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澤民曾密指20名軍中大佬搞政變 推翻政治局關鍵決定

——真實的江澤民(42)

在江澤民密謀的軍人逼宮之下,會場裡鴉雀無聲,連呼吸聲都聽得見,大家都知道胡錦濤要不同意,當時就能被軍人帶走軟禁起來。胡錦濤低聲說道:「個人完全贊成張萬年、郭伯雄、曹剛川等二十位同志的提議。」(網絡圖片)

人氣: 2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5月12日訊】原訂於2002年11月15日上午11時,新當選的九名政治局常委與新聞界見面,但一直推遲到11時38分,才出來亮相。這是一個極其不尋常的訊號,因為中共通常是在夏季北戴河會議的時候就擬訂了權力分配的名單和座次。所謂的中央委員會全會只不過是走一個組織形式而已。十六屆常委亮相被延遲,就是因為江澤民臨時調整常委人數和臨時動議連任軍委主席,並導演出一場20名軍中大佬逼宮所致。

「血債幫」高層成員

江澤民集團除了四大迫害元凶(江、羅、劉、周)之外,在當時的中央中共政治局常委中還有一批參與迫害的重要成員,包括曾慶紅、李嵐清、賈慶林、李長春、吳官正等。在人數和權力分配上,鉗制著胡溫。

曾慶紅,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黨校校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1999年至2002年底任中共中央組織部(簡稱中組部)部長。曾慶紅權力慾強、詭計多端,不但為江澤民在權力鬥爭方面出謀劃策,如離間鄧楊關係、整倒陳希同等,而且在迫害法輪功方面也是一肚禍水、滿腹陰謀,是「狗頭軍師」。

看到鎮壓的遲緩進展情勢,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給江出主意說:「政府在這件事情上工作很不力,這和鎔基同志不重視、不公開表態有關。」按照曾慶紅的想法,朱鎔基在「四‧二五」事件中親自接見法輪功學員,他不出來講話,會給外界造成黨中央分裂的猜測。另外以朱的民望和信譽,如果支持鎮壓,可以讓不少人倒向江澤民這邊。曾慶紅把這些分析告訴江澤民後,江立即把朱鎔基找去訓話,大意是說,國務院部門「三講」進行得很不得力,要朱鎔基把「三講」當作維護執政黨地位的運動重視起來。江澤民指責朱鎔基長期以來「不知道服從政治的大局,對黨中央的政策有牴觸情緒,消極應付。要知道,『三講』中最重要的就是『講政治』。鎮壓法輪功就是當前最大的政治。」江說,「鎔基同志,黨中央要求國務院不但要『講政治』,而且要講好,要把推廣『三講』和當前最大的政治結合好,否則就是分裂黨!」

從江辦出來,朱鎔基十分沉默。不久以後朱鎔基還是違心地表態支持江澤民的鎮壓決定。

李嵐清,他的兒子曾犯下十億大案,被江澤民一筆勾銷,江澤民以此威逼利用李嵐清。

當時大多數政治局委員乃至常委都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相當冷漠,李嵐清也不同意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決定。江澤民拿出黨性和「亡黨亡國」的帽子威逼李嵐清,最終李嵐清立場鬆動,同意了江的決定,成了迫害法輪功的專職機構「610」的首任最高頭目。

賈慶林,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開始之年,賈是中共北京市的市委書記,被江澤民批評為「如此麻木」。

賈慶林是賴昌星遠華大案發生時的中共福建省委書記,被江澤民以慣用的「收買貪官以為己用」的方法保住官位,並調任北京市長、市委書記,為江澤民控制北京要地。賈慶林賣力追隨江澤民的迫害政策,所以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賈慶林作為江的心腹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還為江澤民「分管」政協,當上了政協主席。賈慶林與羅干、黃菊、李長春、吳官正等人一起牽制胡錦濤,並繼續執行江澤民定下的迫害政策。

李長春,1998-2002年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2002年至今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主管宣傳。

李長春開始時也是消極敷衍、低調對待,不願和江一樣被綁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江澤民沒辦法,2000年2月只好親自去廣東督戰。他批評廣東對法輪功「鎮壓不力」、「軟弱」,要李長春在政治局會議上做「檢討」,還親自給深圳市委發傳真要他們「守住陣地」。在江澤民和羅干的高壓下,廣東終於開始勞教法輪功學員。

2002年10月,在江澤民的授意下,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李長春在《廣東支部生活》上刊出文章,大談江澤民的假造「過繼」烈士兒子身份問題。一個月後,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上,為江澤民漂白出身有功的李長春被提拔進了政治局常委會。

薩斯最初於2002年11月在中國南方爆發。「薩斯(SARS)」第一病例在廣東被發現後,李長春(政治局常委,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為首的宣傳部門百般遮掩隱瞞,疫情逐漸蔓延至其它省。

吳官正,在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時任中共山東省委書記。在曾慶紅的獻計下,江澤民向吳官正施壓加重迫害。吳官正為了陞官,於是把山東變成全國迫害最嚴重的省份之一。法輪功學員陳子秀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就出現在山東,《華爾街日報》對此做了真相報導,並表示,吳官正與李長春都是中共十六大常委「人選」,但廣東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人數不多,而山東上訪的學員很多,於是中共高層向山東當局施壓,吳官正為了順利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加劇山東省的迫害,直接導致第一宗法輪功命案。

要瞭解更多的「血債幫」情況,請訪問「明慧網」(minghui.org),查看施暴者被法輪功學員起訴案例。

第五節 戀棧並繼續弄權

「宮廷政變」

那是2002年的前半年,江澤民已經在為十六大可能退位而揪心,還有一塊主要的心病,就是政協主席李瑞環。外界讓李留任的呼聲特別高,一來他無論走到哪裏都明裡暗裡地敲打江澤民,特別得民心;二來李瑞環沒有公開發表過鎮壓法輪功的言論,這都令江澤民不安。讓江澤民為難的是,對付李瑞環不能再用對付喬石那一手,因為他還沒到七十歲劃線的退休年齡。如果他還在十六大政治局常委會裡,常常提出和江相左的主張,那將對下台的江澤民構成極大的威脅,對江澤民要提拔進政治局的親信執行江的主張也會構成阻力。所以江是不惜任何代價都要把李瑞環搞下台的。李瑞環本人倒對權力並不在乎,他甚至提出願意陪江澤民下台。

為了2002年出訪美國,江澤民把中共十六大召開的日期從9月份一直推遲到了11月。

許多人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原訂於2002年11月15日上午11時,新當選的九名政治局常委與新聞界見面,但一直推遲到11時38分,才出來亮相。這是一個極其不尋常的訊號,因為中共通常是在夏季北戴河會議的時候就擬訂了權力分配的名單和座次。所謂的中央委員會全會只不過是走一個組織形式而已。十六屆常委亮相被延遲,就是因為江澤民臨時調整常委人數和臨時動議連任軍委主席的緣故。

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進行了五次激烈的辯論並經表決之後,通過了關於江澤民全退的決議。李瑞環自然兌現了他的諾言,不再留任。

元老及政治局的成員們都鬆了一大口氣。在他們看來,只要江澤民下台,甚麼就都好辦了,所以通過決議時,給江澤民戴了不少高帽。江趁機提出要把自己的親信送進政治局。大家居然也糊里糊塗地同意了。他們沒有想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十六大政治局及常委會裡江氏人馬佔了多數,那江豈不成了政治局的後台老闆?這種結果比十五大更慘,上一屆起碼江還受著李瑞環、尉健行等人的制約,江的一些提議並不是總能順利通過。

江唯一能做的就是攥緊槍桿子,保留軍委主席之職,左右胡錦濤。於是,江由曾慶紅出面,找在十六大上應該退休的軍委副主席張萬年密謀江留任的問題,並告訴張,事成之後江讓他當國防部長。

2002年11月8日,中共十六大開幕。11月13日,在中共十六大主席團常委第四次會議上,被江澤民許願當下屆國防部長的張萬年突然站起來用非常強硬的態度發難,提出了由二十名主席團,全部為軍人的成員聯署的「特別動議」,建議江澤民留任新一屆中央軍委主席。張萬年發言後,被江澤民一筆勾銷兒子十億大案的李嵐清、還有女兒成為江澤民人質的劉華清立即表示:完全支持「特別動議」。

接著張萬年又逼胡表態。會場裡鴉雀無聲,連呼吸聲都聽得見,大家都知道胡錦濤要不同意,當時就能被軍人帶走軟禁起來。胡錦濤低聲說道:「個人完全贊成張萬年、郭伯雄、曹剛川等二十位同志的提議。」

接著,舉手表決。除李瑞環、尉健行、曹慶澤三人棄權,張萬年等二十人的「特別動議」獲得通過。尉健行在會上就此表了態:「從組織原則上接受通過臨時特別動議」,但從個人意志上,是反對的。以大會主席團常委會「臨時特別動議」來否定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五次討論並經表決通過的決議,是不尋常、不鄭重的,要承擔歷史責任。

當時請假未到的萬里聽到此消息後氣得渾身發抖,拍案大罵江澤民,並憤然退出主席團常委會,以示抗議。

(責任編輯:高謙)

評論
2013-05-12 2: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