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朱令鉈中毒案 牽出前京政法委書記及中央領導

人氣: 11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4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薛飛綜合報導)很多不幸都會隨著時間的逝去而淡化甚至遺忘,而發生在19年前的清華大學朱令鉈中毒一案則明顯不符合這個規律。4月1日發生復旦大學的投毒案碩士研究生黃洋不幸去世讓國人唏噓不已,然而社會的目光很快轉移到19年前的清華鉈中毒一案上。19年前,兩次攝入致死劑量的重金屬鉈鹽,讓多才多藝的清華大學學生朱令幾乎變成植物人。北京警方確認系人為投毒所致,然而19年後仍懸而未破,成為中國一個時代的痛。

19年來,有關「誰是凶手」的各種猜測和傳說,坊間從來沒有間斷過,尤其是朱令的室友孫某,一直被認為是主要嫌疑人,由於孫家的背景之大,使得全國民眾關注的這一案件不了了之。

有消息稱,94年清華鉈中毒的嫌疑人孫某的爺爺孫越崎是民革中央副主席、名譽主席;堂叔孫孚凌,歷任北京副市長、中國政協副主席;父親孫大武是民革中央副主席。據稱,06年孫某更名並修改了出生日期,目前是某上市公司幕後老闆。

雖然鉈中毒一案已經過去19年,但民間對真相的追問也從未間斷。復旦大學的投毒案發生後,多家媒體採訪了朱令的家人和知情人,都希望為這起看似撲朔迷離的案件真相再往前推一把。

4月29日,廣東《羊城晚報》報導了至今仍疑點重重的朱令「鉈」中毒一案,文章並首次披露了案件被強制中止涉及中共最高層,並首次提到了幕後的中共官員:時任北京市委政法委書記的強衛(現任江西省委書記)及不具名的某中央領導。包括新華網及人民網在內的大陸门户網站纷纷轉載了這條消息。但新華網的報導隨後被刪除。

懸疑: 為何案件戛然案結

據《羊城晚報》報導,1995年底,朱令的室友孫維被警方列為本案唯一犯罪嫌疑人。1997年4月2日,孫維被北京警方帶走訊問,持續8小時後由家人領回。1998年8月26日,警方稱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孫維和朱令中毒案有關。2007年,公安部辦公廳在給政協委員的復函中稱北京市公安局文保處早在1998年已辦結此案,並妥善答覆了當事人家屬。但朱令父母卻稱公安機關從未告知此案已結,他們一直在等待調查結果。

1995年4月底,朱令被確定為二次中毒,公安部門介入調查。同年夏秋時分,警方曾到朱令父親所在的單位調查過朱令父親和孫維父親的關係,並通知朱令家屬:「只剩一層窗戶紙了」。清華大學派出所所長李慕成也曾告知朱令父母「有對象」。到了1996年2月,北京市公安局有關領導卻對朱令家屬表示案件偵查難度很大,仍在努力中。此後再無下文。直到1997年4月2日,警方突然對孫維進行了一次突擊審訊。

外界傳聞,孫維家世顯赫,有親屬曾擔任北京市領導職位。吳承之認為,孫維未被進一步調查是得益於其家庭關係。

1998年8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約見朱令的家屬,確認朱令中毒的事實。之後,警方再沒有就此案傳出新消息。但2007年9月17日公安部辦公廳卻稱案件已於1998年8月結辦。

負責此案的北京市公安局十四處民警李樹森2006年曾表示:「這件事的調查工作中有一定結論,從個人來講,我不願意回答;從公安機關的紀律來說,我不宜發表意見。這件事情很敏感,過去那麼長時間了……」截至發稿,《羊城晚報》記者未能再聯繫到李樹森。

案件牵出時任北京政法委書記強衛及当时中央领导

朱令父親吳承之告訴《羊城晚報》記者,雖然這些年不斷在追問,但公安部門的回覆一直都是「正在調查中」。公安部辦公廳在對政協委員的有關提案的復函裡這樣寫道:「1997年10月23日,時任北京市委政法委書記的強衛同志組織召開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市檢察院、市公安局『三長會議』。會議認為,此案關係社會穩定,需妥善處理。1998年1月,市公安局將辦理情況逐級上報中央領導同志,根據中央領導同志批示,經強衛同志批准,1998年8月25日,市局文保處 結辦此案,並妥善答覆了當事人家屬。」對此朱令父親表示詫異,時至今日,公安機關並未告知朱家此案已結。

2008年5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正式實施。朱令家人向北京市公安局提交了要求公開朱令急性鉈中毒案偵破過程和結果的申請。5月30日,北京市公安局以「法律、法規及相關規定不予公開的其他情形」為由,對此申請發出「政府信息不予公開告知書」。此後北京市政府正式進行復議,決定撤銷北京市公安局的不予公開的決定。

2009年,朱令家人在律師的陪同下再次到北京市公安局要求公開案件信息,同時瞭解案件偵破進展,接待人員表示需請示領導再給答覆。隨後又是幾年過去了,仍是沒有下文。

日前,朱令家人已與律師取得聯繫,他們將再次提交信息公開的申請,若沒有回覆,通過法律渠道再投訴後仍然無果,就可以起訴了。朱令父親稱,他們並不願放棄:「我無法瞭解不予公開的原因,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爭取案件偵破和結果的信息公開,是我們現在最大的心願。」

文中的「中央領導同志」是誰?

涉案的官員,除了「時任北京市委政法委書記的強衛」文中或文件中並未透露這個中央領導是誰?事實上,對於孫家背景的猜測早已經持續多年。

據知情人在網上披露,孫在犯案初期並未向家人坦誠自己的罪行。所以孫家並未對朱家進行政治施壓,以至事件逐漸發酵。當一切證據都鐵板釘釘的指向孫時,孫在巨大的壓力下向家人坦誠了罪行。彼時孫越崎已經半身不遂,其父孫大武動用了可用的所有資源。所以孫大武利用多年經商所得的經濟資源以及從孫越崎那裏接手的政治遺產開始對孫維進行救援活動。97年孫維被警方詢問當日,孫大武得到了高層手令,警方在扣押孫維8小時後不得不放人。

也有帖子稱,孫家與薄一波家的關係源遠流長,薄一波1949年擔任中央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協助陳雲負責全國經濟的組織工作,黨外專家孫越崎是薄的左膀右臂,孫死前後1997年9月建成了「越崎中學」和「孫越崎紀念館」,薄一波專門為紀念館撰寫前言。網上有聲音稱:薄熙來都抓了,朱令案的真相也快了。

此外,外界也紛紛盛傳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同孫越崎的關係不一般。據大陸媒體的報導,1991年10月,江澤民曾邀請孫到中南海敘談並共進晚餐。孫越崎的車子一到,江澤民親自上前迎接,走時江也親自將孫送上車。

1992年10月,孫迎來了百歲華誕。當時的書記處書記到孫家向他祝賀,並特別帶來了江澤民送給孫的一幅紀念照片,上面是二人的合影照。孫把這幅照片掛在客廳牆上,逢人就講。

孫越崎被稱為近代煤炭石油工業的奠基人。曾擔任中華民國資源委員會委員長,經濟部長兼資委會主任委員。1949年初違背蔣介石命令將資源委員會所屬的上千家國營工礦企業的所有資產,包括數十萬職工,3萬多名技術,管理人員,悉數留在大陸。但在文革中原資源委員會叛逃人員無一漏網地被掀上鬥爭台,骨幹被投入監獄,眾多人被逼自殺身亡。

朱令現狀:點頭、搖頭間的相互守望

據《羊城晚報》報導,朱令的家,白綠相間的地板革,斑駁掉漆的老式茶几,打著補丁的皮沙發,顯出這房子的經歷。19年前,朱令出現中毒症狀時,這套房子還是新居。

朱令再也回不到從前的年輕和活力,她幾近植物人,很難講話,生活中與父母絕大部份交流,都是點頭、搖頭。

「這幾天她又感冒了,對肺部影響很大,不好讓你們去她的房間探望。」吳承之說,2011年,也是一場感冒,讓她在醫院ICU病房住了10個月,花費60多萬元。

2011年那場感冒,引發肺部感染,她的氣管被切開,氣管氣口至今沒拿掉。

窗台上,是朋友送來的蝴蝶蘭,花正綻放,但朱令已看不到花開,鉈毒的併發症嚴重影響到她的視神經。

每天清晨,朱令醒來之時就是夫婦倆的起床時間。扶起女兒,第一件事是給她清理氣管:霧化、清痰、洗肺,然後注入胰島素,再一杓杓餵早餐。

康復鍛練,朱令做屈膝半蹲動作需要三人合力,吳承之站在前方,和輪椅上的女兒互相頂住膝蓋,母親朱明新則在後方托腰保護。「她的小腿瘦得像根棍子。」

「快20年了,沒想到還有這麼多人惦記著朱令。」朱令父親吳承之感慨道。

朱令事件時間表

●1973年11月朱令生於北京。1992年9月,考入清華大學化學系物理化學和儀器分析專業。

●1994年12月8日朱令開始大把掉頭髮。其後三天,腹痛加劇。

●1995年約3月朱令中毒後昏迷多日,幾近植物人。

●1995年3月學校出示學生接觸化學藥品的清單,肯定朱令並無鉈鹽接觸史。此事被記入病歷。

●1995年4月10日朱令病症被同學翻譯成英文,發到互聯網緊急求助。一週內,世界各地的醫生、專家的回郵達1500封。統計結果是,30%的回覆認為病人是「鉈」中毒。

●1995年4月28日協和醫院用普魯士藍化學劑排毒,一個月後朱令體內鉈含量基本排除,中毒症狀消失,而嚴重的後遺症將和她相伴終生。

●1995年4月28日北京職業病防治所實驗室負責人陳震陽確定,朱令是鉈中毒,且體內鉈超過致死量。陳震陽認為,如此大的劑量不是自殺,就是他殺,且凶手肯定是兩次投毒。

●1995年4月底協和醫院認為朱令是二次中毒。同年5月7日,北京市公安局14處和清華大學派出所受命立案。

●1995年5月朱令經治療後得救。但肌體嚴重受損,並因輸血感染丙型肝炎,此後生活不能自理。

●1997年4月2日畢業前夕,朱令同宿舍同學孫某突然被公安局14處從實驗室帶走訊問,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要求孫某在印有「犯罪嫌疑人」字樣的紙上簽名。公安局14處連續突擊審問她8小時。

評論
2013-04-30 5: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