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Choi & Park聯合律師樓

崔要翰律師相助 有無身分一樣獲賠

崔要翰律師(Choi & Park聯合律師樓提供)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4月05日訊】Choi & Park律師樓在意外傷害、移民、刑事等領域有著豐富的經驗,只要客戶需要,律師樓內外可以強強聯手,為客戶提供綜合解決方案。Choi & Park資深意外傷害律師崔要翰先生,長年處理意外傷害案件,已成功為客戶獲得超過千萬的賠償。崔律師可以幫助客戶同時處理意外傷害索賠和誤工補償,勿需再請一位工資補償律師,為客戶省下一份錢。

如果客戶意外傷害案和刑事案件關聯在身也不用擔心,Choi & Park律師樓長期和紐約知名訴訟律師合作,有40年經歷的刑事律師愛德華先生、有20年經歷的刑事律師唐娜女士都是Choi & Park的長期合作律師,可以幫助客戶擺平刑事案件。

無身分索賠 經驗豐富

崔律師的許多客戶都是移民,其中不乏沒有身分的移民,所以在幫助非法移民贏得意外傷害官司上有著豐富的經驗。崔律師提醒華人客戶,沒有身分同樣可以獲得意外傷害賠償,不管是不是有身分,只要是在美國的國土上受到傷害,就有權獲得補償。

但是,非法移民意外傷害索賠,確有不同於合法移民的地方,建議非法移民如果受到意外傷害,一定要找有專業的意外傷害律師,最好有辦理非法移民索賠的經驗。崔律師指出,非法移民要打贏官司有兩個不同的地方:

一是難以獲得工資補償。因為非法移民不能工作,所以不能獲得工資補償。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如果僱主可以證明的話,同樣可能獲得工資補償。雖然這樣做對僱主不會造成損失,因為保險公司不會報告國稅局,但僱主往往不願意作證,因為這樣做可能會導致交稅。

二是陪審團的看法。由於沒有身分,所以在法庭上,陪審團可能產生不利於當事人的看法。但只要表達得當,把意外傷害帶來的困境向陪審團展示清楚,博得陪審團的同情,可以扭轉這種負面看法的影響。

●幫非法移民獲最高賠額

華人客戶黃先生是非法移民,他的車在高速公路上出現車禍,當時車上有四個人,報警以後,救護車比警車先來,先把受傷的兩個人送到醫院了,黃先生的膝部關節動了手術。
在索賠的過程中,保險公司指出醫院報告中只有兩個人,因為當警察來時,車裡只有兩個人,另外已經去醫院的兩個人在警察記錄中沒有。崔律師以醫院報告為證,配合警察報告,最後保險公司承認車上另外有兩個人受傷,給了黃先生保險政策允許的最大賠付額。

●告贏紐約市政府

另外一個客戶是韓裔移民盧先生,盧先生的車停在十字路口的停車線後等綠燈,這時發展了連環車禍:垂直方向來了一輛消防車,消防車撞上了正在行駛的另外一輪小汽車,那輛小汽車再撞到盧先生的車。車禍後,崔要翰律師代表盧先生將紐約市政府和另外一位司機告上法庭,目前已經贏得了紐約市政府的訴訟,對另外一位司機的起訴也即將勝出。
崔律師表示,很多律師不願意接手起訴市政府的案子,因為這一類案件反應速度要非常快,一般的意外傷害案件,三年以內發起訴訟都可以,但如果告的是市政府,則需要在90天以內發出索賠通知(Notice of Claim)。

車禍意外傷害處理指南

美國是「車輪上的國家」,車禍是最常見的意外傷害,發生車禍時,當事人因為受到驚嚇,有時會不知所措。崔律師為你提供了一個較為完整的「處理指南」:

首先,叫警察。第一重要的事情就是叫警察,如果不叫警察,今後上庭時就會很困難。叫上警察,有記錄在案,就把故事確定下來了,雙方的責任也固定下來了。如果沒有警察的記錄,責任一方改變故事的話,要費很多時間來證明自己的「故事」。

有時車禍雙方會主動交換駕照、保險,崔律師認為這樣做不是很必要,要把這一切交給警察來處理。
其次,不要拒絕救護車。有的人受傷以後覺得沒有問題,當警察建議叫救護車時,當事人會說「不要」。但是回家以後,發現越來越多的不良反應,再去看醫生,這就錯過了最佳的就診時間,也錯過了提供醫療報告的最佳時機。所以崔律師的建議是,不要拒絕救護車,如果警察建議叫救護車,可以接受這樣的善意建議。崔律師不建議每一個車禍都去打官司,但要掌握最起碼的自我保護的辦法。

再者,要及時治療。如果當事人回家以後,持續有疼痛發生,要及到看醫生,可以到家旁邊最近的醫院,要找接受「無責任險」(No Fault Insurance)的醫療機構。崔律師提醒華人朋友,在意外傷害官司中,當事各方各持一端是在所難免的,陪審團的觀點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醫生的記錄,所以獲得支持索賠的醫生報告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接受足夠治療以後仍然有疼痛,也會對庭辯有利。

崔要翰律師在意外傷害領域有12年經驗,如果你有意外傷害方面的法律問題想要諮詢,可去免費諮詢:347-343-1888(中英韓文),Choi & Park律師樓可派專人到府上或醫院面談。◇

(責任編輯:鐘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