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龔剛模筆錄:薄王誣陷李莊是「政治需要」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4月03日訊】3年前,重慶法院以「偽造證據、妨礙作證罪」,終審判處李莊有期徒刑一年半。刑滿釋放後,李莊蒐集證據,向重慶一中院提出申訴。近日,重慶市一中院再次約見李莊,李莊的前助手馬曉軍和龔剛模案的代理律師王萬瓊一同前往,兩人分別遞交了相關證詞和證據。其中,王萬瓊遞交的兩份證據為龔剛模所提供,龔剛模表示願就誣告李莊承擔法律責任。

據京華時報報導,李莊介紹,他出獄前,馬曉軍曾發表一篇博文《「李莊事件」真實經過》,證明李莊被誣告。出獄後,李莊向重慶法院申訴,並於去年11月29日獲得約談,李莊和法官提到該證詞。當時,法官見材料上沒有簽名,希望馬曉軍親自來。

馬曉軍是李莊的前助手。在李莊案發生前,他三次陪同李莊會見龔剛模。李莊被重慶警方抓獲時,馬曉軍一併被抓。

據重慶檢方指控,李莊在會見龔剛模時曾用「眨眼」等方式教他作偽證,並教他說「被警方刑訊逼供」。庭審時,李莊要求傳喚馬曉軍出庭,但馬曉軍向法院出具親筆簽名的書面材料,不願出庭。事後,馬曉軍在博文中證明,李莊會見龔剛模未「眨眼」,自己不出庭是因受脅迫。

馬曉軍解釋,博文所述全是事實。此次正式遞交證詞,希望法院儘快裁定,「是受理還是不受理,希望儘快有個書面答覆。」

律師轉交龔剛模親筆信

在李莊入獄後,成都律師王萬瓊接手龔剛模案。王萬瓊稱,她先後四次會見龔剛模,並留下了律師會見筆錄。在筆錄中,龔剛模講述,警方對他刑訊逼供,並以他患病的妻子相要挾,逼他舉報李莊。當時,在一張煙盒紙上,負責審訊的熊峰寫下專案組負責人王志的手機號,讓龔想通後按鈴,找管教打此電話。

龔剛模後來「想通」,警方打印了一封檢舉信,讓龔照抄。但龔識字不多,抄不下去,留下一張寫了一半的紙。後來,龔剛模只得在打印的材料上簽字。但抄了一半的檢舉信和寫有電話的字條,一直被龔保存。在與律師會面中,龔將兩樣證據交給了王萬瓊。

王萬瓊會見龔剛模筆錄

據新浪網李莊微博消息,經王萬瓊律師認真核對,她將會見龔剛模筆錄的手寫體打印了出來,當年重慶警方專案組那些令人髮指的勾當逐漸浮出水面。

會見筆錄

時間:2012年8月27日上午地點:重慶監獄監區會議室

會見人:王萬瓊四川容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高美泉四川守誠律師事務所律師

(兩名警官陪同)

被會見人:龔剛模在押犯

問:我們是接受你哥哥龔剛華的委託,前來為你代理申訴的律師,今天來,主要是想聽聽你自己的意見和看法。

答:清楚了。

問:你具體談談你對自己案子的看法吧。

答:從我的罪名上講,非法持有槍支確有其罪,組織領導黑社會完全不成立(一、二審均未認),非法買賣、運輸槍支、彈藥:販賣、運輸是打在我頭上,至於非法經營,在我心目中認為是投資,正常經營行為。行賄,我認為是人情往來,一次一兩萬。開設賭場,容留吸毒、故意殺人都是打在我頭上的(團伙成員所犯罪行都算在我頭上),刑訊逼簽造成傷,印子現在都在。

熊鋒是打手,專案組長,打我,吊我,誘騙我指控李莊。

(親筆寫的王智的電話)提供給你們這個電話,以及打印好下面的內容,叫我抄好。我一生中從未寫過如此多的字。【備註:龔交給王萬瓊一片煙盒紙,上有熊峰親筆寫下王志(智)的電話號碼和一頁寫了半頁紙的舉報信。此兩樣物證龔保留了3年】

夜總會的確是我投資的,送給了我的乾姐姐,為了讓我說違心的話,全部抓了我的家人給我看。我為了保命,也為了保護我的家人。至於我在庭審上說的,都是他們打印好後叫我天天背,背下來的,一次出了錯,居然在看守所的錄音中放了一段我和李莊的(對)話。

上庭前,演練了若干道我方律師、對方律師可能問我,而我應該回答的話。

王志(智)天天跟我在一起,反覆向我保證,只要我配合,我肯定不得死。判了以後,也有好心人,包括看守所的唐所長都叫我不要吃他們送來的東西,一切都是王志(智)、郭維國他們做的,跟江北當地公安根本沒有關係。

在我審查的過程中做了幾次同步錄音,全部是造的假。如果他們敢拿出來,肯定可以鑑定出來。

連在庭上叫我說腦殼痛,聽不懂普通話,都是照做的。吊我在窗欄上弄得我大小便失禁,臭得讓我自己收拾。

(二處的白平等看守)在鐵山坪時,沒事就把我們幾個吊起耍,看哪個聲音叫的大,反正就是侮辱。

警察都說反正是王立軍喊弄的,你要找去找王立軍,一個新幹警劉興宇,都說你運氣霉,我們刑訊時,錄像都是關了的。滕偉是最變態的,成天亂打亂說。一個姓唐的就說,我是不得動手的,你說啥子我寫啥子,王喜比較正直,實事求是,後來主動申請調離了專案組。

完全是無奈的,我的防線突破就在於抓住了我老婆,她都要死了,還遭抓進來。

我再次闡明一個觀點:我和樊奇航沒的任何關係,只是2006年在夜總會認識的。我認為我是故意殺人的受害者。徐向陽幾次來敲詐我(死者的小弟),一次要5萬,二次要幾十萬,後來又借了45萬給他(這錢還了的),理由他大哥(死者)成婚時我沒去,我們之間沒有任何關係。

他們給我編造了電話(我根本沒有死者的電話),編造了李明航跟我打過電話,更談不上我給樊奇航提供電話了,說他在哪裏了,你不簽就馬上吊你。

檢察院(一分院)肯定是被打了招忽,遭了罵的。因為後面來時態度很惡劣。(而此前來時態度很好,備註:此處為漏記)整的我差點說了真話。結果王志很緊張,趕緊打電話「大哥,檢察院在找麻煩」。結果第二天檢察院來了後按秩序,錄了相,制了光碟。我估計是檢察院也是為了自保。

問:李莊是否叫過你翻供嘛

答:這些都不存在。12月19號左右,王志(智)、郭維國自稱王立軍的特使叫我出去說,實際李莊僅僅講了些程序而已,我說我遭吊起受了傷,他說我可以在庭上舉起手,要求申請驗傷,他走過來看我的傷,他們就利用他走過來的動作編造了跟我眨眼等情節。

當場製作筆錄時,當時都不簽字的,都是過了幾天才讓叫我簽的。我檢舉李莊後日子才好過點,我甚麼材料都簽,看都不看,因為看了也沒用。

我一直認為我的罪名肯定不會死,但在當時那個環境下,我認為死是可能的。有人反覆跟我講過,要置之死地而後生,殺你一個、十個龔剛模,對他們沒意義,但把李莊拿下,是政治需要,這個功立得很大。

當然我個人認為,他們也是為了整李莊,才人為整我的材料,把我跟樊奇航扯在一起,這樣才能造成李莊給重慶最大黑社會老大辯護的局面。李莊、樊奇航、我都是吃了夾生飯。

說實話,樊奇航的確是一幫狠人,鼓搗【備註:重慶方言,就是強行的意思】給我塞個司機來,我一直沒要的。那把勃朗寧手槍都是他主動給我的,也不知是甚麼目的,就說是擱在那裏的。估計他們是想打我的主意。樊奇航找我借過幾次錢,利息都是還了的,但有個70萬未還,他借去買車的。後頭到出事,他最多是我的客戶,也幫我介紹過幾筆生意。

問:上次律師來見你,你說的有這麼多嗎?

答:沒有,當時還有顧慮,現在看到王志(智)遭了,才放心了,因為我曉得他們勢力太大了。(熊鋒是091專案組組長,是萬州人,應該是)

請轉告李莊:任重而道遠。個人認為李莊案子是否翻還是要看政府,這些事情都是東北人幹的,他們逼迫過的,重慶方面相信都是受害人,面對我的都是東北人。

至於我個人的案子,是刑訊逼簽造成的,開庭時想說的話王志卻不要我說,說是三長都定了的,你說了也沒用。我的陳述都是寫了(人家代我寫)【備註:龔只有小學三年級的文化,不會寫很多字。此處是說明所謂自己寫了實際都是別人代寫的】先交給王志看,他看後又反覆修改,有些話寫的不敢太明,不然他們不幹,請法院開恩,不要用我的筆錄給我判刑,而是要憑事實和證據。

問:還有補充的嗎?

答:我還是比較著急,政府有個好的契機,讓我看到一絲希望,我也有信心,只是方向不要偏了。所有財產在開庭前都直接沒收了。轉告李莊:我這一輩子欠他的,我龔剛模在有生之年【備註:龔情緒激動,說到此處就中斷了】

不要把一些事情搞得太深沉,讓上面的人以為你在折騰,還是要多去蒐集證據,就事論事。

江北區刑警部門的人如果有良知,敢於說真話,這個事好辦了。

樊奇航真正殺人的目的,到底是甚麼,這個搞清楚很重要,也可以讓樊奇航為我殺人的這種說法完全不成立。

我希望多一點時間和律師溝通。

如果有一天,我願意承擔因為我造成的李莊案的一切法律責任。

以上記錄我看過和我說的相符。

龔剛模

2012.8.27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3-04-03 2: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