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奇女傳(33)

佚名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第十八回 木箕三敗誘唐兵 木蘭黑夜襲界牌(下)

  再說李靖在營中,望見界牌關上一陣殺氣沖天,料番將必來劫營。即令長子李懷書領一軍,伏於西路。番兵若來,不許妄動,番兵過盡,卻領兵去取界牌關。又令李英玉領一軍,伏於東路,番兵來時,不許驚動,番兵回關,率兵出戰,以絕回路。又令十二府總戎,於四面埋伏,番兵到時,齊出擁殺。又令伍登、秦懷玉各引一軍,保定元帥占在高埠之處,看諸將用武。

  再說木箕同陀力、鐵表,初更出關,三更時分殺入營中,見營中空虛,果然砍倒帥旗號,放起火來,向南殺來。四面伏兵蜂擁而來,卻喜後面人馬繼至,沖殺伏兵,分左右殺來,各自混戰。番兵魚貫而進,左右接應,唐兵大敗。戰至天明,死者甚眾。李靖看見唐兵潰散,令伍登、秦懷玉領兵分左右而出。伍登見木箕在馬上耀武揚威,走馬交鋒。陀力見了,上前接住,被伍登手起一鎗,挑落馬下。鐵表趕來,被伍登大喝一聲,鐵表措手不及,翻身落馬。木箕大怒,提刀直殺伍登。伍登抖起精神,與木箕大戰,不表。

  再說秦懷玉從西路殺出,唐兵見添了救兵,奮力回戰,番兵力怯,且戰且走。木箕見勢不利,保定番兵,緩緩而行。不料唐兵擋住去路,伍登緊緊追來。木箕令番將奪路而走,在馬上大叫曰:「元帥救兵來了,在前接戰。」番兵聞知,大膽爭先,將李玉英一枝人馬衝散。伍登與懷玉不捨,在後掩殺。十二府總戎營中眾將,見番兵敗走,個個爭功,被木箕鎗挑箭射落馬者二十五員。李靖恐伍登、懷玉有失,鳴金收軍。木箕敗至城濠,城上遍插唐兵旂號。木箕不敢攻城,祇得向金牛關而來。木蘭在城上大叫曰:「我不追殺,爾等祇叫康元帥以後好好用兵。」原來康和阿分撥眾將出戰,自己在城上巡查。見李懷書兵到,一聲綁子響,萬弩齊發,李懷書所領之兵,射死大半。懷書知有準備,祇得退回,與李玉英合兵一處。

  再說木蘭令朱明與額保、保齡相拒,自己帶五百多人,皆是會說番語的。又扮作番兵旗號,四更時分,來界牌關後叫曰:「我等是額保將軍部下之兵,二位將軍俱被木蘭擒去,我等逃至此,望元帥開關。」康和阿在南門敵樓上,聞知此信,叫軍士傳令道:「就是我國人馬,也要到天明方許進關。」城下又叫道:「可憐我等,一日一夜,奔到此關,就在城下歇息若何?」城上又叫曰:「元帥有令,爾等若進城來,就是自己人馬,也要放箭射來的。」城下又曰:「我等人馬又不多,就城濠外歇息若何?」城上曰:「濠外可也,切不可進城。」康和阿令軍士舉火觀看,因見是自家人馬,漸漸的怠慢了。不料,木蘭令五百軍士輕輕的扒過城去,用雲梯相繼而上,就在北門放起火來,五百名軍士喊殺連天。康和阿聞知此信,不知唐兵來了多少人馬,祇得開東關而走。到了辰巳之時,方與木箕會合,逃奔金牛關而去。

  木蘭差人迎接元帥等入城,自己卻提兵來接應朱明。正逢朱明被額保、保齡困住,木蘭引得勝之兵,一鼓而進。額保來戰,木蘭一箭射中馬頭,額保墜馬。保齡來救,亦被木蘭射中馬頭,也翻身落馬。朱明同木蘭雙雙趕上,唐兵擁上前來,將二人綁了,收兵回鎮。鎮上百姓齊來迎接,木蘭一一撫慰,令軍士解二將,往界牌關報功不表。要知後事,下回分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日,秦懷玉同程鐵牛在關外叫罵,木箕領兵突出,與懷玉大戰,程鐵牛拍馬夾攻,木箕敗走,沿城而回。唐兵趕上,城上亂箭射下,唐兵急退,木箕入關去了。
  • 木蘭在五狼鎮,聞頡和讓帥印與康和阿執掌,料他必然善守,以老我兵。木蘭遂心生一計,令手下軍士不許埋鍋造飯,都在鎮買喫,如有妄取民間一物,登時斬首,那鎮上番民貪其利息,不論大家小戶,都賣酒賣肉。
  • 尉遲恭聽罷即令將二將放回,頡和得放,逃回本國,表奏突厥,將帥印讓于康和阿執掌,康和阿亦欣然領受。李靖聞之不悅,傳令木蘭
  • 睡至三更時候,忽然喊殺連天,孛臣急提鎗上馬,唐兵已搶入寨中,亂砍亂殺,番兵四散逃走,孛臣於火光中見木蘭在馬上耀武揚威,心中大怒,衝殺而來。木蘭命軍士團團圍住,不可放走。
  • 元帥得了那焦文、焦武,即表奏聖上,封為總管之職,令為鄉導,伴伍登同行。行了七八日,到了五臺山,在山下紮營。木蘭進帳稟元帥道:「喪吾禪師有書信一封,要將親身送上五臺山白雲菴靖松道人,特來討令。」
  • 說聲未了,對陣中一箭射來,焦文急忙挑撥,射中了馬頭,也將焦文拋下馬來。兩邊軍士齊聲喝彩,各人收兵。原來元帥恐伍登有失手,令朱木蘭前來掠陣。見伍登墜下馬,恐焦文追他,遂拈弓欲射焦文。
  • 李靖將木蘭上下一看,見木蘭寒居柔脆,兩眼有神,舉止動靜,不脫女子氣習。李靖心下明白,卻又想道:「他既女扮男裝,代父出征,我李靖不知則可,知而不為保全,失寶善之道也。」
  • 尉遲父子上殿,啟奏人馬到齊,即日北征之意。又奏朱木蘭年十四歲,文武兼優,有大將之才,萬夫之勇,臣保此人北征,必能克敵立功。太宗見奏,龍顏大喜,命宣朱木蘭上殿。
  • 行了半月,在黃河岸傍紮營,候明日早晨渡河。是夜,月明星稀,木蘭在帳中盤膝而坐。祇聽得風湧波濤,嗚嗚呱呱,濺濺不已。木蘭想起:父親抱病,母親年老,膝下無子,我今遠出,教我心中如何放得下去?父母心中又如何割得開?想到此處,慟哭了一會。
  • 天祿知道,即責備朱明一番,辭了寶林,望雙龍鎮而來。誰知武昌飲酒過度,加之受了江上風寒,筋骨疼痛,日重一日,漸漸的臥床不起。木蘭見應了去年夢兆,心下著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