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堡小勞教》揭2,600個少年死亡真相 殘忍超奧斯威辛

5月1日,一部揭露四川2,600個被勞教少年死亡真相的記錄片《大堡小勞教》在香港和台灣兩地同步首映。有知名學者觀看完該影片表示,被勞教的2,600名少年的死亡是發生在1960年代中國的奧斯威辛悲劇,是遭受集體滅絕的慘痛記憶。(視頻截圖)

人氣: 1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大紀元2013年05月01日訊】5月1日,一部揭露四川2,600個被勞教少年死亡真相的記錄片《大堡小勞教》在香港和台灣兩地同步首映。有知名學者觀看完該影片表示,被勞教的2,600名少年的死亡是發生在1960年代中國的奧斯威辛悲劇,是遭受集體滅絕的慘痛記憶。

「請把我埋在向陽的山坡」

日前,荷蘭在線記者採訪了該記錄片的導演謝貽卉,聽她講述了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和拍攝背後的心路歷程。

大堡小勞教》從跟蹤拍攝曾伯炎的尋訪之路開始。1958年,當時在《四川日報》任職的曾伯炎被打成「右派」,被送到四川省樂山市峨邊縣沙坪農場勞教。在那裏,他看到了幾百個十多歲的少年出沒於對面的原始森林,和他一樣幹著繁重的體力勞動。不久後,這些孩子和四川各地其他被收容的孩子一起,被陸續送往沙坪農場的一個分場——大堡作業區,開始了他們半工半讀的勞教生涯。

謝貽卉跟隨曾伯炎採訪了大批親歷者,這其中包括當年的勞教少年、作業區的管理者、醫生和當地的漢族、彝族百姓。據親歷者口述稱,大堡作業區最早源於學習前蘇聯改造流浪兒的經驗,當年被強迫送往大堡的「小勞教」總數在四、五千人,小的十歲、大的十七歲,他們中因為高強度的勞作、饑荒、疾病和虐待等致死者達2,600人之多。

隨著走訪的不斷深入,當年這些孩子被勞教的場景也愈發清晰:白天,孩子們被迫從事高強度的勞作達十餘小時,稍有懈怠便遭到管理者的威嚇和鞭打;晚上,他們要學習文化知識和開批鬥會,一些女孩子在互相批鬥時發明針刺乳房、牙刷刷陰道等酷刑。由於普遍存在的饑荒問題,飢餓的孩子去附近偷糧食,村民將孩子們捉住後用火燒、剁下手指、在男孩生殖器上塗抹辣椒等。還有一些孩子因吃了毒蘑菇、生螃蟹和蚯蚓而致殘、致死。

當年的倖存者顏嘉森在影片中說:「(他們)把我拉進死人堆裡去,我周圍就是幾十個死了的娃兒。」他說,當年最多的一天失去了12個孩子,因自己被誤當作死人被送進死人堆,第二天被雨水淋醒後爬回作業區時,又差點被當成鬼給打死。

另外一位倖存者王玉鳳說,孩子們之間經常互相托付「後事」:「好比我沒有死之前,我要托付你,你要把我埋到哪兒,(小勞教)曉得遲早都是死。」

還有的孩子留下這樣的遺言:請把我埋在向陽的山坡,因為我怕冷。

大堡比奧斯威辛更殘忍

在談到拍攝此記錄片的初衷時,謝貽卉向荷蘭在線記者表示,自己最早是從曾伯炎的《1958年的桃李劫》一文中知悉了此事,在震驚之餘萌發了以記錄片的方式來描述這段歷史的念頭。

謝貽卉表示,她從2010年的冬天開始拍攝,一直拍到2012年。謝貽卉說:「當曾伯炎知道我要拍大堡作業區的故事時,他哭了,說沒想到還有60後人關注我們的歷史。他一直說他在死之前要做完兩件事,一是寫一本有關大堡的書,二是寫一本有關『文革』的書,否則他死不瞑目。」

謝貽卉說,在拍攝完《大堡小勞教》之後,她對中國的勞教制度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她表示,當年被強制送往大堡勞教的未成年人有一部份是「反革命分子」的後代,還有一部份是游手好閒或犯了盜竊罪等的不良少年,但在執行過程中沒有清晰的標準,有些政府工作人員甚至撒謊讓家長主動把孩子送去勞教。

她說:「我個人對勞教制度最大的感受是它的隨意性很大,很荒誕也很殘忍,對於每一個曾經在大堡被勞教的孩子來說,這都是一段很恐怖的經歷,有倖存者對我說,當年他們不是人,他們是鬼。他們的人性被嚴重摧毀了。」

知名學者、前廣州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艾曉明在觀看完影片後表示,1961年,大堡作業區的孩子陸續被解除勞教,次年該作業區被撤銷,這期間死去的孩子的死因遭人為篡改,而倖存者後淪為童工。當局隨後派人去亂墳崗上亂插標籤,死難者名字與墳墓無法對號、張冠李戴。據曾伯炎考證,四川沙坪勞教所迄今的官方歷史文件中,隻字未提小勞教大規模死亡事件。

艾曉明也表示,大堡2,600名少年死亡是發生在1960年代中國的奧斯威辛悲劇,是遭受集體滅絕的慘痛記憶。《大堡小勞教》充滿了有關勞教罪惡的知識,它不是概念或者立場態度,它是以人的生命為代價的經驗,是對苦難的感情體驗,在這種實證的知識面前,所有關於勞教合法性的概念灰飛煙滅。她說,影片的問世必是對這一反人道、反人類的惡法一記致命的打擊。

「用影像的力量推動勞教的廢除」

《大堡小勞教》是謝貽卉的第二部作品。她說,若非曾伯炎老人的長期努力,這段歷史早已被湮沒,不會有人再記起。她說,《大堡小勞教》不能僅僅作為檔案保存起來,還必須參與到社會變革中去,用影像的力量推動勞教的廢除。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的妻子、港大在讀哲學碩士曾金燕在接受荷蘭在線記者採訪時也表示,大陸的獨立電影節接連被當局取消,像《小鬼頭上的女人》和《大堡小勞教》這種行動主義記錄片,若只能在一兩個電影節播放,本土觀眾看不見,是一種浪費,採取「聯合製作人」模式一是可以給予導演一定的經濟回報,二是可以讓更多的公眾捲入記錄片的製作和傳播過程中。

小鬼頭上的女人》講述遼寧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實施酷刑詳情。拍攝者、大陸攝影師杜斌表示,記錄片透過12位勞教所親歷者回憶,講述她們曾遭受的酷刑,包括電擊、懸空掛、綁死人床、牙刷捅陰道等,以事實戳穿遼寧當局詆譭媒體造假的醜行。

據悉,目前已有約300餘人參與了《大堡小勞教》等的聯合購票活動,該片除在香港、台灣和北京實地放映之外,還將於9月在瑞士和英國等地放映。

《大堡小勞教》片花


http://www.youmaker.com/

(責任編輯:徐亦揚)

評論
2013-05-01 10: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