海周圍本來已經戒嚴布控,不久出現了驚人一幕:警察取消路障,先把法輪功學員的隊伍從馬路東口引到西口;然後又指揮著隊伍,由北向南緩緩地向中南海正門行進。同時,迎面浩浩蕩蕩的另一隊學員正由南向北,迎著這一隊伍而來。兩列隊伍正好在中南海正門相遇匯合成一隊,據各媒體的報導,彙集在中南海的人數大約有萬名以上。法輪功學員在武裝警察的引導下,有秩序地站到了中南海周圍。這就是震驚海內外的「四二五」上訪事件的一幕。

九四年去英國留學,九八年來到新加坡國家信息技術研究所工作的德忠還不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聽說「圍攻中南海」,就非常好奇,想知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有同事就說,新聞裏是怎麼怎麼說的 。德忠卻說:「我在北京的時候,六四天安門事件都經歷過了,怎麼還能聽新聞的? 我們單位不是有法輪功學員嗎?我去聽聽他們怎麼說。」

中午吃午飯的時候,德忠就特地坐在同單位的一位法輪功學員的對面,問他「圍攻中南海」是怎麼回事?法輪功是甚麼?也許在德忠的內心裏,就有那麼一種慾望想要了解法輪功,因此同事給他介紹的「四二五」上訪事件根本就沒往心裏去,相反卻對甚麼是法輪功發生了濃厚的興趣。

中共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本想製造事端,以此迫害法輪功,消滅法輪功,反倒讓更多不知道法輪功的人知道了法輪功,了解法輪功,甚至開始修煉法輪功。而且把法輪功推向了世界。

「哇,這麼好,我也試試!」

德忠聽了法輪功學員的介紹:「哇,這麼好,我也試試!」他在新加坡大眾書局買了一本法輪功主要書籍《轉法輪》,同事借給他教功錄像帶,他就回家自己一邊讀書,一邊跟錄像帶學功。在第一個星期裏他就深深的感受到法輪功的神奇和超常。

德忠說:「第二天早上四點多鐘起來煉功,連續好幾天早起,一天就睡三、四個小時的覺,頭腦卻非常清楚,那種感覺無法用語言表達,一種晶瑩透徹的感覺。」

十多年前就讀於清華大學的德忠,由於學業的壓力,大學期間就開始失眠,後來又從事計算機行業的工作,嚴重的失眠症一直伴隨著他,三十幾歲如同暮年的感覺。「煉功後就像吸了氧一樣的感覺,頭腦的那種清新是有生以來從未感受過的。那幾天,不知怎麼的,總感到心裏甜絲絲的;走在路上,覺得周圍的環境都充滿了亮麗的色彩。」德忠說。

在煉功中德忠也體會到了一些奇妙的現象:他在盤腿打坐時感到、看到金黃色的能量通透周身,好多神奇的感受實在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

現有知識無法解釋超常的科學

修煉法輪功不只是煉五套功法,更重要的是看書學習法理,按真、善、忍的原則去做,不斷的提高自身的境界。德忠兩個星期看了二、三遍《轉法輪》後,就只是煉功,而沒有學法了。逐漸的頭腦裏就出現了許許多多解不開的疑問。比如,德忠常常問自己:「老師讓我們煉功要放棄執著。那麼堅持煉功本身是不是執著哪?」很多類似這樣的問題自己解不開,再加上在生活中不斷湧現的種種物質、情感方面的誘惑,漸漸就感到無法做到時時刻刻按照煉功人的標準去做一個好人了。

儘管已經親身體會到了煉功帶來的神奇變化,但是德忠就是無法用他幾十年來學的實證科學去解釋這些超常的事物,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了,俗話說「眼見為實」,可是德忠就是看見了也敢不相信,才剛剛煉功不到三個月,就放棄了。

德忠不再早起煉功了,又恢復了以往的生活方式。因工作繁忙,三十幾歲就出現了心臟病的症狀,心動過速,心跳每分鐘150次以上。去醫院檢查,用各種儀器查不出來問題。每年要犯三、四次,每次犯病都要花兩個星期才能恢復。因為德忠平時就感到身體虛弱不堪重負,所以曾跟老闆提出來身體不好,不能加班,不能承受壓力,不能接受過多的任務等等,老闆表示可以理解。

從新走入修煉

德忠最後一次犯心臟病是在二零零四年四月底,跟老闆請了假在家休息。他想:「這樣下去的話,我的命都要沒有了。怎麼辦?醫院也治不了。看來,只有法輪功能救我了!」這回,德忠是真的塌下心要煉法輪功。那是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二日,他認真的對自己說:「我要煉法輪功了。」他也對妻子說:「我要煉法輪功了。」那時,他因為已經有近四年都沒有煉過功了,動作差不多都忘了,只記得打坐靜功的動作。他馬上就在床上打坐煉起了功,同時把放入書櫃裏的《轉法輪》又從新請出來閱讀。

說來神奇,德忠還沒開始學其它的動作,只是讀讀書,打打坐,還不到兩天,心臟病的症狀就全沒了。要知道,以前都得要至少兩個星期的時間才能恢復的。德忠可高興了,他再一次體驗了法輪功的神奇!

自己在家煉了二、三個月後,帶著太太和孩子一起去了煉功點,每週一次的集體學法、煉功使他受益很多,身體很快恢復正常。這次德忠知道了學好法的重要,他上明慧網系統的看了李洪志師父的所有講法,仔細的、入心的讀,明白了以前解不開的心結,感到提高的非常快,知道了大法弟子的責任。

德忠是因為要治療心臟病又從新走入了修煉法輪大法,心臟病當時就神奇的消失了。更為神奇的是,在很短的幾個月的時間裏,折磨了他幾十年的失眠、風濕、咽喉炎也都不知不覺的不翼而飛。

讓更多人受益於法輪功

無病一身輕的德忠,不再花時間與病魔抗爭了,飽受病痛折磨的人更知道健康的可貴。他要告訴他認識的人,法輪功的神奇,公司的老闆和同事因此對法輪功有了比較好的了解。明白了中共製造的謊言和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德忠還想把真相告訴那些他並不認識的人。至今十年了,他不論在哪裏,都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

最初他打印一些法輪功真相資料去家屬樓派發;每天用一個小時的時間給國內同胞打電話,告訴他們法輪功的真實情況。

除了上班、睡覺和吃飯外,德忠利用其餘所有的時間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上下班的路上、旅遊景點及建築工地都能看到德忠的身影和他那孩子般純真的笑容。

新加坡常年有很多建築工程,引進許多中國勞工(據說超過十萬人),流動性很強,德忠利用這個時機告訴他們真相,講了一批,又換一批。

旅遊景點大陸遊客很多,週末德忠就去魚尾獅景點。

因工作的關係,二零零六年底德忠來到加拿大,從此唐人街就是德忠最常去的地方,那裏是能接觸華人最多的場所,看到華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德忠發自內心的為他們高興。

不善言辭的德忠說:「過去的事情在當時感受非常深,可是現在都記不起來了,只記得按真善忍的標準,自己哪裏還有沒做好的地方,怎樣做得更好。」

「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上訪背景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這兩天,天津發生了當地警察毆打並無理抓捕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的事件。當其他的法輪功學員要求釋放被非法抓捕的學員時,天津的警察卻說:「我們是執行北京的命令,你們要反映情況就去北京。」於是,第二天,法輪功學員們就按照天津警察的答覆去北京上訪。可以說,當時的情況是天津警察在主動催促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

二十三號和二十四號的天津抓人、打人事件的背景是天津教育學院出版的《青少年科技博覽》再次登出誹謗法輪功的文章。文章說煉了法輪功會得精神病,暗示讀者修煉法輪功會出大問題,甚至導致亡國。這篇文章是當時政法委書記羅幹的連襟何祚庥發表的。

法輪功學員自發到編輯部澄清事實,向有關人員講述自己學法煉功的親身體會,講述著一個個沉痾痊癒,道德回升的感人經歷。當出版社方面了解到事實後,立即表示願意發表聲明更正錯誤。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四月二十三日天津市突然出動三百多名防暴警察,驅散自發前往編輯部澄清事實的法輪功學員,毆打並逮捕了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6/他因「四二五」得法-272536.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萬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聞悉天津動用防暴警察抓打法輪功學員的消息後,趕到位於中南海附近(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為在天津市被非法逮捕的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是謂「四.二五」事件。「四.二五」隔天,台灣報紙大幅報導該事件,許多人自己尋找煉功點,有人甚至認為「中共說不好的事,這功法肯定是好的」,很多人就在那時候走進大法修煉。
  • 修煉法輪大法幾個月後,奇蹟出現了,妻子身上的病全沒有了,身體輕鬆了。當時我悟到:這是師父給她淨化了身體,是師父幫她消了業,身體才達到了無病狀態,心中十分感恩大法師父!從此更堅定了修煉的信心,家裏也成立了煉功點,積極的做洪揚大法的事情。十八年過去了,回顧十八年中,有十四年的時光是在邪惡的迫害中度過的,十四年的迫害中,有十年是在邪惡黑窩監獄裏度過的。在那樣恐怖的邪惡環境中能夠走過來,十年囹圄,九死一生,是師父的看護,是大法的威力,是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才能走到今天。迫害還在延續,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邪惡黑窩裏的同修還在遭受著邪惡的迫害,酷刑折磨,中共犯下了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滔天大罪。望聯合國人權組織,全世界正義團體,伸出緩手,伸張正義,共同制止這場迫害,早日結束人類的浩劫。
  • 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像我這樣一個業力深重、即將走上黃泉路上的小小常人,何德何能能夠得到師父的救度。…得法頭三年,學法少,不會修自己,一直不精進。在我的婚姻走到盡頭,生命也將走到盡頭的時候,師父沒有放棄我,給了我一個全新的人生。
  • 修煉前,夫妻倆常為工作或小孩教養問題吵架,公司送來的貨有瑕疵或不對,林太太馬上一通電話打過去罵人,也會和客人發生不愉快。得法後,夫妻倆都用「真善忍」的法理來自我要求,衝突或不愉快的場面日漸減少,到現在很難再見到。一家四口都是修煉人,林先生說:「修煉之前,很擔心小孩被社會大染缸污染,擔心被朋友同儕帶壞,二個小孩都成為大法弟子後,因為有真善忍的法理做指導,依循著去待人處事,我不再擔心他們會不會變壞,沒有這方面的煩惱,我覺得非常幸福。」
  • 我全身病痛…拄著拐杖給學生上課,離退休還有五年就沒法工作了。當時的感覺死神隨時在伴隨著我,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學法煉功不到半年時間,這些疾病陸陸續續都沒有了,全身感到無病一身輕,真是一種無法用語言表述的輕鬆幸福的感覺。是師父把我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看到我的變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後也走進來修煉,修煉不長時間也是無病一身輕。我倆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是一個令無數人生活發生巨大動盪的日子。中共前黨魁江氏出於妒嫉,不顧百姓的福祉發動了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者的滅絕迫害,從修煉中受益的法輪功學員也從此開始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在法輪功反迫害十三週年之際,現居加拿大多倫多的高順琴女士接受了採訪,回顧了自己親歷、見證的那段跌宕、悲壯的歷史。
  •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四年了,歷經了邪黨的種種摧殘後,今天我依然走在修煉的路上。我的每一天充滿了充實和快樂,這份灑脫緣歸宇宙大法,是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我即將乾涸、悲苦多憂的心田,現在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十四年來,我與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向身邊的人不斷地講述著大法的美好。然而,在邪黨的謊言毒害下,仍然有眾多的民眾,對大法真相表示出質疑和對抗。下面講講我身邊人的修煉故事二三則,從中會給人啟發與思考,望善良的人都來了解法輪功,走進法輪功。只要你按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甚麼奇蹟都會出現…
  • 得法至今已十五年,在這世風日下、物慾橫流的社會裏,是法輪大法這片淨土改變了我,規範了我的言行,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價值觀。在工作中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看淡名利,用我的一言一行證實法,救度眾生。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國有企業起死回生。在這裏我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心。
  • 我鄉政府把女職工進行排班,輪流值班目地是阻止他們學法煉功。在此值班期間,我發現法輪功學員說話和氣,愛清潔,講衛生,把好事、方便讓給他人,一年四季不吃一粒藥,身體健康,精神飽滿,對他們的師父和法堅定不移,雖然他們其中有很多在進洗腦前進過勞教所,吃過很多皮肉之苦,但他們從不言放棄,至死不渝地堅修大法。就這樣時間一長,我慢慢地被他們深深地打動了。他們確實是一群好人,是從骨子裏面體現出來的一種美,更讓人羨慕,讓人敬佩,甚至讓人崇拜!
  • 我是二零一零年秋得法的法輪功新學員,得法一年半來身心各方面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從一個感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一躍變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能夠得到法輪大法,受再多的苦也值了!那才是真正的不枉活一世啊!用盡人類所有美好的語言、詞彙和想像都無法描述和形容大法的美好!簡單介紹我得法前後的一些情況和變化,以及對熟悉我的一些人的影響。希望更多的世人能夠從中受到啟發和覺醒,找到真正的自己,了解生命的本源和人活著的真正意義,只有這樣才不白活一回啊!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