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正原:中國公眾越洋上訪 中共被民眾徹底拋棄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05月15日訊】「朱令案」最讓人意想不到的社會效果,就是十幾萬中國民眾投書奧巴馬政府開設的「我們人民」白宮請願網,要求白宮為中國人民主持公道,引起媒體熱議,被認為是中國民眾無奈和絕望之舉,「充滿戲劇性」。有評論說,「絕望的中國公眾和網民」「創造了歷史」,「在世界文明史上」,還沒有A國國民向被官方認為是敵對國的B國政府來主持公道的先例。

真的如此嗎?歷史是重複的,今天的現實就是歷史故事的重演。這種事情,古已有之。

商紂時期,西周在諸侯中的影響,逐漸超過宗主國商朝,成為與商朝對立的敵對國。周文王聽從姜子牙「修德以傾商政」的建議,提出 「以德配天、敬德保民、明德慎罰」的德治主張。也就是說,君王要「仁」,大臣要謹慎,子女應遵循孝道,父母要慈愛,人民之間的交往要講誠信。以「敬天、敬德」的觀念教化百姓。

繁榮經濟是「保民」基礎,他就實行「裕民」政策,寬免租稅,使人民蓄積財富。他還讓農民助耕公田,納九分之一的稅。商人往來不收關稅。罪犯的妻子兒女不受株連。

道德一興,引得諸侯人心歸順,許多因直諫觸怒紂王的賢士,紛紛投奔周文王,如散宜生、南宮適、太顛、閎夭、辛甲等全都受到重用。

虞、芮兩國都是商朝西方屬國,兩國國君因邊界問題發生了爭執,商紂王是他們的宗主,爭訟本應該由紂王裁決。可紂王暴虐失德,這兩個國君都不認可紂王,於是,慕文王的威名,求文王裁斷。據《詩經.大雅.綿》篇註說:兩人「入其境,耕者讓畔,行者讓路」;「入其邑,男女異路,斑白不提挈」;「入其朝,士讓為大夫,大夫讓為卿」,一派君子之風。

此情此景,使兩國國君內心羞愧,說道,像我等小人,有何面目上君子之堂去評理呢?沒等見到文王本人,他們就主動把所爭之地讓給對方,雙方推讓不受,這塊土地就被閒置起來,後人稱之為「閒田」或「閒原」。由此可見,孔子「修明德以來遠人」的論述,是有歷史依據的。

今天的形勢,有與此可以類比之處。只不過中共的殘暴,比之於商紂,有過之而無不及。

紂王自以為聰明超過上天,所以不敬上天,不敬祖宗,所以敢褻瀆神明;自以為智力和勇力超過一切凡夫俗子,所以自認為有資格殘暴百姓。寵幸妲己,造炮烙,焚炙忠良,刳剔孕婦,王子比干直諫,慘遭挖心之難。上天降下種種災禍,而紂王不知悔改,依然終日沉迷享樂,荼毒萬民。

中共同紂王一樣,不信神明,褻瀆神佛,鼓吹「戰天鬥地」、「改天換地」的狂妄而邪惡理念,妄自興修水利,攔河築壩,致使黃河斷流,長江變成第二條黃河。而近年來,中共更以污染環境為代價增進GDP增長,強徵土地,強拆民居,使農民喪失土地,喪失宅基地,群體事件逐年上升,共黨與民爭利,暴力維穩,成為危害中華民族的罪魁禍首。因此,中華大地,天災人禍,連續不停:汶川地震之後,雅安又震;北京毒霧瀰漫,黃浦江死豬漂流,H7N9流感爆發,雲南昆明連續四年大旱,廣東卻普降特大暴雨,積水深達兩米,真可謂天災人禍,連綿不斷。

紂王剖開孕婦的肚子,以查驗妲己關於男嬰女嬰的預測是否應驗;中共卻勾結不良商人,剖了孕婦的肚子,還把她連同她八個月大的嬰兒,一起製作成塑化標本販賣,作商業展覽之用。殺了人,還利用人家的軀體來賺錢。這種恐怖行徑真是聞所未聞,絕無僅有:有西方婦女看了展覽之後暈倒過去,斥責這種行為,無論打著甚麼美好的名義,都是魔鬼幹的事情。

紂王挖了比干的心,可是中共活摘了上萬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自1999年以來,在中共酷刑折磨下失去生命的法輪功修煉者,數目驚人。明慧網通過各種艱難渠道,收集到的可以查找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被迫害致死案例有3643宗。這個數字僅僅是顯露出來的冰山一角,從中共人性全無,全方位敗壞和作惡的不擇手段、不計代價、不計後果的瘋狂來看,實際情況慘烈到何種程度,我們真的無法知曉。中共掌控了中國所有宣傳機器,統一思想、統一口徑是它的一貫做法,所有消息來源均遭到這部機器開足馬力、傾盡國力甚至超負荷運轉的封殺。

一個國家,公民的自組織能力是社會調節的重要功能,是保持社會健康正常運轉,以及各階層和平共處的一個必不可少的環節。中共不允許公民自由結社,民間許多衝突沒有協調、商談、解決的路徑,一切權力和權利被操控在中共手裡,社會的自我調節能力降低到極限。

中華民族早就明白一個道理:「訪民之口,甚於防川」,自古以來,沒有一個王朝像中共這樣,把人民當作敵人,時時戒備,處處嚴防,使民眾沒有任何資源、任何空間、任何渠道表達意願,加上中共對言論和結社的嚴厲管制,民眾失去了任何組織能力,一個沒有組織能力的人民沒有任何抵抗力,無法維護自己合理合法的權益。

小人喻於利,君子喻於義。小人把個人私交看得高於一切,把個人恩怨當作比天還大的事情,所以才不惜因私廢公。朱令案就是一個因私廢公的典型例子。江澤民的秉性如此,把個人私交看得比公共利益、司法公正更加珍貴。據媒體爆出的內幕,朱令案下毒的主角孫維的爺爺與江的私交甚好,江曾專誠請其吃飯。至此,不言而喻,到底是誰在阻擾朱令案的水落石出,一目瞭然。

也許,他們忘記了今天的時代。這是一個信息交流量爆炸的時代,所謂的信息時代。中國人藉助互聯網,不再那麼容易被愚弄了。而在現實社會被剝奪的自組織能力、自由表達的權利,在互聯網得到一定程度的彌補和恢復。儘管有中共的金盾工程和網路長城(GFW)的阻礙和網警瘋狂的審查、刪貼,關鍵詞過濾等等嚴密封鎖手段,通過自由之門等破網軟件,中國大陸民眾依然可以翻越封鎖瀏覽境外網站並在境外網站發帖。

商紂王因為殘暴,諸侯離心,甚至遭到唾棄,虞、芮兩國訴訟不歸紂王歸遭周文王,反映出當時這種民心的取捨,這種天下大勢的走向。歷史在中共政權風雨飄搖的今天,這一幕又以一種當今的形式重現了。中國公眾已經懶得理睬中共政府,乾脆把它一腳踢開,紛紛越過網絡封鎖,把意願表達在其他國家的官方網站上。這是中國公眾在內心唾棄中共、厭棄中共、擺脫中共的強力吶喊和公開的表態。

對於中共而言,中國公眾的這種公開表態釋放了一個可怕的信號:中國人民不再認可中共的統治,不再承認中共的合法性,對其統治早已經是忍無可忍,再也不願意做中共的所謂「臣民」了,他們在內心已經徹底否定了這個邪惡的犯罪集團,以被它愚弄和統治為恥,正在作出正確的選擇:做獨立自主的中國人,毫不猶豫,拋棄中共!

評論
2013-05-15 4: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