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奇女傳(32)

佚名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第十八回 木箕三敗誘唐兵 木蘭黑夜襲界牌(上)

  卻說康和阿手下,有一員副將,名叫木箕。年三十多歲,黑面長鬚,善用一把大砍刀,為人智勇雙全,康和阿甚信任之。當日見元帥欲斬頡和、康利,即叫軍士刀下留人,進帳稟道:「唐人用此二計,為反間之計,其計有三得。願元帥思之。此計能成,一得也。此計不能成,是彼縱而生之,元帥收而殺之,後再有被擒者,必傾心歸唐,而不思歸我邦,二得也。三者使我軍知彼不殺之德,畏我國有好殺之威,即孛臣瞽而返國,其心未必不感木蘭之恩。元帥何不留此二人,將計就計,待破了唐兵,將功折罪?」康和阿即將二人杖了四十,二人上帳叩頭謝恩。康和阿道:「吾兵糧草俱在東鄙紅羅城中。」即令頡和往彼處監守﹔又令康利往守宛邱城。二將領命去了。

  再說尉遲元帥每日令伍登、焦文、焦武、寶林、秦懷玉、程鐵牛知節之子輪流討戰,關中祇不理會,任唐兵百般大罵,番兵不出,如此三年有餘。一日,秦懷玉同程鐵牛在關外叫罵,木箕領兵突出,與懷玉大戰,程鐵牛拍馬夾攻,木箕敗走,沿城而回。唐兵趕上,城上亂箭射下,唐兵急退,木箕入關去了。次日,木箕先來討戰,懷玉出馬,大戰三十餘合,木箕背後桑旱出馬夾攻,程鐵牛上前敵住。番將畢符來助,這邊寶林搶出,直殺得日落西山,兩下收兵。是夜,木箕來劫唐營,被先鋒伍登殺得大敗,焦文刺死桑旱,焦武刺死畢符,木箕敗進關中,連日不出。忽軍士報曰:「頡和差人下書。」尉遲恭喚入,拆書看之,書云:
    末將受元帥兩番不殺之恩,思伸再造之報。今在紅羅城監守,糧草五萬有餘。元帥若提兵來此,願獻城投降。界牌關糧道一絕,取之易如反掌也。

  尉遲恭即重賞來使,叫他回去,拜上頡和將軍,十日之內,我兵即至也。打發番使去了,即與軍師商議。李靖即令焦文、焦武如此如此,二將領命去了。過了數日,康利差人下書,元帥拆書視之云:
    末將康利受恩帥之命,回見父親,備言所約,無奈父親忠心,登時將末將斬首。幸得眾將保留,仍杖四十,謫守宛邱城。提兵至此,末將即開門納款,以報恩帥。

  元帥看罷,喜不自勝,重賞來使,批準回書,限七日定有兵到。番使回去了,與軍師商議。李靖即命寶林、鐵牛如此如此,二將領命去了。李靖即致書與木蘭,令其照書行事。書云:
    番兵久不出戰,慢我軍心。目今屢敗,驕我士卒。今又以數處獻城,分我軍勢,指日必有番將來攻五狼,阻我援兵。番兵若到,將軍宜將全鎮燒毀,兵分兩路而走。朱明領一軍與番兵廝殺,將軍暗引一軍往攻界牌關後。以南方火起為號,切勿違令。

  木蘭看罷,忙修一書,回復軍師云:
    讀軍令訖,惟命是從。但五狼鎮百姓,視末將如父。向日南屏山之役,鎮上之民亦與有勞焉。軍令燒毀全鎮,心切不忍,末將即棄鎮而走,料鎮民必不合彼為勢,共逼我軍。切切私衷,上希鑒照。

  李靖得書,深歎木蘭之才,出己之上。傳令各營將士,左埋右伏,以御番兵。

  再說康和阿在城上,見唐兵紛紛出營,心中大喜。又聞哨馬報道:「唐將領兵總往紅羅、宛邱去了。」即令額保、保齡領兵往攻五狼,以阻木蘭。二將領令,來至五狼,不料木蘭早已在半路等候,大殺一陣,兩下收兵安營。次日,保齡討戰,木蘭將免戰牌掛起,如此二日不出。

  再說康和阿預定破唐之計,遂令木箕、陀力、鐵表,領兵五千,往劫唐營。到中軍先將帥旗砍倒,如唐兵有備,放火燒營,領兵向南而殺。又令索雲、祥布領兵五千,劫唐兵右營。如營中有備,放火燒營,率兵向西而殺。又令怙開、開方二將,領兵五千,去劫唐兵左營。如營中有備,放火燒營,率兵向東而殺。又令孔吉、董成領兵五千,接應各路人馬。天明之時,本帥親自領兵接應,以防不測。康和阿調遣已畢,諸將各各準備廝殺。(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木蘭在五狼鎮,聞頡和讓帥印與康和阿執掌,料他必然善守,以老我兵。木蘭遂心生一計,令手下軍士不許埋鍋造飯,都在鎮買喫,如有妄取民間一物,登時斬首,那鎮上番民貪其利息,不論大家小戶,都賣酒賣肉。
  • 尉遲恭聽罷即令將二將放回,頡和得放,逃回本國,表奏突厥,將帥印讓于康和阿執掌,康和阿亦欣然領受。李靖聞之不悅,傳令木蘭
  • 睡至三更時候,忽然喊殺連天,孛臣急提鎗上馬,唐兵已搶入寨中,亂砍亂殺,番兵四散逃走,孛臣於火光中見木蘭在馬上耀武揚威,心中大怒,衝殺而來。木蘭命軍士團團圍住,不可放走。
  • 元帥得了那焦文、焦武,即表奏聖上,封為總管之職,令為鄉導,伴伍登同行。行了七八日,到了五臺山,在山下紮營。木蘭進帳稟元帥道:「喪吾禪師有書信一封,要將親身送上五臺山白雲菴靖松道人,特來討令。」
  • 說聲未了,對陣中一箭射來,焦文急忙挑撥,射中了馬頭,也將焦文拋下馬來。兩邊軍士齊聲喝彩,各人收兵。原來元帥恐伍登有失手,令朱木蘭前來掠陣。見伍登墜下馬,恐焦文追他,遂拈弓欲射焦文。
  • 李靖將木蘭上下一看,見木蘭寒居柔脆,兩眼有神,舉止動靜,不脫女子氣習。李靖心下明白,卻又想道:「他既女扮男裝,代父出征,我李靖不知則可,知而不為保全,失寶善之道也。」
  • 尉遲父子上殿,啟奏人馬到齊,即日北征之意。又奏朱木蘭年十四歲,文武兼優,有大將之才,萬夫之勇,臣保此人北征,必能克敵立功。太宗見奏,龍顏大喜,命宣朱木蘭上殿。
  • 行了半月,在黃河岸傍紮營,候明日早晨渡河。是夜,月明星稀,木蘭在帳中盤膝而坐。祇聽得風湧波濤,嗚嗚呱呱,濺濺不已。木蘭想起:父親抱病,母親年老,膝下無子,我今遠出,教我心中如何放得下去?父母心中又如何割得開?想到此處,慟哭了一會。
  • 天祿知道,即責備朱明一番,辭了寶林,望雙龍鎮而來。誰知武昌飲酒過度,加之受了江上風寒,筋骨疼痛,日重一日,漸漸的臥床不起。木蘭見應了去年夢兆,心下著忙。
  • 喪吾道罷,香元和尚不敢再求,祇得叩頭道:「弟子願皈依吾師門下,備灑掃之役。」忽然天鼓大鳴,金花墜地,彩雲繞殿,異香遍座。喪吾忙下法座,同大眾望天再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