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第一爛尾樓開發商捲走4億 下落成謎

更新: 2013-04-04 02:45:28 AM   標籤:tags: 溫州 , 第一爛尾樓 , 開發商

【大紀元2013年04月04日訊】溫州第一爛尾樓「泰宇花苑」的開發商陳岳西卷款4億元,去年7月從上海浦東出境跑路。據估算,陳岳西留下約13億元的債務,其民間借貸涉及近70個債權人,本息數額約達4.9億元。通過銀行借貸、民間借貸以及信託融資,泰宇花苑形成一個資本泡沫,最終在樓市調控中無力支撐。

工程停工 一片狼藉

據《浙商》雜誌報導,溫州平陽縣鰲江是浙南的富庶小鎮。「鰲江中央,繁華之上」的房產廣告至今還矗立在鰲江鎮中心的新河橋畔,其身後即是被稱為「溫州第一爛尾樓」的在建樓盤泰宇花苑。

三幢已經結構封頂的高層建築目前處於停工狀態,圍牆裡一片狼藉:結構封頂的4、5、6號樓的門洞、窗洞豁開,尚未安裝玻璃,其中一棟連外牆都還沒刷完。地下車庫已被雨水淹沒。旁邊的1、2、3號樓僅打下一些樁基,雜草亂生,垃圾遍地。

數十米之外的售樓處捲簾門緊閉。門衛說,工程前年底便已停工,「現在每天就幾個買了房的業主會來看看」。

肖先生是其中的業主之一。2009年6月,他以每平方米6800元的價格在此認購了一套140餘平方米的房子,每月按揭貸款3000多元。

他說,本來去年8月31日是交房期,但8月底的時候就知道房產商無法交房,也沒接到正式通知。業主們開了三次大會,統一了意見,選出了維權代表,前不久就有一次維權活動。他還說:「聽說3月底會重新開工。如果沒開工的話,業主還要繼續維權。」

報導稱,像肖先生這樣的業主約500多人。去年底,業主們幾乎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為自己維權。

陳岳西的融資賬本

陳岳西,浙江溫嶺人。1999年,陳岳西和金雲城、金彩雲共同設立了泰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宇房產),註冊資金1億元,陳岳西出資90%,為公司實際控股人。此外,陳岳西還有另外兩家房地產開發公司:四川泰豐和衡陽泰宇。

為了開發泰宇花苑,陳岳西先後通過中國建設銀行溫州分行借貸、民間借貸以及安信信託融資。

泰宇花苑位於鰲江鎮中心地帶,該地塊總用地面積為41400平方米,登記為兩本土地證。此後,陳岳西將其中一塊地抵押給中國建行溫州分行,貸得1.5億元。2011年4月,陳岳西又將另一塊地的使用權以第二順位抵押給安信信託。同時,他將持有的項目公司90%的股權質押給安信信託,作為其償還信託貸款本金及利息的履約擔保。

安信方面發行了「溫州泰宇花苑項目開發貸款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發行規模4億元,為期兩年。其中,2億元用於償還銀行及公司外部借款,其餘2億元用於泰宇花苑項目的後續開發建設,根據投資金額的不同,預期年收益率在10%到11.8%之間。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塊地的估值已達11.5億元,而此前,兩塊地的評估價僅為3.69億元。評估價抬高的理由是「土地使用權升值」。

此外,陳岳西還通過民間借貸籌集資金。一內部人士向《浙商》記者表示,陳岳西的民間借貸涉及近70個債權人,本息數額約達4.9億元,甚至略高於信託融資。

至去年9月,泰宇房產欠稅總計887萬元,拖欠溫州建設有限公司、三箭建設工程集團等施工單位約3300萬元工程款。現場留守的建設單位工作人員表示,欠的工程款不止這個數,「我們還給他墊了兩塊地的保證金,共計2700萬元」。

卷款跑路成謎

就在安信信託將4億元匯入泰宇房產貸款賬戶的1個月前,即2011年底,泰宇花苑項目已完全停工。此時的陳岳西已經開始感受到壓力。

報導稱,據溫州商品房網上銷售管理系統的數據顯示,2009年,泰宇花苑的4、6號樓先後開盤出售,儘管房源幾乎售罄,但是5900元/平方米-7900元/平方米的價格與安信信託13,500元/平方米的估價相去甚遠。

而2012年1月推出5號樓的158套房源均價為1.1萬元/平方米,雖與安信信託的估價略有接近,但由於遭遇房產政策調控,截至去年底,售出房源不足半數。

前方銷售受挫,而後院的資金鏈也開始告急。

數月前,陳岳西曾說,是民間借貸的危機和房產調控使他陷入困境。2011年溫州民間借貸危機爆發,高利貸上門討債,建行也抽其資金,導致工地停工,而當地政府部門辦事拖拉又讓他遲遲拿不到5號樓的預售證。

不堪壓力的陳岳西選擇跑路。去年7月1日,陳岳西從預售賬戶中提取4億元,由上海浦東出境,將溫州「第一爛尾樓」留在了身後。坊間傳說,他持旅遊簽證去了美國。

陳岳西如何能席捲4億元巨款跑路?陽縣政府證實了預售款被提走一事,但通過甚麼方式提取,當地政府、銀行等均不願提及。

平陽縣政府去年8月成立的泰宇花苑工作協調處置小組估算,陳岳西留下的債務共約13億元。按計算,陳岳西總投資不過5、6億元,何以欠下13億元的債務?

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周德文分析稱,可能是因為陳岳西自由資金太少,大部份依賴融資。他說:「這在溫州房地產商中很普遍,膽大者在民間迅速融資,借高利貸中標後,稍加開發,期待房地產高回報來償付利息。這種模式在樓市熱的時候可行,一旦遭遇房地產政策性調控,就會出現問題。」

據悉,目前泰宇花苑樓盤已啟動司法破產程序,牽涉此項目的官司按法律應該中止。然而,兩位大債主中國建行溫州分行和安信信託依然在推進官司。

(責任編輯:徐亦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