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奇女傳(36)

佚名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第二十回 金牛關康和換將 五狼鎮木蘭裝神(下)

  黃成得了軍令,奔回五狼,與木蘭賀喜。木蘭見花子麻入營,責之曰:「汝妹既奉佛教,矢志修行,亦是美事。爾等何必令其出嫁,亂其貞心?本藩捐金五百兩,爾可收去,養他終身。再若逼他出嫁,定當重罰!」花子麻謝恩,領銀而出,回至家中,十分歡喜。對妹子阿珍稱道朱將軍之德,將銀子取出。花阿珍道:「奴未出嫁,即先收朱氏養廉,我是朱家人也。願入營隨侍朱將軍為妾,為婢,聽其所命。況奴嫁字出口,意不再留。阿兄如違奴命,奴願先死阿兄之前,以明奴心。」花子麻無法,祇得又請黃成入營。黃成入營,見木蘭有不悅之意,硬著面皮說道:「老民進營,端的來與將軍賀喜。」木蘭道:「老丈又賀何喜?」黃成即將阿珍一片言語說上,木蘭道:「阿珍必欲隨我,我有一言要他依從,方可入營」。黃成道:「阿珍之心一於將軍,即有言語,料無不從。」木蘭道:「他要入營,仍然持齋念佛,須待干戈平息,同我回家,見了公婆之面,然後成婚。」黃成退出,向阿珍說道木蘭之言,花阿珍大喜道:「此乃我之本心也。」黃成又進營來說道:「今日方能賀喜。」木蘭再不能推辭,聽花子麻擇日送親入營。木蘭無事時,與花阿珍講解經義,相得甚歡。

  自此南屏山頂,夜夜有火光出現。日間人往視之,又不見有形跡。如此二月有餘。一日,山民於山頂土中得一石碣,上有硃書篆文。其詞曰:
  木箕來,木蘭死。康和阿,為番主。

  鎮上番民齊往觀之,沉石碣於水中,不令木蘭得知。木蘭風聞其事,召花子麻問之,花子麻隱而不言。是夜,木蘭同子麻飲酒,子麻見妹子與木蘭十分相敬,微微歎息。因說道:「將軍日後出征,遇木箕千萬記之。」木蘭再問石碣之文,花子麻方以入告。木蘭見子麻有愛重之意,使附耳輕言如此如此,許以千金為謝,子麻應允,即從偏路來至番都,即到處傳說南屏山天降符瑞,並十二字篆文,互相傳說。又於各路佈散謠言道:「唐公保康和阿為番主,康和阿許為內應。」如此二日,連夜逃回五狼。

  卻說番主突厥因失了界牌關,並宛邱、紅羅二城,又失了兄弟頡和,並數員上將,日夜憂慮。一日,近臣將南屏山之事奏聞,突厥猜疑不定。次日升帳,文武畢集,突厥曰:「康元帥與唐兵相拒,今已七年,而唐兵不退,我國難安。孤欲另調一將,往代康和阿,卿等何人可往?」左庶長蘇慶桂奏曰:「勝負兵家之常,以臣愚見,元帥雖按兵不動,其得有五。」突厥曰:「卿試言之。」蘇慶桂曰:「唐兵利在速戰,元帥以逸待勞,俟彼軍心怠慢,而後攻其不備,一得也。唐主向日,八年之間掃清天下。今尉遲恭來此七載,費盡無限錢糧,他日君臣交責,二得也。倘天雨綿連不已,軍需不敷,或久旱無收,唐兵必然引退。那時乘勢攻之,若破竹然,三得也。再過數年,唐營將老兵衰,戰則易克,四得也。兵久不回,誰無父母?誰無兄弟?誰無妻子?久暴沙場,難乎為情,心生怨慕,軍心易慢。主帥必濟之以威,我主再以恩義收之,五得也。」突厥聽了蘇慶桂一片言語,默默回宮。脫桑、帖罕二臣入宮奏曰:「主上奈何聽了蘇慶桂一片遊辭,就罷了主意?」突厥曰:「蘇相條陳得失,諸卿之才又皆不及康和阿,南屏符瑞之事,又不知是真是假。」二臣奏曰:「康利乃慶桂之婿,故蘇相力為保全。主公何不暗暗差人,往南屏細探虛寔。」突厥喜曰:「即差人扮作鄉民,往南屏山探聽。」使者往返旬日,回報道:「先是南屏夜有火光沖天,如此二月有餘,日間視之,並無形跡。土民恐山上有寶,掘土尋之,得石碣赤書篆文十二字,所說皆同。又於各路打聽得尉遲恭欲保康元帥為番主,康元帥許為內應。」突厥聽了,大驚道:「怪道唐人捉去四將,祇放康利一人回營。康和阿果如此,吾國危矣!」雅丹娘娘亦奏曰:「妾妃每見康和阿靜默寡言,龍行虎步,有人君氣度,主公不可不防之。」突厥即命國舅雅福,持手詔,往召康和阿回國。

  蘇慶桂聞之,入宮伏地奏曰:「南人狡甚,捏造遙言,主公誤聽,吾國危矣。臣不惜一死,求主公將國舅追回,休使代元帥之任。」突厥曰:「康和阿七年無功,又削了幾處城池,其才亦可見矣。國舅之才,不亞康和阿!」蘇相又泣奏曰:「不用賢則亡,削何可得與。雅福小有才,未聞君子之大道,何堪重任哉!」突厥大怒道:「屢次遊說!」即令將慶桂下獄。退至後宮,雅丹娘娘迎奏曰:「蘇慶桂歷相多年,有欺君之事否?」突厥曰:「無也。」娘娘曰:「慶桂作卑官時,有虐民之案否?」突厥曰:「無也。」娘娘又曰:「慶桂家中有厚積否?」突厥曰:「無也。」娘娘曰:「然則慶桂,社稷臣也,何以下獄?」突厥曰:「抗朕之命,阻國舅之功,故而下獄。」娘娘又曰:「國舅之才,不及康和阿遠矣。妾所以勸主公罷和阿之職,亦以符瑞、謠言之故耳。妾妃已命國舅往金牛關,遣木箕往征木蘭。若木蘭果死木箕之手,則符瑞、謠言皆真矣。若木蘭不死,則符瑞、謠言皆唐人捏造之詞。蘇慶桂不但無罪,而且有功,康和阿仍當用之。主公今日以一時之怒,輕折二位股肱,國之不祥,莫大於斯。」突厥大驚道:「微娘娘之言,孤才不及此。」即命內侍敕書赦慶桂出獄,賜以千金,仍居相位。要知後事,且聽下回分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康和阿看罷,也差人送寶林回營。尉遲恭卻將頡和、額保、保齡囚在營中,對差人云:「你回去上覆康元帥,說三位將軍降了我國,元帥不必望他了。」番使祇得回營稟知元帥。
  • 焦武先上城樓,將守烽火軍士殺死。外面伏兵不見火起,不敢進城。那十數個番軍大叫道:「主將已令出城投降,爾等順者則生,不降者則死!」城中軍民聞知此信,大家投順。次日天明,城外伏兵見城上遍插唐朝旗號,聞頡和降唐,副將侯密兒領兵攻城,罵頡和賣主求榮。
  • 木蘭差人迎接元帥等入城,自己卻提兵來接應朱明。正逢朱明被額保、保齡困住,木蘭引得勝之兵,一鼓而進。額保來戰,木蘭一箭射中馬頭,額保墜馬。保齡來救,亦被木蘭射中馬頭,也翻身落馬。
  • 一日,秦懷玉同程鐵牛在關外叫罵,木箕領兵突出,與懷玉大戰,程鐵牛拍馬夾攻,木箕敗走,沿城而回。唐兵趕上,城上亂箭射下,唐兵急退,木箕入關去了。
  • 木蘭在五狼鎮,聞頡和讓帥印與康和阿執掌,料他必然善守,以老我兵。木蘭遂心生一計,令手下軍士不許埋鍋造飯,都在鎮買喫,如有妄取民間一物,登時斬首,那鎮上番民貪其利息,不論大家小戶,都賣酒賣肉。
  • 尉遲恭聽罷即令將二將放回,頡和得放,逃回本國,表奏突厥,將帥印讓于康和阿執掌,康和阿亦欣然領受。李靖聞之不悅,傳令木蘭
  • 睡至三更時候,忽然喊殺連天,孛臣急提鎗上馬,唐兵已搶入寨中,亂砍亂殺,番兵四散逃走,孛臣於火光中見木蘭在馬上耀武揚威,心中大怒,衝殺而來。木蘭命軍士團團圍住,不可放走。
  • 元帥得了那焦文、焦武,即表奏聖上,封為總管之職,令為鄉導,伴伍登同行。行了七八日,到了五臺山,在山下紮營。木蘭進帳稟元帥道:「喪吾禪師有書信一封,要將親身送上五臺山白雲菴靖松道人,特來討令。」
  • 說聲未了,對陣中一箭射來,焦文急忙挑撥,射中了馬頭,也將焦文拋下馬來。兩邊軍士齊聲喝彩,各人收兵。原來元帥恐伍登有失手,令朱木蘭前來掠陣。見伍登墜下馬,恐焦文追他,遂拈弓欲射焦文。
  • 李靖將木蘭上下一看,見木蘭寒居柔脆,兩眼有神,舉止動靜,不脫女子氣習。李靖心下明白,卻又想道:「他既女扮男裝,代父出征,我李靖不知則可,知而不為保全,失寶善之道也。」
評論