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奇女傳(23)

佚名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第十三回 憐親病孝女從征 聽波聲木蘭賦詩(上)

  卻說朱天祿自居千戶之職,日習弓馬,訓練士卒,夜緝盜賊,一境安泰,黎民歌頌不休。過了二年後,時當隆冬之月,在雙龍鎮上查夜,五更方回。解衣而臥,偶得一夢,其狀甚凶,醒來心神恍惚,等待天明,叫丫環快請小姐出來答話。丫環走至內閣,叫聲:「小姐,不要織機,老爺請你說話。」木蘭道:「老爺夜來辛苦,今如何起得這樣早?」即來父親房內請安。天祿道:「吾兒請坐。你老父今日五更初頭,偶得一夢,好生奇怪。我兒負性聰明,必有妙解。」遂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木蘭道:「此夢先凶後吉,大喜之兆。父親夢與青羊相鬥,扯斷其尾,而羊心拖出,分明是個『恙』字。父親明春當有重病臨身。忽有童子歌《採薇》之詩,此詩乃遣戍役之詩,詩中有云:『不遑寧處,玁狁之故。』當有王命出師北征也。『憂心孔疚,我行不來。』言日月久遠,回期無定。『楊柳依依,雨雪霏霏。載渴載飢,莫知我哀。』是勤勞之甚,王事不可緩也。那墜地羊兒忽化為熊,來咬父親,是病痊而有生子之兆。詩云:『為熊為羆,男子之祥。』」天祿聽了,哈哈大笑道:「食君之祿,當分君之憂,雖有重恙,何足懼!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吾年已五十,晚年生子,亦復何憾哉!」木蘭聽了父親之言,暗暗下淚,退入機房去了。自此木蘭早夜織布,日午之後,卻向後園走馬射箭,暗有代父出征之意。

  到了新春時節,天祿往武昌節度使衙門賀節,尉遲寶林待以上賓之禮,天祿以職守自居,不敢抗禮。寶林道:「我家富貴,當與兄家共之,奈何過謙!」留天祿在衙中住了數日。家人朱明私將兵房科王鶴松,去年老家爺來看,他便追索規矩銀若干,說與衙中用事之人,寶林因而知道。即書虎頭牌掛於轅門之外。書云:
    兵科王鶴松,喝叱官長,妄作威福,仰武昌府重責除名,不許再充。

  天祿知道,即責備朱明一番,辭了寶林,望雙龍鎮而來。誰知武昌飲酒過度,加之受了江上風寒,筋骨疼痛,日重一日,漸漸的臥床不起。木蘭見應了去年夢兆,心下著忙。忽朱明報到:「大悟山喪吾大師來了。」天祿命請進來,內室相見。喪吾道:「老爺此病必是內外兼傷,未可痊愈。聞知木蘭孫兒,這些時在園中習學弓馬,老僧少日曾學得一桿槍法,我費三日工夫,傳與你罷。」木蘭大喜。學了二日,將七十二路鎗法件件皆通,喪吾辭回大悟山去了。

  又過了二日,木蘭見父親病勢仍然如故,在床前時刻不離,或奉湯藥,或奉茶水,略見天祿身心快暢,便向機上投梭,機聲不斷。

  這一日,天祿見木蘭母子在房中久坐不出,有吞聲而泣之狀。天祿心中想道:「我病料不至死,今日略見順適,何為他母子在此愁腸萬狀,哭而不言?」就開口問道:「將令既至,要我北征,爾等為何隱而不言?難道這是瞞得住的?」楊氏道:「相公何以知之?」天祿道:「去年青羊之夢,料今春必應,予豈忘之?今觀你母子情形,早已知道。」楊氏道:「尉遲元帥軍令前來,命爾為提調總管之職,往催一十二府人馬,此事如何是好?」天祿聽了,扒將起來,站立不住,又倒下床去,一連數次。木蘭大叫道:「爹爹保重!」天祿道:「將令如山,豈可怠玩?」木蘭跪在床前,叫聲:「爹爹!孩兒一言相商,望爹爹細聽。孩兒今年一十四歲,兵書、戰策般般通曉,走馬、射箭件件皆能。前日喪吾傳我一桿槍法,神出鬼沒,情願女扮男粧,代父出征。依去年青羊之夢,父親定有生子之兆,今日之病未可認為禍也。」

  天祿聽了,心中想道:「木蘭八歲之時,就女扮男粧,與喪吾參禪。今年一十四歲,詩書通曉,武藝超群,就是出征,也可去得。況他將生時,夜夢是木蘭山靈降世,後來必定是女子中奇人。」遂將頭點了一點,叫聲:「我兒起來!」即命丫環喚朱明進來。朱明走至床前,雙膝跪下,叫聲:「老爺!元帥將令甚急,老爺抱病,如何是了?」天祿道:「你小姐要女扮男粧,代我出征,你可保他同去,切不可走漏消息。」朱明道:「小姐大賢大孝,小人願生死相依,不消老爺吩咐。」天祿大喜。楊氏道:「朱明,你用心保小姐出征,你的妻子兒女,我自然另眼相看,你也不必罣心。」朱明道:「小姐願為孝女,小人願為義僕,夫人也不必叮嚀。」天祿道:「你明日早起傳令,吩咐人馬在教場伺候,說是大少爺出門多年,昨日回來,兵法武藝,件件學全。老爺抱病,少爺代父出征,演兵數日,就要起程。」朱明領令出去。(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喪吾道罷,香元和尚不敢再求,祇得叩頭道:「弟子願皈依吾師門下,備灑掃之役。」忽然天鼓大鳴,金花墜地,彩雲繞殿,異香遍座。喪吾忙下法座,同大眾望天再拜。
  • 本寺住持香元和尚,上前說道:「小僧自幼在本寺出家。清規戒律並無過犯,紫書丹經、佛典道卷,無不明白。今皇太后洪恩,公爺修造,於佛有光,與僧有緣。待小僧升座說法解經,果有不明之處。然後讓於喪吾不遲。」尉遲恭道:「知不如好,好不如樂,恐爾道行不及喪吾。我明日出一偈言,爾等依韻而和,看是誰高誰下,就不要爭論。」
  • 木蘭佩服喪吾教訓,仍然織機,不廢工夫。卻忙中偷閑,服鍊心性。一日,臨窗織布,見日色沉西,入閨中靜坐。一時間,窗外月明,木蘭取書觀看。到了三更時候,侍女掌燈,催木蘭歇息,木蘭也覺身體困倦,睡了片時,忽然寶劍嘖嘖作聲,木蘭即將寶劍拿在手中。
  • 一日,尉遲恭精神困倦,伏案而寐,忽然聞磬聲嘹亮,嫋嫋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尉遲恭聽之,驚訝不已,起身信步閑遊,轉過曲檻,見一座花園,十分幽靜。
  • 朱若虛見眾賢散去,每日焚香注水,靜坐觀心見性。天中境界,愈窮愈妙。到了九月初七日,偶染寒疾,天錫、天祿請醫調治。若虛不肯服葯,將書箱中小小一個綿包袱取出來,叫那九歲孫女朱木蘭出來
  • 小學生聽了「返我真面目」這一句,料喪吾識破機關,又見喪吾下了法座,有相遜之意,往外就跑,不知去向,喪吾也退入方丈去了。那些看的眾人,都道這個和尚果然有些道行,感得天神下降,不然,那有不上十歲的小學生,就能出口成章?
  • 煬帝登極之日,思量滿朝中惟太傅兼吏部尚書伍建章老成練達,文武欽敬。令其草詔,假為遺旨,以服眾心。誰知伍建章接詔在手,就寫道:「老王身死不明,儲君無辜被殺。天下諸侯,各速興兵問罪,以擒國賊!」楊廣即將建章凌遲處死,夷其三族。
  • 無忌心知李靖為唐公招賢之意,卻也不肯說明。秦叔寶道:「既二位兄長皆有歸唐之意,弟為兄等代執鞭之役。」程知節道:「大丈夫孰不願投明主,使名標青史,流芳百世?弟亦聞名久矣。」褚遂良但笑而不言,亦深知李靖之心也。
  • 住了數日,魏徵吩咐兄弟魏徽好生照理家務,不可荒蕪田地,同尉遲恭望長安而來,投見李靖。李靖待為上賓,說道公子世民之賢,懇他二人往見唐公。
  • 尉遲恭因久病新愈,多飲了幾杯,就昏昏欲睡。若虛尋思:此人日後必是朝中柱石,待他病好,將他薦往越府,也不負我師囑託,遂與尉遲恭在朱仙鎮住了一月有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